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兩波攻擊過後,攻擊的數量明顯減少了許多。這一下一下也真是讓人難以忍受。

「前面!看到湖了!我一定要堅持下去!」雲一凡眼前一亮,在心裡為自己打氣!

再快一點啊!可惡!雲一凡聽到自己身後嗡嗡的響聲越來越大,他知道這是針蜂又聚集起來了!它們……這是要給他致命的打擊啊!

近了!就快到了!堅持下去!

拚命地往火雲靴中輸入拳力,拚命運轉煉魂甲,身上的疼痛以及長時間的奔跑,雲一凡知道自己無論是在拳力、精神還是體力都到達了極限! 就差兩步了!

突然,雲一凡腳步一個踉蹌,他差點跌倒在地上。本來雲一凡就已經到達了極限,這一拌,一下就把他所有的力氣都給拌沒了!


就在這個時候,跟在身後的一群針蜂發動了最後一波攻擊!它們一同翹起腹部,朝雲一凡射出了自己的尾針,頓時內臟掉了一地都是,場面實在有些血腥。

「啊!」

好疼!疼痛讓雲一凡清醒了許多。雲一凡雙腳猛然一跺,直接跳進了湖中。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小針蜂也跟著跳進了水中。

針蜂的密度比水小很多,而且它的翅膀極其吸水,只要一沾上水就會變得沉重,讓它們飛不起來!沉又沉不下去,飛又飛不起來,只能在水面上掙扎著,這樣子看著很好笑。

雲一凡沉在水中看著水面上的情況,現在只剩下了二十幾隻針蜂。

糟糕!它有危險!雲一凡游到水面上用力把那隻針蜂扯到了水中。

「額,好重!」畢竟針蜂的密度比較小,好在體積也比較小,只要扯進了水中,浮力並不是特別大。

一道道黑影朝他們飛射而來。好在那尾針在射到水中的時候就失了力道和準頭。一隻只針蜂的屍體掉落在水面上,還混有噁心的內臟,這場面有多噁心就要多噁心,特別是還有昆蟲那銷魂的體液……這可是有小臂那麼大的昆蟲屍體啊!

雲一凡緊緊閉上自己的嘴,忍住自己想要嘔吐的衝動,拚命地向前游著。更過分的是,有的針蜂看尾針傷不到雲一凡,直接朝雲一凡沖了過來!結果……卻是掛在水面上,掙扎著把混著屍體的湖水攪得一片渾濁。

雲一凡忍著怒罵的衝動,拚命向前游著,好在他的水性並不算差,好在沒過多久,最後剩的幾隻針蜂還是離去了。

雲一凡鬆開手讓小針蜂又浮到了水面上,拉著它向前游著,沒過多久就游到了岸上。

雲一凡記得,過了湖就不是針皇的領地了,這裡離竹園已是極近。他先把小針蜂給拉了上來。

浸泡在水中的時間並不算太久,針蜂並未受到任何影響,自顧自地在地面上拚命地抖動著自己的身體,抖得水花四濺開來。

失去了翅膀的針蜂是危險的,因為針蜂的腳沒有任何骨骼,根本不能支持它們站立,就連在采蜜的時候它們也是不停地揮舞著翅膀,任何人都可以輕易地揮動武器砍斷它們腹部和身體的連接。

就在雲一凡恢復了一點拳力並用拳力把身上的衣服烤乾以防感冒的時候,小針蜂也已經甩幹了自己的翅膀,它又飛了起來。

針蜂很喜歡飛,它的一生幾乎是在飛的過程中渡過的。

就在雲一凡為它的精力旺盛而感慨的時候,小針蜂身上突然亮起一道光,隨即這道光籠罩了整個身體,它還是歡快地飛著,整個就像是一個會飛的移動光源。

雲一凡吃驚地睜大了眼睛。

「哎,這是怎麼回事?」祁老也皺眉思考著。

這是……拳力!這傢伙是在進化么!這傢伙原來是寵獸么!他竟然沒有發現!雲一凡很是慚愧,他竟然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針蜂在光團中的軀體越來越大,直到長到和雲一凡大腿一般大小。

