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一般的罪,還真不是什麼大問題,不過我表哥是給走私罪抓進去的,美國對這種高技術走私,盯得特別緊,有點難辦。”龐七七說着瞪眼:“你故意將我是不是?”

“沒有沒有。”陽頂天慌忙搖手。

龐七七眼晴大而且漂亮,這麼一瞪眼,很有點戲臺子上趙子龍瞪眼的感覺,真正是不怒而威,偏偏又漂亮至極,讓人腹中熱騰騰的。

“量你也不敢。”

看到陽頂天的樣子,龐七七嫣然一笑,這一笑,如牡丹傲放,大氣明媚。

陽頂天只能嘆氣:“一般的妖精,沒有她這種氣質。”

她過於誘人,陽頂天不敢多看,低頭想了一下,道:“你表哥是國家工作人員,國家不會營救的嗎?”

“國家當然會想辦法。”龐七七點頭又搖頭:“但最多給請律師,減幾年刑,然後在監獄裏找關係,少受點苦而已。”

陽頂天點頭,國家能做的,確實只有這些,可不象演電影,派出什麼特種兵打破監獄去救人。

美國倒是經常玩這樣的把戲,越南,索馬里,伊朗,全都玩過,什麼綠色貝雷帽啊,三角洲啊,遊騎兵啊,吹起來牛逼得要死,可真正上了戰場,簡直就是笑話。

越南失手,索馬里黑鷹墜落,伊朗更是鬧了個超級大笑話,死傷慘重。

陽頂天少年時愛看的第一滴血,背景就是越南救援戰俘,慘重的失敗。

“但我不能讓我表哥坐牢。”龐七七道:“我表嫂現在天天哭,我跟她關係特別好,我就看不得她哭。”

說着,她抓陽頂天的手:“幫我把表哥救出來,好不好?”

“我試試看。”陽頂天點頭。

“我就知道你會幫我的。”龐七七大喜,湊過紅脣,在陽頂天脣上吻了一下,道:“回來再獎你一個。”

美人香吻啊,這個可以有,陽頂天點頭:“成交。”

龐七七着急,陽頂天也就不拖,還是用齊備給他的那本護照,當天下午就坐上飛機,直飛美國,先到紐約。

陽頂天給越芊芊打了電話,越芊芊居然來接機了,下了飛機,一眼就看到了越芊芊,穿一條白底帶花的裙子,簡單清雅,在人羣中,卻是那麼的亮眼。

“老公。”

看到陽頂天,越芊芊迎上來,撲到他懷中,陽頂天摟着她纖腰,吻了一下,脣分,越芊芊道:“還是真人抱着更舒服。”

陽頂天笑起來:“你不是說夢中更舒服嗎?”


“是舒服。”越芊芊點頭:“但醒來後,看不到你,心裏還是覺得孤零零的。”

陽頂天能理解她這種感受,帶着歉意道:“對不起。”

“不。”越芊芊笑着搖頭:“這樣已經很好了。”

她開了車來,帶着陽頂天上車,道:“你怎麼短時間連續跑美國啊,不會東興的廣告做到美國來了吧。”

她以前也經常跟陽頂天通電話,陽頂天的工作當然關心的,知道陽頂天后來做了東興的廣告經理。

“不是。”陽頂天搖頭,本來不必要瞞越芊芊,但又怕越芊芊擔心,想了一下,道:“我現在幫別人做點生意,這次要去丁克郡辦點事。”

“那要不要我幫忙。”越芊芊也沒有起疑心,她根本想不到陽頂天會是要去丁克郡監獄裏救人啊。

“嗯。”陽頂天點頭:“幫忙給我做一頓飯就好了,那啥,我要吃紅燒芊芊。”

越芊芊便笑得咯咯的,眸子裏也水汪汪的,陽頂天突然連着跑美國,她真的開心極了。


被他抱着,被他進入,換着各種花樣,沒羞沒躁,可是,真的好開心。

在越芊芊這裏住了一晚,第二天飛丁克郡。

他這其實是倒飛,丁克郡在美墨邊境,離墨西哥不過一百多公里,靠近美國西海岸,而紐約卻在美國東海岸。

陽頂天並不着急,因爲齊備只是坐牢而已,並沒有什麼生命危險,龐七七也說過,特辦另外有人會給以關照,在牢裏也不至於太受罪,所以陽頂天並不擔心。

其實他也沒想好,到底要怎麼把齊備救出來。

象龐七七說的,老鷹抓小雞,從天空中帶出來,其實也可以,雖然看到的人會多,但只會覺得有點怪異。

如果用戒指帶人,反而顯得靈異,當然,可以把齊備弄暈過去。

“用老鷹抓小雞也可以,至少七七這邊可以交代得過去,到時跟七七說一聲,只說我會馴鷹就行。”

