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覺得陶淵博臉色太蒼白了,透着場面不曬太陽的一種病態的感覺,所以纔多勸了幾句。

而陶淵博立刻點頭說好,顯然把她的話當聖旨一樣聽。

顏愛蘿看他激動,也不敢再表現的太關心了,話鋒一轉,問道:“其實我今天來,是想問你個問題。雖然跟你現在的專業不太符合,不過我想你們學編程的肯定懂得多一些。”

陶淵博也不管她問什麼,只點頭說自己會試試,又問她想做什麼。

顏愛蘿說眼睛微微眯起來,小聲問:“你能從行車記錄儀裏查出這個記錄儀到過的地點嗎? 重生賭石千金 ?” 顏愛蘿想過了,要查出鬱子宸之前的行蹤,就得從車子入手。她沒那個能力順着監控查車子都去了哪些地方,就只能從車子內部下手了。

好在現代科技發達,車裏都有行車記錄儀以及導航儀,要是能從這些儀器裏查出行程記錄,倒是省了一些麻煩。

只是她也不懂這些,只能來找專業人士幫忙。

而陶淵博卻也沒一口答應下來,只是想了想,才點頭說:“我可以試試,但未必能查出來。有些儀器生產商不會設置這些功能。”

有點希望就不錯了。

顏愛蘿笑着說:“那就多謝了。明天我把車開過來,你幫我看看。”

陶淵博看她跟自己笑,臉都紅了:“沒什麼,一點小事而已。”

顏愛蘿也沒再多留,又例行公事的問了幾個問題,就先走了。

而陶淵博一直看着她走遠了,又回頭看看自己辦公室裏的一片狼藉,鬱悶的差點把自己埋在垃圾堆裏。

這辦公室裏還是得好好打掃,不然顏總不知道什麼時候又來了。到時候丟臉的還是他。

說幹就幹,因爲顏愛蘿的這次光臨,陶淵博的辦公室在之後都保持的特別乾淨,後來還被評爲安貝最乾淨辦公室。

而此時,顏愛蘿出來後,就看到了等在不遠處的王秀。

王秀跑過來,拉着她的胳膊,小聲說:“你答應我的那件事,什麼時候能辦?你認識的高人呢?”

她是一刻都等不得了,只想着現在就把人帶回去把她婆婆忽悠了纔好。

顏愛蘿好笑的看她迫不及待的樣子,無奈的說:“我總得回去跟人說一聲,問問人家願不願意。你也別這麼着急,我看他無聊的很,多半會願意幫你。


等得到確切的答案,我就安排你們見一面。想必要去忽悠你婆婆,總要多瞭解一番你家的情況。”



就季雲那個唯恐天下不亂的性格,要是真知道了這件事,估計會興奮的立刻衝過去。

王秀覺得她說的很有道理,總得人家願意了,這計劃才能實施。而且,也得多告訴人家一些家裏的信息,免得去忽悠她婆婆的時候露出馬腳。

“那好,我回去等你的好消息。”

王秀擺擺手準備下班了。只是她腳步很沉重,對於回家更多的卻是無奈。

那塊四萬多的神石已經找回來了,就在那堆快件的最上方。盒子被人打開了一點,石頭露了出來。

但是那個小偷根本沒拿這塊石頭,說明小偷也知道這石頭根本不值錢,所以看不上。

但這樣的石頭,卻被她婆婆當成寶貝,還非要花四萬多塊錢買回來。

想想就覺得可笑。

而警察已經去找那個偷手機的小偷,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要是真的找到了,王秀都想問問小偷,你是不是看不起這塊石頭。

這石頭可是花了四萬多買的,你怎麼能看不上呢?或者是請小偷去她婆婆面前喊話,告訴她這破石頭根本不值錢,小偷都看不上,都不屑偷。

只是,這些也就是想想而已,爲了不激化家庭矛盾,她現在還只能忍氣吞聲。

她正胡思亂想的時候,顏愛蘿卻是跟了上來,問道:“這件事你打算跟我師父說嗎?”

王秀想了想,不打算跟郭文華說。畢竟這是騙他媽媽,萬一他不同意或者是不忍心自己媽媽被騙該怎麼辦?

