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這樣,那他也太心狠了,爲了對抗天道,這已經完全是破罐子破摔,夾在兩者中間最可憐的,那就是洪荒的生靈了。

還有件事情她也十分懷疑,共工雖然是肉身強悍的巫族,可是真的能夠憑藉他的一己之力,撞斷不周之山嗎?雖然青辰跟她說這是來自後世的預言,女媧也沒有理由懷疑青辰,可是未免還是匪夷所思。

早知道,不周之山,那可是盤古的脊柱,是支撐天的一角的所在,或者說實在點,支撐那一方天地的,是整個崑崙山區域結構陣法,不周之山是其中的主心骨,雖然它在崑崙山脈中的位置有時候會換,但是一直都不會影響對於諸天的支撐,可見其堅固程度,和靈力的強大。

共工能撞斷不周之山,會不會是跟青辰有關?他是不是早就有了某種計劃,如果不能完成,就魚死網破?

女媧突然心悸了一下,她這個時候才發覺,自己已經開始懷疑起了青辰,兩人之間開始有了一點隔閡,明明自己應該無條件一直信任他的,可是自從創立人族之後,自己好像真的發生了變化。

自私,也是無可奈何,女人無可避免的,甚至人類骨子裏也都繼承了這種因子,無論是洪荒,還是後世,一直都無法避免。

在鎮元子的帶領下,他們一行人,居然又回到了南莊頭這裏。

“怎麼又是這兒?”女媧首先不滿地說,“你該不是在耍我們吧?他們都不讓我們進去的。”

“我搞不懂啊,不讓你們進去,你們用神通偷偷進去,或者直接闖進去不就行了?”玉鼎真人忍不住插嘴道,“真是怪人,對我就那麼狠,對他們,就猶猶豫豫的。”

青辰淡淡地說:“因爲他們都是她生的,你不是她生的,揍你不需要經過她同意。”

女媧無語地翻了個白眼,做勢要揍人的樣子。

鎮元子看着村口,“因爲裏面的並不是什麼風允諾,而就是你們要找的北海龜妖。”

女媧驚訝地說:“什麼?”

青辰卻相對更爲鎮靜,這種結果,其實他已經有些猜想到了,早在風允諾的態度曖昧不清的時候,他就有些懷疑,而且在這種地方有玉鼎真人這樣的人在行騙爲禍鄉里,甚至敗壞元始天尊的名聲,風允諾這種虔誠的修道之人竟然也不管,實在是有些說不過去。

事出異常必有妖,這次還是真是猜想對了,無論這個龜妖的背後是誰,是神界,是那個冥河老祖,甚至還是什麼鴻鈞老祖,他們在安排着什麼,自己都得進去好好攪和攪和。

畢竟,怎麼說緇衣氏也算他半個徒弟,他可不能看着自己的漂亮女徒弟給人家欺負了,卻連個屁都不放。

那兩個門衛,還守在門口,其中那個年輕人看見女媧又回來了,臉上露出沒有絲毫掩飾的笑容。

只不過,現在不但女媧不想搭理這傢伙,青辰就更加沒那個閒心管這種小事了。

“那就帶我們進去吧,”青辰沉着臉,只管走路,硬生生闖進莊園裏,“進去以後,把那隻老龜的頭給擰下來!” “受死吧!”

青辰看着從天而降的巨大陰影狀物體,那東西將整片天空的光線都蓋住了,使得地面上黑漆漆一片,幾乎什麼都看不清楚。

他們纔剛剛進去院落,剛剛闖進來,還沒有見到什麼風允諾。或者北海龜妖,對方就發現他們了,也不知道是因爲青辰的殺氣太盛沒有掩飾的原因,還是他們之間有奸細傳遞了情報的原因。

總之,青辰他們現在看到的,就是這樣類似於進擊的巨人中,超大型巨人從天而降的那種場景,那麼大型的物體從天而降,帶着那麼強大的速度和能量,破壞力可以說是恐怖得驚人。

如果這一下落實的話,基本方圓幾裏的生靈都難以倖免,尤其是人類,這種肉體相對來說最爲脆弱的洪荒生靈之一。

青辰動了,周圍都已經被強烈的衝擊產生的風力卷積到一片狼藉的程度,但是人卻還是安然無恙,是所有人。

青辰看了下自己的手心,將它舉過頭頂,自他的腳底之下就由四面八方聚集過來越來越強烈的靈氣,不知道它們是什麼來由,爲什麼會聽從青辰的號令,就如此聚集到他的身上了。

但是這種情況,就是發生了。



青辰默默將所有的靈氣都引自體內,如同被劇烈的水流沖刷着身體一樣,在體內激盪地流動着,最後又聚集在一起,從他的手臂引導的方向衝出去。

“九轉天普咒!”

