大長老站在擂台中間,手中拿著一個金色捲軸,宣讀道:「各位,今天乃是選拔賽半決賽、決賽的開賽日期,在此我要宣布,此次比賽優勝者將會獲得天使洗禮以及一月後的強者大賽的參賽資格,在此我也就不多說了,現在半決賽開始,有請祭月和蒙面人上台進行比賽!」

話落,蒙面人和祭月一前一後走進擂台,相對而立。

兩人氣場頗為強大,凌浩在台下可以清楚的感受到。

在一旁幽蘭看著台中的蒙面人,蒙面人身體上散發的氣息讓她有種熟悉的感覺、親切……

「凌浩……那蒙面人……怎麼好像……有些奇怪。」幽蘭看著蒙面人總感覺哪裡有些不對勁。

聞言,凌浩也盯著蒙面人看了一會,說道:「幽蘭那個蒙面人有極大的可能性會輸!」

「輸!那蒙面人不是很強的么?」幽蘭有些不解,單從氣勢上來看,蒙面人與祭月可以說是不相上下。

「是的,他會輸,而且會很徹底,因為蒙面人好像心不在焉,他的心思沒有在這裡。」凌浩觀察這蒙面人說道,「幽蘭,我想你應該知道吧,兩名武者在打鬥過程中,如果一人心不在焉,會造成什麼後果?」

「輕者傷,重者亡!」幽蘭有些惋惜的說道。


「轟!」

戰鬥終於打響,最先出手的顯然是那蒙面人,烏黑色的武氣外溢,一道道灰色匹練轟響祭月,與祭月的月白色的武氣波動相撞。

祭月的姿勢依然是平穩的,他身體外部的武氣波動很好的防禦了蒙面人的攻擊。

蒙面人再度攻擊,一條條匹練再度轟響祭月。

連續的攻擊下,祭月的身體外部的武氣波動終於消散而去……

「嗖!」

一道白芒掠過,那是祭月,他出手了,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蒙面人不敢大意,精神緊繃的狀態下,在觀察著周圍的每一處。

顯然,蒙面人之前調查過這個叫祭月的人的資料,祭月最擅長速度,他的速度可以讓他的身體以一種比幻影都快的方式移動。

「唰!」

一道白影從蒙面人面前略過,蒙面人瞳孔一縮,手臂之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鮮血滴下,蒙面人突然向前暴掠。

一股冰冷的寒意襲來,祭月竟然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蒙面人的身後……

手刀劈過,並沒有傷到蒙面人,但是那速度讓蒙面人大驚,要不是之前本能反應般的向前暴掠,估計此時他的屍體會躺在擂台中央。

蒙面人有些緊張,他意識到眼前這個祭月很是難纏,實力不可小覷。

「喝!!!」蒙面人大喝一聲,全身上下骨頭的響脆聲,身體上的衣服直接崩裂開來,完美的肌肉線條展現出來。

「呼~~呼~~呼~~」

深吸一口氣,蒙面人的肉體逐漸變成紅色,猶如一頭血紅色的巨獸,恐怖猙獰。

「血爆猿!」空氣中傳出一聲詫異的聲音。

「哈哈哈……沒錯,正是血爆猿!來,接我一招!」蒙面人逐漸興奮起來,手掌之上灰色武氣波動大盛。

「血猿爆破!」

大喝一聲,灰色武氣凝聚成一柄大鎚,向空氣中砸去。


陣陣音爆聲響起,與空氣中的祭月相撞。

「噗!」一口鮮血從祭月口中噴洒而出,祭月的身形逐漸從空氣中顯現出來。

月白色的靚裝此時已經被染上了點點血紅之色。

「好厲害的血猿爆破,真不愧是你…幽炎!」祭月捂著口眼神中露出點點深邃之意。

「幽炎…哥哥…」此時在擂台下,幽蘭的心不可能平靜下來,剛才祭月所說正是她的哥哥,幽炎!

「怎麼了?」見幽蘭有些不對勁,凌浩問道。

「那個……蒙面人是我……哥哥……」幽蘭的嘴唇有些乾燥,她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她的哥哥會來到這裡,難道……

想到這裡幽蘭的背後有些發涼,汗毛豎立,在他的第二場噩夢中正好看到了她的哥哥,以及凌浩的……屍體。

這一切是巧合嗎?

很明顯,這不是!

