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小智說了一句就不在出聲。

我就滿意的點點頭!

隨後做起身子,眼睛依舊閉着,開始修煉,他要向寶靈學習,也要爲寶靈着想。

他知道寶靈很想恢復之前的實力,他很想早點幫助到寶靈。

一點點能量聚集成寶氣,靈氣飛入吳良的身體之中,使他丹田內的慢慢形成顆粒,以一種不明白的陣勢排列着。

吳良這一修煉就過去了兩個多小時,他感覺自己的肚子有些,就想出去弄點吃的。

他記得同學說過學校附近有家不錯的飯館,他很久就想去吃了,可惜口袋沒有錢,於是也就沒有去!


離開宿舍,宿舍門口路燈有點黑,樹木婆娑,影子有些滲人。

快步家裏出了宿舍大門,學校里居然還是人來人往的。

大半夜的,都是幾個幾個的走在一起閒聊的,有走進的有出的,遠處還有十幾個人走在一起朝學校門口走去。

吳良搖搖頭,大學就是讓人消遣的地方,就是讓人找到自己位置的地方,就是讓人生髮生轉折的地方。

有的人離開大學成了名人,老闆,白領……。

有的人只能回去肯老,去外地打工,去做個閒人……!

“我會是什麼樣的人呢?”吳良自語,隨**緊拳頭:“我就是我自己,一個不平凡的人,一個掌握自己命運人!” 學校外面此時沒有公交車,只有出租車。

“還是走過去吧!反正也不遠,何必花了十多塊坐車呢?”吳良向學校北面走去。


那個小飯館就在北面,離學校不遠,憑他現在的速度,只要十分鐘就到了。

他是節省慣了,一時得到二百多萬,生活上他沒覺得能夠大手大腳了,他還以爲自己很窮,很窮。

所以就連做出租車的十幾塊,他都想省下來。

他的速度很快,比一般摩托車的速度也差不了哪去。

還好此時是夜晚,再者路燈不怎麼亮,他從路人身邊經過,路人只會覺得這人速度就是快點。

如果是白天,路人見到他如此速度,真的有人會把他當做怪物,然後報警抓他。

“在什麼地方呢?”吳良站在一條燈紅酒綠的街道前。

這條街就是學校附近,小池頭村,比較好的一條街道。

裏面酒吧,網吧,夜市有的都有,而且越是到晚上,這裏就越熱鬧。

而這條街具體叫什麼名字,根本沒有人知道,因爲小池頭村,最開始是個很小的村落,當時根本沒有這條街。

這條街是江都理工大學建成後,慢慢形成的。

“找找看吧!同學說的那家小飯館應該不難找!”吳良搖頭邁步前行。

此時街道人很多,街頭兩旁是些擺攤的小商販組成的攤位,賣燒烤,胡辣湯,煎餅的到處都是。

吳良走在其中都覺得有點擁擠,基本是人挨人,人與人的空間絕對沒有超過二十釐米的。

他有幾天沒有體會到如此熱鬧的感覺,開學後他一直在盧村打工,那裏人比這少些,但一到晚上還是十分熱鬧的!

“真多人!”吳良好不容易擠到中間。

中間人少一些,進來的人基本都進入街道兩旁的商店了,這裏的商店都是賣些便宜的小商品,如衣服,鞋子,包包,小玩意什麼的。

這些商鋪佔地面積一般不大,但戶頭多,吳良走了十幾分鍾都沒有走到頭。

一來是人多,二來商鋪的確多,就是沒有小飯館,吳良都感覺是不是自己找錯地方了。

不過他想想,自己的確沒有找錯地道,應該就在這條街,可能在後面吧!

好不容易走到街後面一部分,總算看見了不少飯館,不過飯館也夠多,有大有小。

當然街道最後一部分,還有賣電子產品的,手機,電腦都有,不過一般質量不太保證。

而且還有幾個小酒吧,網吧,還有一個超大的KTV,並且還有幾家賣家電的。

吳良找了一圈,終於在快走到街的盡頭時,找到了同學所說的那個小飯館。

小飯館還挺不錯。

外面掛着一個燈箱,門頭也掛着一個燈箱,門邊貼了一副對聯。

進門的地方有個櫃檯,一位中年大媽和一位瓜子臉的小美女,在哪收錢。

飯館內是個大廳,裏面擺放了十幾張大方桌,一桌能做五六人,而且快坐滿了,在大廳的最後面是廚房。

吳良進到裏面,一個男服務員就拿着菜單過來了,他看看了看菜單,點了一盤土豆絲,一盤紅燒茄子,一共二十塊。

他從來沒有這麼奢侈過,今天還是第一回,不過他想想自己口袋的錢,覺得奢侈這一回也不算什麼吧!