九個緩緩轉動的齒輪般的符號出現在他的手臂上方,分別衝向了那個龜妖砸下來的巨大龜殼九個邊角,竟然真的將九個邊角衝擊出九個坑位,穩穩地阻擋住了龜殼的巨大動能!

鎮元子和玉鼎真人是真的看呆了,就連女媧,都流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本來突然發動的襲擊,就已經讓他們措手不及了,但是青辰的這一波操作,就更加讓他們難以預料。

九轉天普咒,從未聽說過有人使用這樣標新立異卻又威力十足的招式,要知道,北海巨龜可是一方妖王級別的實力——否則它的四條腿的修爲,也不會能夠替代不周之山,來成爲撐天的柱子了。

當然,這是後話,旁人自然不知,可是妖王的實力他們還是心裏有點數的,那從天而降的一擊,除了巨大的動能衝擊作爲武器以外,還有巨龜本身的神通“如意掃”。

說白了,一掃而光,是類似於秦時明月裏衛莊的橫貫八方那種大規模範圍殺傷性的招數,當然,區別是這個是法術,那個只是劍術。

青辰嘴角始終掛着神祕莫測的笑容,這個話他當然不能說出來,因爲就好像魔術一樣。說出來,大家就不崇拜你了。

這麼厲害的招數,他當然不是憑空就有的,他現在也不是身上有着幾百個如來修爲的闊佬了,要是以前的話還能浪,現在得省着點。

聰這個招數的名字和使用的方法,基本可以推測一件事情,那肯定跟後天的九轉玄功有關。超度法則是后土傳給青辰的,兩者相通,本身不足爲奇。

難就難在,剛纔那麼多靈氣,究竟是怎麼來的。

這就涉及到青辰和大道之間的恩怨了。

就上次,在混元河洛大陣裏,後天被騙了,爲了救假的青辰而使用九轉玄功向宇宙生靈借了完全償還不起的靈力,這也是混元河洛大陣陰險的地方,雖說青辰後來沒辦法給自己媳婦兒還了,但是畢竟那也是自己憑本事掙來的靈力和修爲,就這麼輕易的沒了,青辰也是心疼的。

而且,青辰知道,最後這些靈力,肯定是不會分到宇宙中任何生靈的身上,用來造福萬物的,最後肯定是被大道私吞了。

沒辦法,誰讓它是老大呢,只不過,有件事情它卻還矇在鼓裏。

那就是,這些靈力,也不是白來的,是從別的時空裏來的,這裏現在的大道,算等於是借貸了自己以後的錢。如果它會節省着用還好,如果是大手大腳,那麼大道之後的衰落,就是可以預料的了。

這麼想想還有些激動。

而青辰身上聚集來的靈氣,就是使用同樣類似於九轉玄功中借貸靈力的方法,向大地萬物借的,只不過,他的情況,卻完全可以“報銷”。

理由很簡單,他借靈氣不是爲了自己,他只是個導體而已,爲了自己避免受到損傷和秩序的大規模破壞,青辰提供了一個可以幫助它們保護自己的平臺和渠道,這一方的生靈和大地,就迅速主動把修爲都提供給青辰了。

而且不僅僅是這一方的修爲,還有很多來自洪荒大地其他地方的靈氣和力量,想必都是這裏的生靈借過來的,反正也不需要青辰自己還,是他們自己要還的。

自己只是箇中間商,嘿嘿,出點力,賺個差價,順便還賺點高人的面子。

那隻巨大的龜殼在空中似乎還在努力着,想要靠着自己的努力,即使是動能已經被抵損掉了一大半,但是他還是想着儘量往下壓,能破壞一點是一點。

這老龜可真夠壞的,難怪女媧後來要把它腿都砍斷了。

想到這裏,青辰看向了女媧。

女媧居然躲到了院落外面,“你幹嘛?我是不能出手的,而且你看這隻烏龜它這麼大還這麼兇,我聽說烏龜的頭還能伸出來老長了,咬人的時候速度還賊快,它要是咬我之後就不肯鬆嘴了怎麼辦?”

青辰無語了,沒想到女媧居然是這種反應,他納罕地說:“它要是敢那麼做,那你砍斷它的頭,再砍斷它的四條腿用來撐天不就行了嗎?”

