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說不出口。

唐老哼道:“老夫年事已高,但雄心不減,奈何身體吃不住,自然要吃點藥來助威,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蕭玉瑩心頭鄙夷:“死色鬼,都這把年紀了,還想靠吃藥死撐,真不怕撐死。”

臉上卻是笑靨如花:“唐老,你真威武。”

唐老朝抽屜一看:“呀,這藥沒了。這可是御藥園出產的好東西啊,吃了後,精力非常充沛。”

“唐老,你討厭。”蕭玉瑩嬌羞。

唐老立刻吩咐人去買藥,好事情,耽擱一分都讓他等不起。

御藥園中。

顧北河驚奇道:“師兄,你怎麼煉製這玩意啊?難道以你的身體,還用得着?”

“滾蛋,這不是給我自己用的。”

林絕眼神莫名:“這是給那個老色鬼用的,保證讓他一去不復返。”

顧北河嘖嘖道:“加了這麼多猛料,就是龍虎用了,怕也要龍精虎猛啊。”

林絕冷笑:“第一次見面,我就看出老東西身體極端的腎虛,不過是靠着藥物滋養拖着。但他不知死活,還一個勁的吃藥進補。物極必反,這顆大猛丸,如果他懂得節制,就會滋補他的身體,如果想爽到起飛,就自食惡果。”

唐老的人就在御藥園外等着拿藥。

特別強調,必須得大師手筆。

而且要效力加倍那種。

林絕就欣然成全他了。

得到大猛丸後,唐老果然放飛自己了。

三國之中山崛起 等明天,就離開京城。”

唐老一邊享受,一邊暗想:“等去國外逍遙一段時間,又再回來找玉瑩。”

蕭玉瑩叫道:“唐老,你今天怎麼這麼厲害?”

唐老更加得意,一刻也不放鬆。

漸漸的,唐老覺得自己飄了。

快活似神仙。

他從未堅持過這麼久。

老夫真是寶刀未老啊。


唐老自得地想着,就算是那些二十五六的小年輕,也肯定不是他對手。

突然,唐老感覺到一整巨疼。

整張老臉都糾結在一起。

一聲淒厲的慘叫從喉嚨中擠出。

唐老感覺身體被掏空。


無比恐懼!

“怎麼回事?”

唐老嘶吼:“我絕不會窩囊地死在女人的牀上。”

只是他身體的力氣快速流失,整個人就只剩皮包骨,像一具乾屍,軟軟地趴在了牀上。

“唐老,你別嚇我。”

蕭玉瑩顫抖着伸出手指去試探唐老的呼吸。

ωwш★тт kan★¢ O

“啊!”

她發出驚恐的尖叫。

沒氣了。

她一直都在擔心,唐老會不會縱慾過度。

結果真的出事了。

唐老的屍體還壓着她,蕭玉瑩嚇得差點靈魂出竅。

唐老的保鏢聽見蕭玉瑩的驚叫,立刻就趕了進來。

首席萌妻你在上 ,面目扭曲:“誰幹的?”

他一把扯起蕭玉瑩的頭髮,惡狠狠問道。

蕭玉瑩哭泣道:“不是我,是唐老自己,他過度了。”

西裝男愣在原地。

這特麼是哪門子的理由。

唐老就這樣,去了? 唐老死去的消息很快傳到京都集團高層那邊去。

西裝男奉命,將唐老擡回去風光大葬。

並且被叮囑,唐老的死因一點也不準泄露出去。

事關京都集團的臉面,如果泄露出去,導致京都集團蒙羞,西裝男就別想幹了。

“這個,啓航的藝人,蕭玉瑩怎麼辦?”

西裝男請示上面。

上頭冷哼:“直接封殺,事關京都集團元老。而且,要不是這個蕭玉瑩,也不會出現這檔子破事。”

汪洪衝進師琦琦的休息室:“琦琦,林先生,大喜啊。”

林絕對事請的發展,已經事先預定了。

但還是裝作意外問道:“怎麼了?”

師琦琦也驚訝道:“老闆?什麼事這麼高興。”

“唐老,一夜之間,歸西了。”

汪洪大笑道。

師琦琦和紅姐相顧震撼。

汪洪笑道:“好消息還不止這個呢,上面的意思,直接封殺蕭玉瑩,她作死,報應來了。”

師琦琦問道:“老闆,唐老他是出什麼事了嗎?”

汪洪太高興了,直言不諱:“還能是什麼事,和蕭玉瑩纏綿得太多,被掏空了。”

“啊,原來是這樣啊。”師琦琦後悔不迭。

早知道就不問了,羞死人。

汪洪深深看了一眼林絕,只有他知道,這一切,都是這位的手筆。

京都集團對於唐老的死,不是沒懷疑過。


甚至派了專家團來調查死因。

最後都歸結於太過放縱。

加上唐老年紀太大,身體受不住。

但汪洪知道,一定有這位推波助瀾。

這時蕭玉瑩花容失色跑了進來。

指着一干人:“一定是你們,是你們害死唐老的,我要給高層舉報你們。”

她得知被啓航全面封殺後,精神已經快失控了。

汪洪冷笑道:“蕭玉瑩,到這個時候了你還在想推卸責任,若不是你挽着唐老日夜放縱,哪裏會有今天的事請發生。”

蕭玉瑩尖叫道:“不,一定是因爲你們,我決不退出娛樂圈,我還是啓航的一姐。”

汪洪冷笑:“來人,給我把她轟出去。”

在絕望中,蕭玉瑩被帶了出去。

“林哥哥,今晚我有一個同學聚會,你陪我去好不好?”

師琦琦期待地看着林絕。

林絕笑道:“可以,沒問題。”

紅姐笑得很曖昧:“林先生,你和琦琦出去,實在太晚就別回來了,路上不安全。”

師琦琦嬌羞得像一朵花,低下頭不說話。

林絕腦門全是黑線:“這個……紅姐,謝謝你關心啊。”

他走夜路,不安全的都是別人。

紅姐的意思林絕也明白,但這種事,他幹不出來。

晚間,在師琦琦的指引下,林絕和她駕車來到一家西餐廳。

剛到門口,一個高大青年就迎了上來:“琦琦,你來了。”

青年眼光掃到林絕,不悅道:“這位是誰啊?”

師琦琦道:“高達學長,這是我哥哥,林絕。”

шшш•тTk án•¢ ○

“呵呵,原來是琦琦的哥哥啊。”高達皮笑肉不笑:“你好,我是高氏集團的少東家高達。”

他格外強調了家世,爲了震懾林絕。

誰知林絕反應很平淡:“你好。”

就兩個字打發。

高達冷笑:“琦琦,你這哥哥很拽嘛,連學長我的面子都不給。”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