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雙方的大戰一觸即發,

顯然,秦凡成功地將兩邊的人拉扯在一起,

見狀,那名為閻灞的陰險武者臉色冷然一笑,大聲吼道:「TMBD,小子,你很有種,竟然敢挑戰你灞爺我,真是自尋死路,」

旋即,閻灞的手中出現了一柄如同毒蛇一般的古怪利槍,

閻灞看到秦凡如此年輕,而且從秦凡剛才施展出的那一劍看來,

雖然霸道無比,但是卻沒有靈力化實,也就是沒突破到煉尊的境界,所以他多少有一些不屑,

悠地,秦凡暗罵道:「TMD,這幫傢伙真不給力,」

因為,就在此時秦凡發現阮傑他們幾個人並沒有動手的意思,

雖然阮傑他們幾個人被那叫做彪哥的中年武者攔著,但是依然沒有動手的意圖,

秦凡口中裝作不屑地說道:「阮傑你們幾個人不用過來,放心,這樣的貨色本少爺我還能對付,你先把那白衣中年武者搞定再說吧,」

旋即,秦凡施展出在空間風暴中領悟的龍捲颶風朝著那湖邊掠去,

此時,秦凡的口中還不忘朝著那閻灞大聲說道:「你TMD,敢不敢和本少爺我水中一戰,」

「哼,」聞言,那閻灞冷哼一聲,大聲怒吼道:「TMD,小子,不管在哪裡,你都難逃一死,」

所謂,閻灞便追了過來,

片刻后,雙方的人已經都分別戰在了一起,

「呼,」秦凡踏上湖面,終於是鬆了一口氣,

然後,秦凡微笑地看著對面的閻灞,

秦凡知道此人.大概是六重煉尊之境的武者的修為,

因為,在水中,就算七重煉尊之境的武者秦凡他也不懼,

而且,秦凡對這個位置也是相當的滿意,

如果,那仙蓮冥芝盛開,他秦凡將會是第一個抵達,

這時候,那閻灞也躍到了湖面之上,

而且,一瞬間也不停留,腳掌直接狠狠一踏湖面,

隨著,一道水花的爆響聲,閻灞的身形朝著秦凡飈飛而去,

此時,秦凡對付中級煉尊之境的武者,還是很簡單地說,

因為,秦凡領悟了水之力,在水源充足的地方秦凡可以說是佔盡優勢,

所以,秦凡也不懼,手握斬龍劍,冷冷地看著疾馳而來的身影,

「咦,」

閻灞看見秦凡突然站定握劍欲攻,不由得微微驚訝,

驚訝歸驚訝,但閻灞卻是腳下不停,手握古怪利槍,急速凝聚著雄渾的能量,釋放著淡淡的漣漪波動,似是在準備強力的一擊,

「霸斬虛空,」

秦凡看著那閻灞越來越近,決定率先出手,

旋即,秦凡手中的斬龍劍一揮,靜演之力迸發而出,

頓時,湖水翻滾,水助劍勢,霸氣無匹的血色劍芒朝著那閻灞轟擊而去,

不過,那閻灞也並未退縮,他所擅長的,似乎也是硬碰硬的戰鬥,

因此,那閻灞並未閃避,前跨了一步,手中的古怪利槍捲起雄渾的勁力,狠狠的朝著前方那洶湧的血色劍芒攻擊而去,

「轟,」

隨著,一聲震響的傳出,

一道道兇猛的能量勁氣,讓四周的湖水翻滾洶湧,

然而,秦凡在這一招對轟中,腳步不由得退了幾步,

而且,反觀那閻灞卻是僅僅退後了半步,便是將身體穩住了下來,

閻灞經過剛才的接觸,他已經肯定了秦凡的實力正如自己猜測的一般並不強大,

於是,踏回步子閻灞撇了撇嘴,不屑的笑道:「哈哈,小子,半步煉尊武者始終不如煉尊之境的武者,你竟然敢挑戰灞爺我,真是不知死活……」

聞言,秦凡也不甘示弱的說道:「嘿嘿,煉尊境界也不過如此嘛,」

秦凡剛才那一招只是試探而已,以他如今對水之力的感悟與理解,

秦凡完全可以將劍之意境融入到周圍的湖水之中,那樣秦凡的攻擊力道將可以增加數倍,

「哼,」聞言,那閻灞再次冷哼一聲,開口說道:「TMBD,小子廢話少說,給我滾過來受死吧,」

說完,閻灞手中的古怪利槍舞動不休,

然後,便見得幾道湖水突然湧起,化作了幾柄巨型水槍翻騰著,而後他槍尖朝著秦凡一指,

呼呼呼……

