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奇收好青靈丹,指著小夜手裡的另一個小玉瓶,問道:「這兩枚丹藥不一起服用嗎?」

「中品靈丹的藥力非常強,就連我服用一枚中品靈丹時,都必須小心謹慎,這兩枚丹藥都是中品靈丹,你要是兩枚丹藥一起服下,恐怕你會立馬爆體而亡」,小夜正色的道。

凡是都有一個量,丹藥也不是隨便服用的。

「那我什麼時候服用冥陰丹?」天奇問道。

「等你消化吸收了青靈丹之後再說吧」,小夜認真的道:「畢竟你才真靈七階,實力過低,怕承受不了這麼龐大的能量,況且冥陰丹藥性強烈,過於霸道,最好是在一處火元素充沛的地方服用,方能剋制住它的寒性,不然我擔心你承受不了」。

天奇深思了一會兒,也覺得謹慎一些好,畢竟這次服用是是中品元丹,藥力非常霸道,稍有不慎,便會因為承受不了這麼龐大的能量而爆體身亡,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在這件事情上,小夜非常的認真,一絲不苟,考慮的較為周全,生怕出什麼差錯。

「你先試著服用青靈丹吧,如果你連青靈丹都承受不了,那麼冥陰丹就先別服用了,等以後你的實力上去了再服用」。

天奇聽從了小夜的安排,在小夜的護法之下,一口服下了青靈丹,青靈丹剛入口,天奇只覺得香甜潤滑,味道很不錯,然而當把青靈丹吞下肚子之後,便感覺有一股浩瀚如海的能量在丹田處慢慢化開,不斷擴大。

轉眼片刻間,天奇便臉紅耳赤,眼球里血絲密布,緊接著,天奇全身抽動,青筋變大變粗,交織成網路狀,布滿於天奇的皮膚上,更令人心驚膽戰的是天奇的整個人都在緩緩膨脹起來。

「咔嚓」

天奇的衣服因為脹大的肉身而被脹裂成一條條的絲帶,露出天奇矯健的身姿。

束婚 ,沒有一絲多餘的贅肉,不過此時,由於天奇體內的丹田被巨大的能量不停的脹大,導致了他勻稱的肌肉全都拉長拉大了一倍,本來完美英俊的身材就因此而顯得有些臃腫。

天奇頓時如同被大雨淋了一般,娟娟汗水,成股流下,疼痛到了極點。

「天奇,趕緊把丹田裡的靈氣疏散到各處靜脈之中」,小夜大叫不好,連忙伸出玉手,與天奇掌心相對,欲要輸出一股靈氣,幫天奇穩定各路經絡脈和丹田。

然而當小夜與天奇掌心相對之時,小夜的臉色大變,天奇的情況不是一般的糟,而是隨時都可能會爆體身亡!

