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驚失色的歐陽青 ,瘋狂運轉體內的真元 ,畢竟 通脈境的他 ,真元極爲渾厚!

阻擋在身前的紫色屏障再次增厚 ,蘇長空手中的長劍去勢延緩 ,而歐陽青手中的長刀帶着撕裂空氣的勁道 ,快速斬向蘇長空的腦袋 ,這一下如果被砍中 ,只怕蘇長空將會身首異處 ! 長髮飛揚的蘇長空見此大喝一聲 :“金剛伏魔 !”

左手鐵拳帶着一往無前的氣勢 ,一拳轟出 ,硬撼歐陽青的鋼刀!

轟隆!

一聲巨響傳來 ,歐陽青的鋼刀被死死的抵住 ,兩股龐大的力量竭力抗衡 ,最終鋼刀被龐大的力量震開!


圍觀的衆多弟子都有些適應不了 ,龐大的聲音震耳欲聾 !

“蘇長空好大的力氣 !居然單憑肉身之力就能盪開了歐陽青的剛刀 !”

兩人的身體迅速分開 ,還在半空中的蘇長空一劍再次揮出 !

蘇長空的進攻手段 極爲詭異 ,左手鐵拳 ,右手長劍 ,相互配合極爲厲害 !

這一劍角度極爲詭異 ,帶着霸道一往無前的氣勢 ,斬向半空中的歐陽青!

此時歐陽青的臉色特別難看 ,身在半空中的他長刀被盪開,幾乎沒有反手的餘地 !

只能匯聚全身的真元到左掌上,猛的擊向長劍!

卻沒想到 ,手掌上的真元不敵蘇長空的長劍!

被蘇長空破了個乾乾淨淨 ,已經被蘇長空的長劍割傷,鮮血淋漓 !

圍觀的衆人無不大驚失色 !

“這才短短的兩三招,歐陽清居然就已經受傷了 ?”

“蘇長空這個禽獸還真是變態 ,居然真的在五招之內打傷了歐陽青,簡直不可思議 ! ”

“難道真的可以在五招之內打敗他嗎? ”

“蘇長空這個禽獸還真是可怕 ,歐陽青剛剛還在貶低他 ,轉眼之間就已經被蘇長空打傷了 !”

看到歐陽青受傷之後 ,所有的人都震驚不已 ,顯然他們沒有想到 ,蘇長空居然真的無招之內 把歐陽青打傷 了!

“蘇長空,你徹底激怒了我 !”

歐陽青的眼睛裏似乎都要滴出血來了 ,那屈辱感幾乎讓他發狂,他沒有想到蘇長空真的在短短兩三週之內就讓他受傷 ,剛剛自己還在貶低他 ,轉眼之間自己就在他手底下見血了 ,在場的衆人會如何看他?讓他情何以堪 ?

望着不遠處的蘇長空 ,歐陽請高舉右手 ,手中的長刀狠狠的往前斬下!

長刀幻化成一柄無上剛刀,向着蘇長空當頭斬下 !

“這一刀威力真是驚人 ,必然能夠打敗蘇長空!”

臺下的弟子眼睛死死的釘在場上 ,畢竟他們都不喜歡蘇長空 ,並且他還曾經想要侮辱過聖女,簡直就是輪迴宗的恥辱 !

因此他們恨不得馬上就要見到蘇長空肢體橫飛的可怕景象 ,只有這樣他們纔會感覺到痛快 !

感覺到了這強橫的一刀 ,蘇長空 擡起眼睛 ,銳利的目光幾乎變爲實質!

蘇長空一步踏出,身上升騰出狂暴的劍意,猶如劍仙在世 !

隨着他雙手握劍 ,驚人的劍勢沖天而起 !

雙手握劍的蘇長空同樣一劍斬出!

與龐大的長刀相比,蘇長空的長劍屬實顯得太過渺小 !

但是就是這無比的渺小 ,卻帶着一往無前的氣勢 ,斬向長刀!有我無敵 一往無前 !

天才道士 ,下一刻 ,鋼刀幻影 ,被蘇長空的長劍一切兩段!

在歐陽青驚駭欲絕下 ,緊隨而來的蘇長空一劍斬在了他的身體上 !

隨後一抹驚豔的鮮血飛射而出 ,在他的胸口上多出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劍痕 ,顯然這次受傷極爲嚴重 !