他在飛機上琢磨着,一扭頭,卻見不遠處有一架黑鷹直升機在飛行,直升機下面,還有坦克,裝甲車,好象是在搞軍演。

“咦,老美的軍演啊,有點意思。”

陽頂天一下來了勁。

他最愛的是軍事,最拿手的也是軍事,美軍強大,只在網上聽說過,現實中,還是第一次見。

沒多會兒,到了丁克郡,下了飛機,找個無人處,進了戒指,隨即便駕馭戒指,照着先前的方向找過來。

不多會便看到了天空中的黑鷹直升機,不止一架,有七八架,下面坦克裝甲車火炮也轟隆轟隆的,確實是在搞軍演,而且是實彈。 陽頂天在空中看了半天,好象是反恐演習,因爲只出動了直升機,沒有出動戰鬥機,動用的軍隊也不大多,估計幾千人的樣子,配合倒是不錯,上面飛機下面坦克,**炮彈打得倏倏的,非常熱鬧。

這場演習進行了一天,一直到快天黑了才收兵。

陽頂天也興致勃勃的看了一天,他還就愛看這個。

中途他飛進一架黑鷹直升機裏面,看着美軍駕馭直升機。

他以前在紅星廠坐過一次直升機,不過是老式的米8,跟黑鷹直升機不能比,看着很來勁。

美軍收兵後,進了軍營,開始吃飯。

陽頂天出了黑鷹直升機,在軍營裏遛了一圈。

這個軍營很大,倉庫也極大,裏面的武器堆積如山,各種武器都有,從直升機,到坦克裝甲車**火炮輕武器以及步話機發電機等,分門別類,應有盡有。


陽頂天一看就動了心:“買武器貴死了,我弄一批,給刀衣姐送過去。”

這時天還早,不着急,先跑到廚房裏,弄了一塊上好的小牛肉,再弄了兩個雞蛋一把紅辣椒,油鹽什麼的,當然也不能少。

廚房裏其實有煎好的牛排,但西餐這個玩意兒,他真的吃不慣,還是自己弄。

他以前完全不會做菜,得到馬晶晶後,他每次中午去,馬晶晶都要弄好吃的給他,他在邊上看,也看會了一點。

這會兒試試手,炒了一個紅椒牛肉,自己嚐了一下,還行,老了點,手忙腳亂的,沒有掌握好火候,跟馬晶晶或者越芊芊燕喃她們比,那絕對是比不了,但也還能吃。

主要是自己做的嘛,不好吃也要說好吃啊。

再弄了個雞蛋湯,配着洞雪酒,美美的吃了一頓。

到半夜一點多鐘,整個軍營已經徹底安靜下去,陽頂天這才重新溜過庫房中,掃了一堆武器。

主要是輕武器,**有大傢伙,但美軍這種先進**,一般人沒經過培訓,拿着也不會用,他就沒要。

然後是三大件,坦克,裝甲車,直升機,他想了一下,還是決定弄幾樣。

“弄給刀衣姐她們,讓她們摸索着學。”

這麼想着,就弄了六輛坦克,六輛裝甲車,到直升機,他轉了念頭。

“庫房裏都是新的,油料武器什麼都沒配備好,刀衣姐她們拿着也不會配。”

其實別說刀衣姐,就他自己也不會配,黑鷹直升機,他真的沒接觸過,白天跟着看了半天,也只看了個大概,起不了什麼作用。

這麼想着,跑外面來,庫房裏的是新機,武器油料什麼的都沒配好,但外面的白天演習過,一切都是配好的,各種功能也是調試好的,只要飛起來,就可以用。

外面停了八架,陽頂天看了一下,找了兩架配備齊全的,吸進了戒指裏。

庫房裏武器丟失,可能一時半會不會發現,外面的武器丟失,尤其是直升機這樣的大傢伙,明天一早美軍就會發現,不過陽頂天這會兒顧不得那多了。

“最多到時叮囑刀衣姐她們,讓她們咬死,就說是從武器販子手中買的,老美即便知道了,也死無對症。”