只是,她也不想騙自己的丈夫,總覺得心虛。

顏愛蘿勸道:“不如你回去好好想想,這件事也不算小,總該好好商量一下。我師父也不是個不講理的人,你好好跟他說,或許他還能配合你呢。”

王秀能騙的過郭家的老太太,卻未必騙得過郭文華。而且,要連自己的枕邊人一塊騙了,需要耗費的精力太大。

萬一王秀撐不住露餡了,估計郭老太太也就知道了。到了那時候,就算王秀再怎麼解釋也不會有人聽。

可要是把郭文華從一開始就拉到同一個陣營裏,事情辦起來也更容易。

王秀覺得她說的有道理,但又怕郭文華不同意。走的時候都憂心忡忡的,因爲心不在焉,還差點撞到柱子上。

顏愛蘿在後面看得好笑,見她好好的進了電梯,才轉頭回去收拾自己的東西。

今天鬱子宸不在家,她得去接兒子放學才行。

好些天沒接孩子放學,又趕上下班時間比較早,她覺得可以帶着孩子出去玩一會再回家。

經過前臺的時候,見到了沐君兮,她的包放在一邊,下班後會直接去上課。

顏愛蘿就讓她上課注意安全,上完課早點回家。

沐君兮笑道:“阿偉跟我一起去呢,嫂子不用擔心。”

又是卓偉。這兩天似乎放棄了給沐君兮洗腦,變得老實多了。

只是,有些整天上躥下跳的人突然安靜下來,必然反常。好在沐君兮身邊還有何伯安排的司機跟着,倒是也不用太擔心她的安全。

顏愛蘿又囑咐她早點回家,就先走了。

等她一走,卓偉就急匆匆跑到安貝,見到沐君兮,就衝過來抱住她親了一下。

沐君兮紅着臉推他:“別鬧,還有人沒下班呢。被人看見多不好意思?”

卓偉嘿嘿笑道:“你是我女朋友,我親你一下不是很正常嗎,有什麼好怕的?再說了,他們看我們肯定也是出於羨慕,不用管。”

這話說的隨意,沐君兮的臉更紅了。

兩人收拾了東西,跟着同事們一塊下班了。到了看到兩棟大樓連接的透明走廊時,卓偉的目光閃了閃。

“兩棟樓連着,距離還這麼近,但說起來我還沒去過對面呢。君兮,你去過嗎?我聽說鼎鑫的大樓外表看起來不如這邊,但其實裏面的設施都很好。”

沐君兮搖頭:“我也沒去過。沒什麼事,也不用過去。”

卓偉點頭說是。等到兩人隨着大流下樓來,走到人少的地方時,他又問:“快到年關了,到時候鼎鑫肯定會舉辦年會。也不知道我們能不能去湊個熱鬧。”

沐君兮也沒在意,隨口說:“也許吧。聽說鼎鑫的年會很熱鬧,還會請藝人來演出呢。不知道會不會請當紅的歌星。”