“撐天……哦哦哦,你好像說過,”女媧恍然大悟,“就是那個……”

“閉嘴!”青辰連忙叫住這個傻缺妞兒,怕她把什麼話都說出來了,“就讓你幫個忙,早點制服這老龜,解決完這邊的事情咱們就去崑崙山,到時候那葫蘆藤上的七個葫蘆娃,我送你一個能號令天下羣妖的,以後你們妖族那幫傢伙就再也不會惹你心煩了!” 女媧的手掌翻動了一下。

青辰忽然感到胸口一悶,一股來自身邊女媧身上的強大威壓立即席捲了全部的身心,即使是憑藉自己的修爲,也仍然抵抗起來頗爲勉強。

聖人不愧是聖人,看來面對鴻鈞的時候,壓力會更爲強大,單單是層級上的碾壓,物理層面來說基本就相當於幾十個重力加速度,還有元神和精神層面的剋制,就更無論了。

想要對抗鴻鈞和天道,甚至大道的話,看來他不得不籠絡那個陸壓了,至少系統的能力,是來自更高級別的次元,可以對這個次元裏的功法,產生降維般的打擊。

而青辰已經感受到了女媧的這種聖人威壓,就難受成這樣,另外兩位就更加臉色難看了,鎮元子還好,好歹也是大羅金仙,有點修爲,而玉鼎真人……

說實話,要是青辰剛剛及時發現,並且出手用大羅洞天保護了他,他早就趴在地上嘔吐至死了。

地上全都是嘔吐物,看着都腌臢,青辰幾乎是不忍直視。

不過,對自己人的打擊都這麼強大,對於那隻龜妖,壓迫也同樣強大!

龜妖在北海中修煉了多少萬年,身軀早就練就得如金剛一般,就憑着四條腿能夠撐住天空的一角,它的龜殼堅硬程度,就更加可想而知了。

所以,相對來說對它更有效的傷害,反而是內傷,是在元神上的打壓,而在元神層面的打擊,這對於天道聖人來說,本就是最爲擅長的事情。

畢竟,她女媧,可是如今洪荒之中,僅有的兩位聖人之一!

女媧怒喝道:“孽畜!還不現出原形!”

青辰:“……”

過了一會兒之後,不知道是不是吐好了,玉鼎真人恢復了一點元氣,從青辰的大羅洞天中穿出來他虛弱的聲音:“女媧娘娘啊,它本來就是原型了,本來就是隻大烏龜嘛……”

“閉嘴!”女媧惱羞成怒,“我故意的,這樣才能給它造成心理壓力,你懂個屁啊!”

好嘛,這就開始不講理起來了,跟青辰都不太講道理,以前好歹還有個羅睺能壓一壓她,現在的話,恐怕除了鴻鈞這丫頭明面上會讓着點,整個洪荒之中估計就沒有誰能讓她乖乖聽話了。

沒辦法,誰讓人家就是天份好,修爲高呢。

這邊女媧和青辰已經聯合出手了,那隻巨大的烏龜殼,本來已經被青辰扣住了九個邊角,身軀被束縛住了,結果被女媧的元神威壓震懾了之後,居然一動不動,再也沒有反應了。

“喂,搞什麼,”青辰不滿地說,“先停一下,你是不是下手沒輕沒重,把王八弄死了?”


女媧立刻回懟他,“呸,我又不是傻子,只是常規的精神威壓,元神受損,也不至於完全身死道消吧?”

這時候女媧已經收了神通,鎮元子和玉鼎真人身上的壓力消失,玉鼎真人也從洞天之中出來了。

這時候,鎮元子提出了一個大膽的設想:“會不會是,剛纔身軀被小友神通束縛住了以後,它想要元神出竅,結果剛離開軀體,就在沒有任何防護的情況下遭到女媧聖人的致命攻擊……”

青辰和女媧對視一眼,如果是沒有了軀體的依存,元神受到攻擊確實非常容易遭到嚴重的損傷,但是元神出竅?

他們無論如何也難以相信,這隻巨龜修煉了那麼多年,估計就是修的這個幾乎可以說是無堅不摧的軀殼,要不是因爲元神才能主導肉身,可以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副軀殼比它的元神還重要,所以龜妖應該痛恨自己不是巫族,這樣它的弱點就更少了!

所以,這樣的巨龜,它可能會做出捨棄軀殼,而保護元神出竅的事情嗎?捨棄了之後,這副身軀了就被敵人繳獲了,多少萬年的修爲毀於一旦,如果這算是兵行險招,那未免也太蠢了一點。

“要不,”鎮元子再次提出建議,“讓貧道使用九九散魂紅葫蘆,對這龜妖測測反應?”

“不行,”女媧立刻反對,“真弄死了怎麼辦?”

