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第一人喃喃自語。

守墓老人卻是突然大哭起來,“統帥,你再也不能歸來了嗎?統帥……”

“天地大破滅在什麼時候?”凱勝轉頭向着太古第一人問道。

既然知道統帥不能復活了,他就斷了復活他的額念頭,反而想起天地大破滅的事情來了,畢竟這個可是關係着天下生靈的安危,他見過天地之威,自然對這個很是驚恐。

天地之怒,蒼生不活!

“三百年!”

太古第一人冷冷道! “三百年!”凱勝一掐手指頭一算,臉色大變,也就是說還有三百年這個世界的一切都即將毀滅了。

守墓老人也是一怔,眼中露出了無比憂愁的神色,他可是活過很多年的老怪我,三百年對他來說真的是彈指一瞬間了。

凱勝問道“要怎麼抵抗天地大劫?”

“集合五界之力,衆生之魂,扭轉乾坤,共抗大劫纔有一絲獲勝的希望,這也我是這次跨越長河,尋找你的目的!”太古第一人雙手猛地揮動,時間長河在他的身前起伏。

“走!”他一聲大喝,左手抓住凱勝,右手拉着守墓老人,直接踏入時間長河之中了。

凱勝就看見無數的景色在自己的眼前沉浮,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從身邊劃過,當真是光怪陸離!

“你要帶我們去哪裏!”

凱勝掙扎着喊到。

“五界!”

太古第一人的聲音冷漠,只是說出了兩個字,卻是讓凱勝緊緊的閉上了嘴巴。

刺啦,彷彿是破布撕爛的聲音,時空被生生的劃破,凱勝和守墓老人被一股巨力丟出。

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眼前出現一片荒蕪的土地,漆黑的天空,無邊的死寂,但是出奇的是死靈能量極度的活躍,凱勝感覺身體裏面的很是舒爽,死靈氣息不停的灌注到身體裏面去。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傳來了幾聲的喝聲。

太古第一人帶着凱勝和守墓老人登上山坡,就見下面一羣人正在圍着一個巨大的白骨生物戰鬥着,那白骨生物長着三個頭,全身着火,一把白骨巨劍呼呼生風,在四周舞成了白牆,但是四周的人也是不弱。

凱勝驚奇的發現這些人都是擁有着骨龍的骨龍召喚師,在拉姆斯大陸無比很缺少的骨龍召喚師這裏好像一點也不值錢,一抓一大把,他們召喚出了一羣的死亡騎士和黑武士圍攻着那白骨生物。

一個高個子,表情堅毅的男子喊道:“大家加油,這個火焰骨魔支持不了多久了,到時候打到了他的魔心就能大大的賺上一筆,我們也就可以過一段時間的瀟灑日子了!”

“隊長!這個火焰骨魔怎麼會出現在這裏啊,他不是一般只是生活在死亡深淵深處的嘛?平時我們找都找不到,今天居然主動跑了出來!”一個塌鼻子的男子帶着濃重的鼻音道,說着他指揮着骨龍呼啦一下吐出了一大口的龍息,把那骨魔氣的哇哇亂叫。

“是啊,聽不落死城那邊傳來消息,他們那邊的禁地,不落峽谷中最近出現了許多的飛天殭屍,若不是城主帶領着一羣高手及時趕到,天知道會造成多麼巨大的損傷啊!”一個女孩子嬌滴滴的聲音響起,凱勝順着那聲音的來處發現,是一個棕色捲髮的高鼻樑女孩,身材倒是不太出衆,只是那聲音聽的讓人心顫。

“大家別擔心了,我們死神傭兵團一向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就算是天地明天就毀滅了,大家也死在一起!”隊長吆喝着大家,手中的骨槍瞬間刺出無數槍,在火焰骨魔的身上震出幾道深深的傷口。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靜靜被壓制的的火焰骨魔猛地狂嘯了起來,身上的火焰陡然如同淋了層汽油般,冒出了好幾丈的高度,強大的氣浪使得衆人一個勁的後退,幾個靠近的骷髏兵一下子被燒成了焦炭,砸吧砸吧嘴巴,喉嚨裏面冒出一陣黑煙倒立不起了了。

“不好,大家快退,他居然進化了!”表情剛毅的隊長一驅使骨龍擋在前面,呼喊着大家後退。

他本來想用自己的身體來暫緩火焰骨魔的步伐,替同伴爭取逃跑的機會,但是他萬萬低估了火焰骨魔的實力。

騎士這也不怪他,火焰骨魔一般都是生存在死亡深淵的深處,一般人很少見到,他把火焰骨魔當初一般的骨獸對待,自然會這麼認爲。

“呼啦呼啦!”