“這位同學我們坐在這裏嗎?”吳良正打量着飯館的設施,不知何時身邊站着一個美女。

吳良擡頭看去,美女十分漂亮。

她有着過肩的長髮,額頭留着劉海,眼睛睫毛也挺長。

還有不算黑的眉毛,而且小嘴摸了淺淺一層口紅。

整個臉蛋簡直國色天香,而且看其年齡也不是很大。

再繼續往下看去。

她穿穿緊身薄絲衣,裏面的小罩罩都能看的清楚,並且其胸擠壓的鼓囊囊的,有一種小罩罩即將被撐破的錯覺。

吳良不禁吞吞口水,眼掃下面。

下面是個緊身短褲,白皙整條大腿基本都露出來了,還有兩個腳脖處有一圈紅繩編織的紅繩,上面掛着一枚小珠子。

腳上倒是挺嚴實的,穿着一雙帆布鞋,根本看不見小腳丫。

美女總體看起來,是那種青春時尚的類型,並且人還有禮貌。

“可以!”吳良暗暗擦下口水,指着對面。

“謝謝!”美女坐下。

美女今天很鬱悶,其實她也是理工大學的學生,今天本來和閨蜜一起來的,可是她半路上被另一個閨蜜給拉走買小首飾去了。

這裏的首飾雖然便宜,但勝在好看,有趣,比大商場賣的好多了,就是質量不怎麼過關。

沒有辦法,美女想着自己下午沒有吃飯,就和兩閨蜜越好地點,然後讓那兩個閨蜜自己去了,而她呢,想吃完飯再去找她們。

可是找了幾家飯館,沒有一家讓他滿意的,要不飯館環境不行,要不就是飯菜沒有合口的!

最後她來到這家飯館,她來到門口,就覺得這裏環境不錯,而且菜式也很多,有點符合她的胃口。

可是進來之後,發現位置都有人,沒有單獨的一張桌子,而只有吳良這裏是一個人。

所以她等了一會,發現沒有人要走,她只好走到吳良的桌前。

“請問你要吃些什麼?”服務員走了過來,眼睛還不忘多看美女胸部幾眼。

“真沒定力,哈喇子都快流出來了!”吳良暗暗嘲笑服務員兩句。

其實他也一樣,雖然修爲高了,但對女色反而沒有定力了。

“給我來兩盤素菜就好!”美女拜拜手。

“沒問題!”服務員微微一笑,露出潔白牙齒!


“我靠!美女的待遇怎麼就和我不一樣呢?”吳良瞅了服務員一眼,很是鬱悶。

“同學,你也是理工大學的嗎?”美女拿出蘋果玫瑰金道。

“嗯,是的,你也是?”吳良點點,看着玫瑰金。

“呵呵,你好,我叫肖焉!”肖焉微微一笑,伸出右手。

“額!”吳良有點不知所措,他和人打招呼還沒有跟人握過手?而且還是個美女。

“呵呵!”肖焉尷尬的收回手。

她家裏是開化妝品公司的,所以她習慣了這種打招呼的方式,直到來到學校還沒有改掉這個習慣。

這種打招呼的方式在很多人心裏還是不習慣的,只有那種點頭示意的打招呼方式纔是比較主流的。

“呵呵!不好意思!我叫吳良!大一新生!”吳良撓撓頭,看向肖焉。

“吳良,無良?”肖焉掩嘴一笑,真是奇怪的名字,聽到這名字,首先讓人第一感覺就是沒節操。

“那個不要誤會?吳是那個口天吳,其實我本人是很端正的!”吳良聽出肖焉的笑意,他連忙解釋道。

吳良話一出口,他就有些後悔了,真是越解釋越黑呢?這樣會不會讓美女覺得自己虛浮呢?

“那個!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笑話你的!”肖焉止住笑意,不過嘴角還是不自覺的翹起弧度。

“沒關係!名字父母是起的,這是父母對自己的第一份情感!請不要笑了!”吳良攤攤手,正色道。

“好吧!”肖焉認真點點頭,笑意也消失不見。

兩人陷入沉默,平時活潑大膽的肖焉也是隨意的按着手機,不在說話。

“菜來了!”服務員這時端了兩盤菜放到兩人中間,還有一碗飯放到吳良面前。

服務員看了吳良兩眼,然後又狠狠的看了肖焉胸部幾眼,幾步一回頭的走了。

吳良有意思的看着服務員的離去,無奈的搖搖頭,美女總是那麼吸引眼球。

“那我先吃了?”吳良拿起碗,看着玩手機的肖焉。

“額!好!”肖焉愣了一下,點點頭。

她有點鬱悶,自己餓死了,對面的男人居然要先吃,他難道不知道要對女生客氣下嗎?一個人吃,算什麼啊?

她想着,摸着自己的肚子,此時她真是餓了。

吳良點點頭,拿起筷子就開始吃起來,大口大口的吞嚥食物,根本不理會對面的肖焉,他也有點餓!

“喂!好吃嗎?”看着吃的正香吳良,肖焉輕聲的問道。

“還可以!”吳良點點頭。

肖焉氣急,自己都說的這麼明白了,對面的臭男人居然一點表示也沒有,難道不知道自己是大美女嗎?還是說自己已經變醜了。

肖焉想着拿出手機,自拍模式下看自己,發現自己依舊美麗動人,而且人前還漂亮。

“對面的男人是男人嗎?”肖焉收起手機,看向吳良,心裏想道。

吳良不知所覺,依舊大口的吃些飯。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