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鵬收斂了笑容,認真地道:「也就是說在外面過一天的時間,在那個洞穴之內就是十天!」

「而你在裡面閉關了兩月時間,其實,在外界不過才六天時間而已!」 洞穴內十天,外界不過一天!

聽到這,林天龍驚訝得合不攏嘴,好半天才是回過神來,道:「那豈不是說,在那裡面修鍊十天的話,外界不過才過一天而已?」

大鵬點點頭。

「這豈不是相當於將修鍊速度提升了十倍?」林天龍再次問道。

聽得這話,大鵬卻是仔細的想了想,然後才是答道:「你這話說得對,也不對!」

「哦?」林天龍聽得大鵬這贊同又否定的回答,也是頗感興趣,道:「請鵬叔詳解!」

「你說在裡面修鍊相當於將修鍊速度提升了十倍,其實也對,只不過那是相較於外界來說,是對的。」

大鵬說道:「而相較於你自身來說的話,其實也沒啥提升,照樣是你自己一天天修鍊,只不過比起沒有這種條件的人來說,你的修鍊時間要多上許多!」


「如此說來,只要鴻蒙塔正式與我認主之後,那就是咱們獨有的了!」林天龍笑嘻嘻的道。

「不過,這種洞穴還有么?恐怕只此一個有些不夠用!」林天龍問道。

他想到的是將自己親近的人都是叫進來,但奈何洞穴只有一個,要是能有更多的這種洞穴那便是最好了。

「沒有。」大鵬搖了搖頭,道:「自我進入這裡以來,這裡除了第九層之外的每一層我都是了如指掌,唯獨只有我居住的那座山上有著那麼一個洞穴。」

「這樣啊……」林天龍的語氣中頗有些失望的味道,不過下一刻他便是看開了,道:「不過,有這麼一個總比沒有來得好,是我有些太利益熏心了!」

不錯,有總比沒有好。

現在有這麼一個好東西,已經讓自己在時間上,比起別人來說已經是多上了十倍之多!

而眼下天魔大軍也是不知何時來襲,自己的修為卻是還遠遠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

眼下有了這能夠讓時間流速慢上十倍的洞穴,也算是給自己爭取到了一些時間,來強大自己!

「你這樣想那是最好不過的了!」大鵬笑道,在他的眼眸里,閃過一絲鬆了口氣的感覺,那是他擔心林天龍會在這個問題上糾結,從而導致心境下跌。

不過,現在看來,林天龍貌似看得很開!所以也就無須再擔心。

「對了,鵬叔,你剛才是說,今日已是到了鴻蒙塔再次自動開啟的日子?也就是我們出去的日子?」

「對啊!」大鵬點頭稱是。

「那咱們還不快走,先去第九層再說。」林天龍一馬當先的便是朝著第九層入口的方向快速掠了過去。

「這小子……這麼著急。」大鵬只得搖頭苦笑,隨後便是緊跟而上。

不多時,兩人便是來到了進入第九層的入口處,這個祭壇與之前幾層在樣式上沒有不同,不過卻是大上了數倍。

而就在這偌大的祭壇之上,此時卻是零星的有著幾人站立在此。

而雷天、祁關炎、倪彩與慕容復四人也在其中,至於其餘人則是林天龍不認識的。

此時雷天正在與守門之靈戰鬥,其餘人等盡皆站在祭壇的邊緣觀摩著。

林天龍進入祭壇之後,由於所有人都是在注視著雷天與守門之靈的戰鬥,也是沒有人發現他與大鵬的出現。

林天龍就這樣站在一旁靜靜的觀望著雷天的戰鬥,雖然表面上看似很平靜,但他此時的內心卻是早已激起了波瀾。

看雷天所釋放出的修為,此時竟已是達到了一階武聖的修為!

而且還不止一階武聖這般簡單,而是一階武聖巔峰!