卓偉羨慕的說:“要是能去看看就好了。” 沐君兮只以爲卓偉是羨慕鼎鑫那邊設施好,也沒在意他說的話。但是卓偉往鼎鑫那邊看了很多次,目光裏帶着渴望跟精光。

家裏給沐君兮安排了車接送,司機也是鬱家的,一是接送,二是保護。

在車上,卓偉沒再提鼎鑫那邊的事,就是問起了沐君兮的功課怎麼樣,老師好不好同學好不好相處之類的。

沐君兮說大家都很好,學習也能跟得上。不過,設計這種事,一是看天分,二也要看自己夠不夠勤奮。

設計是個集大成的學問,要想學的好,得學習雜七雜八的各種知識。教他們的老師很誠懇,讓他們多看書,各種書都要看,還有各種好的節目以及畫等等。

因爲只有看得多了,有了自己的思想,設計出來的東西纔有靈魂。不然的話,也就只能做做做末流的設計師,一輩子也不可能達到頂流設計師的水平。

沐君兮深以爲然,只要有空就會汲取各種知識。

而這種成、人學校,能在下班後還花錢來學習的都是有心上進的。彼此之間更多的是關注學業,頂多是多認識幾個人好拓寬人脈關係,並沒有小孩子之間那種幼稚的欺凌行爲。

都是成年人了,玩那種排擠的遊戲太幼稚,也浪費時間。一個個下班還要學習,累得隨時都能倒下睡着,有那個功夫去欺負人,還不如回家多睡覺呢。

而因爲沐文柏愛做表面功夫的關係,儘管不在女兒身上費心思,但沐君兮以前上的也是貴族學校。在哪裏,感受到的都是捧高踩低跟拉幫結派,她對學校其實很排斥。

但現在這個學校,雖然彼此之間關係疏離,卻讓她感覺很舒服。

而這個學校也是顏愛蘿跟何伯他們幫忙找了又挑選好了,才讓她去讀的。學校裏氛圍好老師教的好不好,是他們關注的重點。

不然的話,一般的學校,氛圍也沒這麼好。

沐君兮明白何伯跟嫂子對她的好。雖然她木訥了點,性格也太沉悶,但別人對她的好,她還是明白的。

以前是被卓偉忽悠的腦子都不會自己轉,但現在接觸的人越來越多,想的也越來越多,看事情的方式跟以前相比也稍微有了些改變。

或許等到某一天,她真的會明白卓偉對她說的那些話有多可怕,也能明白人要活出自我的重要性。

軍王獵妻之魔眼小神醫 ,司機在下面等着,卓偉陪着沐君兮上去。上樓的時候,卓偉才問:“君兮,你還記得嫂子之前那套看起來特別張揚的漢服嗎?”

沐君兮想了想:“記得啊。那套衣服太好看了,聽說是請知名設計師做的,很貴呢。而且,材料都是現在還沒上市的,聽說特別珍貴。”

卓偉跟着說:“對啊,我也覺得那套衣服特別好。君兮,你怎麼不把那套衣服拿來看看,也能多增添一些設計靈感啊?我記得你們老師最近給佈置的作業就是華夏古典服裝。”

他說的時候看似漫不經心,但其實很緊張,一直等着看沐君兮的反應。

而沐君兮只以爲他是閒聊,也沒太在意:“那套衣服我之前拿到了設計稿跟樣衣,已經看過了。”

卓偉笑道:“樣衣跟設計稿再好也不如原版的衣服好吧?畢竟,不一樣的材料呈現的感覺是不一樣的。”

這話說的也很有道理,沐君兮也覺得嫂子那套衣服真的好。樣衣雖然一樣很美,但就是沒有成衣的精髓,看着有些彆扭。因爲不一樣的布料,呈現出來的感覺也不一樣。

但是,又去看人家的衣服,總覺得怪怪的。


沐君兮沒說話,卓偉就再接再厲,又說:“而且,你以前沒學設計,也看不出那套衣服的精髓。不是說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嗎?

你學了這麼多天理論知識,再去看那套衣服,說不定能看出不一樣的地方呢。其實,我對那衣服也好奇,想看看,給你也買一套。”

最後這話他說的很不好意思,還紅了臉:“不過我沒那麼多錢,只能給你買點仿製的。等我以後有了錢,肯定給你買正版的,絕不讓你穿的比別人差。”

說來說去,這好像纔是他真正的目的,沐君兮也跟着紅了臉。

阿偉一直對她很好很照顧,真好。

“好,那我就再找嫂子把衣服借過來看看。還有啊,你也別給我買衣服了,我以後學好了設計,可以自己做。”

卓偉笑着拉住她的手,心疼的說:“那怎麼行?我答應了會對你好,就得百倍千倍的努力對你好。讓你自己做衣服算怎麼回事?你可是千金大小姐,不該受這些苦的。”

沐君兮又是傷感又是感動:“我算什麼千金大小姐啊?”

家裏對她怎麼樣,她都明白,雖然頂着千金大小姐的出身,但卻從來沒享受過這個出身帶來的好處。

不過,卓偉對她的疼惜跟愛護還是讓她欣慰感動,覺得自己找的男朋友真是天底下最好的。


她感動的時候也沒注意到,卓偉眼中閃過的精光,以及嘴角揚起的嘲諷的笑意。

……

顏愛蘿去接了兒子放學,跟家裏說了一聲,又帶着孩子出去瘋玩了一圈。

顏慎行最近迷上了建築遊戲,不光在家裏用樂高搭建工廠,在幼兒園裏還拿着橡皮泥試圖捏個挖掘機出來。

老師說他很有想法,可以鼓勵並適當的引導。

放了學,顏愛蘿就帶着他去開了挖掘機。是那種給小孩子設計的遊樂場,裏面有挖掘機剷車等小型的車子,可以讓孩子模擬工地上的情形。

這些機器的外形都是塑料的,不會給孩子造成傷害,又有大人在旁邊陪着,玩起來也更放心。

顏慎行玩了一圈,試着用搬運機建個城堡出來,只可惜沒成功。走的時候,他還戀戀不捨的,想把這些機器都帶回去研究一下。

顏愛蘿看他喜歡,說可以買了放在家裏。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