心中打着主意,出了軍營,又往丁克郡來。

這會兒找不到約克監獄在哪裏,也不急,就在戒指裏清點了一下武器。

大約數了一下,輕武器,突擊步槍機槍什麼的,有五千多支,**上萬,坦克炮彈有一千多發,軍用的對講機弄了幾十部,再加上坦克裝甲車,差不多半個師的裝備。

然後還有一些發電機之類的器材,也沒細看,反正掃了一堆進來,油料也裝了一些。

“這要是買,得幾千萬美金啊,還買不到。”

陽頂天在心裏美滋滋的哼哼。

坦克和裝甲車都是新的,至少要灌油纔開得動,他不想把戒指里弄得烏七八糟的,不想試,倒是直升機讓他有些手癢,想了一下,還是不敢試。

雖然白天在直升機看了半天,但他起碼知道一點,看人開車和自己開車,完全是兩回事,何況是飛機,一旦失事,他自己倒是無所謂,因爲如果在戒指裏開,他心念一動,就可以從飛機裏閃出來,但摔了直升機划不來啊,而且會污染戒指裏面的空間,這是最不划算的。

不過他還是坐到飛機裏面,看了半天,一直到天亮,自己弄了早餐吃了,出了戒指,打了個車,到了約克監獄。

下車,找個無人處,進了戒指,從約克監獄門口進去,大致看了一圈,一排排的牢房,還有幾座工廠,四面圍着高大的圍牆,圍牆上還有高壓電網,武裝看守荷槍實彈,還有狗,吐着舌頭,極爲兇惡。

這些對陽頂天都不是問題,問題是,怎麼把齊備弄出來。

或者說,把齊備弄出來也不是問題,真正的問題是,怎麼儘量保守自己的祕密,不弄得過於靈異,讓人疑惑,如果惹得FBI甚至國內相關機構都來關注他調查他,那就麻大煩了。

陽頂天喜歡現在這種無憂無慮的日子,不喜歡給人盯着。

“如果用鷹把齊備弄出去,七七那裏可以理解,但FBI肯定會調查,齊備回去後,要彙報怎麼脫身的,那國內也就會知道,到時因爲我會馴鷹的異能,還是會盯上我。”

他一面找着齊備,一面琢磨着,有些煩惱。

說實話,即便是戒指的靈氣融合後,功力固然大增,而且有了一些極強的法術,但他的腦子並沒有變得靈光些。

他這一年多,見過很多聰明的女子,孟香,南月衫,卓欣,任晚蓮,馮冰兒,個頂個的厲害,他的腦瓜子,真的比不上她們。

如果是孟香她們在他現在的情況下,一定會有更好的主意出來。

這世間就沒有聰明藥啊。

胡亂轉着,人太多,一時間沒找到齊備,這個也不急,反正還沒拿定主意。

有一隊新囚犯押進來,正在分配宿舍,然後起了衝突,其中一個華裔囚犯,個頭跟陽頂天差不多,本來分在下鋪,但獄警一走,一個高大的白人囚犯就把他的包扔到了上鋪。 華裔囚犯瞪着白人囚犯,白人囚犯一瞪眼:“看什麼看,再看搞死你。”

他身高體壯,一屈胳膊,差不多有華裔囚犯大腿那麼粗。

華裔囚犯自知不是對手,給他一瞪,只好悻悻的爬到上鋪,不吱聲了。

監獄裏全是犯罪份子,持強凌弱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陽頂天本來就看樂子,但看着看着,突然想到桃花眼的一個功法:李代桃僵。

所謂李代桃僵,說簡單點,就是變臉,陽頂天只要弄一堆花泥,敷在別人的臉上,印一個臉模子,然後把臉模子揭下來,再敷到自己臉上,就可以施術讓自己的臉變成別人的臉。

不過李代桃僵只能變臉,不能變身,個子不能變高大粗壯什麼的,而這個受欺負的華裔囚犯,個頭跟他差不多,都比較單瘦,也就是一米七不到。

如果陽頂天以李代桃僵之術,複製這華裔囚犯的臉,一般情況下,應該是不會有人發現的。

“哎,我要是替換這人,然後再搞一堆武器出來,動員裏面的犯人打出去,那順便就把齊備弄出去了啊,這麼一來,任何人都不會懷疑我。”

前後一想,這主意還真的可行,至少絕對不會暴露他的異能。

他越想越興奮,就呆在這間牢房裏,仔細觀察牢房裏的幾個人。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