很難想象,雷天到底是怎麼樣以二十多天的時間將修為從半聖提升至一階巔峰武聖的!

但林天龍卻是能夠猜測到,雷天定是另有奇遇,要不然他的修為也不會提升得如此之快!

不過,令所有人驚訝的是,以雷天一階武聖巔峰的修為,竟也是無法傷到守門之靈一分一毫!

甚至,相反的卻是他處處被壓制!

不多久,雷天便是敗下陣來!

也是這時,祭壇上的其他人才是發現了林天龍與大鵬的存在。

倪彩首先便是跳過來一把揪住了林天龍的耳朵,口中還罵道:「你這臭小子,可算是來了啊!」

「啊,疼……倪彩姐,我真不是故意來晚的!」林天龍口中連連求饒,但倪彩的手卻是絲毫沒有鬆開的跡象。

「一次也就算了,居然是再一次讓我們擔心!你說,我要如何懲罰你?」倪彩故作生氣的道。

「彩兒,別鬧了!林小弟這不是沒事么?」

此時,祁關炎出來打了個圓場,倪彩才是鬆手。

不過,倪彩這麼聽祁關炎的話,倒是讓得林天龍心中頗感疑惑,想了一會兒才是陰陽怪氣的對祁關炎說道:「祁大哥,有進步哦!」


在場除了不認識的那幾人與大鵬之外,都是能夠猜出他這話指的是什麼!

之前,祁關炎可是對倪彩百依百順的,現在,貌似已經反過來了!

「嘿嘿……那是!」祁關炎嘿嘿一笑,隨後便是拍著林天龍的肩膀,道:「林小弟啊,我跟你說女人這種東西啊,就是不能光寵著……啊偶……我滴個娘呀,好痛!」

正在祁關炎說得起勁之時,一隻玉手便是「輕輕」地掐在了他的腰上,疼得他直喊娘!

而這隻玉手的主人,可不就是剛才還很聽他話的倪彩么!

「你說女人怎麼了?」倪彩冷聲道。

「沒……我沒說啊!」現在作為俘虜的祁關炎頓時便是變得聰明起來,當即便是來個不承認。

「不承認是吧?你過來,我來告訴你!」說著,倪彩便是掐著祁關炎的腰走到了一旁,祁關炎也很是配合。

任誰都能看得出來,倪彩和祁關炎兩人是有了心結。

恐怕是因為他倆修為比起林天龍等人提升太慢,覺得距離被越拉越遠,怕林天龍等人會慢慢的疏遠他們,所以才先自己做出這一舉動。

見得這一幕,林天龍心中則是咯噔一下,難道這些時日以來的感情會因此而變得疏遠起來?

「祁大哥,倪彩姐!」林天龍叫住了背對著自己的兩人,堅定的說道:「你們永遠都會是我的好兄弟,好姐姐!永遠!」

對於在乎的人,有些時候,有些事情,不一定非要說開、說得很明白!只需要讓對方看到你的真心即可!

雷天與慕容復也是附和道:「我們也是一樣!」

兩人背對著其他人,就這麼靜靜的站立在那裡,久久沒有轉身!

此時在倪彩的眼中,已是有著滾滾的淚珠滑落,而嘴角卻是微微上揚,這是開心的眼淚!開心的哭!

作為男人輕易也是不會哭的,而在祁關炎的眼中,此時也是有著淚水翻滾,只要他稍微一眨眼淚水便是會流出。

兩人輕輕擦拭了下眼角淚水,祁關炎回頭一笑,道:「林小弟,還有雷兄、慕容兄,你們想些什麼呢!我們只是有些私房話要說而已!」

然後又做出一個會心的笑容,道:「況且,你們也是知道,我們兩夫妻總要說些私房話的吧!」

「誰和你兩夫妻了?」倪彩頓時羞成了個大紅臉,低聲反駁道。

誰知下一刻祁關炎便是將倪彩一把摟住,在其耳邊輕聲道:「現在不是,以後也會是,一輩子,不,永遠都是!」

「嗯。」倪彩輕聲回應道。

隨後,便是兩唇合璧……久久不曾分開!


