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葉城不放下弓弩以及弩箭的話,李曼就一直擔心葉城會攻擊她,她的弓弩技術跟葉城是沒有辦法相提並論的。

“我已經放下弓弩以及弩箭了,你不要再傷害張敏跟孫嬌嬌了!”

葉城直接衝着李曼大聲的喊道,但是葉城卻上了李曼的當, 李曼直接讓兩名手下來到葉城的身邊,將葉城的弓弩以及弩箭收了回來。

然後李曼不停的搖頭道:“葉城啊葉城,你還是幼稚啊!”

“你以爲我是爲了得到你的弓弩以及弩箭嗎?”

“即使你放下了弓弩以及弩箭,你以爲我就不會幹掉張敏以及孫嬌嬌嗎?”

“太天真了!”

李曼話音剛落,葉城就直接憤怒了,他知道李曼是一個無恥的人,但是沒有想到她這麼無恥

“去,將他們也給綁了,留着葉城就行!”


李曼直接讓自己的手下,將白峯跟白峯的手下給綁了,如果是之前的話,李曼肯定想都不敢想的,畢竟有葉城在,他也不敢輕舉妄動。

但是現在葉城的弓弩還有弩箭在她的手裏,葉城沒有任何的武器,最主要的是,她還有張敏以及孫嬌嬌作爲人質。

所以她篤定葉城一定會讓白峯這麼做的,白峯得知李曼要將自己跟手下捆綁住。 「不是吧,那我不成了你們的奴僕了!」江帆聽得一陣眩暈鬱悶道。

「江帆,只是假裝的嘛,你想想,要是能和蒙克族人搞好關係,說不定還能對你做神匪有幫助呢,甚至再進一步,要是得到蒙克族庇護,對你今後的發展豈不是更有利?」李盈嬌幫腔勸道。

此時兩個女人心中都有著新奇的小心思,想嘗試一下女主的滋味,看著心愛的人在自己面前唯唯諾諾是個啥樣。

「對啊,三大勢力對蒙克族有忌憚,下面的那些人更是不敢輕易在蒙克族地盤造次,以後搶完就悄悄退進蒙城地區,這不更加安全也省的東躲西藏的費事!」吳雅姿立刻附和道。

「好吧,那老子就女尊男卑一會吧!」江帆想了想似乎蠻有道理便應下。

「不對,我們是扮作兄妹三人的,兄長怎麼對妹妹唯唯諾諾的,又不是扮作夫妻!」頓了頓江帆忽然想起什麼質疑道。

「不影響的,蒙克族家庭中都是女人說了算,你只是兄長,不隔輩份!」吳雅姿稍稍一愣接著便不在意笑道。

「是啊,那就這樣吧!」江帆愣了愣無奈道,幸好雅姿和盈嬌都是自己女人,不然就可就真彆扭了。

一個小時左右,江帆趕著符獸車來到蒙城城外,一看果然不一樣了,城門口人進進出出甚是熱鬧,門口站著十餘個服飾統一的蒙克族男守衛分裂兩排把守。

一旁還坐著個相貌一般的女人,服飾與城門守衛一樣,正端著茶碗喝水,後面站著個守衛,一看便知道是個頭目。

人多進城較為緩慢,符獸車只有停下,兩旁不時的有蒙克族人經過,江帆頓時隱隱感覺到有難聞的狐臭味,不由的眉頭皺起鬱悶了,媽的,這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

