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無法證明,他就算身為皇上,也不能單憑一個人煩躁不安的情緒就判斷他體內有蠱蟲。

如果他真的這麼做,暴君這個名頭他就跑不了了。

諸葛泓搖搖頭,表示無法證明,如果他能證明,能看出來,那些蠱蟲還能存在嗎?

南宮擎聞言眼眸微眯,眼底銳利冷峻的寒芒不斷閃爍,他第一次感到無處着力,不知如何是好,這樣的無措,讓他心生憤怒、不甘。

但是他卻什麼也想不到,什麼也不能做,這樣的無奈也讓他傷感,第一次覺得悲觀,他因為這樣的感覺,人也散發出一種禿廢的感覺。

這樣的南宮擎讓諸葛灝心頭一震,他眉頭深鎖,神情變得很嚴峻,他看向諸葛泓,有點急躁的問道:「那有沒有能夠預防,或者如果一個人身上有這個蠱蟲,有沒有什麼能把它吸引出來,或者逼它提早爆發出來?」

諸葛泓準備搖頭表示沒有的時候,他突然像想到什麼整個人愣了一下,他猛地一拍大腿,聲音響亮的喊道:「有了!」

如果不是情況嚴重到沉穩的南宮擎也露出失望的感覺,諸葛灝真想給諸葛泓一巴掌,這事這麼嚴肅,他竟然沒有好好想辦法解決,如果他沒有提問,他是不是什麼也不想了?

這麼草率,這麼沒有責任心的兄弟,他真想好好教訓他一番。

不過現在不是教訓他的時候,等這事過了,他一定好好教訓他一番。

神情歡喜的諸葛泓沒有想到,他這懶散的性格,再一次把諸葛灝惹火了,等着他的又是一場讓他深深記得無法忘懷的訓練。

南宮擎雙眼一亮的看着諸葛泓,「什麼辦法?」

「皇上,這蟲子怕火,愛冷,如果想把它們逼出來,要麼用火烤,要麼用冰誘。」諸葛泓飛快的解釋道。

「火烤?那人不是一樣被烤死了?」諸葛灝連忙搖頭,還不滿的瞪諸葛泓一眼,這是什麼垃圾辦法?

「這蟲子受不了熱,只要我們不是直接被火燒,挨着來烤或者泡在熱水當中,還是可以的吧。」諸葛泓一點也不怕諸葛灝那一瞪,慢吞吞的解釋。

「那用冰的話,人到冰窖裏面是不是就能把蠱蟲引、誘出來了?」南宮擎聽了諸葛泓的話,想到另外一個辦法。

誰知道諸葛泓搖搖頭,「這蠱蟲雖然愛冷,但是卻也受不了冰窖的冰冷,如果有比我們身體的溫度稍微低一點的動物引誘的話,這蠱蟲就會出來,進入這個身體裏面。」

「這個好辦,把一些貓或者狗,把它們丟進冰窖里冷一會,再讓它們出來,這麼一來它們也就比人的體溫低那名一點,應該能吸引蠱蟲出來的。」南宮擎腦子靈活,很快就想到一個辦法,既然這蠱蟲怕冷,又愛冷,那麼就讓動物在冰窖里呆上一會,等那身體降溫之後,再出來當誘體,應該能把蠱蟲吸引出來的。

不過前題是,那人身上有蠱蟲。

他們三個人仔細的商討,希望想出一個好辦法來。

而那邊龍一把南宮擎的命令傳了下去,立即就有一個侍衛向他稟報,「隊長,屬下今天一早在那邊發現一條貓的屍體,屬下怕嚇到貴人就不好了,隨手就把它埋在那邊了。屬下不知道這貓是不是和這事有關。」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最新章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全文閱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txt下載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手機閱讀: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779章商議)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喜歡《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手機站: 大年初一的時候人們都發現,簡信這個聊天軟體在屏幕的兩側有一個紅包似的小懸浮窗,似乎是新功能的介紹。