歐陽青人在半空再一次噴出一口鮮血 ,臉色瞬間變得蒼白 ,毫無血色 ,整個人徹底萎靡在地 !

“居然四招,居然四招就打敗了歐陽青? ”

“這他媽還是人嗎 ?這是妖孽啊 !”

衆人無不驚訝感嘆 ,當然更多的都是嫉妒 !

區區一個吊車尾三年的廢物 ,有朝一日居然大爆發了 ?

可真是驚掉了所有人的下巴 !

……

萬里之外的天譽城通過虛空之鏡看到蘇長空再次勝利 ,瞬間陷入了一片沸騰之中 !

而王家與李家,這段時間迫於壓力 ,把關押起來的蘇家弟子已經全部放了回來 ,而蘇家也大度的把關押起來的王家弟子 放了回去 !

三大家族罕見的保持了沉默 ,誰都沒有再次動手 !


畢竟蘇家現在正在風口浪尖 ,天譽城無數人都把目光盯在了蘇家 ,如果這個時候誰敢對蘇家動手 ,幾乎是與全城的人作對 ,簡直是冒天下之大不諱 !

輪迴宗的大比正在繼續進行 ,其他人的對戰也非常精彩 ,蘇長空這一次留在了場地 ,仔細觀看着其他人的交戰!

不過大部分的人都碰到白秋水與張琳時 ,都選擇了主動放棄 !

畢竟他們作爲外門弟子的首席大弟子 ,以及第二名 ,實力確實是尤其強大,蘇長空至今沒有見到過白秋水出手 !

因爲但凡任何人碰到白秋水 都會主動認輸 ,這讓白秋水賺足了眼球 !

白秋水遠遠的站在那裏 ,時不時的看一眼蘇長空,雖然表面非常平靜 ,但內心早已波濤洶涌 ,他要毀掉蘇長空,徹徹底底的廢掉他 !

文試第一又如何?登天梯第一又如何 ? 我才不是魔鬼 ,一切都是不堪一擊 !

他就是要在衆人面前徹徹底底打敗他 ,讓別人知道誰纔是真正的外門首席大弟子 !

只有這樣 他才能一解心頭之恨 ,畢竟 雙料冠軍 原本應該是他的 ,沒想到盡皆被蘇長空搶了過去 ,這讓他大感顏面喪失 !

白秋水又一次陰森的看了一眼蘇長空 ,也中透露出無比的邪惡 !

蘇長空此時並沒有功夫搭理白秋水,因爲臺上正有兩個人正在進行激烈的交戰!

其中一個弟子身高足有兩米以上 ,虎背熊腰 ,手中拿着一把巨大的鐵錘 ,後的騎士四方瀰漫開來 ,顯然這是一個真正的鐵血硬漢 ,實力同樣很是強悍 !

而他的對手,卻是一位身材修長 面目普通的女性弟子 !

大漢名叫霸狂!女子名叫東方雲 !

首先 大漢展開攻擊 !

“封魔一錘 !”

霸狂氣勢兇兇 ,猶如下山猛虎 ,一錘直接劈開空氣 ,向着東方雲的頭部當場砸下 !

東方雲雙手一揮 ,手中一條絲帶 揮灑出去 ,瞬間周身便形成了一個絲帶做成的防禦 圓球,把自己層層包裹在內 !顯得極爲華麗 !

即便是蘇長空也不由得高看一眼 :“還真是好高明的武技!”

因爲看到這個女子 ,他就想到了前世看到的一部電視劇 !

電視劇的女主 ,用的也是這般綵帶武器 !曾經他還是自己的夢中情人 ,只是世事難料 ………… 霸狂一擊不中 ,瞬間激起了他暴躁的性格 ,沉重無比的大錘猛烈狂砸 ,每一錘 砸在綵帶之上 ,都會讓無盡的綵帶 猛烈的顫動 !

但即便如此 ,綵帶依舊能夠勉強接下 !

狂砸無果的霸狂,顯得有些憤怒 ,猛然跳了起來 ,居高臨下 一錘便狠狠地砸了下來 !

巨錘砸在綵帶上,猶如陷入棉花之中 ,力量猶如沉入大海 不見蹤影 !

即便如此 ,但差點破了綵帶的防禦 !

霸狂更是暴躁無比,一錘比一錘兇猛 ,氣勢更勝 ,終於蓄足力氣再一次 巨錘從天而降 !

