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讓元浩現在出去尋找食物的話,他能找到一些野果就算是不錯了,怎麼可能跟葉城相比呢?

不過葉城並沒有覺得自己有多麼的強,不過這個時候所有人都看到了,葉城的手臂還有手上,現在已經被荊棘給刺傷了。

尤其張敏跟孫嬌嬌,她們兩個人的內心是比較擔心的。

只見孫嬌嬌驚訝的一聲道:“葉城哥哥, 你的手臂上面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傷?”

“是不是想要捕捉這隻野兔造成的?”

張敏這個時候也說道:“葉城,你其實不必這樣的,大家都不是很餓,餓一晚上的話,沒有什麼事情的!”

張敏也非常清楚,葉城爲了捉這隻野兔,恐怕也是爲了自己。

畢竟葉城的內心,張敏還是可以感受到的,不過葉城卻擺了擺手說道:“這點小傷對於我葉城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

“比起張敏你受的傷,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行了,白峯你弄一些椰汁給張敏喝,我去烤野兔肉!”

葉城說着,就直接將清理好的野兔放在了火堆上面,而白峯就直接從揹包當中取出了椰子,然後直接在地面上砸了幾下,椰子殼就直接破開了。

椰子裏面有新鮮的椰汁,這對於張敏的傷勢恢復,有着很關鍵的作用。

張敏其實是不想喝的,但是看到這次葉城一共採摘了七個椰子,每個人都可以喝到,她就沒有別的想法了,直接大口的喝了起來。

張敏已經很久沒有喝過椰汁了,這次喝椰汁的時候,張敏的內心是比較開心的。

而過了沒多久,葉城的野兔肉也烤好了,葉城誰也沒有給,直接將野兔腿遞給了張敏,張敏知道葉城今天付出了很多,尤其葉城的身上現在還有傷呢。

如果她現在吃的話,內心是非常自責的,所以她直接衝着葉城說道:“這野兔腿還是給你吃吧,你今天也比較勞累了。”

“不僅對付孫大虎他們,而且還幫我去採摘藥草,晚上的時候還出去尋找食物。”

“如果沒有你的話,恐怕我們現在也活不了這麼長時間,所以這隻野兔腿,還是給你吃吧!”

張敏還是比較心疼葉城的,畢竟沒有葉城的話,他們什麼也不是,他們現在的體能,也是葉城用幾天時間鍛煉出來的。


現在張敏受傷這麼嚴重,即使現在也非常的勞累,葉城也不會將這隻野兔腿給吃下的。

他又靠近了張敏一點點,然後直接將野兔腿遞到了她的手中,隨後說道:“行了,你就趕快吃吧,野兔腿還有一隻呢,放心!”

葉城說完以後,張敏內心就比較安心了,一時間也抱着野兔腿吃了起來。

而剩下的野兔肉,葉城知道張敏一個人肯定是吃不完,而且現在人數也比較多,讓大家所有人都吃飽的話,顯然不太現實。

所以葉城直接將剩下來的野兔肉,直接給平分了。

葉城沒有多吃一點野兔肉,這對大家來說也是非常公平的,孫嬌嬌跟白峯還有元浩他們,一時間也不好說葉城什麼話。

畢竟這隻野兔還是葉城捉到的,即使葉城直接將它全部吃掉,他們不好說什麼。

很快,他們幾個人就將這隻野兔肉給吃完了,張敏吃完野兔腿以後,也直接躺下來休息了,而葉城他們一時間也有些累了。

葉城直接看向孫嬌嬌跟白峯他們說道:“今天晚上我們就不守夜吧。”

“看樣子孫大強跟孫大虎他們,也不會過來攻擊我們……”

