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裝修上斥資很多。

想要把這裡打造成最奢侈網紅的場所。

不同層次的人群,都可以來這裡消費。

網紅團隊拍照取景,氛圍感也很強。

溫惜看著設計圖紙,對這裡還是很滿意的。

她給許月山,介紹了一下白辰。

攬星河,她就準備交給二人管理。

許月山激動的點著頭。

她看著這裡的一切。

胸腔無比激動。

許月山雙手緊握。

她一定會,用心將這裡做好。

伸手即可攬星河。

不辜負溫惜小姐。

也不辜負,即將40歲的自己。

機會遞到了自己面前,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抓住,不虛此生。

……

晚上溫惜回到了松園。

徐姐正在準備晚餐,自從陸卿寒住在這裡之後,就讓徐姐來照顧,徐姐今年40歲,長相周正,笑容和善。

會做的一手各色糕點。

「少奶奶回來了。」徐姐走出來,「少奶奶,今晚上想要吃什麼,我給你跟少爺準備了糖醋排骨還有山藥玉米粥。」

溫惜點了頭,「我都可以,卿寒呢?」

「少爺一下午都在書房裡面。」徐姐說了一聲,猶豫了一下,對溫惜說道,「風小姐下午來了。」

對於風沁雅的到來,溫惜並不覺得奇怪。

看著溫惜想要往樓上走,徐姐說道,「少奶奶……」

溫惜看著徐姐,「有什麼話,你直說就好了。」

徐姐猶豫了一下,「風小姐在書房,還沒有走。」

溫惜睫毛顫了一下。

徐姐道,「少爺吩咐了,不允許少奶奶去書房。」

溫惜怔了一下,面色微微白,片刻一笑,「我知道了,我去我的卧室,做好晚餐,給我送上來就好。」

陸卿寒當著家裡傭人的面,一點面子也不曾留給溫惜,直言不讓溫惜去他的書房,卻跟風沁雅在書房一下午,溫惜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氣,她也沒有辦法,為難傭人。

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她的卧室,是松園的一個側卧,說是側卧,但是面積很大,有獨立的衛浴也有獨立的衣帽間還有一個10多平米的露台。

躺在床上,溫惜有些迷惘。

她不知道未來,陸卿寒一直這麼失憶。

自己該怎麼辦?

現在的陸卿寒,彷彿回到了當初自己剛剛認識他一樣,冷漠疏離。

躺在床上,溫惜覺得有些疲憊了,不知不覺的閉上了眼睛,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外面的天色已經黑了。

她猛地坐起身,忽然覺得有些頭暈。

咬著唇,溫惜調整了一下呼吸。

她看了一眼手機,現在竟然已經是晚上八點了。

她竟然睡了這麼久。

徐姐沒有叫她嗎?

衣服也沒有換,溫惜走出去,她的卧室在二樓,陸卿寒的書房在三樓。。 嗷嗚~~~~

雙方對峙,葉晨無所畏懼,一步步逼近,白虎微微後退,最後發出一聲低吼,然後低下頭,收斂了自己的護食慾望。

對於野獸而言,它們感知敏銳,可以清晰地感知到面前的存在是怎麼樣的一個狀態。

你強它就弱。

你弱它能欺負死你!

所以,當感知到葉晨那穩定的氣場,淡然的逼近,以及捏拳頭的噼啪響聲,白虎選擇了妥協。

親身感受過,它知道自己弄不過葉晨。

「這才乖嘛!」

笑了笑,葉晨取出一顆朱果,直接塞進白虎的大嘴裏,同時,自己也吞下一顆。

朱果入腹,直接化作一股溫熱的暖流從胃裏席捲全身。

剛開始,這股暖流還很溫暖,席捲全身,很舒服,彷彿在泡熱水澡,完全沒有師伯所說的撐爆了的感覺。

可是!

當這股暖流源源不斷,綿綿不絕後,葉晨感覺自己全身上下就如同正在不斷充氣的氣球,隨時都有可能爆炸。

連忙運轉長春功,功法運轉,真氣在經脈中快速流動,這股暖流在真氣的牽引下,開始沿着真氣運行之道在體內周而復始地轉圈。

如同瓢潑大雨落在河道里,河道裝不下,河水在往外溢,可總好過剛剛的席捲大地,淹沒一切。

朱果所化的溫暖熱流在一圈又一圈的循環下,一邊逐漸滲透進經脈竅穴之中,一邊融入真氣之中與真氣化為一體。

全身燥熱,剛剛的熱水澡變成了桑拿房,葉晨全身肌膚通紅,紅色之中,還有一點點灰色雜質從毛孔中一點點排出。

「伐毛洗髓,這朱果不愧是天才地寶!」

一直閉着眼睛運功的葉晨不知道自己體表是個什麼情況,不過他精神沉浸體內,可以明顯感知到運行真氣的經脈在拓寬,柔韌性在更加,活性在增強,真氣流淌在其中,再沒有以前那種遲滯的感覺,彷彿一下從綠皮火車提速到高鐵時代。

那種順暢的感覺相當舒爽。

不僅如此,經脈對真氣的容納程度也在增強,隨着朱果之力不斷融入真氣,葉晨的真氣在極快速增加,可是不斷增加的真氣流淌在經脈中,水位卻是沒有任何的提高,甚至還在降低。

和經脈一樣,竅穴也同樣獲得了質的提升。

竅穴作為真氣流轉的中轉站,它可以溝通內外,真氣在這裏可以釋放於外,也可以囤積在內,以往,真氣在這裏囤積,竅穴就如同承載了很大的重量,頗有些不堪負重,可現在,輕而易舉。