此時,那幾柄巨型水之力凝聚的槍立刻在水中奔騰著,似乎要將整個湖泊都翻轉過來,聲勢極其浩大,

秦凡可以感覺到上面那強橫無比的先天煉尊之力,

見狀,秦凡喃語道:「咦,他竟然是水屬性煉尊武者,怪不得他敢到湖面和我戰鬥,」

旋即,秦凡雙目一凝,

「哼,」秦凡冷哼一聲,心中暗忖道:「不過,縱是如此,你能比得上水中的王者水屬性蛟龍麽,」

「轟,」

隨即,秦凡身上的靜演之力再次迸發,斬龍劍頓時爆發出更為龐大的血色劍芒,

秦凡,再次揮出一劍,更為龐大的聲勢,甚至引起了湖泊岸邊眾武者的注意,


「嗯,這傢伙不過是半步煉尊之境,怎會發出這麼強橫的攻擊,」

此時,閻灞的幾名同伴的心底都不由得有些微微震驚,

由於,秦凡和閻灞兩人同樣聲勢浩大的攻擊之下,

整個湖泊之中,洶湧澎湃的水波翻滾著,將兩人都掩蓋在了水花的浪潮之中,

話說,在這一次強力對碰之中,勝負如何,

因為,水浪阻擋了眾武者的視線,即使在交手之中的幾個武者,

這時候,也不由得分出一些心神去關注到這裡,

片刻之後,水浪退去,兩人的身影緩緩地顯露出來,

「噗,」

悠地,秦凡突然吐出了一口血液,

見此一幕,閻灞的那些同伴的心底都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轉瞬間,在秦凡對面的閻灞卻是臉色緩緩變得蒼白無色,而後周身數處飈激出鮮紅的血柱來,身形緩緩地向後倒去,


此刻,那些鮮紅的血花在湖面之中綻放著,

與此同時,在不遠處白色光芒大放,

……

「啊,閻灞竟然敗了,」

「這……這怎麼可能,那小子只是個半步煉尊之境的武者啊,」

這時候,湖泊岸邊上那與閻灞一直有矛盾的張澤也不由得心中驚訝, 張澤雖然與閻灞縷有爭執,但是事實上真論起實力,他們兩人都是知根知底,相差無幾,

這時候,那被叫做彪哥的白衣中年武者沉喝了一聲,說道:「我們暫時不要動手,」


白衣中年武者雖然對於閻灞敗給了秦凡也都感到十分意外,但是他必須掌控大局,

而且,這時候的仙蓮冥芝已經是白色光芒大放,

看此情形,仙蓮冥芝似乎隨時都要盛放了,

「桀桀,秦凡徒兒,想不到你現在已經可以輕易對抗衡中級煉尊之境的武者了,你的進步速度真的令為師驚訝啊,」

這時候,師父帝老的聲音在耳畔中響起,

聞言,秦凡如實說道:「老師,如今我對這水之力的理解和感悟越來越深,在水中我的確能夠發揮幾倍的戰力,」

「不過,在岸上的話我依然還不能與中級煉尊之境的武者正面碰撞,」

畢竟,站在水中秦凡的實力等於超常發揮,在地面他的力量就會弱上很多,

而且,秦凡現在對靜演第四重的運用還不是很明白,只是力量大了許多,

隱隱之間,秦凡感覺自己領悟的靜演第四重並不是這麼簡單的,

除此之外,秦凡卻是有一個預感,等他突破到煉尊之境以後,他還能從這靜演第四重之中領悟到其他的能力,

到時候,秦凡的實力更是能提高不少,

聞言,帝老微微一笑說道:「嗯,這點為師自然曉得,」

秦凡聞言也是微微一笑,

然而,秦凡也就在此時卻是突然感覺都背後一道凌厲的槍芒傳來,

這一次的槍芒卻是沒有引起多少的湖面動靜,似乎一心想要偷襲的,

不過,秦凡的精神力量一直外放著,周邊的一舉一動都逃脫不了他的感應,

即便是秦凡的精神力量沒有外放,光憑水之力對於水源的掌控能力,任何偷襲也都不會得逞,

旋即,秦凡連忙雙臂一振,幾道水牆在瞬間凝聚而成,擋在了那一道槍芒之前,

轟轟轟……

隨著,轟轟聲響起,數重水牆幾乎在那槍芒觸碰到的一剎那被擊潰,

然而,那槍芒依然沒有消散,繼續朝著秦凡轟擊而去,

「嘭,」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