人們打開來一看,發現這個功能居然叫所謂的簡信紅包。

這個是向用戶介紹新功能的,而且還具有真正的紅包可以領取。

沈益做了整合,這些登錄就能看見的紅包裡面有的是各大軟體廠商的一個月會員,有的則是簡信現金,還有就是他旗下的各種遊戲的道具。

比如說諸神之戰某個火熱人物的新年皮膚,再比如說我的世界這款遊戲的激活碼,只要抽到了,可以直接免費送這款遊戲。

必須要靠發紅包獲得抽獎機會,才能抽取,這意味著想要抽獎的用戶必須要發紅包。

就算他找個哥們,然後互相發紅包並且領取,也能夠達成條件。

當然這個抽獎活動第一次是可以免費抽的,可以說沈益第一次策劃這個評價的活動,就把15~50年齡段的簡信用戶全部都給包攬進去了。

上著老人,下至小孩兒都會用這個功能。

有的人看這些發紅包的功能,有些心動了。

聽著描述上,也就是可以用自己的錢給別人發紅包。

這個功能挺稀奇的,至少在現在這個時代並沒有,而且現在又趕上過年這麼個費紅包的節日。

於是就有人嘗試著給自己的親朋好友發個紅包。

給自己的兒子發、給自己的老婆發,給自己的…情人發。

甚至還有人直接向別人索要:

「死鬼,快給我發紅包呀,我看自己的那些姐妹都有人發呢,有人給我發的話我會很傷心的。」

「哎,別的人都有了紅包,為什麼偏偏我沒有呢?還是說老實的女人沒人愛…」

有的女人雖然這麼說著,裝成可憐兮兮沒人給她發紅包的樣子,但其實簡信紅包已經收了一大圈兒,收割了一大波的老男人。

然而被這語言所迷惑的老男人,心一軟就發了個200塊錢的大紅包,簡信對面的女人數錢數到手抽筋,但是這個老男人卻坐在屏幕前面傻笑,認為自己可以得到「美女」的青睞了…

不過,在今天收到紅包的人都非常的高興。

簡信不僅放出了發紅包的一種功能,還做出了一個搶紅包的功能,也就是拼手氣的紅包,可以在簡信群聊裡面發送。

總金額二百,名額十個,就看誰能搶得更多,眾所周知,這種拼手氣的紅包一旦搶起來,就停不下來的。

畢竟蚊子再小也是肉,不指望搶簡信紅包養活自己,但是這是社交軟體的一種樂趣啊。

有的人剛玩這個紅包的功能,就把功能給玩明白了,為了提升一些樂趣,他們甚至還讓每次手氣最好的那些群員發拼手氣紅包。

他們就這樣搶來搶去,樂此不疲,雖然自己賬號里的錢增了又減,減了又增,基本沒有什麼變化,但是他們依然還是覺得歡樂。

許多人在那些個簡信的群聊裡面潛水,然後偷偷摸摸的搶紅包,就是不發,就是玩兒,然後這個一毛不拔的傢伙就被踢出群聊了。

最後在各大群聊裡面都搶了一圈,收穫還真不少,總共五六十來塊錢,這些錢已經夠干很多的事情了。

這個功能對於社交軟體來說是絕殺,用戶粘性簡直大到沒邊兒。

所以沈益打的這春節紅包一戰,是徹底奠定簡信在移動端通訊軟體里的霸主地位。

用戶數量和日活躍量接連下滑的CC和衛信,已經不再具有當年的輝煌。

或許雷布斯說的一個時代的結束、北極熊帝國搖搖欲墜的危機,就是在這個時候吧,可惜推翻這個帝國的不是他,而是沈益這個早有反心和準備的傢伙。

今天大年初一,夢源的員工基本上都放假了,只剩下幾個不想回家,或者想要高額加班費的願意留下。

如果員工正在工作,他們就會發現今天簡信這款通訊軟體的發紅包數量,可以讓他們興奮一周。

因為這個數量實在是太驚人了。

截止到大年初一的晚上,共計所有的賬號發了七千萬個紅包,累計金額56個億,這個金額簡直太驚人了,還在工作的那些員工們看到這個數字,甚至都瞪大了眼睛,懷疑自己看到的究竟是不是真實的數字。