銀鸞 ,而天奇卻絲毫沒察覺到……

有了小夜的出手幫忙,天奇的身體也停止了膨脹,一股股靈氣強行順著經絡脈運轉起來,擴散到各處,較少了丹田內的壓力。

青紅色的靈氣也被擴散到了各處經絡脈,消散與經絡脈之上,隱隱之間,天奇感覺自己的經絡脈也在不斷變堅韌。

於此同時,天奇隱隱感覺有一股來自經絡脈的青紅色靈氣擴散到了骨髓之中,骨髓處傳來一陣癢痛,與此同時,天奇身上各處毛孔也慢慢溢出一股臭味熏天的黑色液體。

看來是青靈丹發揮藥效了,不僅是強化經絡脈,還有著洗經伐髓的功效。

許久之後,天奇的丹田裡的青靈丹的磅礴靈氣停止了擴散,變得穩定下來,而天奇的丹田也被這股青紅色的靈氣慢慢強化著。

看來青靈丹變得溫和了,天奇也恢復了原來的模樣,只是次時的天奇,又臭又黑,噁心死了。

小夜見天奇穩定了下來,立馬停下手來,遠遠地閃到一邊,到小溪邊洗乾淨自己的手。

「臭死了,趕緊洗洗」,小夜捏著鼻子,叫喚天奇道。

天奇尷尬一笑,朝著胸前聞了聞。

「唔!」

天奇自己都差點吐出來。

天奇訕訕的道:「還真夠臭的」。

天奇說完,便撲通一聲,跳入水中,痛痛快快的洗了一個澡,可憐小溪里的魚兒,各個翻著白肚皮。

不過洗完澡之後,天奇便感覺,整個人都舒暢多了,感覺體內的靈力十足,正想好好大幹一番。

「這青靈丹不愧是中品元丹,我恐怕得花上個把月才能完全消化吸收掉,經絡脈和丹田也會因此而大幅度強化,實力又會精進一些」,天奇內視自身,狀態良好,非常欣喜。

「依照你剛才的樣子,我都不敢讓你服用冥陰丹了」,小夜走到天奇身邊,認真的道。

從剛才的情況來看,天奇顯然還沒有服用冥陰丹的資格,實力過低。

「等我消化吸收掉青靈丹之後,我的體質會增強許多,怎能與現在相比?」天奇卻搖頭,就算是冒再大的危險,只要能修鍊《幽龍訣》,天奇也願意嘗試。

「希望如此吧」,小夜知道自己阻止不了天奇服用冥陰丹的決心,只能期望到時候,不出什麼意外,天奇能順順利利的服下冥陰丹。

然而有時候,人算不如天算……

「翻過這座山,我們就到了火焰山脈的主峰火焰山了,你閉關的時候,我去過一次,那裡好像有一個岩漿洞,那裡的火元素充沛,我們現在就過去,到時候正好可以在那裡服用冥陰丹」,天奇指著山峰的另一邊道。

小夜點頭道:「正好你剛服用青靈丹,如果此時能在火元素充沛的地方修靈的話,能讓你的經絡脈對火元素更加的適應,到時候,你修鍊《幽龍訣》時也大有裨益」。 第二百七十二章致命失誤


雖然在小夜面前,天奇表現的對小夜的提議極為不滿,不過天奇於心底里贊同小夜的提議,也完全照做了。

天奇每天都要下十幾趟岩漿,每天都要斬殺十幾個岩漿巨人,每天都會受傷,每天都會有進步,每天也有人會細心照顧受了重傷的天奇,讓第二天的天奇依舊生龍活虎。

轉眼一個月過去了,天奇斬殺了近五百多頭岩漿巨人,實戰能力提升了一大截,天奇也從岩漿巨人身上吞噬了大量的火元素,完全吸收掉了青靈丹,天奇也從原來有些浮虛的真靈七階突破到了真靈八階。

不過最讓天奇高興的是自己的經絡脈在青靈丹強化下,增強了上百倍,完全不弱於一些元靈境界的修靈者的經絡脈,天奇覺得憑藉著自己強悍的肉身和經絡脈,應該可以與元靈一階的強者一戰而不落下風,只是沒有嘗試的機會,畢竟這裡除了小夜之外,沒有他人了。

「青靈丹已經被我完全吸收煉化掉了,現在應該可以服用冥陰丹了吧」,天奇結束完今天的修鍊之後,湊到小夜身邊,詢問道。

小夜皺了皺眉頭,沒有馬上回答,這一個月里,小夜對這件事情深思了一下,覺得一個才真靈境界的修靈者去服用中品元丹,實在是太危險了。

雖然青靈丹是成功服用了,可是只有小夜心裡明白,天奇服用的並不是完整的青靈丹!當時天奇服用青靈丹的時候,小夜見他差點爆體身亡,幫他鎮住丹田裡的青靈丹,順便……還把部分藥效轉移到了自己身上。

所以其實,天奇只不過是服用了一部分的青靈丹……

而冥陰丹比青靈丹還要霸道,天奇如何能承受得了啊?而且這冥陰丹可不會像青靈丹一樣,任由自己把一部分轉移到自己身上,冥陰丹一旦被天奇服用,將會立馬發揮藥效,作用於天奇體內。