一圈一圈的火焰沿着火焰骨魔的身體散發出去,像是海浪在撲打沙灘,衆人就聽見火焰骨魔那撕心裂肺的喊叫聲,圍成了半圈型,目露警備之色。

殿後的隊長沒有想到火焰骨魔進化的會有這麼大的聲勢,第一波火浪撲擊過來的時候,就遠遠的被擊飛了出去,順帶着一頭帶着陽剛氣息的直短髮都成了捲毛。

隊長!衆人驚呼,就在此刻火焰散去,一個比原來高大了一倍的巨大火焰骨魔出現在他們的眼前,那氣息居然比之前強大了一倍!

這個時候衆人第一個想法就是跑。

“打死了,大笨蛋!”棕色頭髮的那個女孩嬌喝一聲,一根大約大腿粗細的骨箭從手中發射出去,直射在火焰骨魔的眼睛上。

“吼!”

本來火焰骨魔剛剛進化完畢,情緒很不穩定,突然遭到這麼疼痛的打擊,大吼着舉起那白骨大劍。

一團三丈長的火焰巨球從他的手掌心滾落出去,瞬間使得巨劍變成了燃燒着熊熊火焰的火劍,火焰骨魔大步跑了幾步,走到衆人的跟前,巨大的火劍當頭斬下。

原本衆人圍繞着隊長,現在都不約而同的擡起頭來,面色中露出了絕望和恐懼的神色,靜靜的等待着死亡的降臨。


就在此刻,衆人就見到那無比恐怖的火焰巨劍猛地倒飛了出去,凌空旋轉了幾個圈重重的插在了地面上,當即就聽見噗嗤一聲輕響,那片土地立刻冒起了滾滾的青煙。

灼燒出了焦糊的味道。

吼!!!

被打壞了好事的火焰骨魔猛地回頭,就見到山坡之上立着一個巨人般的傢伙,他的左邊是一個老者,右邊是一個青年,這三人正是凱勝一行人。

原本靜靜觀戰的太古第一人在凱勝的哀求中救下了那夥人。

“撕拉!”火焰骨魔全身的火焰猛地冒起,再度增加了三分,使得他的身軀更加的龐大,紅光一閃,直接出現在太古第一人面前,一個巨爪直接向着太古第一人的臉上撕去。

他這一擊快準狠,若是一般人,肯定會重傷,但是站在他的面前的可是太古第一人!

果不其然,他直接以更快的速度倒飛出去,在地面上梨出了一個深深的大坑,飛了三十多丈才停住。 他是誰?這麼厲害!

兵團的所有成員心中都涌起這個念頭,隊長咳嗽着被衆人扶起,走到凱勝一行人之前,拱手拜道:“多謝前輩相救,鐵血傭兵團感激不盡!”

太古第一人眼都沒有看他們,抓着凱勝就要要離開。

“前輩!”有人喊道。

凱勝轉過頭,見喊話的人正是之前那個棕色頭髮的小姑娘,此刻她躍出了衆人,站在最前面,像是一隻不染淤泥的荷花,驀然他想起了碧水婉兒,她那甜美的笑容,淺淺的酒窩,還有那個青魚幻獸。

心中猛地一痛,擠出一絲笑容道:“別喊了,他是不會應的,那個火焰骨魔已經活不了,你們去取了他的魔心吧。”

“多謝!”這個送給你們,那個小姑娘也不怕太古第一人的威勢,小跑着走到跟前,往凱勝手裏遞了一個東西,頭也不敢擡的跑了回去。

凱勝啞然失笑,握着的手在眼前伸開,見是一個火紅色的果實,上面有個好似嬰兒的圖案,這嬰兒手裏拿着個法杖,倒是像一個召喚師,分爲形象。

那隊長見凱勝驚奇的摸樣朗聲道:“小哥,我們鐵血傭兵團從來不欠人家人情的,剛纔我表妹送給你的正是我們鐵血傭兵團的鐵血果,堅硬如鐵,水火不侵,拿着這個果實可以找我們鐵血傭兵團辦一件事情,只要我們能辦到的一定辦到!”