「江帆哥哥,給你這個,掛在脖子上吧!」江帆正在糾結,忽然吳雅姿道,車簾被撩開,一隻手捏著個串珠伸出。

「嗯,很好,想法不錯,不然真是難受死了!」江帆回頭看了看,同時聞到一股幽香,立刻歡喜道,接過串珠嗅了嗅掛在脖子上。

原來吳雅姿和李盈嬌在車廂中已是考慮到蒙克族女人狐臭的問題,便拿出掛件串珠飾品,撒上香水掛在脖子上,雖然不能完全驅除狐臭味,但總可以緩解一下臭味,讓人好受些。

江帆跳下車,牽著符獸車走向城門口要進城,就在這時忽然站在兩旁不動的守衛中出來兩個攔住去路問道:「哪來的,進城幹什麼?」他們已經看出江帆非蒙克族人,是外族人。

「呃,兄弟,在下是從洪城來的,打算進城做符靈草買賣!」江帆急忙道。

兩守衛聞言看了看豪華的符獸車,又打量了下江帆一身不錯的行頭,似乎顯得很有錢,也沒說什麼,一個守衛便走到符獸車前去掀車簾。

「兄弟,你這是幹什麼,車內有女眷!」江帆頓時皺眉一把抓住守衛的手臂阻攔道。


「女眷?」那守衛一愣,遲疑了下回頭看向坐在不遠處的女頭目。

女人在蒙克族男人心中地位很高,江帆看上去似乎有些來頭,車內是女眷,這讓守衛有些不知所措,一般外族人來蒙城很少有女人的。

「你退下,我來!」那個女頭目也注意到江帆了,聞聽車廂中是女眷立刻道,站起身走向符獸車。

江帆頓時一陣鬱悶,女頭目走來也帶來了濃重的狐臭味,正要說什麼,忽然車簾撩起,吳雅姿、李盈嬌下車,吳雅姿看著女頭目笑道:「是要檢查嗎?車廂中就我們兩個人!」

「哦,你們都是從洪城來的?」女頭目瞟了一眼空車廂,看了看吳雅姿和李盈嬌比較客氣的點點頭問道。

「是的,我們是洪城城主呂備畢大人的親戚,過來想看看能不能做起符靈草的買賣!」吳雅姿答道,打出呂備畢的旗號,從能在蒙城地區採礦上看,呂備畢似乎在蒙城有些關係。

「哦,你們是洪城城主呂備畢大人的親戚!」女頭目有些驚訝道。

「是啊,怎麼了?」吳雅姿一愣驚訝道。


「沒什麼,正好呂備畢城主與蒙城衛隊泰菲飈大隊長是親戚呢!」女頭目態度更加客氣的笑道。

江帆、吳雅姿、李盈嬌都是一愣,還真沒想到呂備畢與蒙城這邊有這層關係,尤其是吳雅姿、呂備畢是紫雨宮的人,又是吳美麗表姨的男人,她並沒聽說過這種關係的存在。

「怎麼,你們不知道?」女頭目看出了江帆幾人驚訝表情,心中一動眉頭皺起問道。

吳雅姿只是隨口說的,沒想到女頭目竟是知道的那麼準確,一時不知如何應答了。

江帆接話急忙解釋道:「我們與呂城主是遠方親戚,在生意上有合作,只聽說他在蒙城這邊有關係,並不知道是這層關係!」

「你說什麼話,誰問你了?不懂規矩!」女頭目瞪著江帆訓斥道。

「你…!」江帆氣結十分不高興,依著脾氣就要發作,但忽然想起這是在蒙克族地盤,頓時忍住沒吭聲,心中鬱悶了,媽的,看來果真要像雅姿說的,少說話為妙了,不然早晚忍不住出亂子。

「呃,這位姐姐,不好意思,他是我們兩的哥哥,不過他說的沒錯,我們確實沒聽呂大人具體的提過呢!」吳雅姿急忙道,表明三人的關係,免得江帆被當做下人趕車的。

「哦,他是你們的哥哥!」女頭目一愣有些意外,也沒再說什麼,想了想謹慎的問道:「你們說是呂城主的親戚,可有憑證?」這時態度有些變化不似之前那麼客氣了,她懷疑是冒充的。

吳雅姿又是一愣,感覺不妙,女頭目這是懷疑了,後悔不該扯出呂備畢了。

江帆一看只得出面,不過這次聰明了,不對女頭目說話,對著吳雅姿道:「小雅妹妹,我們這不是有在蒙城地區採礦的合作協議書嘛!」

「那份在蒙城地區採礦的協議可以作證明嗎?」吳雅姿頓時一喜問道。

女頭目點了點頭,江帆立刻從符寶袋中取出呂備畢寫下的委託書交給吳雅姿,吳雅姿立刻遞給女頭目看。

「哦,看來你們真的是呂城主的親戚了,進城吧,不過要登記一下!」女頭目看了看微笑道。

委託協議上清楚的寫了礦產開發的具體地方,還有兩個洪城大戶合作者的姓名,這兩個大戶的商隊經常進出蒙城,她也見過個兩個大戶,不會有假。

江帆、吳雅姿、李盈嬌登記完就要進城,忽然後面傳來眾多符獸車奔跑隆隆聲響,扭頭一看只見一隊十輛金色符獸車奔來。

「快閃開,大家快閃開,聖女來了!」女頭目一看頓時面色一變十分崇敬的叫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第492章 折磨葉城

一時間肯定是不答應的,所以他直接衝着葉城道:“葉城,我們該怎麼辦?”

“聽她的!”

葉城此刻已經沒有了任何辦法,已經張敏跟孫嬌嬌就在李曼的手裏,如果不照她的做,張敏跟孫嬌嬌就會死!

“什麼?”

“我們還要聽她的話?”

“她剛纔都已經說了,即使你弓弩以及弩箭放下,她也不會放掉張敏以及孫嬌嬌的!”


