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忽然就喪失了再次詢問的興趣,「先休息吧,」她一邊向外走,一邊對著他們說道,「我去守夜。」

「對了,咱們丟了匹馬,是我的責任,明天我就不跟你們一起了,我去把馬找回來再走。」她走到門外,對著屋內說了句。

屋內沒人應聲,大概是默認她不會和他們一起走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喬瑜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他:「你不會想讓我幫你洗澡吧?」

「我身上太難聞了。」盛柏聿有些嫌棄道。

喬瑜輕輕嗅了一下,皺了皺眉,確實挺難聞的。

但都躺床上半個小時多了,狗男人還沒力氣?!

誰信!

「呵,我不信。」喬瑜到現在都記得盛柏聿有一次裝作沒有力氣,死勁的占著她的便宜。

盛柏聿有些欲哭無淚,他現在是真的沒力氣了。

但他又實在受不了身上的味道,想要勉強支撐著身體下床,卻差點摔倒。

還是喬瑜給他扶了一把。

喬瑜狐疑的看……

《重生后又被霸總套路了》第456章洗澡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幾年前,有兩個很可怕的傢伙闖入起了我們的世界,並且在這裡定居,從那時,我們武裝人偶就一直生活在大魔王的欺凌之下。」這時的赤鳶之翼倒有幾分老師的樣子,圍著沐清楓講述著這個世界的故事。

略微停頓了一下,赤鳶之翼有些遲疑,「或許不應該稱作大魔王,雖然她總是對我們動手動腳,可也給了我們好看的衣服穿,所以我們才沒有趕她們走。」

「是么,赤鳶老師,你知道她們的名字么?」沐清楓笑笑,這很有丹朱的風格,他記得那個女孩最喜歡手辦這一類的東西,對於換裝也是情有獨鍾……

「你這就問對人了,她們是一對姐妹,姐姐叫蒼玄,妹妹叫丹朱!」聽到沐清楓叫她赤鳶老師,心中不禁有些飄飄然,臉上掛著遮不住的開心。

太久不被認可的人才會有這種感受,雖然那些武裝人偶覺得赤鳶之翼好厲害,但並不認為歷史有什麼用。

「這座城市裡,我們武裝人偶已經生活了數萬年了,即便是我也不能追溯它的歷史,因為住民比較隨性,所以這裡經過了無數次的破壞與重建,這個建築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奇迹」

「她們就在前面的屋子裡是么?」沐清楓指著前面一處建築,武裝人偶在那裡排成了長長一隊,他感知到的氣息就是在那裡。

「唉?你是怎麼知道的,感覺你一開始就是有目的的往這裡走,明明你應該沒來過這裡……」赤鳶之翼表示驚訝,同時向他介紹:「這裡被稱作人生重來屋,每個武裝人偶都可以進去變化形象,像我這種專一的學者,保持這種神州風格的優雅形象近萬年了,估計已經破紀錄了。」

神州風格?是世界泡本身具有的文明還是……崩壞世界的神州?這裡的東西都很眼熟……是被打沉的那部分大陸么……

當初前文明岩之律者臨死反撲把穆大陸打沒了大半,是這裡嗎?可也沒聽說過當初有武裝人偶……或許有,但至少沒有量產……不對,Equipment:LivingFrom……是這個么?

「呀呼!」有武裝人偶無視高度,憑藉魂鋼之軀橫衝直撞,在毒辣的太陽下玩著滾燙的黃沙,比起像手辦,它們其實更像戰爭兵器……

越過排著隊的武裝人偶,沐清楓看見了他要找的人,留著端莊的古典髮型,又帶著少女式可愛嬌俏的女孩,此刻正捧著一個武裝人偶翻來覆去的打量著,人偶也很乖巧,應該是早就知道會出現這種情況,旁邊的女孩準備著衣服,相貌和之前的女孩幾乎相同,只是裝扮更顯的恬靜。

