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族選取傳承者的方法很簡單,那就是你比別人強。

隨著喊聲音落,巨漢身邊的小孩站起了身,原本看似平和的面孔霎時凌厲起來,好像要將眼前的一切撕碎,根本不像一個小孩子擁有的表情。

「又輪到那個殺神了,虎牙真是倒霉。」一群人幸災樂禍的笑道。

「我……我棄權!」一個略帶嗑啵的聲音喊道,還沒對決就已經棄權了,由此可見於虎的實力,更準確的是說他的冷漠,殘忍;在三天的時間,已經有近十人折損在他手中,被虎族公認為最有實力獲得虎聖傳承的競選者之一。

望著於虎離去的背影,讓一些原本兇殘的妖獸全都露出一絲膽卻的表情。

??????

這是一個由紫檀木建造的房舍,四周種著一片紫竹林,清流小溪,花香迷人,還有一群美麗的蜜蝶飛舞。

竹屋內。

「二長老,這是拿來孝敬您老的。」一個諂媚的聲音說道,將手中的一個玉盒呈了上去;竟然是獨孤逍遙打跑的虎岳,他那原本囂張的氣焰在這裡也消失的乾乾淨淨。

「你小子回來了!」身居正座的老者頭也沒抬的說道。

「虎族的大事我怎麼能不回來,當然最主要的還是看您老人家。」虎岳滿臉笑容說道。

「哼!都怪你非要惹那個人間界來的小子,如果不這樣你也不會被趕到邊域。」虎族二長老哼道。「那可是老大看好的人物。」

聽著二長老的訓話,虎岳就像一隻小貓似的低著頭不敢吱聲。

「這次回來好好表現,說不一定我可以招你回來。」二長老看了看手中的玉盒又說道。

「多謝二長老。」虎岳連忙道謝。

「二長老,我發現了兩隻獵物,如今已經來了虎域。」 「二長老,我在回來的路上發現了兩隻不錯獵物,如今已經來了虎域。」虎岳低聲說道。


「是嗎……」二長老雙眼中泛出一絲邪光。

「可是她們身邊有一個人,實力很強,如果不是那個人兩隻獵物已經被我捉來孝敬您老了。」

「哼!真是沒用。」二長老罵道。「如今這是虎域,就是龍也得給我盤著。」

······

······

「這就是虎域啊,比狐谷有趣多了。」小狸走在前面叫嚷著。

「那就好好玩一玩。」獨孤逍遙笑道。

「逍遙哥你就寵她吧!」一旁的狐魅兒輕笑,幾天的相處幾人看來很熟悉了。


「對了逍遙哥,你怎麼對我狐族的事這麼了解。」狐魅兒問道。

「因為我也是一隻狐妖,而且是狐族千萬年難得一出的天妖狐。」獨孤逍遙笑道。

「不說算了。」狐魅兒嫵媚的撇了一眼獨孤逍遙,顯然是不相信他所說的話。

「逍遙哥,魅兒姐,你們快點,虎族的大典快要開始了。」小狸揮手叫道。

「今天是虎族最後的比斗,贏的人就會獲得聖者傳承,不知道誰能得到最後的勝利。」

「虎王白浩雖然是人類,不過他擁有黑虎一族的血脈,實力不可測。」

「血王於虎更是虎族新星,這可是我們虎族一大幸事。」

「還有那個衛虎,也不是一般的角色。」

「怎麼這麼多人類傳承了我虎族的血脈,不能讓他們得到我虎族至聖,天虎大人一定會贏得最後的勝利。」

「······」一路上到處談論今天的決戰,每個人都好像非常興奮。

「到了!」很快幾人便來到了虎族聖殿,因為是虎族的盛事,殿門大開,所有人都可以前來觀戰。

虎族不愧是十二聖族之一,光是門面看著就叫人生畏,一股獸之王者的氣勢。

幾人隨著人流很快的來到了決戰場地,兩個美女倒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不過現在有更吸引他們的事,倒是沒有人來騷擾。

「出來了!」不知誰喊了一聲,眾人全都把目光移去。

那是一座巨大的困獸場,只見從四個方向分別走出了一個人。

東面走出的是一個身材魁梧的男子,渾身肌肉充滿一股爆炸性的氣息,在他的臉上還帶著一道長長的傷疤,赫然是人間界的白皓。

南面走出來的是一個看起來只有十幾歲的小孩,可是眾人不會被他的外表欺騙,那可是被稱為血王的狠角色。

從西面走出來的看起來長得倒是正常許多,不過眾人知道,這只是在他正常的時候。

「衛虎!」看清那道身影,獨孤逍遙輕輕道。



而最後一道身影卻是一隻猛虎,高大雄壯,有近三米多高,燈籠般大的冷眸橫掃那三人,虎視眈眈。

妖獸,達到天階便可以化形,但是有些妖族卻不這麼做,它們依然保持妖獸形態,這是他們的驕傲。

所有人都滿眼敬畏的看著那四人,強者什麼時候都會得到尊重。

踏!

