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說你遇到了**煩,好像是什麼資金鍊斷裂,我也搞不懂。她說她可以讓她老爸給你投資,還能幫你拉投資,只要我離開你,她就幫你,然後你一感激,就會娶她。她還說她可以給我錢給我車給我房子,但是隻拿了一百萬出來,摳門的要死。”

紀寒深繃不住笑了:“一百萬就想讓你離開我,她是不是對我怎麼養你的有誤解啊?下回她要是再拿錢收買你,你就說低於八位數不考慮,儘管把錢拿走花去。人家曲大小姐財大氣粗獻愛心,不收白不收。”

“你不生氣?”我好奇的追問。

“她算個什麼玩意兒?也值得我浪費情緒?我都兩天一夜沒怎麼閤眼了,現在只想趕緊睡一覺。”

“那好,那我就答應曲可欣了,先把她那一百萬拿來花掉再說。”我半開玩笑的說,盯着紀寒深,看他的反應。

“去吧,不管她提什麼條件,你都儘管答應,有什麼好處你就拿着,就當零花錢了。”紀寒深衝我擺了擺手,“出去吧,別濺着水。”

我沒想到紀寒深居然是這樣的態度,支持我跟曲可欣玩。

唔,大概是看我在京城人生地不熟,太無聊了,想給我的生活增添點色彩吧。

紀寒深洗好澡之後,自己吹乾了頭髮,躺到牀上抱着我。

我問他車庫裏的車怎麼都賣掉了,他懶洋洋的說:“都撞成什麼樣了,修車費都夠再買一臺了。”

“哪有啊!”

我不滿的抗議,心裏越發納悶了。


七臺車裏,只有三臺傷得厲害,另外四臺並不嚴重,也就是噴個漆、換個保險槓的事,根本用不着賣。

我還想問,紀寒深已經睡着了。

看着他安靜的睡顏,我突然想起了曲可欣那句“活人怎麼爭得過死人呢”。

要說以前還有點不甘心,那麼現在,我可以徹底死心了。 醒來時,紀寒深又去上班了。

我忍不住感慨,大老闆真不是好當的,表面上看着光鮮亮麗,其實也都是賺的血汗錢。

正吃着早飯,曲可欣又來信息了,問我考慮的怎麼樣了。

通過好友申請聯繫,實在是太費勁,我索性加了她好友。

好友剛一加上,曲可欣就迫不及待的給我打了語音電話,問我事情考慮的怎麼樣,還添油加醋的說了一番紀寒深公司的慘狀,好像紀氏集團分分鐘就要破產倒閉了似的。

“唔……老話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就算紀氏真的破產了,那也是公司破產,紀寒深的個人資產那麼多,還是能給我提供優渥生活的。”

我津津有味的吃着蒸包,喝着豆漿,饒有興致的逗曲可欣。

張阿姨在一邊站着,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我衝她笑笑,把杯子推過去,示意她再給我添一杯豆漿。

曲可欣炸毛了,語調上揚,尖聲大叫:“冉苒,你!”

我打斷她的話,懶洋洋道:“我是什麼身份,你又不是不知道。既然得不到愛,那我也就只能要錢了。想要我辦事,那就看誰給的錢多了。”


聽筒裏傳來曲可欣的磨牙聲:“你說個數吧。”

“紀寒深在A市隨隨便便給我買了一套房子,都四五百萬呢。就你那一百萬,別說買車了,都不夠我修車用的。”

曲可欣的呼吸聲猛的一粗:“你這是獅子大開口!”

我不理她,自顧自說:“哦,對了,紀寒深把京城雲水間的別墅送給我了,這房子不說一個億,也得大幾千萬吧?你覺得我會看的上你那一百萬?”

曲可欣顫着聲兒,哆哆嗦嗦的“你你你”個不停。

“找我辦事,沒個八位數,你還是免開尊口吧,我的時間金貴着呢。”

我懶洋洋的說完,就把電話掛斷。

懟了曲可欣,心情大好,感覺早餐都變得格外美味。

吃過早餐,讓司機帶我去皇宮轉了一圈。

皇宮不愧是皇宮,上下五千年最頂級的建築,怎一個豪華了得。

我拍了一路的照,不到倆小時,手機的電量就不滿百分之十了,發了一個九宮格朋友圈之後,我才心滿意足的收起手機,找個地方乘涼喝茶,吃個午飯。

剛在餐廳充上電,小桃就給我打了視頻電話,說看到我發的朋友圈,可想來看看皇宮了。

“那要不你請個幾天假過來,我帶你去玩。”

小桃遺憾的嘆了口氣,搖了搖頭:“樂樂姐的課程比較忙,她之前常常請假,家長們都投訴了好幾次了,要是再請假,肯定會挨批評的。”

“那我給你訂好票,你讓樂樂送你去機場,你自己過來,下了飛機我去接你。”

小桃咬着嘴脣,小眉頭皺成了一團,顯然是在天人交戰。

好一會兒,她才小小聲的問:“這樣不好吧?樂樂姐會不會生氣啊?”

“怎麼會?你去跟老師請個假,我幫你訂最近一班機票。”

小桃欣喜若狂,歡呼着轉了個圈。

我想到那麼漂亮的御花園,心裏癢癢的,忍不住交代小桃,讓她給我帶兩套漢服過來,還有我的口罩,藏嚴實些。

我給紀寒深發了條信息,說小桃想過來京城玩幾天。

好半天,紀寒深纔回話,問樂樂會不會一起過來。

我說不會,他很快就回復,讓小桃住在雲水間。

他說他最近很忙,不大回來,我倆在那邊住着也自在。

最近的機票是晚上十點半的,一點鐘出頭落地。

我叫老陳陪我去接小桃,小姑娘一看見我,就興沖沖的對我說,飛機降落過程中,她看到夜晚的京城通火通明、五顏六色、流光溢彩,簡直跟仙境似的,富麗堂皇,令人目眩神迷。

“就看點燈光都這麼開心了,那等你看到皇宮,不得開心的暈過去啊?”