「好久不見……」沐清楓面帶微笑……

「姐姐,我是不是出現幻覺了,不僅看見了沐清楓,還看見他笑了……我是不是快死了?」

「在胡思亂想什麼,就算沐清楓真的在這,怎麼會……笑?」蒼玄抬頭愣住了,不是為見到沐清楓而驚訝,而是沐清楓在笑……

在她們的印象里,這個前輩就是面癱…… 民國1919年。

「誒,你聽說了嗎,靈幻界最近發生了一件震驚天下的大事。」

「你說的是出了一尊無名武聖的事嗎?」

「你們也聽說了,聽說這尊武聖一出世便一掌壓服佛門領袖西山佛寺,那幫老禿驢為了活命連自家絕學都交出去了。」

「對啊,聽說那位武聖大人一掌下來天都暗了,現在世人皆稱這位武聖大人為夜聖。」

這一幕發生在靈幻界個個角落,無數修士皆在討論新出現的武聖。

就連身在任家鎮的九叔師徒,都在偶然路過的道友黃道士口中得知了這一切。

「昔有關聖一招傾城絕戀刀裂巨城,今有夜聖一掌橫壓佛門,真是好啊。」

「自從十九年前,諸強侵我等大地,龍虎山張天師隻身遠赴海外半年,重傷歸來后,一直閉關不出,靈幻界已經很久沒有出現扛鼎人物了。」

「只是,不知道這位夜聖品性如何?」

黃道士提起張天師是無比的尊敬推崇,提起那位新出世的夜聖則有些莫名的擔憂。

義莊。

九叔和秋生文才聽完黃道士講述的事,都是一臉懵逼。

腦子裏同時出現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三人對視一眼。

文才哆嗦著身子:「師…師…師…」

擱那師了半天也沒蹦出半個字。

秋生一巴掌就拍了上去,然後咽著口水小心說道:

「師傅,是葉哥嗎?」

「是…吧?」

九叔也有些不確定,在他的印象中,靈幻界練武的連一個武道先天的都找不出來。

夜聖妥妥是這位聊天群的道友了,但萬一搞錯了怎麼辦,別以後給人家夜聖知道自己編排過他,自己還混不混了。

「要是能聯繫上葉哥當面問問就好了。」

秋生唉聲嘆氣的。

這話讓九叔眼前一亮,聯繫還不簡單。

他立馬進入聊天群,找到葉紀,發送私聊。

一本正經林鳳嬌:「葉兄,靈幻界傳的那個暴打老禿驢的武聖是不是你?」

強者恆強孤獨葉:「你怎麼都知道了?傳的這麼快?」

一本正經林鳳嬌:「是啊,整個靈幻界都傳遍了,葉兄你現在都是大名鼎鼎的武聖大人夜聖了。」

夜聖?

這名兒也太難聽了吧,還不如叫什麼荒聖、炎聖、祖聖之類的好聽。

某處無名大山閉關的葉紀,默默吐槽。

義莊,九叔退出聊天群。

猛拍了下大腿,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

「哈哈哈哈,是葉兄。」

九叔放聲大笑,話語中非常驚喜。

秋生文才對視,面容是逐漸扭曲的笑容。

「啊啊啊,是葉哥,是葉哥。」

兩人直接就抱在一起蹦蹦跳跳,大喊大叫。

他們已經在暢想以後的完美日子了,以後要是出去浪的時候來一句,我哥是夜聖,誰敢不給他倆面子?

三人如此模樣。

看得一邊的黃道士莫名其妙,他不解問道:

「你們在說什麼,什麼葉哥葉哥的?」

秋生文才停了下來,九叔則是輕咳了一下,說道:

「黃道兄,你說的夜聖我們認識,而且還挺熟的。」

「什麼?」

黃道士猛的起身,震驚無比,就連桌上茶水被打翻都沒注意到。

九叔這時又輕飄飄來了一句:「我和他兄弟相稱。」

秋生文才跟着樂呵呵說道:「我們也和夜聖兄弟相稱。」

啪!

「師傅,你打我們幹嘛,本來就是啊。」

「是啊,你叫你的,我們叫我們的,咱們各論各的。」

「兩個孽徒,還敢說,看我不打死你們。」

一陣雞飛狗跳。

黃道士看着打鬧的師徒,腦袋一片空白,過了好一會才緩過神。

「你們說夜聖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他神情複雜說完這一句,九叔他們都停了下來。

文才板着手指頭,回他道:「葉哥啊,人很好的,他經常給我們買東西,還帶我們出去玩,帶我們逛窯…」

啪嗒!

秋生一把捂住他的嘴巴,看着自家師傅面色不善的樣子,訕笑道:「總之葉哥很好就是了。」

九叔回了他倆一個等死的表情后,笑着說:

「葉兄為人還是很不錯的。」

「這樣啊,真是太好了。」

黃道士欣慰,露出了笑容。

最近這些天,夜聖橫空出世的消息,可是讓海外諸強一陣提心弔膽,在各處地界行事都規矩了不少。

「這就是頂級強者的威懾啊。」

感嘆了一句,他便準備請辭了,行了一個道禮:

「林道兄,我這一趟也算不虛此行了,騰騰鎮的事我還要趕緊去查探真相,這就告辭了。」

九叔同樣回了個道禮,面色一肅:「黃道兄,萬事小心。」

騰騰鎮近日發生大變,黃道士正是打算去打探情況的。

本來今日來這是要邀請九叔一同前去,結果九叔有要事走不開,現在只能黃道士自己前去了。

九叔看着黃道士離去,敬佩說道:「黃道兄,是大義之人。」

義莊大門外。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