這,真真是世風日下啊!光天化日之下,他倆竟然……竟然……哎!

幾人見得他們如此肉麻,早已是忍不住了,頓時便是紛紛轉過頭去,不看二人。

還好剛才在祭壇上的另外幾個人在剛才已經是提前離去,他們要以最快的速度回到第一層,從那裡出去!

若不然讓別人見到這一幕,林天龍等人還真不知道該如何應對!兩人確實是太肉麻了!

同時,林天龍三人也是在相互的傳音,林天龍道:「還好,差點就讓他們真的有了心結!」

「嗯,以後咱們可是要多多注意這些,可千萬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了!」慕容復道。


「不過,兄弟姐妹難得,好的兄弟姐妹更難得!我們得好好珍惜!」雷天也是插嘴道。

說到這種情況,林天龍便是想起了遠在南域的王鑫、王爽、唐雄、林雷……

不知他們現在的情況如何了?

至於現在人在中州的徐子皓,林天龍根本就不用擔心他,耗子的實力與家境等,都不可能發生什麼事情!

有沒有被人欺負?修為提升了多少?各自都有些什麼樣的提升?等等……

還有師傅他老人家和大師兄,你們現在過得可好,我給玄天宗惹了這麼大一個麻煩,希望沒有連累到你們,連累到玄天宗!

還有……欣兒,靈兒,可兒!她們現在過得可好?

爹,娘!你們都等著,等我歸來,不久后,我便是會強勢歸來!

林天龍也沒想到就因為自己等人聊的一個話題,自己竟然能聯想到這麼多!

林天龍心中苦笑,隨後便是問道:「對了,你們現在都提升到什麼層次了?」

見得林天龍如此問,雷天與慕容復都是嘿嘿一笑,至於祁關炎與倪彩,也是結束了他們的激吻,神色之中頗有些低沉的走到林天龍等人身邊。 「嘿嘿,表弟,你哥哥我可是提升的不少!」

慕容復得意的笑道:「我現在已是有了八階武尊巔峰修為,而且,我能感覺到,此次出去之後,過不久我便是會再次突破!到那時,嘿嘿……」

「八階武尊,不錯!」林天龍點點頭。

「祁大哥,你和倪彩姐呢?」林天龍看向了祁關炎。

祁關炎無奈的攤攤手,道:「我倆沒多少提升,現在不過才六階武尊初期而已。」

說出這句話,祁關炎心中滿是憂傷,兄弟們已經是超出自己太多,恐怕想要趕上他們的腳步,怕是比登天還難吧?

「進入這一個月便是提升了兩小階修為,你們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林天龍打趣道。

是啊!自己等人進來不才一個月的時間么?

一個月能夠將修為提升兩個小階,這可是以前想都沒敢想的!

然而現在卻是已經成為了現實!自己居然還不滿意?

祁關炎與倪彩二人頓時豁然開朗,原來是自己兩人太過於在乎追趕他們了,竟是連這些都是沒有注意到。

雖然他們沒有林天龍等人那麼變態,但一個月能夠提升兩小階,這就足以證明他們的天賦了!

「雷兄?」林天龍這時轉頭看著雷天,雖然他已是知道了雷天修為的深淺,但有些話還是要他自己說出來,這樣才來得震撼些!

「我么,一階武聖巔峰!」雷天淡淡的說道,彷彿突破到武聖境界並沒有讓得他多麼的興奮!

「嗯。」林天龍點點頭,然後便是準備介紹站在身後不遠處的大鵬給大家認識。

「誒!我說表弟,你這就有些不地道了吧!」慕容復見林天龍不準備說自己,便是大叫道。

「哦,我么?我這點修為沒啥好說的!」林天龍淡淡地笑道。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