「我看還是在等等吧,畢竟冥陰丹遠沒有青靈丹溫和」。

「明明不是說好了的嗎?一直拖下去,得拖到猴年馬月!」天奇有些不滿,語氣有些責備。

「等你突破到了元靈境界,你再服用,這樣我便可以保證萬無一失」,小夜認真的道。

「等我到了元靈境界,到哪裡再去尋找這麼一處火元素充盈的修鍊佳地啊?」天奇皺眉道。

「這……」小夜確實是不好回答,服用冥陰丹必須得在火元素充沛的地方才行,否則就算是天奇進入了元靈境界,也不能壓制住冥陰丹的陰寒之氣,可是天奇總不能一直呆在這裡,等他突破到了元靈境界,服下冥陰丹之後才離開吧?

天奇也知道小夜是在為他著想,可是有些事情能辦時則辦,幹嘛拖拉呢?

「我看我現在就服用吧,反正這裡的火元素充沛的很,整整有一大片岩漿呢,如此充盈的火元素,這冥陰丹的陰寒之氣再厲害,難道能抵抗得了整片浩瀚如海的火元素?」

小夜想想,也覺得天奇說的有理,不覺之間,心裡更加的搖擺。

天奇繼續道:「況且,不是有你在旁邊嗎?」

小夜望著天奇炙熱的眼神,有些迷茫,最後還是覺得天奇說的有理,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想要再去找一個這般火元素充沛的地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最後還是把冥陰丹交到了天奇手裡。

「天奇,冥陰丹過於霸道,你一定要調息好了,確保萬無一失之後再服用」,小夜告誡道。

天奇目視著小夜,好奇的道:「小夜,最近你怎麼老是小看我啊」。

天奇拍了拍小夜的雙臂,清了清喉嚨,端正了一下模樣,道:「小夜,你要相信只要我們兩個在一起,一切的困難將不再是困難」。

雖然有些拗口,可是意思很明了。

小夜心裡一甜,抿嘴嗔笑道:「別咬舌子了,我幫你護法,你服用冥陰丹吧」。

天奇咧嘴一笑,擺了一個遵命的姿勢,然後在靠近岩漿的地方坐了下來,這裡火元素較為濃密,天奇選擇在此服用冥陰丹。

小夜則安靜的坐在旁邊,守護著天奇。

不知道怎麼的,雖然被天奇安慰了一番,可是小夜心裡依舊有種不祥的預感,總覺得自己忽略了什麼,不過卻想不起來了。

也許是自己多心了吧?

「怎麼沒什麼感覺?」天奇服下之後,幾分鐘過去了,身體並沒有感覺到絲毫的不適。

「不可能啊?」小夜緊鎖眉頭,連忙道:「你的身體有什麼變化嗎?」

天奇閉眼內視自身,才發現原來這些冥陰丹在體內化為了一股陰寒之液,並未化開,也沒有在經脈內運行,而是朝著自己丹田最深處慢慢移動,所以天奇並沒有感覺到絲毫不適。

天奇朝著自己丹田深處內視一番,卻見到丹田最深處有一團白色晶體似的東西,陰寒至極,天奇認得這東西,是當年在南魔獸山脈的時候,曾與冰雪在雪峰洞內的玄冰池內冰凍一年,用玄冰淬體時所吸收的聖寒之氣。

當年,天奇每次用玄冰淬體之後,體內便會自動吸收一些聖寒之氣,儲存在自己丹田裡,濃縮結晶,也就成了這些白色的晶體。

而小夜本身就安置在天奇丹田裡,她也知道這東西的存在,小夜曾告訴天奇,將來等他得到並修鍊《神冰訣》之時,這些聖寒之氣所化的晶體將對他的修鍊大有裨益,正因為如此,天奇才一直儲存它,沒有動它。