青辰無奈地扁扁嘴,“總比你下手有分寸,你無論是聖人威壓還是紅繡球,纔是真的會把人家弄死的級別,相比起來,九九散魂紅葫蘆已經算是很溫和的了。”

得到了他們的認可之後,鎮元子才摸出九九散魂紅葫蘆,開始使用它進行作法。

情況會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也是他遠遠沒有想到的,女媧的實力已經讓他放棄了原來的計劃,無論願不願意,他眼下都只能現在女媧他們一邊了。

看來和神界是註定要結仇了,只是不知道,崑崙山的那根葫蘆藤,還能繼續在隱蔽的地方藏匿多久,在什麼時候,會被人一哄而上,搶個精光。

目前葫蘆藤上那七個葫蘆,已經有兩個不在藤上,被人拿走了,一個是紅雲拿走的九九散魂紅葫蘆,另外一個,就是紫白色的斬仙葫蘆。

紅雲,可能也是因此而招致殺身之禍,當初在崑崙山發現葫蘆藤的至少有兩個人,一個是紅雲,另外一個,必然和妖族天庭有關,這也是後來,妖界天庭會和鯤鵬一起襲擊紅雲的原因。

葫蘆藤可能在什麼很難獲取的地方,他們一時之間根本拿不到,或者只拿走了一個,但是即使這樣,他們也不能讓紅雲把這個消息傳播出去,要是世人都知道了崑崙山有這種的法寶,那就都會來哄搶,他們就無法據爲己有了。

別人不說,巫族就有兩個常年修煉的住在崑崙山,幸虧他們還不知道,除此之外,更加讓人不放心的,還是道家那幾位。

鴻鈞礙於以前和神界的交情,應該拉不下臉來親自搶這些東西,可是他也絕對不會拘束自己門下弟子的行爲。

三清,那三個傢伙本來就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了,還有個已經證道成聖的女媧,那兩個掛名的弟子準提和接引,雖說已經去往了西方,也難說不會來哄搶。

畢竟當年鴻鈞傳道的時候,這倆人可是憑藉着無恥,硬生生讓紅雲讓出了天道聖位,害的鯤鵬也丟掉了天道聖位,也使得鯤鵬對紅雲怨恨在心,他們合作殺掉紅雲,也只是順水推舟而已。

而眼下,如果能把握住女媧的這次機會,再加上這個實力高深莫測的少年,擺脫自己眼前苟且度日的局面,甚至爲紅雲報仇雪恨,也不是不可能。

畢竟,即使是神界,妖族,從一開始,也只是在天道鴻鈞盤算中的一枚棋子而已。 鎮元子拿出了九九散魂紅葫蘆,對着天空之中已經沒有絲毫生命跡象的巨龜,手輕輕在葫蘆屁股處一拍,從葫蘆口就射出來一道紅色的光束,於方纔青辰所使用的九轉天普咒的九個角落的中心處擊中。

恍然之間,淡淡的紅色光芒就籠罩住了巨龜的全部身體,接着,那道紅色的光芒隨着鎮元子在下面的作法而逐漸加深,而且包裹着巨龜的光圈,也慢慢長出了一顆顆密密麻麻的小尖刺,仍然是紅色的,看上去像什麼器官或者組織的內部結構一樣。

至爲高深的法術,往往就是對於人體的模仿,或者反過來說纔對,因爲人類本身就是先天道體,這也是爲什麼妖族或者巫族修煉了幾千年,卻有時候鬥不過人族修煉區區幾十年的原因,當然,這也只是一些極少數,因爲人族往往不容易掌握修煉的要領,而且天道也會對此加以干預,否則的話,人族就真的在世間橫行霸道,絲毫沒有敵手了。

當然,最後人族還是成爲了世間的主宰,甚至在某段時間爲界限之後,連天道也漸漸失去了對於人族的控制,那件事情,是由於某位大人物,如同盤古一樣涅槃,使得人類出現了第二次機會,得到了改天換日的機遇。

那個機會,出現的時候,人們還不認識,而到了後世,人們把這個機會,叫做“科技”。

只不過在那一次,福澤天地的開端,卻並不再是從中原大地開始,反而讓蠻夷番邦抓住了先機,至於和準提和接引有沒有關係,那就不得而知了。

連最後的天地主宰,天道的代言人也消失了,人族真正開始在塵世間橫行起來,這也算是鴻鈞作爲大道的傀儡這麼多年在最後的關頭做出了叛逆舉措,他將自己的幾乎所有的修爲都化作了引導人類增強自身力量的媒介,使得上古的那些修爲那些力量和靈力,讓人類可以藉助發明法器類似的形式,藉助於外物發揮出類似的作用。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