凱勝這才恍然大悟,收好了那奇怪的果實,回道:“那就多謝了,不過我估計在這裏呆的也不會太久。”

“你們要去哪裏?這裏我很熟悉,可以幫你們指路!”那隊長很是熱心的道。

凱勝不禁把目光掃到了太古第一人的身上,此刻他不知道怎麼的已經變得正常人大小,只是略微魁梧一些,依舊一副死人臉,白色的眼珠子被頭髮遮擋住了,凱勝看不見。

心中暗暗想到:“你這是要帶我們去哪裏呢?”

表面上凱勝還是一臉的微笑答道:“多謝了,我們自己走就好了!”

凱勝掃過那幾個傭兵的身體,見沒有神級人物,心中對五界的印象大大的下降了,原本他以爲五界之上最低級的也是神級呢。

對於這個東西他向守墓老人請教了,畢竟守墓老人可是當初的死亡君主,五界這些地方倒是隨便的出入。

“五界之上也有普通人,只是這裏資源更加的豐富,空間也更加的穩固,修煉速度也比凡間界快上許多。”

聽聞守墓老人的解釋,凱勝這恍若大悟。

太古第一人帶着凱勝和守墓老人一直往前飛,如果鐵血傭兵團的成員在這裏肯定會認出來,他們的方向正是人人談之色變的死亡禁地。

太古第一人的飛行速度很快,縱然是帶着兩個人,也是一步千丈,穿梭虛空,只是片刻之後,凱勝就出現在一個四周通紅,地面漆黑的奇怪地方。


正在他四下打量的時候,四周突然閃現了幾道紅光,幾個火焰骨魔舉着火焰大劍衝了出來。

“這裏是哪裏啊,外面人家說火焰骨魔很罕見的,這裏怎麼一次性就出現了五個!”凱勝看見五個火焰骨魔把他們包圍雖然不驚慌,但是內心中還是不斷的猜測。

“這裏是死亡禁地!外面居然來到了死亡禁地!”守墓老人可是見多識廣,只是片刻後就認識到了這裏的情況。

“靠!”凱勝此刻也是爆出了粗口。

太古第一人實力頂天,自然無事,可是他可是脆弱的和紙一樣,遇到個什麼危險,太古第一人沒保護好他,那麼他不就悲催了嘛! 火焰骨魔一出手就是一排排的火浪排山倒海般襲來,但是太古第一人猶如一面鐵牆,所有靠近的火焰都立刻熄滅。

一個遮天大手從天而降,那四個奮力進攻的火焰骨魔立刻被拍成了齏粉,一點痕跡都沒有剩下。

太古第一人神情冷漠,帶着凱勝和守墓老人繼續往裏面深入。

凱勝看見太古第一人一副淡定的樣子,心中暗暗道:“先和他去看看,這葫蘆裏面究竟是賣了什麼藥,怎麼就莫名其妙的來了死亡禁地,難道他在尋找什麼東西嗎?”

守墓老人雖然實力強大,但是在太古第一人面前猶如一個三歲小孩一樣,老老實實的跟在太古第一人的身後不敢有絲毫的異動。

就在凱勝心中焦急的時刻,前面突然傳出了驚天的巨響,是人家打鬥的聲音,太古第一人顯然也是聽到這個聲音,腳步一下子停住了,抓起凱勝和守墓老人就從原地消失了,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在一個高山之上,這山通體血紅,和死亡禁地的主色調一樣,其間長着一些火紅色的大樹,太古第一人就帶着凱勝和守墓老人躲在大樹之中,從數的縫隙中剛好可以看見下面的打鬥情況。

