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的,這女人是真的想殺我,她和過去一樣,打打殺殺的樣子一點沒有變。

我趕緊躲過,但胸口一痛,讓我提起的勁差點全散了,我被何坦天刺了兩槍,這兩槍竟然讓我無法用勁,難怪他會這麼大膽的扔下蘇瓷走掉,原來他早有準備。

蘇瓷的槍狠辣迅速,我躲了幾下差點腦袋被刺穿,我掉頭向樹林中跑去,我現在還不能死,沒有見到明姿,我怎麼能去死。

“別跑,餘澤你這個膽小鬼…!”明姿在我身後又氣又怒的罵道。

我一聲不吭,我越跑胸口越痛,胸口的血都沒法止住,慢慢我發現腿越來越重,蘇瓷的聲音也越來越近,她快追上我了。

突然眼前一陣昏暈我被一根樹枝絆倒在地,我一轉身蘇瓷的槍像一道黑色閃電般扎向我胸口,我拼盡力氣猛的躲過,喊了聲:”蘇瓷住手!”

蘇瓷被我喊得一愣,提着槍指着我。

我喊道:“我也不是誠心欺騙你,我告訴了你事實的話,我當時就被你殺死了,誰想死啊,誰不想活着啊,我當時怎麼敢跟你說?我爲你死了多少次你知道嗎,你的好幾個師兄要殺我,我每次都在生死邊緣徘徊你知道嗎,沒有你的日子裏,我天天想着你,我冒着生命去鈞山宮救你,又不顧生死的引開追兵…是爲什麼啊,是讓你殺了我嗎?還不是因爲我喜歡你……!”

蘇瓷擡起的槍慢慢垂了下去,但她馬上又擡起槍恨恨的道:“你…你喜歡我爲什麼又喜歡她,我最討厭口是心非欺哄女人的人!”

蘇瓷現在雖然口氣很硬,但氣勢已經不是那麼嚇人了。

我道:“你從巫山回去了,但是你有想我我嗎,在那個恐怖的地方我是怎麼活着出來你問過嗎,關心過嗎?”

蘇瓷急道:“誰說我沒有關心,我……!”但她馬上閉口不語,只是眼淚婆娑的看着我。

我道:“明姿,我們活下來都不容易,就不要再這麼打打殺殺了好嗎,我覺得自己好累,我知道你更累,你心裏藏了更多的事,不是嗎,再不好好的對待彼此,也許,我們就再也沒有機會了,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嗎,我天天都在想……我們不要再爭執了,來,把手中的的槍給我,我們坐下來說說話,我們彼此都有很多的話要給彼此說,不是嗎!”

明姿眼神迷離,我輕輕的拿下她手中的槍,把她拉到我身邊坐下,我摟住她道:“你很累了,你只是一個柔弱的女人,就不要再參與男人間的爭鬥了,好了,快睡吧,快睡吧,親一下,你就睡着了!”

明姿的眼皮掙扎了一下,便慢慢的合上了,她的手緊緊的摟着我,生怕我離開似的,她的臉還是那麼的美,如同出水芙蓉,如同不食人間煙火 的仙子。

我長出一口氣,我的催眠術成功了,這個兇狠的女人被我催眠了。

我親了親她的臉,她的表情已經變得安詳了,眉頭還有些舒展,似乎很安心,我看的一陣心疼。

她在廟裏還有一匹馬,我只好借她的馬去巫山了。 「龍天霸,你難道不知道白骨花的重要嗎?莫非你想便宜別人不成?」雷橫冷笑道。

「嘿嘿,死人的骨頭長出來的東西,再珍貴老子也不要!」龍天霸大笑。

「白痴!」雷橫破口大罵。

看到雷橫被龍天霸纏住,葉峰本想趁機取走白骨花,可是就在這時,一個人搶先一步出現在白骨花旁邊,伸手摘走了白骨花。

葉峰抬頭一看,摘走白骨花的人是個身穿白衣的青年,青年臉頰狹長,劍眉入鬢,英氣逼人。

「冷凌天!」雷橫瞧見白衣青年,臉色一變。

「白骨花我就先拿走了,兩位繼續,不用管我!」冷凌天呵呵一笑,縱身躍起,朝著遠方飛去。

然而冷凌天尚未飛遠,一支箭便射向他手中的白骨花而去。

冷凌天冷哼一聲,一記手刀劈向箭矢,箭矢碰一聲粉碎成一個個符文。

凝目看著葉峰,冷凌天冷笑道:「敢和冷某人搶東西,你好大的膽子!」

「你好像搞錯了……」葉峰冷笑道:「白骨花是我先找到的,搶東西的人不是我,應該是你!」

「既然白骨花並沒有在你手上,那就說明白骨花不是你的。」冷凌天冷冷道:「既然現在白骨花在我手上,那就是我的東西!以你的修為居然也敢來搶我東西,我倒想看看,你的依仗是什麼!?」