光芒漸漸散去。

針蜂身上的傷口竟然已經痊癒了,小絨毛在陽光的沐浴下油光閃亮,非常有質感。它尾部的針也變大了許多,按比例來說比之前針蜂的大小要大上許多。

「恭喜你啊!」雲一凡笑了起來,雖然不是很清楚這隻針蜂被排斥的原因!這隻針蜂擺了擺自己的腹部,用觸角輕輕觸碰自己的頭部。

「你想做什麼?」雲一凡沒有明白它的意思。

針蜂又用自己的觸角碰了碰雲一凡,朝前飛了一段距離,然後又飛回來,碰碰雲一凡,然後一直朝前飛去。

它這是讓自己跟著它么?雲一凡急忙跟了上去。只見它在林子中左拐右拐,眼前竹子的數量開始多了起來,最後,它停到了一個地方。

它停下的地方是一個洞口,洞內隱隱有熊的咆哮聲。只見針蜂飛了進去,不一會兒就抱著一個小小的碗飛了出來。

那是一個石頭鑿成的碗,裡面有淡黃色的蜂蜜。

「啊……謝謝你。」雲一凡伸出了手,針蜂把這個碗放到了雲一凡手上。雲一凡好奇地看著這蜂蜜,伸手抹了一下邊緣的蜂蜜,伸進嘴巴舔了一下。

「好好吃!」雲一凡忍不住喊出聲來。

針蜂歡快地轉著圈兒,似乎在為雲一凡喜歡他它的禮物而高興。

這針蜂要比其他針蜂有靈性得多呢。雲一凡這樣想著。

「不對的,一個蜂巢的針蜂,只會有一隻是寵獸,那就是針皇!那些針蜂都是歸針皇控制的!一般不會再出一隻有拳力的寵獸了!怪不得那些針蜂這麼針對它,因為它是一個另類,和它們完全不一樣。」祁老說道:「不過針皇應該不知道這隻針蜂特殊的存在。不然應該早就親自出手了!」

「這個針皇還真是討厭。」雲一凡說道:「還好它沒事。」

針蜂在雲一凡面前飛舞著,最後震了震翅膀,朝遠方飛去。

「它應該不會再回來了吧?」雲一凡嘆了口氣,卻又隱隱覺得有些難受。這應該算是它的傷心地了吧,被奴役,被排擠,最後竟然還被同伴追殺,就因為它和它們的不一樣么?就因為他們習慣了自己身邊都是和自己同樣的同類,所以有一天突然出現了一個不樣的就活該被欺負么?

不過它現在自由!

突然山洞中傳來一陣陣吼叫聲。

雲一凡聽得出來那是熊的吼叫聲。保險起見,他還是找了一個地方躲了起來。

只見山洞中走出了一隻肥胖的大狗熊。那隻熊足有三米多高,它非常的喜歡蜂蜜,它和剛剛那隻針蜂達成了協議,它幫它保管蜂蜜和花粉,等它想走的時候再把抵押的貨物的一半帶走,所以它還是走了出來,向自己的老夥計告別。

大概能猜到事情經過的雲一凡默默向這隻大狗熊致敬,畢竟它能夠信守自己的諾言,至少,它並不貪心,這比很多人類都要好得多。

摸不清這隻熊的脾氣,雲一凡偷偷繞過它,繼續朝竹園深處走去,這裡並沒有任務中要求的能采竹心的竹子,雲一凡估計,那樣的竹子也只有繼續往中心走才能碰到了! 淡淡的月光噴洒而下,由於光線昏暗,樹影斑駁,映不出竹子的影子。天,已經黑了。雲一凡今天沒有像往常一樣點火,因為他已經到了黑白熊的領地。四周,出了灌木就是竹子。只是他還是沒有找到能夠摘取竹心的竹子,因為設置任務的人規定要直徑半尺左右的竹子竹心。

「這竹子太難找了……」雲一凡抱怨著,也許要碰到那個黑白熊才能找到吧!因為聽說碰到黑白熊的人會有好運呢!