白峯顯然有些氣憤,他覺得葉城是很聰明,但是爲什麼在這個時候會犯糊塗呢?

但是葉城卻直接衝着白峯他們吼道:“我能怎麼辦?”

“難道看着張敏跟孫嬌嬌被她弄死嗎?”

“你以爲我不想救她們嗎?”

葉城臉上的青筋暴起,一時間嚇的白峯他們連倆後退,葉城知道自己現在情緒有些失控,他知道不應該對白峯他們發脾氣的。

但是一直壓抑的情緒,如果得不到釋放的話,葉城真的很難過。

只見張敏以及孫嬌嬌她們看到葉城的模樣,都已經哭的泣不成聲了,她們沒有想到葉城爲了救她們,連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

此刻白峯看到葉城既然都這麼說了,他也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他的命都是葉城救的,而且現在張敏跟孫嬌嬌都在李曼的手裏,他也是爲了救張敏已經孫嬌嬌,哪怕只有一點希望。

“還愣着幹嘛?”

“趕緊過去給我綁了!”

李曼看到自己的手下遲遲不動,直接大聲的質問道,那兩名手下聽到李曼的聲音以後,才慢慢反應過來。

他們隨即來到了葉城的身邊,然後用藤蔓將白峯以及白峯的手下給捆綁住了,李曼之所以沒有捆綁葉城,那是因爲李曼想要葉城爲自己烤野兔。

她是極其的痛恨葉城,但是如果就這麼解決掉葉城的話,她覺得有些太便宜葉城了。

她要讓葉城在痛苦之中被幹掉, 尤其現在她的肚子還有些餓,的確需要補充一點食物,恰巧葉城居然捕捉到了一隻野兔,李曼更是開心的不行。

“葉城,我命令你現在趕緊烤野兔給我吃。”

“要快,要不然我就直接幹掉白峯他們了!”

李曼現在不僅有了張敏以及孫嬌嬌作爲人質,還有了白峯他們作爲人質,所以籌碼就更多了,她不相信葉城會反抗她。

葉城聽到李曼的話以後,雖然心裏十分的生氣,但是沒有表現出來。

他怕李曼傷害張敏以及孫嬌嬌還有白峯他們,他直接將手中的野兔提到了海灘邊,然後用海水清理了一下野兔的身體,隨後又回到了海灘上。

他在海灘上面架起了火堆,隨後將野兔放在上面烤着,李曼看到葉城如此聽話,一時間更是心滿意足。

她用弓弩在孫嬌嬌的臉上拍了拍,隨即說道:“孫嬌嬌,看着你心愛的葉城哥哥給我烤野兔, 你現在的心情怎麼樣啊?”

孫嬌嬌直接用帶着殺氣的眼神瞪着李曼,李曼直接笑了出來。

“我就喜歡你這種想幹掉我,又幹不掉我的表情!”

葉城雖然在烤着野兔,但是他的心裏一直都在思考如何對付李曼,李曼絕對不是一個好對付的人,雖然她的人手沒有孫大洲多,但是她的實力遠比孫大洲厲害。

雖然孫大洲手裏有槍,但是實力跟李曼比起來的話,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李曼看到葉城在思考着什麼,直接提醒道:“葉城,我知道你在想着如何對付我, 但是我奉勸你不要動什麼歪腦筋。”

“如果讓我知道的話,那麼張敏跟孫嬌嬌他們就不會活着見到你了!”

李曼的聲音傳到葉城的耳朵李曼以後,葉城冷笑了兩聲,他知道李曼不好對付,但是爲了張敏以及孫嬌嬌還有白峯他們,葉城一定是會將李曼幹掉的。

很快野兔肉就考好了,本來葉城打算用這隻野兔肉跟張敏已經孫嬌嬌他們分享的,但是很遺憾,現在沒有這個機會了。

“野兔烤好了!”

葉城在野兔肉上撒上一些鹽粒,隨即衝着李曼喊道,李曼得知野兔被烤好以後,就吩咐手下直接來到了葉城的身邊。

隨後,李曼的手下將烤好的野兔肉拿到了李曼的面前,李曼看着香氣濃郁的野兔,一時間十分的動容。

她在這座島嶼上面這些天都是吃的啥……

現在跟這隻烤兔比起來,那些食物簡直就是垃圾,她已經餓的不行了,直接咬了一口,她沒有想到葉城居然在上面撒上了一些鹽粒。

這些鹽粒可是葉城精心曬制的, 所以雜質根本就沒有多少。

“這也太好吃了 ?”

只見李曼直接在心裏感嘆道,此時她的手下也是餓的不行了,看到李曼在不停的啃着野兔,他們也想吃一點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