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急速趕路,約莫半個小時后,周圍的人跡也是越來越稀少,時不時的有着獸吼聲響起,而到了這裏,林又夏也是變得有些謹慎起來。

一行數人再度穿過叢林,眼前的視線突然開闊起來,溪流自碎石地中流淌而過,在那對面,則是出現了一座小山谷,山谷之中,有着暴虐的低吼之聲傳出。

望着這座小山谷,林又夏也是停下了腳步,然後對着卦者點點頭,後者臉龐也是浮現出一股凝重的神色,這讓凌辰等人也反應過來,他們的目的地到了。

看來這生命靈樹,就在這山谷之中。

眼前的山穀穀口狹窄,谷口兩側更是有着茂密的樹枝伸展出來,亂石堆積間,倒是將這山谷遮掩得若隱若現,倒是極為的隱蔽。

林又夏使了個眼色,讓眾人不要輕舉妄動,隨後卦者雙手探出,幾道玄奧的陣法在其餘人身上出現,將他們身上的氣息盡數封鎖。

林又夏輕聲說道:「待會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們打它們一個措手不及,我和卦老吸引注意,你們隨後跟上,這裏面三隻異靈獸分別為鐮尾蛇,冰晶蜥蜴以及靈隱猴,前兩隻交給我和卦老,靈隱猴就交給你們了。「

凌辰等人也是臉色凝重的點點頭,卦者隨後說道:「那猴子身形敏捷,而且還會隱形,你們自己小心一些,注意拖住它即可,我和林城主會負責擊殺另外兩隻。」

眾人也是輕輕點頭,隱形的異靈獸着實難纏,也難怪林又夏他們需要人手來分擔壓力,不然二者全心對付異靈獸的時候,有隻隱形的怪物一直騷擾自己,那肯定是壓力巨大。

「準備動手。」

林又夏一揮手,眾人身軀之上便是靈晶之力升騰而起,要不是那陣法壓抑著波動,顯然早已被山谷中的三隻異靈獸所發現,隨後他們各自小心翼翼的靠近山谷深處。

眾人潛行間,看向山谷的深處,有着一顆巨大的靈樹正散發着蓬勃的生命氣息,這顆巨樹通體碧綠,整個軀幹之上也是充滿了碧綠的光芒,而在那巨樹之上,翠綠的樹葉透露出翡翠般的色彩,即便是隔着這麼遠的距離,依舊是能夠聞着那散發出來的生命氣息,令人心曠神怡。

但是在那巨樹身上,一條龐大的黑色巨蛇,正纏繞在那軀幹之上,這條黑色大蛇通體黝黑,鱗片堅硬無比,正在不斷吐著蛇信子,雙眼蛇瞳猩紅不已,在那尾巴之上,更是拖着一把誇張的鐮刀,鐮刀之上傳來鋒利無比的氣息,遠遠看去便讓人心生畏懼。

而在樹榦地下,一隻渾身被晶體包裹的蜥蜴,正匍匐在樹底下,他那龐大的身軀猶如一座小山一般,粗壯的四肢令人望而生畏,渾身猶如水晶一般,散發出陣陣寒氣。

最後在那樹枝之間,似乎有道若隱若現的猿猴身影不斷浮現,在樹枝之間來回蕩漾,偶爾還採摘一兩片樹葉放入口中,令得另外兩隻異靈獸傳來恐怖的低吼。

凌辰等人感受着那股遠遠傳來的靈晶壓迫,眼神也是凝重了一些,畢竟那可是五星的異靈獸。

雖然眾人身上包裹着陣法,但是那鐮尾蛇顯然是這裏最強的異靈獸,它那蛇瞳之間頓時朝着山谷的前方望去,頓時發出一聲嘶吼。

吼!

憤怒的咆哮隨之而來,那冰晶蜥蜴粗壯的手臂抬起,竟然直接是抓起一塊龐大的巨石,朝着眾人的方向甩去,那嗚嗚的破風聲,顯然是有着極為沉重的力量。

「該死!」

卦者暗罵一聲,林又夏隨即眼神一凝,整個人化作一道殘影瞬間暴沖而出,反手一握,手中一把黑色的鐮刀浮現而出,靈晶之力暴動,一刀劈出,凌厲的刀芒瞬間將那巨岩劈裂而開,而其速度卻是絲毫不減,一馬當先,直奔那鐮尾蛇而去。

卦者也是隨之跟上,將一道奇妙的陣法封鎖住了那龐大的冰晶蜥蜴,只不過那蜥蜴力量龐大無比,粗壯的前肢不斷轟在那陣法之上。

砰砰!