由於不能點火,四周幽深得可怕。雲一凡頗有些不習慣,好在已經處於黑白熊的領地,附近不會再有什麼野獸,反而火光若是驚動了黑白熊,不知道會發生什麼,雖然黑白熊脾性還算溫和。


靠著一棵竹子,雲一凡沉沉睡去。這還是進了霧林他睡得最好的一天了。野獸少了,不用時刻提心弔膽。

雲一凡是一覺睡到天亮。前幾日起的很早,因為野獸們起的也很早,今日雖然沒有必要起得太早但也是習慣。

清晨帶著點點霧氣,景色變得有些朦朧。雲一凡踩著灌木繼續前進。

「看來要再走進去一些才能看到粗一點的竹子了。但是真的有那麼粗的竹子么?不過任務難度應該不會太難才對!」雲一凡喃喃自語著。

「應該是有的,我怎麼記得這樣的竹心並不是很珍貴啊!」祁老不屑地說著,不過他是這個世界頂端的人物,能走到這一步也是費了很多的資源,從小的家境也是不一般,自然看不上這些普通的東西。

「祁老,你看。」忽然,雲一凡看到了什麼,在意識海中呼喚祁老。

「咦,這是淚竹,沒想到這裡還有淚竹。」祁老道:「這竹子軀幹筆直,健康精神,倒是能賣一個好價錢!」

「能賣多少錢?」雲一凡有些意動。

「別想了,你只要把它挖下來沒幾天這竹子就死了……」祁老不屑道:「沒有用的東西不過是好看而已。」

「我聽說淚竹的眼淚可以治癒一切傷勢。」雲一凡想起了那個傳說。

「你想多了!這不過是無知的人流傳出來的東西,我可也從來沒聽說過有人得到過斑竹淚。」祁老不屑地說道。

「我也就想想而已,還是讓它在這靜靜地生長吧!」雲一凡笑著摸了摸那棵斑竹,繼續向前走去。

順著地圖中的方向走,雲一凡越來越接近竹林中心。

不知道走到了那兒,雲一凡竟然聽到了流水聲。那聲音很細,很細,但是雲一凡就是聽到了。

他順著聲音尋找著,很快就找到了。

那是一條很細很細的溪流,不知從什麼地方流到這兒,細得就連他自己也能一躍而過!溪水附近的竹子就稀疏了很多,雲一凡蹲下身子用手舀了一捧水喝了一口,泉水清冽甘甜,他怔了怔,這泉水的品質真的很不錯!

這麼想著,雲一凡卻發現自己竟然沒有大容量的器具來裝這些泉水!他有些遺憾,只好拿出一壇自己還沒喝完的酒把酒倒掉,洗乾淨罈子,然後裝了一壇泉水小心地封口保存。

雲一凡又喝了一口,當他心滿意足地抬起頭來的時候,他看到還有一個它和他一樣埋著頭喝著水。

「這麼說我今年會走運么?」雲一凡笑出了聲來,「真沒想到會在這裡碰到它。」

黑白熊是一種很珍惜的獸類族群,它們的數量異常稀少,就算在竹林里也不一定找得到它們。據說,曾經有兩個天級的強者帶了一大隊的人馬去一個竹林找黑白熊,結果找了兩個月一點收穫都沒有。

能看到它們也是表示一種幸運吧!

成年的黑白熊高達三米,面前的這隻熊只有兩米高,而且是一隻剛入黃階的寵獸。就在雲一凡看著它的時候,那隻小熊也許是也看到了雲一凡的目光,它偏過頭來看了雲一凡一眼,然後它轉身退後了幾步,伸手掰斷了一棵竹子放進嘴裡咀嚼了起來。