幽蘭和凌浩都清楚這是真的,是有人在背後操縱的。

「你哥哥……」凌浩微微發聲,目光盯著台上的蒙面人,好像是要看透什麼。

「祭月,我想著應該不是你的真名吧!」蒙面人並沒有去驚訝面前的祭月如何猜中他的身份,他盯著祭月,在他眼裡這個祭月定然不是真的。

「果然是邪神底下的逃犯……不錯!我是殺了一個叫祭月的參賽者,不過……這一切都是為了,蘭卡迪斯雅!你明白的……對吧!」祭月的聲音越說越小,以至於最後的話只有幽炎可以聽得到。

「空允!你……我告訴你,在幾萬年千邪神就已經變了!」幽炎緩慢的向祭月面前移動,「他現在已經……不是……」

「呵呵,你忘了,我不是為了邪神,我是為了蘭卡迪斯雅,不過眼看你就要死在我的手中,說吧,有什麼要我滿足的。」祭月一字一頓的說道。

「……好吧,我想和我妹妹說句話。」幽炎慢吞吞的轉向幽蘭,看著幽蘭眼神中多出了一絲複雜的情緒。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徐影吸了一口氣,手心裏慢慢的滲出了汗,現在他的優勢就只剩下維嘉身上的傷了,就連兵器都不是自己熟悉的!這一場戰鬥打起來絕對是一場硬戰,想到這裏,他不由得轉身看了葉辰一眼,葉辰衝他笑笑,不說話,只是鼓勵了一下徐影,而徐影卻感覺到身上充滿了鬥志!這個男人對自己笑了!

想到了這裏,徐影慢慢的沉下心去,沒有不可戰勝的敵人,只有不夠堅韌的鬥志!想到這裏,徐影眼中多了一點堅定!他要打敗面前的人!哪怕他的實力超過自己!既然他讓自己來,那自己就一定可以做到!

收斂心神,徐影身上的鬥氣更盛,快速移動起來速度快的更是化成了一道虛影,手中的劍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泛出了點點藍光,劍身有些顫動,似乎是對這即將到來的鮮血的祈禱。


徐影的速度已經超出了維嘉的預料,他本來以爲維嘉不過是學生,就連剛剛的殺氣他都認爲是一個巧合,他從來不認爲徐影已經打破了人性的枷鎖!因爲一旦打破了這道枷鎖,那實力跟原來可以說是天壤之別了!所以他驚訝了,甚至有點恐懼!

葉辰也微微有些驚訝,因爲徐影的速度也有些超脫他的預料,不過還好,葉辰對徐影還是比較看重的,但是徐影這時候卻一點都不知道,他只是盡出了自己的全力!他是葉辰的學生,他不能給葉辰丟臉!

藍光閃現,不知什麼時候徐影突然出現在維嘉背後,手中細劍刺向維嘉的後心,維嘉一驚!

急忙反手舞動雙手大劍反擋,兩劍相擊,發出一聲叮的脆響,徐影一觸即走,絲毫不留戀,以至於當維嘉轉過身來的時候徐影又轉到了他的身後,毫不留情的一劍刺向維嘉的喉嚨。

維嘉無奈,只能回過身再擋下徐影,兩劍交擊之後,徐影再次消失,維嘉鬱悶,他的速度居然慢到了連人的影子都抓不住,讓他心裏有點小惆悵,無堅不摧爲快不破他心裏的真理,所以他以往在和速度就的人打擂的時候他都是打心理戰,穩紮穩打,在他們略有放鬆的時候抓時機來取得勝利!但是他今天有點沉不住氣了!

徐影毫不戀戰,一擊遠退,不給維嘉一點機會,維嘉就是想進攻也沒有機會,徐影打算的就是一擊必殺!現在要做的就是麻痹維嘉,讓他認爲自己只有這點實力!

眼神微眯,看準一個破綻果斷的出手,鬥氣的光芒閃耀,手中的細劍在鬥氣的灌注下也變得堅硬無比。

維嘉露出一個嘲諷的笑容,這個破綻是他自己露出來的,就是要勾引徐影上鉤,果然徐影真的過來了,雖然他捕捉不到徐影的身影,但是多年的戰鬥經驗告訴他,徐影來了!