那蜥蜴不斷轟擊陣法,頓時那封鎖陣法傳來陣陣漣漪,隨即像鏡子一般破碎開來,卦者臉色一沉,隨後雙手凝結印法,一道玄奧無比的陣法在其胸口浮現。

「破太虛!」

一道氣場展開,裏面無數道靈晶之氣猶如針芒一般,不斷暴涌而出,包裹住那冰晶蜥蜴龐大的身軀。

蜥蜴大吼一聲,渾身晶片不斷散發出冰冷的寒氣,頓時晶片暴漲,猶如水晶礦石一般,將自己的身軀牢牢護住。

叮叮噹噹!

蜥蜴頓時包裹成一團,整個身軀快速翻滾,朝着卦者暴沖而去,後者看到異靈獸重來,頓時腳踏卦陣,一道奇妙的陣法,湧現而出。

「七星換位!」

卦者的身軀頓時消失不見,出現在陣法的另一處,讓蜥蜴的衝擊落空,整個人凝結手印,再度使出一道封印陣法。

「七星定!」

玄奧無比的陣法將異靈獸牢牢鎖定,冰晶蜥蜴的身軀頓時被短暫的定住了一瞬,卦者頓時眼中迸射出一道精光,無數道氣芒掠過天際,朝着蜥蜴暴射而去。

蜥蜴的寒冰碎片頓時被氣芒不斷刺碎,它發出憤怒的吼叫,但是不論他如何攻擊,卦者不斷變換七星換位,讓它空有蠻力而無法施展。

而在那空中樹榦之上,林又夏一身性感的黑色皮甲,手持黑色鐮刀,與那鐮尾蛇硬撼在一起,黑色鐮刀劃破空氣,帶起陣陣黑芒,襯托的林又夏猶如地獄的惡魔一般,只是那惡魔性感無比。

「死罪宣告!」

黑色的鐮刀劃過一道暗芒,頓時一道骷髏般的黑色光芒覆蓋在了鐮尾蛇的射軀之上,那骷髏猶如活物一般,不斷吸收著鐮尾蛇的靈晶之力。

林又夏覆蓋了標記以後,骷髏傳來的死亡之力讓她頓時被濃濃的黑霧包裹,頭髮瞬間變長,身軀也變大了幾分,皮膚也變得更加蒼白,身上的皮甲因為體型有些變大的緣故,頓時有些分裂,將其一些雪白的皮膚暴露而出,整個人猶如深淵的魅魔一般,充滿了誘惑與危險。

林又夏手中的鐮刀更是變得龐大無比,她隨手一揮,凌厲的光芒將鐮尾蛇勾起,將其猶如炮彈一般橫掃而出。

「死魂之刺!」

林又夏腳踩樹榦,頓時化作一抹黑線般消失,隨後出現在鐮尾蛇的身軀周圍,無數道黑色刀芒瞬間而出,甚至在空中猶如黑蛇一般扭曲,在異靈獸的身軀之上頓時劃出了數道血痕。

不得不說林又夏的力量甚至還在那鐮尾蛇之上,異靈獸吃痛之下,尾部的巨大鐮刀重重一甩,暗紅色的刀芒與林又夏黑色的刀芒頓時碰撞在一起,那四散而出的凌厲氣息,將四周山谷牆壁頓時全部斬斷。

而其餘人靠近那生命靈樹之時,突然臉色一變,所有人頓時暴退,他們所在之地,突然爆裂而出,一隻巨掌,生生的轟爆地面,而後一道若隱若現的魔猿身體,落至在那靈樹之旁。

凌辰等人也是臉色凝重的看着這若隱若現的魔猿身軀,心裏也是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