不過如今,冥陰丹所化的陰寒之液就是朝著這一些晶體移過去,對於這個變故,天奇也愣了,不太明白其中的緣由。

天奇只能如實告訴小夜,希望她能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

「冥陰丹化為了一股陰寒的液體,並未流入經脈中,而是朝著儲存在我體內的聖寒之氣晶體移過去」。

「朝著聖寒之氣晶體移去?」小夜聽到之後,也一臉錯愕,很顯然,她之前也沒有考慮到這一方面。

思索片刻,小夜方才明白這其中的原因,這冥陰丹與聖寒之氣晶體都為極寒的東西,在天奇體內必然相互吸引,也就導致了冥陰丹所化的陰寒之液朝著聖寒之氣晶體緩慢移動。

想到此處,小夜方才想到一個極其可怕的事情!冥陰丹所化的陰寒之液必然會引動聖寒之氣晶體,到時候兩者相融,必將會如同決堤之水,衝擊著天奇的各處經脈!


「啊,不好!」

「快制止!萬萬不可讓兩者融合!」

小夜大叫,然而此時兩者已經融合在了一起,想要分開已經晚了!

而天奇到此時都不太明白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身體也並沒有任何的不適啊?怎麼小夜反應這麼大?

「已經來不及……及……啊……啊,好冷好難受!」

天奇剛想說來不及了,便感覺丹田處突然之間一片冰涼,緊接著全身發涼,經絡脈欲要寸寸斷裂般,這種痛苦,天奇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當年融合靈珠之時,便是這種感覺。


小夜臉色煞白,因為這完全脫離了自己的掌握之中!

天奇體內的聖寒之氣晶體,是小夜打算等天奇得到《神冰訣》以及自身實力達到玄靈境界之後,再慢慢一點一滴溶解吸收的,可不是現在啊!

現在如果就讓天奇吸收的話,完全就是找死!

如果說天奇能勉強承受冥陰丹的陰寒之力,那麼對於聖寒之氣,就毫無招架之力,因為聖寒之氣裡面不光只是靈力,還含有一絲絲聖力!雖然只是一絲聖力,可是完全可以要掉天奇的命!

聖力,完全就是一個遙遠的存在,那是巔峰強者的象徵!就連現在的小夜都不敢輕易碰觸!

可此時,天奇體內不但擁有冥陰丹的陰寒力,更重要的是冥陰丹還激活了聖寒之氣晶體。聖寒之氣晶體融化為聖寒之氣,與冥陰丹所化開的陰寒之氣交織在一起,成為一股極陰極寒之氣,遊走於天奇的經絡脈各處,天奇哪裡能受得了啊!

「啊,我壓制不住它了,我的經脈……斷……斷了」,天奇再也壓制不住這個融合而成的極陰極寒之氣,這股極陰極寒之氣開始在天奇破開天奇的丹田,遊走於天奇的經絡脈之中,所過之處,經絡脈寸寸斷裂!

經脈斷裂,天奇被廢!


而此時天奇疼的生生把地面的岩石抓出十個指頭大的深洞,而天奇的十指也鮮血淋淋!而這些血還剛流出一絲,竟然被活活凍住了,緊接著,天奇的眉毛,髮絲,都結了一層冰霜。

再接著,天奇的全身都結出了一層冰!

在一片岩漿之地,居然被凍出一個冰人來,太不可思議了!

天奇齜牙咧嘴,可是就是沒有說一個疼字!

「天奇,天奇!」小夜縱然經歷過滅族之苦,是一個從苦難中走過來的人,可是此時,她完全沒有絲毫辦法,頭腦一片空白,雙手都有些顫抖。

小夜想要出手幫天奇鎮壓住這股極陰極寒之氣,可是當她的手掌碰觸道天奇的時候,一股極其陰寒的靈力瞬間把自己的手臂凍住了,傳來一陣鑽心的疼。

小夜大驚,連忙使出靈力抵禦這個寒氣,震碎了手掌上的冰片。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