踏……

四道身影全都來到了場中央,雙目之中帶著一團烈火,充滿了濃濃的戰意,還沒等開戰幾人就已經開始了較量。

「比斗開始!」

沒有所謂的規則,這是一場混斗,最後站在場中的便是勝利者,這也是妖族生存的方式,殘酷而又現實。

轟……

隨著一聲話落,只見四道殘影劃過,四人全都向著自己對面衝去,沒有華麗的招式,只有力量的碰撞,野性的廝殺,這便是妖界的戰鬥方式。

看著場上的比斗,場下觀戰之人好像受到了感染似的激動不已。


「老大,你看他們誰能贏!」高台上,二長老對著身旁的一位老者問道。

「你想誰贏?」沒有回答二長老的問話,虎泉反問道。

「誰贏都無所謂,反正都是我虎族的人。」二長老說道。

「嗯!十二聖族隕落無數,一定要讓聖者的傳承延續下去。」虎泉感嘆道,越是看著下面的四人虎泉心裡越是高興。「這可是我虎族的瑰寶啊。」

「二長老……你看。」虎岳趴在虎濤耳邊小聲說道。

「嗯……?」順著虎岳所指的方向看去,二長老眼睛不由一亮。

「你去辦吧!」

「是!」

······

吼!

吼……

場中,白浩與衛虎同時發出巨大的吼聲,又是向著對方衝去,兩人的衣衫早已破爛不堪,遍身是傷。

另一邊,那個小孩喉嚨里傳出嘶吼,身體竟然慢慢變形,片刻就化為一隻巨大的白虎,背上刻錄著玄奧的圖案,與對面的白虎遙遙相對。

吼!

兩隻白色猛虎又是撕扯在了一起。

轉換形態,妖族還是最初形態才是戰鬥最強的形態,野性的衝撞才能發揮出體內的潛能。

吼……

撕!

衛虎的衣衫破碎,身形暴漲,渾身竟然泛出毛髮,就連腦袋也長滿了白色絨毛。

『化虎訣』,如今衛虎的實力更近一層,全身虎化。

看見衛虎變換形態,白浩雙眼露出寒芒,一股暴躁的氣息從他的身體中釋放,只見他的身體上竟然也冒出了一層厚厚的黑色毛髮,那是黑虎的血脈。

兩虎雙眼對視著,沒人退縮。

翁!

就在這時,從虎族的禁地內突然飛出一道白光,那道白光浮在比斗場上空,好像在觀察著眾人的表現;不過此時四道身影卻是沒有注意到,現在在他們的眼裡只有對手。

吼!

吼……

又一輪的廝殺開始了,一快快碎肉從對方的身體上撕扯下來,幸虧幾人的恢復力都是相當的強,否則早已流血而死。

四人全都忘我的廝殺,有時還互換對手,因為除了自己,其餘三人全是敵人。

碰!

碰……

沒有運用一絲法則的力量,只是純粹的原始肉搏。

「呀,好殘忍啊!」小狸站在場外捂著眼睛不敢觀看。

噗……

嘶……

夕陽西落,戰鬥已經持續了整整一天的時間,每個人都已經到了極限,但是場卻沒有人放棄,全都靠著最後一口氣支撐著。

四人滿身帶著恐怖的傷口,渾身還冒著血流,即便有著恐怖的恢復力也趕不上這種程度的廝殺。

兩人兩虎隔空凝視,似是都沒有了行動的力量;這是一場意志力的比拼,最後沒有倒下的便是勝者。

「終於要結束了!」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即便是看著他們廝殺心裡也感到一陣心驚肉跳。

「到底誰能獲勝?」即便是這樣等待眾人也感到時間的漫長。

由極動轉換為了極靜,讓人有些調轉不過來。

砰!

許久后,終於有一個人先倒下了。

「是誰?」眾人把目光看去。

「是衛虎!可惜了。」這個時候倒下就代表與虎聖傳承無緣了。

又過去不知多長時間,很多人都已經昏昏欲睡,但場上的三道身影卻是依然堅挺。

嗒!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