「靈隱猴么?就讓我來瞧瞧,這五星異靈獸究竟何等強悍!」

凌辰感受着前方靈隱猴身上傳來的狂暴波動,臉色之上除了凝重,還有着濃濃的戰意。

而對面那有些身形渙散的魔猿,其猩紅目光內竟是有着類似人類般的狡詐與兇狠之色涌動着,一眼看去便是知道它擁有着不低的靈智。

「我來擋住他,其餘人在側翼進行攻擊,輔助和治療不要離開我們太遠,這畜生敏捷的很,不要大意了!」肖斌一聲大吼,顯然他在這裏是經驗最高之人。

凌辰和屈依白頓時出現在了肖斌的左右兩側,夏靈橙在肖斌的身後,蕭曼雪和韓萱也是站在了夏靈橙的身邊。

戰鬥,一觸即發。 別多想,徐凌真的只是為了提升實力,雖然已經有很大把握解決蕭銘,但他要做的不是擊敗蕭銘,而是完全碾壓蕭銘。

【龍陽決升級成功!】

【龍陽決三重:宿主可同時力戰四女,每天六小時精力不斷,修為提升需要次數減少十次,宿主可催發出龍陽之力輔助戰鬥,作戰能力小幅度提升(大概等同於20%)】

【神級不死不滅之體升級成功!】

【不死不滅之體(入門):治癒能力翻倍,獲得斷臂重生的能力】

「不錯,龍陽決升級到三重,接下來兩三個月我就可以幾乎無時無刻的奮鬥,不死不滅也升級到了能夠斷臂重生的地步,以後的戰鬥更有利了。」

徐凌暗暗滿意,按照這個升級進度,他後面豈不是可以連續七天七夜力戰數十美女而金槍不倒?

對於系統給的技能,徐凌只能說一個字,牛!

升級完龍陽決,就只剩下系統送的幸運大轉盤機會了。

幸運大轉盤的抽獎機會比反派點還難獲得,但前面兩次卻沒能抽到什麼好東西,也就戰無不勝的道具卡幫徐凌裝了裝逼,不信這一次還是抽到垃圾。

【是否開啟幸運大轉盤?】

【開啟成功!正在為你抽獎……】

熟悉的撲克牌開始在眼前晃動,在徐凌期待的目光中,最終一張金色的撲克牌停在了圓環中間。

「哇!金色傳說!」

徐凌眼前一亮,看來他還不算特別倒霉,好歹是出了一次金了。

金色撲克牌落到徐凌手上,他拿起看了看。

【御女三千(史詩):曾有聞黃帝力御萬女而得道飛升,此番使用御女三千之術,可在一個月內精力無窮無盡,做到御女三千而不倒,同時修為提升所需要的滿足次數大幅度減少,助你早日殺死主角,完成位面躍動】

【史詩級特殊效果:御女三千使用時,除了女主,普通女人也可與其雙休,但修鍊速度減半】

「我草!這麼牛?」

徐凌眼放綠光,連續一個月精力不斷,還能跟普通女人雙修,豈不是說他可以在一個月內持續提升修為?

事不宜遲,徐凌當場用掉了御女三千道具卡,急匆匆的跑去找周思穎三女開啟飛一般的修鍊速度。

…………

第二天,周思穎三女徹底被徐凌折騰的不行了,全部累的昏睡在床上。

徐凌不由無奈,雖然他的精力不斷,但如今三女都累的睡着,他也不能讓女主滿足也就不能提升修為。

周思穎三女是徹徹底底對徐凌折服了,她們三人幾乎是持續不停的連番上陣,徐凌卻沒有一點疲軟的現象。

徐凌想了想,突然想起還有一個果實還沒有採摘,那就是白家的白小沐。

白小沐好歹是一位次女主,也能融入周思穎三女之中,屆時多一個人分擔壓力,讓她們四人輪番上陣,徐凌修為提升的速度也要快許多。

如果連四個人都支撐不住,那徐凌就只能去找普通女人了。

以他在琛寧市的實力,加上逆天的顏值,自然不缺投懷送抱的女人,比如之前不了了之的陳靜。

想到這裏,徐凌決定先去白家一趟,把白小沐給搞到手。

………

白家,白小沐一個人坐在院子裏打遊戲,滿臉的悶悶不樂。

她本來就心情不好,加上遇到一些坑貨隊友,頓時氣的直接將手機摔了出去。

「什麼坑貨隊友,這種水平還來玩遊戲,是成心想報復社會嗎?」

白小沐不再去看手機,端起桌邊的飲料喝了一口。

這時白臨走了過來,他有些哭笑不得的看了看地上的手機,說道:「小沐,你怎麼又在發脾氣?」

不知道為什麼,白小沐這幾天總是心情不好,難道是月事不調?