話音未落,冷凌天已經一掌出,一朵朵宛如雪花的火焰從天而降,籠罩向葉峰而去。

葉峰祭出九彩遁天梭,布置出了八卦劍陣,八卦劍陣一出,劍氣漫天。劍氣與火焰碰撞,火光滿天,耀眼之極。

「劍陣還不錯,可惜你修為太低!」冷凌天笑道:「白骨花冷某人為你留半年!等你突破到萬象境的時候再來找我!」


笑聲中,冷凌天已經轉身破空飛走。

「冷凌天,你想拿走白骨花,恐怕那麼容易!」

雷橫冷哼一聲,縱身一躍,追了上去,他的身上滿是火焰,遠遠看去就好像一條火舌劃破虛空而去一樣。

葉峰並沒有追上去,白骨花雖然重要,可是他卻沒有任何把握能從冷凌天和雷橫手中搶走白骨花。

龍天霸忽然來到葉峰旁邊,嘿嘿笑道:「嘿嘿,幸虧你沒有追上去。」

「龍兄為什麼這麼說?」葉峰側目看著龍天霸。

「因為你如果追上去的話,多半打不贏冷凌天和雷橫,我又不忍心看著你被他們殺了,所以也只好出手……唉,你不知道,其實我這個人最討厭打架!」龍天霸輕嘆。

葉峰看著龍天霸那魁梧的身材,訕訕笑道:「看得出來,龍兄確實不怎麼喜歡打架。」

「我大哥也不喜歡打架,可是別人總是纏著他,所以他不得不出手,比起我大哥來,我其實已經算幸運的了。」龍天霸感慨。

「不知龍兄的大哥是……」

「我大哥叫龍天行!」

聞言,葉峰臉色微變,中央聖域八大天王之一,就是龍天行!

「因為我大哥名聲太響,所以挑戰他的人很多,我老爹又不准我大哥不應戰,而且還不許我大哥輸掉,所以儘管我大哥不喜歡打架,可是卻又不得不出手。」龍天霸表情無奈的說道。

「難道你大哥就沒有想什麼辦法?」葉峰問道。

「當然想了……」龍天霸說道:「我大哥想,只要下手狠一些,以後肯定不會有人敢挑戰他,所以他把所有挑戰他的人都打殘了。可是不知怎麼回事,我大哥打殘的人越多,挑戰他的人也越來越多,後來,我大哥換了一個方法……」

「什麼辦法?」葉峰好奇。

「他提出了一個比試的新方式。」龍天霸笑道:「一人打對方一拳,十拳之後分不出勝負就算平手是,誰不答應這個條件,我大哥就不出手。結果,挑戰我大哥的人只能答應我大哥的要求,畢竟,能和我大哥打平手也很不錯。」

「結果如何?」葉峰問道。

「結果從來沒有人能接住我大哥十拳。」龍天霸很喪氣的說:「因為我老爹不准我大哥輸掉,所以我大哥每拳都出全力,對方往往只能撐到第三拳就不行了,你說,他們為什麼就那麼不爭氣呢!」

「……」葉峰石化了。

「你肯定想不到,後來挑戰我大哥的人居然越來越多了!」龍天霸長嘆。

「為什麼?」葉峰疑惑的問。

「因為,能接住我大哥兩拳的人,到處炫耀自己接住了兩拳!能接住三拳的人同樣在炫耀……」龍天霸搖頭道:「結果我大哥居然成了一個測試戰力的標準,一些來挑戰我大哥的人,根本不是為了贏我大哥,而是看看自己的戰力究竟有多強。」