身隨劍動,手中細劍直刺維嘉的眼睛,維嘉感覺到了風動,也沒想到徐影居然會選擇這麼一個脆弱的地方!如果是其他的地方,維嘉會選擇抗一下,然後趁機反擊,但是眼睛這個地方卻不行!說不定這一下就沒機會再站起來了。

所以維嘉很憋屈的選擇的躲避,徐影這次居然沒退,在出劍之後順勢一轉,手中的劍也划向了維嘉的脖子,不過維嘉這次選擇了扛下這一劍!可是就在他變招的時候,徐影在他的胳膊上點了一下,然後悄然遠退,留下一臉壓抑的維嘉空防守。

維嘉似乎也有些憤怒了,但是卻是心有餘而力不足,跟不上徐影的速度,一切都是虛妄啊!徐影打的又猥瑣,各種偷襲,雖然不能造成大的傷害但是也很煩人!維嘉這時候明顯的有些暴躁了!徐影還是一副沉默的樣子,不說話。

葉辰苦笑,本來他以爲徐影會是像通常的人一樣,衝上去兩個人對砍一氣,沒想到徐影居然會選擇這樣來打,這樣的話他贏得會更輕鬆,不過葉辰也不會再去找麻煩給徐影提要求,畢竟這是徐影在進步,葉辰不會阻擋他的步伐。

被徐影騷擾了好多次,維嘉也大體的熟悉了徐影的打法,學會了利用經驗來對徐影製造麻煩,甚至有幾次徐影到快被抓到了,不過維嘉的速度還是太慢!這麼長的時間過去了自己連碰都沒碰到對方一下,這讓維嘉很生氣,生氣也就導致了他會不計代價了!徐影的壓力頓時加大了不少。

刺後背!雙手大劍擋住,然後一拎,徐影飄退,然後再近身,再出手,之間的時間間隔極端,正好是避過了維嘉的大劍,回救不急,維嘉臉色一變,伸出另一隻手想反擋下徐影的一劍。

徐影臉色冷漠,他做了那麼多等的就是現在的機會,又豈能放過!當然不可能!右手握劍方向不改,左手握成拳,發在他回救的胳膊上,維嘉的胳膊頓了一下,然後維嘉突然倒在地上,用驢打滾想要躲開徐影。

維嘉的反應不可謂是不快,幾乎算起維嘉反應最快的一次了,但是他快徐影更快!手中細劍抖了幾下,幾道鬥氣破空斬出,在地面上留下幾道劃痕,真正的戰鬥開始了!

徐影臉色不變,前邁一步,右腳剔除,維嘉只能放棄了雙手大劍,然後兩隻手疊加護在自己的胸前,砰!維嘉被徐影提出三米,徐影快步跟上,劍尖朝下,想要刺穿維嘉的身體。

維嘉這時才醒悟:自己這是輕敵了!而且還是很嚴重的一個錯誤!他本以爲徐影是一個學生,就算是殺過幾個人跟自己比起來也有一定的差距,受自己的影響打起來也會束手束腳的,但是他沒想到徐影居然能放得這麼開!而且在不知不覺中他居然受了徐影的影響!他打起來束手束腳的,一開始他只是認爲是徐影的速度太快自己跟不上,可現在才發現不是這個道理!因爲就在剛纔他才明顯的感覺到徐影殺過的人是他的好幾倍!而且居然沒有染上殺氣或者是怨氣!就連殺意都隱藏的很深直到最後才暴露出來!

他恐懼了,不過十幾歲的人居然殺過上千人了,是千人斬!這幾乎是不可想象的!維嘉想起自己這個時候還不敢舉起屠刀殺人!

要看着劍就刺到身體了,維嘉沉氣,突然踢出一腳,徐影側身,手腕一轉,抖出三朵劍花,在維嘉的胸口留下三朵血花,維嘉右手往後一撐,然後跳起來,謹慎的盯着徐影。

徐影身形暴進,用全力了,手中的劍急舞成了一片劍幕,疾風斬!淡藍色的光芒充斥着決鬥場裏面,徐影的身影就好像是融化在這一片劍幕裏。

突然,維嘉後退一步,但是速度還是慢了,一朵血花綻放在他的胳膊上,維嘉臉色狂變,鬥氣牢牢的將自己護在中間,因爲徐影的進攻突然變得凌厲了很多,讓維嘉有點措手不及。

徐影變幻不定的身影時時刻刻圍繞在維嘉的身旁,等待着絕殺一擊,不過維嘉把自己防禦的就像是一個鐵桶,讓徐影有種無處下手的感覺,找不到維嘉的漏洞,徐影打算強攻。

一道風刃掠過維嘉的身前,維嘉的鬥氣番涌,把風刃擋了下來,可是他來沒來得及調整,徐影人隨劍至,劍上還籠罩一層濃郁的藍光,那是……

維嘉大吼一聲,身上鬥氣突然爆炸,身形拔高,身體突然壯了一分,一手握拳,一隻手抓住了徐影的劍。

徐影眼中閃過一絲決絕,速度突然加快,維嘉握住了劍的手突然被炸開!骨肉飛濺,徐影頭上身上慢慢的都是肉末,同時徐影受了維嘉的一拳,不過徐影已經將鬥氣炸開,所以維嘉的一拳的威力已經降低了。