葉城知道孫大強跟孫大虎兩個人,他們是不會冒險的, 尤其現在還是晚上,如果他們冒然攻擊葉城他們的話,最終的結果也是可想而知的。


所以葉城比較放心,但是四周有什麼野獸的話,那麼葉城是沒有辦法預知的。

不過好在他們有火堆,有了火堆如果有一些野獸出沒的話,它們也會有所顧慮,所以葉城直接不讓所有人守夜,加上葉城也覺得有些累了。

葉城直接看向了四周,然後直接就睡了下來,而孫嬌嬌跟白峯還有元浩他們,一時間也有些累了,直接躺在了地面上睡着了。 3622事情鬧大了

郝副隊長几人看著幾個人用怪異的圓桶狀物,隔著五六十米遠,只是對著郝隊長一群人抬動了下,頃刻間三十四人便全部莫名其妙倒下,一時驚呆了。

江帆重新易容化妝成蒙仁的模樣從樹林出來,看了看地面上倒著的七十餘人,自己這方是一個都沒受傷,十分滿意,這時一個巨神族人拿著個袋子裝著七十餘顆符印遞過來。

「你們誰是聖女派來的,傻站著幹什麼,還不趕緊到郝隊長身上搜免罪金牌!」江帆接過符印收起,沖著還處在驚愕中的郝副隊長几人道。

郝副隊長几人這才清醒過來,一人急忙道:「呃,我這就去搜查!」奔向郝隊長的屍體進行搜查。

「蒙特使,這,這是怎麼回事,怎麼瞬間幾十人就倒了?」郝副隊長極為疑惑又好奇地問道。

「秘密,這是聖女的秘密武器,記住,這裡發生的事你要當什麼都沒看見,絕不能泄露半點!」江帆自然不會說,一臉嚴肅的叮囑道。

「是,是,屬下保證不會泄露半個字!」郝副隊長嚇一跳急忙表態道,不敢再問了。

稍稍等了會,那個搜查郝隊長的人已是擺弄屍體一陣子最後站起身看著屍體發獃,江帆裝腔作勢的問道:「怎麼樣,找到免罪金牌了沒有?」

「呃,蒙特使,找遍了沒有免罪金牌!」那人搖頭答道。

「這樣吧,你和郝副隊長把郝隊長的屍體帶回去交差吧,這裡我來處理!」江帆點點頭道。

郝副隊長一招手兩個心腹立刻去抬屍體,接著看了看一邊樹林中還在燃燒的大火忍不住問道:「蒙特使,樹林中怎麼回事?好像在干仗啊,似乎不少人!」

「郝副隊長,你忘了剛才對你說的話了?你要是想命長,就不要問一些不該知道的事,有時好奇會要命的!」江帆變得陰森森的警告道。

郝副隊長惶恐起來,從江帆的眼神中看到了殺意,急忙告罪道:「呃,抱歉,屬下大意了,再也不敢了,我保證一定全部忘掉!」

「再也不敢了,再有一次關於今晚的事的提問,你就沒活的機會了,還有,你們兩個也是一樣,明白嗎?」江帆冷峻的大聲威脅道。

郝副隊長和另外三人頓時額頭冒汗,連忙點頭表示服從,接著幾人上了符獸車要走,忽然郝副隊長又下車來到江帆面前訕訕問道:「特使大人,那今晚替我看看圖案迷局的事還能行嗎?」

「可以,現在時間並不怎麼晚,回古廟鎮也就個把小時,我稍後就回去,我們還是按照約定見面!」江帆想了想道。

郝副隊長連忙道謝,接著上符獸車,帶著郝隊長的屍體趕往古廟鎮。

江帆等巨神族人打掃完戰場,收回聖石箭,撿回近兩百符神聖符印,帶著人來到河邊,將大部分人收入符咒世界,人多不方便容易引起注意。

留下幾個人和一個雙頭裂體陪同下河進行偽造逃離現場,相信那幾十個逃走的司空符神主手下一定上報,很快就會有人來調查。

江帆騎著雙頭裂體獸飛回古廟鎮,想了想還是覺得有必要與聖女見個面,用符訊球發送訊息,聖女還在白天的那個村子里。

聖女聽完郝副隊長几人的彙報十分驚訝,樹林中的竟然出現混戰,動靜還非常大,稍想了想就明白過來,應該是那傢伙的青龍族與三大勢力的一支開戰,那也太巧了,兩件事撞到一起了。