雲一凡表示他有點明白為什麼溪水邊的竹子怎麼這麼少了。

「這種熊,還真是合適呢!……」祁老喃喃道,心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壞主意。

「雲一凡,快!撿根竹子丟它!」祁老忽然喊了起來。

雲一凡皺起眉頭,那是一隻寵獸,為什麼要去挑釁它?」雲一凡不解地問了一聲。

「讓你做你就照做!這麼多廢話幹什麼!」祁老氣吼吼道。雲一凡只好拿了一根竹子朝那隻黑白熊丟去。

黑白熊平面跑動速度很快,雲一凡已經做好了躲閃攻擊的準備,結果……那隻小熊只是回頭看了雲一凡一眼,就繼續在那裡吃起了竹子來。

「你得讓它攻擊你!它們食量很大,估計是現在正在吃東西,懶得理你。」祁老一副你真沒用的口氣。

雲一凡沒辦法,只好又撿起了一根竹子朝小熊丟了過去。」這一次,雲一凡在手中灌注了一點拳力,投擲的力道比原先輕微了許多。

小熊驀然回頭看著雲一凡。然後伸手撓了撓被打到的屁股,又繼續吃東西。

「快,去搶它嘴裡的竹子!」祁老又吩咐道。雖然不知道他在幹什麼,雲一凡還是上前,走到小熊面前,看著它。突然,伸手搶走了小熊正要塞進嘴裡的竹子。

熊掌一下子拍了下來!這一下很是突然,不過雲一凡已經做好了準備,眼看躲不過,祭起了煉魂甲抵擋了這一掌。

這一掌打得雲一凡身體晃動了一下,拳力居然也有了明顯的消耗,這可是不帶拳力的一掌!也不知道帶來拳力的大掌有著怎樣的殺傷力。

「小傢伙你的力氣還真是大!」看到小熊眼裡沒有凶戾之氣,只有滿臉的憤懣。雲一凡忽然覺得這熊還挺可愛的。對自己欺負他覺得有點汗顏。

「人家還沒成年,你讓我去欺負一個小傢伙?」雲一凡在意識海中對祁老說道。

「小傢伙?」祁老陰陰地笑了起來,「你的煉魂甲停留在三層很久了吧?想不想更進一層?那就聽我說的做!」

「從現在開始你不準還擊也不準躲閃,當然你躲吧躲得過還是兩說。只能硬抗它的攻擊,還得不停恢復拳力。」祁老吩咐道。

雲一凡已經知道了要想激怒那隻小熊唯有打擾它吃東西,無奈之下,跑向一棵離小熊最近的竹子,然後把那棵竹子折斷了,丟向遠處。然後看小熊想吃哪棵竹子他就去破壞哪棵,幾次之後,小熊終於,走向雲一凡,一下一下地攻擊著他!反正這隻小熊已經發誓要把眼前這個敵人打死先再說。 這隻小熊是真的生氣了,大掌不停地拍打著雲一凡。好在它們生活在這裡,食物充足,不想吃其他的東西,只想把胃口都留給自己最喜歡的食物,不然連吃了雲一凡泄憤的心都有了。反正在這隻黑白熊看來,眼前的人就是一個壞人!

雲一凡一邊祭起煉魂甲一邊不停地恢復拳力,他的經驗並不是很豐富,就算要打鬥也沒有經歷過需要邊施展拳術邊回復拳力的情況。

幾日前的針蜂們的追殺他用了全力在奔跑和防禦上,也沒有精力去回復拳力,現在的他終於知道了戰鬥中恢復拳力的重要性。

忽然!小熊抬起了腳,雲一凡有感覺到有拳力的氣息。

「卧槽!」雲一凡心裡咒罵一聲。面前這熊站了起來,抬起腳想踩他!雲一凡正要躲閃,祁老的聲音卻響了起來,不要躲!反正祁老不會害他!雲一凡狠狠心,沒有躲開!

帶著憤怒的一腳踩了下來,雲一凡也不好受!畢竟煉魂甲是專門用來防禦拳力的拳術,對物理攻擊的防禦力就要差了許多。

只見踩了一腳還不過癮,小熊又一屁股坐了下來……

接連幾次,雲一凡懷疑自己都要受了內傷,當他達到極限的時候,祁老才慢慢悠悠地說道:「我是叫你不要躲它的攻擊,可沒有說不讓你在它攻擊前站起來。」

總而言之,最後的結果很狼狽。雲一凡也受了不輕的傷。極限的時候可以說他稍一疏忽是真的會死亡的!但是祁老相信他,他相信他看中的人不會連這一關都過不了,如果連這樣都做不到的話,還不如讓他死了算了,給他一個堂堂拳皇丟人!

「祁老這次可真玩大了……」雲一凡有些后怕。

「怕什麼,我可是經驗豐富,不會真的叫你做那些你真的承受不了的事!」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