輕而易舉就意味着可以囤積更多的真氣,而囤積更多的真氣后,從竅穴中釋放而出的真氣護體效果就會更強。

這是葉晨摸索出來的所謂真氣護體的玩法。

真氣從竅穴中釋放出來后,圍繞着竅穴所在的方位,形成一個小小的真氣覆蓋區域,當對方的攻擊正好打到這上面后,這真氣區域頗有一種氣牆的作用,能在一定程度上緩衝對方的攻擊。

同時。

多個竅穴同時釋放真氣,一個個小區域聯合在一起,就能覆蓋住周身大部分區域,如此,對方的攻擊打在上面后,威力會從外而內在這真氣覆蓋區域分散開來,再強的攻擊一旦被分散平攤,便也沒有多少威力了。

當然,這與真氣的量與質都有着絕對的關係,紙糊的,人家一捅就破,鐵打的,那就是銅牆鐵壁,完全是不同的概念。

而對於葉晨來說,他現在就是紙糊的。

感受着體內的變化,葉晨心中歡喜。

可是!

很快,他就發現了一些不太對的地方。

不是伐毛洗髓出了岔子,只是他發現隨着真氣運轉,朱果之力會隨着真氣的運行軌跡作用在身體上,可長春功的運行軌跡只是體內經脈很小的一部分!

如此,其他身體部位實際上並沒有真正被朱果之力洗刷。

這就有缺陷了。

微微沉吟,感受着長春功運行的經脈還在被改造,還沒達到極限,葉晨決定暫時先這樣。

總得一點點來,先把長春功運行的經脈改造好,然後再去拓展其他,就比如干副業,總得讓主業先穩定了才好去干副業,否則很容易把自己弄得不倫不類,兩頭不討好。

安下心來,繼續運轉真氣,真氣一圈圈下來,漸漸地,葉晨感覺經脈已經有些承載不住真氣的沖刷了,以往,真氣轉個四五圈也就是極限了,今天藉著朱果之力的護持轉了整整兩百九十四圈,已經是天大的突破。

可現在,朱果之力也到達了極限,經脈在無法繼續增強的情況下,朱果之力開始瘋狂融入真氣,真氣越來越多,運轉越來越快,就算被增強了的經脈也漸漸有些承受不住了。

「到極限了。」

感受着體內經脈竅穴幾乎已經到達臨界狀態后,葉晨突然停下功法,比起之前至少壯大了十倍的長春真氣盤踞在丹田中,哪兒都不去,老老實實地盤著。

而沒有真氣運轉牽引的朱果之力,一下子失去了方向,

茫然,不知所錯。

然後就四散開來,到處都是,回歸到最初的狀態,如同洪水,席捲周身。

沒有更高端的能夠涉及到全身經脈的功法指引,那該如何用朱果之力淬鍊那些未被功法涉及的經脈?

葉晨只想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洪水沖刷,不分你我,全部淹沒。

洪水過後,田地肥沃。

這是不爭的事實,當然,前提是自己能夠撐過去才行。

任憑朱果之力在各個經脈、竅穴中亂竄,葉晨沒有絲毫的制止,就只是作壁上觀,彷彿身體不是自己的一樣。

經脈膨脹,血管爆裂,肺部受損,一口鮮血噴出,心臟經脈受損,心律失常,心臟至少200還在往上升,竄入頭部,頭部本就脆弱的經脈難以承受,七竅流血……….

身體在大面積受損,可是!

也在大幅度提升。

赤紅的皮膚上,原本只是淡淡的灰色雜質,此刻混合著血污,幾乎覆蓋了葉晨全身,一股惡臭直接把旁邊閉目趴着吸收藥力的白虎熏走。

如此毫不顧忌身體任憑藥力沖刷之下,葉晨的身體很快便承受不住了,搖搖欲墜,葉晨可以感覺到自己腦出血,肢體已經半身不遂,不過他還在堅持。

堅持到朱果所有的藥力全部融入到身體中。

否則現在復活,傷勢雖然能好,可朱果藥力也會被刷新掉。

「再堅持一會,就差一點點了。」

此刻,腦袋一晃,都能夠聽到裏面血漿翻湧聲的葉晨在用最後的意志堅持。 遠遠,陸子深和陸子遠就在門口翹首以待,當外面有人走過的時候兩人都刻意壓低帽檐,遮擋臉上的淤青紅腫。

讓別人看見了不好。

有可能會把人家給嚇到吧。

黑色的車子停下來,只見陸安安第一個下車,後面下車的是陸子淺。

陸子深和陸子遠眼巴巴的看着車上下來的男人。

皎潔的陽光照在陸子寧身上,一身白色的襯衣更加襯的陸子寧肌膚白皙。

二哥身材修長,肌膚更加白皙。

陸子遠和陸子深兩人朝着陸子寧喊道:「二哥!」

異口同聲,喊完又互相對視了一眼。

兩人又將目光放在陸子寧身上。

「抬起頭,讓我看看你們的臉。」

陸子寧聲音溫和,黝黑色的眸子盯着眼前兩個戴着帽子的弟弟,那兩個傢伙低着頭,帽檐壓得很低,看不見他們的臉。

被大哥揍了,這兩個傢伙也真是夠可憐的。

一定被揍的很難受吧。

雖然他沒有被大哥揍過,但大哥已經不是第一次教育弟弟了。

尤其是小深和小遠,兩人總是好了傷疤就忘了痛,不吃教訓,大哥肯定都打煩了吧。

陸子深和陸子遠兩人都不想抬起頭,支支吾吾的。

「二哥,歡迎回來。」陸子深抬起頭,他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寧哥,歡迎回來。」

陸子遠也抬起頭,嘴角的淤青清晰可見。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