葉峰不禁莞爾。

「後來,我大哥乾脆離開了中央聖域。」龍天霸無奈的說:「我已經好幾年沒有見過我大哥了。」

「你大哥難道不打算回來了嗎?」葉峰問道。

「我大哥臨走前說過,等哪天他愛上和別人打架了他就會回來。」龍天霸說道。

葉峰頓時無語。

「對了,剛才你似乎是和水鏡宗的人一起來的,為什麼現在只有你一個人?」龍天霸忽然問道。

「我也不知道他們去了什麼地方。」葉峰笑道。

龍天霸拍了拍葉峰的肩膀,嘿嘿笑道:「這個地方很危險,你想去什麼地方,我送你去!」

「我和龍兄素不相識,龍兄為什麼要幫我?」葉峰凝望著龍天霸。

龍天霸大笑:「我大哥說過,龍家的人要秉承五大聖的意志,專管天下不平事。你的修為這麼低,在墓葬里肯定會遇到很多麻煩,所以我當然要幫你一把!」

葉峰愣了好半天,才哭笑不得的長嘆:「你大哥真是個好人啊!」

「嘿嘿,其實很多人都這麼說。」龍天霸笑道。

葉峰一笑,問道:「龍兄,不知你對這個墓葬了解多少?」

「死人睡覺的地方,又什麼好了解的?」龍天霸笑著說。

「既然如此,龍兄為什麼要來這裡?」葉峰笑道。

「哼!」龍天霸冷哼道:「要不是三長老讓我來,我才懶得來這種鬼地方!」

「你們三長老莫非對這個墓葬有所了解?」葉峰連忙問道。

龍天霸沉吟片刻,說道:「我記得三長老似乎說過,幾千年前,霧島只是個普通的島嶼而已,之後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霧島突然被濃霧籠罩。之後陸續有人登島探查,可是卻無一例外,全部失蹤了!」

「他們為什麼會失蹤?」葉峰又問。

「三長老說過,六大派的人也派人上來尋找我,可是卻什麼也沒有發現。」龍天霸說道:「後來,這件事情就這樣不了了之了,可是最近幾天,有人居然說在霧島上看到了一個墓葬。」

「所以,有人懷疑墓葬是一個輪迴境強者留下的?」葉峰說道。


龍天霸點了點頭,「那只是某些人的猜測而已,其實誰也不知道墓葬是誰留下的,更不知道墓葬裡面有什麼東西。」

「這個墓葬究竟是什麼人留下的?」葉峰自語。

忽然,一道轟鳴聲從遠方傳來,轟鳴聲中,一個人的笑聲緊跟著傳來:「哈哈,白骨花是我的!」

「元霸!」葉峰臉色微變。

「莫非又有白骨花!?」龍天霸一愣。

「過去看看就知道了!」

葉峰率先朝著聲音傳來處疾馳而去,龍天霸緊隨其後。

很快,葉峰和龍天霸就看到了一群人,這群人當中,既有霸刀門的人,也有水鏡宗的人,他們正在爭奪一株白骨花,白骨花已經落在了元霸手中。

拿著白骨花,元霸狂笑不止。

(昨晚家裡繼續停電,後來公司早上很忙,所以現在才寫出一章來,第二章估計是沒有了。)

(電網改造還沒有完成,今天估計也會停電,所以,我也不敢保證明天有幾章,幾點更新,請多多原諒!) 伯


我拿出那個殘破的定位儀充滿希望的道:“你見過這個嗎?你的巫術能否修復這個,只要能修復,你就能活命!”

明姿拿起定位儀看了看,閉眼用出巫術,一縷縷土黃色光芒將定位儀纏繞着,可定位儀紋絲不動,明姿皺了皺眉睜開眼,失望的道:“不知道這是什麼做成的,復原術對此根本不起作用!”

我的心一下子涼了,難道真的要走最後一條路了嗎?

我咬咬牙道:“你知道當初我大山師伯被五菱聖石變到那個世界裏了嗎?”

“好像是衆生平等世界,你…你問這個幹什麼!”明姿想了一下道,但她馬上一臉疑惑的看着我,臉色慢慢的變了,她道:“我不能再讓你去…..!”

我搖搖頭堅決的道:“我一定要救你!”

明姿和蘇瓷一起勸我,堅決不同意我去聖殿,但我去意已決,她們也只好答應,蘇瓷和明姿一致的說只能在外面等一天,若是我不出來,她們就進去找我,說要死就死一起。

我別無選擇,只能同意,夜間,明姿悄悄的送我進到聖殿衆生平等的石柱前,自己爬到五菱聖石上,喃喃自語了幾句按了一下聖石,一股巨大的力量憑空出現,如水紋般的白光將我包圍,我的身子由下到上慢慢消失。

劇痛後我眼前一亮,我站在一個巨大房子的窗戶前,而我在房子裏面,房子大的窗戶如同另一個世界,我身後盡是無邊無際的黑暗,不見房子的牆,更不見有其他的窗戶。

窗外陽光刺眼,陽光下是一片片廣袤的綠色草原,窗戶被粗粗的鐵條封住,以我的力量,應該可以將這鐵條拉彎鑽出去的。

我伸手就去摸窗戶,一道藍色的光芒瞬間出現,從我的手上閃電般傳遍我全身。

“啊!”我慘叫一聲,藍芒碰到我後我的心狠狠的跳了起來,全身如針刺般疼痛,骨頭都差點酥了,腦袋像被大鐵錘敲般炸痛不已。

突然周圍光芒四起,整個房子如白晝般清晰可見,我大吃一驚,發現自己在一個透明的大房子裏,而這個房子外面圍着十幾個全副武裝拿着火神的魔鬼,他們在牆外饒有興趣的對我指指點點。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