不過還是非常疑惑,這與事先說好的不符,那傢伙只打算派出怪獸襲擊的,怎麼親自跑去公然開戰,不但大獲全勝似乎還打死了對方不少人。

這次只派去四十人,明顯現場青龍族人不止這個數,看來這傢伙隱瞞了潛入蒙城地區的實際人數,這是為什麼,難道有別的企圖?至於沒找到免罪金牌到不在意,可以抄家再找。

聖女正思索著,接到江帆的傳訊立刻告訴地址,江帆不找她,他也打算找江帆問個清楚。

「樹林中的大戰是怎麼回事?你哪來的那麼多人?」聖女一見到江帆便把他帶到另一間房問道。

「情況有變,我也沒想到伏擊郝隊長的地方離著三大勢力的人那麼近,只隔著三里路,伏擊郝隊長勢必引來三大勢力的人,只有改變計劃親自動手了!」 舊愛新禧

「至於人手是最初隨我一起來到蒙克族的,沒多少,只有三十人而已,這次情況特使,便全部用上了!」江帆頓了頓又道,自然不會說真話。

「真的只有三十人嗎?之前你為何沒說?」聖女想了想有些不信,更是抱怨道。

「只有三十人,規模這麼小,一般情況下我不打算用,何況我和蒙克族是聯手,不用把老底全部抖落個乾淨吧!」江帆皺皺眉提醒道,看出來聖女對忽然冒出的人心悸。

「兩百人我不是就告訴你了嗎,一百留下不也公開的讓你安排了,你放心,我不會對你們不利的,我對蒙克族沒興趣,既是有些人手保留你大可不必在意的!」江帆又安慰道。

聖女沉默了會點頭沒再糾纏,江帆說的有道理,至少有一百人他是可以不暴露的,好奇的問道:「你的人是用什麼手段一下子就見郝隊長几十人全部撂倒的?」

「這可是我青龍族的殺手鐧!」江帆笑道。

聖女皺皺眉有些鬱悶,擺明了這傢伙是不會說的,只得轉移話題道:「那在樹林中對付三大勢力的情況總可以說說吧!」

「嗯,這個當然可以說,而且必須說,你待會還要告訴你父親,做好應對的準備,不然搞不好會出麻煩!」江帆一臉嚴肅道。

竊命者[快穿] 怎麼了,說得這麼可怕,快說說怎麼回事,動靜那麼大,你不會是殺了很多人吧,那樣事就鬧大了,做過頭反而不利的!」聖女嚇一跳忙道。

「這夥人有兩百多些,是司空符神主的人,領頭的是夏柳神王,我是以青龍族的身份動手的,夏柳神王被我滅了,他們只逃走了三四十人,我想司空符神主很快就知道了!」江帆簡答的講述道。

「啊,你把神王給殺了!」聖女頓時驚呼起來,眼睛瞪得老大,就像魚泡似的。

「噓,你小聲點行不行,你想大家都知道啊!」江帆急忙提醒抱怨道。

「呃,不好意思,我有些失態了,你把神王給殺了,還打死了一百多人,這隻小隊被滅大半,司空符神主只怕要大發雷霆了!」聖女頓時一驚急忙掩住嘴巴,接著歉意了句后擔心起來。

蒙不滅和聖女的本意只是希望江帆能不斷的製造麻煩阻攔三大勢力尋找的進度,沒想到江帆一下子把事鬧的這麼大,讓她很意外也有些措手不及了。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第573章 不會放過

等到他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太亮了,地面上的火堆已經熄滅了,不過好在他們昨天晚上沒有遇到任何危險。


這對於葉城來說,算是比較幸運的,而且現在張敏也受傷了,讓葉城他們去攻擊孫大虎跟孫大強的話,也不太現實。

只是葉城完全沒有想到,其實孫大虎一直都在尋找他們,而且孫大虎的隊伍,現在距離他們已經不是很遠了。

昨天晚上的野兔肉吃完了,不過還剩下一些椰子肉,這些椰子肉可以夠葉城他們吃一早上的,雖然不能讓他們吃飽,但是墊吧一下肚子,那還是沒有問題的。

尤其張敏現在體質比較虛弱,吃一些椰子肉還是比較好的。

只是等到他們吃完這些椰子肉以後,葉城就發現遠處有了一些動靜,而且這些動靜一點都不小,像是有人直接過來了!

葉城一開始還有些懷疑,認爲是自己的耳朵聽錯了,但是過了一會以後,這些聲音並沒有直接消失,反而是越來越大了,這就讓葉城的內心有些不安了。

所以他直接衝着所有人道:“我聽到遠處有一些動靜,恐怕是孫大虎或者孫大強他們來了。”

“我們得快離開這裏了,要不然的話,我們一定會被他們攻擊的!”

現在葉城的人數很少,無論是孫大虎還是孫大強,葉城他們都是承受不了的,而且現在張敏還受傷了,一旦被孫大虎或者孫大強他們發現的話,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只見張敏跟孫嬌嬌還有白峯他們,一時間也警覺了起來,他們都非常清楚孫大強跟孫大虎的厲害。

白峯直接衝着葉城說道:“那麼張敏怎麼辦?”

“交給你?”

白峯自己撤退沒有問題,但是要讓他揹着張敏撤退的話,恐怕他堅持不了幾分鐘。

葉城知道白峯的顧慮,他直接說道:“張敏交給我,不過看來孫大虎或者孫大強他們,這個時候已經距離我們很近了。”

“如果我們現在逃跑的話,顯然是有些不可能了,所以我們直接攻擊他們,然後找到機會撤退!”


葉城聽到聲音越來越近了,如果這個時候撤退的話,一定會被孫大虎或者孫大強他們盯上的,但是如果攻擊一下孫大強或者孫大虎,那麼這些人是不敢冒然進攻的。

白峯跟元浩還有孫嬌嬌,一時間都非常贊同葉城的看法。

現在張敏覺得自己成爲了拖累,雖然她很不想成爲大家的拖累,但是隻要一動彈的話,身體就會感到非常的疼痛。

所以她沒有辦法,只好坐在原地不動, 而敵人現在已經越來越近了,葉城跟衆人的心情也變的越來越緊張了。

只見葉城跟白峯還有孫嬌嬌他們,一時間都來到了前面,現在他們還不確定敵人是誰,所以現在要做的,就是確定到底是孫大虎還是孫大強。

這個時候,葉城直接看到對方的人了,這些人是孫大虎他們。

孫大虎的勢力要比孫大強厲害不少,而且孫大虎這個人也極其的記仇,所有葉城知道是孫大虎他們以後,直接就覺得壞了。

現在張敏的傷勢很嚴重,如果被孫大虎他們攻擊的話,可能後果不堪設想。

但是葉城卻沒有慌張,他知道如果這個時候慌張的話,最終的結果肯定是全軍覆沒,所以他直接看向了孫嬌嬌跟白峯他們。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