東方雲再也不敢坐以待斃 ,瀰漫周身的綵帶瞬間暴漲數倍 ,層層疊疊擋在身前 ,宛如一條水流一般橫在中間 ,綵帶的兩頭則朝着霸狂進攻而去!


面對綵帶兇猛的進攻 ,霸狂絲毫不懼 ,龐大的重錘猛然劈下 ,震的綵帶一陣飄搖 !

“霸錘開天!”

突然 霸狂猛的高高躍起 ,手中的巨錘 猛然變大 ,以鎮壓天下的姿態,向綵帶徹底鎮壓下來 !

東方雲連退三步 ,雙手合十 ,飄蕩在周身的綵帶 ,迅速在身前集結 ,形成一片浩浩蕩蕩的布幕,朝前推去 !

浩浩蕩蕩的布幕,與巨大的鐵錘撞擊在一起 ,兩人的身體迅速復倒退十數米 !

“好 ,不愧是東方雲 ,名不虛傳 ,再接我一招試試 !”

一腳猛然踩在地面上 ,身體猶如一道閃電,雙手反向握錘 ,以一種奇異姿勢,扭轉身軀 ,鐵錘狂砸而來 !

來勢如電 ,兇猛無比!

東方雲不敢輕視 霸狂的鐵錘,瀰漫在身體四處的真元暴漲數倍 ,推動的她周身的綵帶 ,波濤洶涌 ,飄蕩之間無盡的光華閃耀而出 !

霸狂的鐵錘終究被東方雲的綵帶 泄盡了力道,綵帶猛然爆長,瞬間便把霸狂包圍了起來 ,化爲一個巨大的綵帶蠶蛹!

圍觀的衆人紛紛倒吸一口涼氣 ,東方雲的排名 並不太高 ,與霸狂相去甚遠 ,如今沒想到居然能夠與霸狂分庭抗禮了 ,怎麼如今也變得如此厲害啦 ?


“轟!”

巨大的綵帶 蠶蛹忽然爆炸開來 ,披頭散髮的霸狂 從裏面衝了出來 !

而東方雲卻面色一白,嘴角滲出一絲鮮血 ,身體踉踉蹌蹌 的向後退了十幾步 !

當東方雲再次看向霸狂時,卻發現他提着巨錘 ,站在那裏一動不動 ,霸氣凜然 !

“霸狂,真沒想到你居然有此實力 ,真是隱藏頗深 !”

東方雲覺得 ,霸狂的真正實力明顯比他的排名還要高上許多 ,絕對是個難以應付的傢伙 !

霸狂站在那裏,咧嘴一笑:“ 可惜還是不如你進步快 ,實力弱小的你 ,如今都能夠與我分庭抗禮了 !”

東方雲搖了搖頭 ,緩緩的說道 :“我已經是黔驢技窮了 ,再沒有其他手段 ,這場比試還是你贏了 !”

豈知,這時的霸狂 ,噴出一口鮮血 ,臉色變得一片蠟黃 ,顯然他受傷要更重一些 ,不過他的身體素質明顯要強與東方雲 ,可以算作是旗鼓相當 !


作爲裁判的長老看着臺上的兩位,纏鬥良久 ,人就沒有分出勝負 ,只能宣佈了人平手 !

搖搖晃晃的兩人,深深的凝視對方一眼,這才轉身走下臺來 !

白秋水這時也站在臺下觀看,他也微微有些差異, 霸狂與東方雲的實力很強 ,顯然他們二位同樣進境迅速 ,不過倒也並沒有太在意 ,顯然他們二人對他依舊造不成什麼威脅 !

現在的他只想打敗兩個人 ,其中一位是排名緊隨其後 張琳,張琳長相頗爲妖嬈 ,他覬覦良久 ,如果徹底將她打服 ,收爲自己的女人 ,簡直再好不過 了!

另一位則是蘇長空 ,蘇長空是穆聖女 指名道姓 讓他廢掉的人 ,廢掉蘇長空之後 ,他便完成了穆聖女的任務 ,相當於有了一份 投名狀 ,將來投靠穆聖女時,也會得到其重視 !

不多時 ,另一位擂臺旁邊,傳來一陣一陣的驚呼聲 !

蘇長空尋着聲音過去 ,卻發現是一位叫做白紅的女弟子正在臺上 !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