白臨雖然擔心,但這種女孩子的事他還是不要多問的好。

白小沐嘟了嘟嘴,沒好氣的說道:「還不是那個徐凌,說過段時間就過來,結果都過去這麼久了。」

這可不怪徐凌忘了白小沐,他先是大費周章處理周思穎的事,在醫院裝了幾天病,然後還跟蕭銘打了一場,事情實在太多了。

「放心吧,徐賢侄說來就一定會來,他沒必要欺騙我們。小沐,到時候徐賢侄要是來了,你可千萬不要再胡鬧了。」

白臨嘆了口氣,他不怕徐凌不來,就怕白小沐再次對徐凌出言不遜。

一來白家根本惹不起徐家,二來徐凌還是白老爺子的救命恩人,於情於理白家都要將徐凌奉為座上賓。

不知為何,以往白小沐的確是胡鬧了一點,卻也不見得這般不識大體,每次提到徐凌情緒都會尤為激動。

「難不成…」

白臨目光一閃,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

白小沐正值青春期,本就是芳心萌動的年紀,恰好遇見徐凌這麼一位身世般配,且容貌俊朗的天之驕子,莫不成是動心了?

看着白小沐悶悶不樂的小臉,白臨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說道:「小沐啊,你是不是喜歡上徐賢侄啦?這也難怪,徐賢侄如此年輕有為,外表更是俊朗非凡,女孩子很難不動心。」

「要是小沐你對徐賢侄有意思,老爸我拼了老臉不要,也會想辦法幫你促成這樁婚事的。」

被父親猜中心思,白小沐頓時小臉一片羞紅,強裝鎮定道:「誰、誰喜歡他了?爸,你一口一個徐賢侄,我看是你喜歡上他了吧?再說了,他…不是有女朋友了嗎?」

說到這裏,白小沐神色變得有些落寞,徐凌有女朋友的事,正是她這幾天心情不好的主要原因。

徐凌此等天之驕子,即便白家有意向徐家結親,他也肯定不會輕易放棄自己的女朋友。

白小沐自認也算容貌與家世不俗,卻只能對喜歡的人單相思,用軟用硬恐怕都對徐凌不起作用。

偏偏徐凌像是絲毫沒有察覺到白小沐的異樣,接連幾天都不來白家探望,哪怕暫時沒辦法完成第三療程,只是過來看看她也好啊。

以白小沐的傲氣,又不願親自去找徐凌,如此一來就只能整天悶悶不樂。 楚千機看著前方涌動的人流,開口道,「林兄弟,我們也去往出發點吧。」

林玄點點頭,跟著人流向著前方走去,一直走到上山的寬敞的台階通道附近,幾人才停了下來,環顧一周,突然發現右前方的山壁上有著一幅棋盤,明顯是個殘局。

楚千機順著林玄的目光看去,沉聲說道,「林兄弟,可知道生死棋局?」

林玄緩緩的搖了搖頭,他知道楚千機說的這個棋局應該與這山壁上的棋局有關。

「生死棋局乃是皇家學院的祖師所創,武州的百國之中,曾經無數天驕前來想要破解此局,凡是不超過二十歲的人,只要破解棋局,便可拜入皇家學院的院長門下,成為其關門弟子。」

楚千機指著山壁說道。

「可有人破解此棋局?」林玄目露精光的問道。

「未曾,這個棋局已有近百年沒有被破解了。」楚千機搖頭苦笑。

「此棋局很厲害?祁夢凌也沒有解開?」林玄詫異的問道,要知道祁夢凌可是被譽為南疆國百年不見的絕世天才啊,難道連她都沒有辦法解開這棋局?

楚千機聲音凝重的道,「當然厲害,據說二十年前,曾經有一位比祁夢凌更優秀的天才,年僅二十已經達到了神魂境巔峰,院長想要收其為徒卻被他拒絕了,他想要以此棋局證明自己,入局不過百息間就被斬殺。」

「而且,當年安邦侯來過這棋局,最後有沒有挑戰卻不得而知。」

林玄聽言倒吸一口涼氣,二十歲神魂境巔峰絕對是妖孽中的妖孽了,卻堅持不到百息時間?

就在這時,天空中突然響起了一道蒼老的聲音。

「闖關開啟,計時啟動。」

隨著聲音落下,人潮頓時向著台階通道衝去。

林玄面色凝重的道,「麻煩楚前輩,幫忙照看我的未婚妻。」

楚千機點點頭,「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