徐影被一拳打飛,空中吐出一口鮮血,重重的砸在數米外的地面上,再次咳出一口血,然後忍者劇痛,藉着反彈的力道彈起身,展開自己的速度,握着沾滿了鮮血的劍,再次奔向維嘉。

維嘉略微有點恍惚,這是鬥氣爆發的後遺症,雖然徐影也被他打中一拳,但是他不會天真的認爲一拳就能打死徐影,他沒有那份實力,也沒有那份自信。

徐影的速度很快,甚至都已經超過了他原先的速度,身化流光,細劍輕輕的在維嘉的脖子上抹了一下,然後衝過了維嘉之後突然轉身衝了回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刺穿了他的胸膛。

維嘉張開嘴,想要說什麼,但是鮮血從他的嘴角流出。 幽炎轉過身去,走向幽蘭,沉重的步伐邁動,複雜的情緒從眼神深處帶出。

目光轉向凌浩,眼中的複雜更深、凌浩,他知道,他曾經見過,不過那只是在一年前,在暗處。

「妹……幽蘭,過來,哥要給你說個事。」幽炎向幽蘭招招手,神情有些疲憊,手臂上的傷口逐漸變成黑紫色,很顯然之前祭月將他的手臂划傷,他中了劇毒。

「哥,你怎麼來這裡了?」幽蘭跑到幽炎面前,小鳥般的聲音喊著,並沒有發現幽炎手臂上的傷口。

「呵呵,乖!幽蘭你要聽話,看,這是什麼。」幽炎手臂一翻正好掩蓋了的手臂上的中毒的傷口,然後張開手掌,掌心中有一朵紙花。

「小紙花,哥,你不是……很討厭它嗎?」幽蘭有些欣喜。

「呵呵,哥以前只是說著玩玩的,幽蘭剪的小紙花哥最喜歡了。」幽炎有些激動的情緒逐漸被壓制下來,「幽蘭,拿著。」

小紙花落入幽蘭手中,輕飄飄的,好像是在告別著什麼。


「哥……」

「幽蘭別說話,聽我說!」此時幽炎的面色有些凝重。

「幽蘭接下來我所說的話你要全部記住,第一就是不要讓凌浩去報仇,一定不要讓他去報仇!第二,在參加完強者大賽后,儘快離開這裡,越快越好,第三,出去后立即去瀾滄學院,不要遲疑,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不要和凌浩……也就是不要喜歡上凌浩!記住,一定不能喜歡上他,不然你會……很苦,很苦……」

「對了,還有一點,一定要轉達給凌浩,噩夢是有人控制的。」

聽完幽炎說的話,幽蘭有些不懂,但是她的心情卻難以平復,尤其是最後兩句,噩夢,很顯然幽炎知道噩夢的存在,但是最讓幽蘭心底過意不去的就是幽炎那一句話,不能喜歡上凌浩,這一句話簡直就是否決了幽蘭的內心。

其實她早就已經喜歡上了,現在已經無法改變了,雖然苦,但她願意堅持,願意承受。

「哥……你為什麼,難道……」半響,幽蘭終於說出一句話。

「呵呵,我的好妹妹,哥已經活不長了,現在我就要去冥界了……不過,記住不要放棄希望,不要因為我的離去而悲傷,記住,我只是去冥界,並不是魂飛魄散,一切皆有可能……」說罷,幽炎砰的一聲倒了下來,他已經身中劇毒,死對他來說以成定局,早死晚死都是一樣的。

「哥!!!」幽炎就這樣倒在了幽蘭的面前,面色平靜,並未有半點波瀾。

幽蘭痛哭,她無法想象到,看前的幽炎怎麼死的,很悲痛,很傷心。

一旁的凌浩,從頭到尾都只是在看著,並未聽到他們兄妹倆的談話,不過眼前的幽炎倒下他還是看到了,只要是個人都能想到,現在幽蘭很傷心。

凌浩走上前去,扶起幽蘭,安慰道:「幽蘭,你哥……只不過…..」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