凱勝就感覺眼前一花,再睜開眼睛時候,身邊的壞境已經大變樣子了,打鬥的聲音如同在耳,眼前出現的一幕卻是讓他無比的吃驚。

一個帥氣的男子正在和一個頭發血紅色的眼睛倒豎的中年男子打鬥,那帥氣的男子臉上帶着一抹妖異的邪笑,看似瘦弱的軀體裏面似乎含着海一樣廣闊的力量。

每一次出手都天崩地裂,四周的樹木倒拔而起,高山都削成了低谷,和他的法力相比,最恐怖的是他的肉體,每一次和那股血色中年男子對拼的時候,都佔在上風,相反看起來肉體極度強橫的中年男子卻是不斷的倒退。


“死靈召喚師煉屍派的老祖,怎麼會在這裏?是了,他說要來五界中報仇,當初還叫喧要我來五界找他,現在看來,這個和他對戰的人就是他要找的仇人了!”那打鬥的帥氣男子不是別人,就是當初凱勝在死亡塔遇到的煉屍派祖師,偷盜了亡靈統帥的屍身,煉製成了自己的軀體,然後破除了五界界線,成功的飛昇了。

凱勝一見他的面就想起了他的來頭,心中是又驚又怒,恨不得立刻加入戰團,把他一巴掌給拍死了。

“轟隆!”

就在這個時候和他對戰的那股中年男子猛地爆發了,血色的頭髮瘋狂的生長,每一個頭發上面都有蛇頭在嘶叫,所站立的那股山頭受不了這般的威勢自動炸了開來。

“血蛇真君,我以爲你不會變身了呢,哈哈,還是被我逼出現了原形了吧!”見到中年男子的變化,老祖怪笑着道。

雖然長着是青年人的面孔,但是從喉嚨裏面說出的話卻是一個蒼老的聲音,分爲的怪異。

“你這個老不死的,居然還沒有死,現在變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少來給我丟人!”

中年男子氣勢大漲,身體上的傷快速的恢復着,頭上的蛇口中一條條猩紅色的紅信吞吞吐吐,分外的恐怖。

“哼!別管我什麼樣子,哪怕我是變成了鬼,我也要殺了你,吃你的肉,報我當年被滅門之仇!”

老祖臉上露出瘋狂的神色,似乎可以生吞了別人,想起當初的滅門之禍更是差點把牙都要咬斷。

“煉屍派,專門掘人祖墳,挖人屍體,人神共憤,人人得而誅之!”血蛇真君慷慨激揚的說道。

心中卻是暗暗的道:“這老祖多年不見,功力大漲,這次直接找到我,肯定是有備而來,我先拖住他,找逃命要緊。”

“羣龍共舞!”

他猛的一搖頭,那些小蛇似乎是受到了刺激唰的都長成了三丈長短,向着老祖攻殺過去,一團團血色的氣霧被吐出,空氣中陡然瀰漫着腐臭的味道。

“一羣小泥鰍,還羣龍共舞,看我今天不你剃成了光頭,讓你血蛇真君變成光頭真君!”老祖邪笑着,掏出一把單刃長刀,直向那些蛇的頭上斬去,一揮就一個。

凱勝在一旁看的真切,眼見着血蛇真君陷入了困境,不禁往太古第一人的臉上看去,只見他好似死過去一般,一動也不動,暗自着急。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聽到場上一聲大喝,中氣十足,正是血蛇真君的聲音,“哼哼,真當死亡禁地是你家的後花園呢,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我當初躲在這裏的時候就考慮到了這一天,你當我會甘心被殺死?死的人該是你吧!”

原本平靜的土地突然拱起了許多的泥土,那血色的泥土下居然埋葬着許許多多的烈焰果,烈焰果是一種極度不穩定的果實,受到輕微的碰撞後就容易爆炸,所以人家一般都是拿烈焰果作爲突然襲擊的武器來使用。

那裏初步估計,大約埋葬了有三百個烈焰果,火紅色的果實安安靜靜的擺放在一起,安靜祥和,人家很難想象,就是這種東西,一個可以炸死一個八級的魔獸。

“去死吧!”

血蛇真君單手一抓,所有的烈焰果如同炮彈一樣向着老祖的身上射去,轟隆轟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