然而這些數據都是實打實的,沒有半點虛構。

而且這一次沈益花的金額也不算多,原本在電視台上打算花八個億的,但是還剩五千萬左右沒有抽到。

這一次簡信之內發紅包可以領取的紅包也挺不錯,花了三個億的現金。

滿打滿算,沈益放出去的現金應該是十個億左右。

不過這些錢和他能夠掙到的錢相比起來並不算多,簡信如果讓他運營好了,一年收入千億都不是問題。

他用這點兒蠅頭小利,推廣了合作夥伴們的軟體,提升了簡信這款通訊軟體,在國內市場的影響力。

能夠獲得的東西其實是非常非常多的。

這一次在簡信上面的活動,很多人都搶到六塊六毛錢,或者是六百六十六塊錢,他們比較歡樂,也開始愛上了簡信這款軟體。

這款軟體的社交趣味簡直是無窮啊。

更別說這一次活動還有那麼多的東西送,那些東西雖然都是虛擬的,並不能轉化為現金。

但是也還算不錯了,畢竟能夠抽到某個視頻平台的會員、某個音樂平台的會員,又或者是微博的會員。

這些都是實打實的,並沒有支富寶集五福時那樣的套路,他們集五福刮獎送的那些會員基本上都有貓膩。

這些軟體送會員,沈益是一分錢都沒有花,畢竟他們是合作平台嘛,如果這些人抽到了會員,那肯定要去下載那個軟體。

這樣他們的流量也被帶動起來了,相當於是這些軟體平台放福利,然後被簡信這個流量超高的平台給彙集。

總之他們送的那些會員又花不了多少錢,會員這東西最不值錢了,。

這一次的活動是簡信和這些平台的雙贏,建立了一次非常愉快的合作,以後還有這類活動的話,他們肯定是第一個找上簡信。 簡清涯努力的修鍊,變強,就是為了能夠有一天尋回他的娘親,好好保護她。

如果可以,他希望能夠重新回到和娘親在一起的那種恬靜淡然,與世無爭的生活。

至於父親是誰,是否還活著,現在在哪裡,他絲毫也不關心。

畢竟這個人他從來沒有見過。即使蒼龍姜衡說過,自己身上具有上古神獸犼的血脈,可簡清涯也並沒有多在意。

一路艱難走到現在,他靠的都是自己的小心謹慎和刻苦修鍊。

除了在血凰嶺那次,簡清涯從來沒有得到過什麼額外的好運氣,也不指望那個。

而唯一給過他溫暖的人,也唯有娘親一人而已。

哦對,現在,好像還多了面前的這個小丫頭。

聰明,機靈,還天真,一點也不知修真界的險惡。

她像是一束光,照進了自己一成不變又低沉壓抑的生命里,驅散了濃厚的霧霾,讓他重新想起來一些美好的回憶和溫情的畫面。

簡清涯止住飄遠的思緒,放下酒杯,取出一方素白的帕子遞到白楚楚眼前,眉毛微挑,「擦一下,嘴上全是油。」

白楚楚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一把拽過錦帕,敢怒不敢言。

死潔癖男,嫌棄的樣子還能不能表現的再明顯一點?等姑奶奶修為超過你的時候,看你還敢不敢這樣嘚瑟!

乖乖擦掉嘴巴上的油漬,白楚楚想了想開口道:「我是靈虛派的弟子,這次是出來歷練的。離開宗門也有些日子了,我想明天就回宗門好好鞏固一下修為。你呢,有沒有什麼打算?」

「找嘯風算一筆賬。」

「額,也好,順便幫我那筆也一起算了!」提起這個狐妖,她就感覺自己肚子上受過傷的那處,還隱隱作疼。

白楚楚頗為咬牙切齒,真恨不得親手抓到那個小人好好教訓一頓。

要說白切黑、偽君子,這位大爺才是當仁不讓!

而原書中卻給簡清涯安排了個黑蓮花的人設,看來作者肯定是沒有見識過嘯風的嘴臉,可惜了……

白楚楚又心虛的瞅了一眼清冷若仙的簡清涯,暗暗吐槽,作者大大,你的人設有些崩哎!

「好。」簡清涯點點頭,「你要怎麼回去?」

「為了安全起見,我還是直接通過傳送陣回去好啦,免得到時候又生波折。以我這麼弱的修為,肯定蹦躂不了幾下。」

白楚楚吐吐舌頭,想起這一路的經歷,到現在還心有餘悸。

「嗯,你還有點自知之明。」

「你……我就隨口一說而已,又不是真的那麼差!」

「好了,我直接帶你去傳送陣那邊吧,以你這麼笨的腦子,說不定還能把自己給走丟。」

揮手一個法術撤掉桌上的狼藉,簡清涯站起身,理理衣袖,看樣子是現在就要趕人了。

「切,明明是擔心我的安危要送我過去,還這麼死要面子不承認,真是矯情……」

白楚楚心中清楚的很,也不在意他的態度,有簡清涯陪自己過去,多個免費保鏢那是再好不過,省得萬一又碰上什麼狠茬子,到時候哭都來不及!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