小桃抱着我的手臂,笑嘻嘻的,興奮不已。

車子一開進雲水間,小桃又開始驚叫讚歎了。

“苒苒姐,你是住在御花園裏了嗎?哇!這裏好漂亮啊!”

路燈下的雲水間,朦朦朧朧的,只能看到近處的花木,別墅幾乎都籠在暗影裏,十分美感只能顯露出兩三分。

不過對於我和小桃這種過慣了清貧日子的人來說,這已經超出了我們的想象範圍。

進了別墅,小桃走路都是蹦蹦跳跳的,像只歡實可愛的小鹿。

她也不顧大晚上飛機汽車來回倒騰的辛苦,先是繞着院子走一圈,再把整棟房子的每一間屋子、每一個角落都參觀一遍,激動之情溢於言表。

“好了,睡覺啦,我都困得睜不開眼睛了。”

我打了個哈欠,上下眼皮子都打架了,把她推進客房的衛生間,回到臥室,倒頭就睡。

我是被敲門聲吵醒的,一看時間,剛剛六點。


“苒苒姐,我進來啦!”

話音沒落,小桃就蹦蹦跳跳的進來了,小臉佈滿興奮,眼睛閃着光:“苒苒姐,快起來吧,趁着天涼快,咱們趕緊去皇宮玩吧!”

這丫頭多半一整夜都沒睡覺,能忍到六點鐘,已經很不容易了。

我嘆口氣,揉着眼睛起牀洗漱。

小桃來的時候帶着一個行李箱,揹着一個書包,就是中學生用的那種,容量很大。

我讓她把漢服口罩帶上,一會兒去了御花園,可以穿着漢服跳舞,要是遊客少的話,還能錄一段視頻。

司機老陳把我們送到景區大門口,我和小桃跟在一個旅遊團後面,隨着他們的節奏,一路遊覽到御花園。

我去衛生間換了一套漢服,小桃說她也想穿穿看。

我倆換好衣服,我戴上口罩,一起回到御花園。

今天特別熱,氣溫高達四十度,旅遊團已經去下一個景點了,御花園裏稀拉拉的,沒多少人。

小桃抱怨說應該帶把太陽傘,我突然想起剛纔走過的一個售賣紀念品的地方,有油紙傘賣,於是拉着小桃一起去買了兩把。

有了油紙傘做道具,剛好跳傘舞,我即興跳了一段,小桃幫我拍了視頻。

有幾個遊客注意到這邊,拿出手機對着我,我立即停了下來,打着傘遮住整個上半身,拉着小桃走了。

這段視頻現在不能流出去,起碼也要等到我離開京城個把月才能發佈,所以不能被路人拍到我上傳到網上。

去衛生間換過來衣服,我和小桃繼續遊覽。

小桃苦笑道:“苒苒姐,這衣服好看是好看,但真不是一般人能穿得來的,簡直熱得要命。”

我倆走走停停,手機突然響了,我一看,是紀寒深發來的信息,問我在幹嘛。

我隨手拍了一張我跟小桃的合照,發了條委屈訴苦的語音。

“夜裏一點多接到小桃,到家都兩點多了,今天早上六點鐘她就把我拉起來了,現在頂着四十度的高溫在逛皇宮,我昨天才剛來過啊!”

紀寒深很快回道:“辛苦了,你們玩吧,注意安全,別中暑了。”

小桃冒着星星眼,捧着臉頰說:“姐夫好暖啊!好細心啊!”

我聽見“姐夫”這兩個字,心裏就跟針扎似的,又像是生吞了一隻蒼蠅,膈應的厲害。

“別姐夫姐夫的叫,還沒結婚呢。你叫多了,當心人家蹬鼻子上臉。”

小桃一怔,哈哈大笑:“對對對,男人不能慣,越慣越混蛋!”

實在是太熱了,出來皇宮,吃過午飯,我說什麼都不願意再在外頭待着了,硬拖着小桃回去。

小桃又被雲水間吸引了,說要把整個雲水間轉一圈。

我是跟不上十五六歲少女的旺盛精力,讓司機開着車帶她去轉,我則回到臥室睡午覺去。

臨睡前發佈了一條跟西瓜太涼、許問渠合拍的視頻,然後回覆一下各種留言。

這幾天更新比較勤,粉絲數已經七十多萬了。

當然了,我也沒少往裏頭砸錢,有這個成績,也算是挺合理的。

手頭的短視頻還剩十來條,最多還能撐個把星期,我就得想辦法拍攝新的內容了。

晚上,天仙哥哥給我發來了歌詞,說這是初步敲定的,讓我看一下,要是有什麼想法,隨時跟她溝通。

紀寒深夜裏又沒回來,也不知道是公司的事情還沒忙完,還是不想跟小桃同一屋檐下。

不過他不回來也好,大家都自在。

一大早,曲可欣就給我發來信息,說錢不是事,只要我願意離開紀寒深,她一定讓我滿意。

我理都沒理她,鐵公雞一個,就會開空頭支票,還老是給我挖坑,這女人簡直蔫兒壞。

今天跟小桃一起,頂着炎炎烈日去看長城,在長城上跳舞,錄了一段視頻。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