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龍,做什麼呢?”李易這是明知故問,但是不想讓趙雲誤會,就問道。

“哈哈,天哥,你回來了,我正在和槍培養感情,爭取早日達到人槍合一之境。”趙雲沒有擡頭,而至仍舊擦拭着。這已經適下山來兩年了,始終無法達到一境界,但是回想着老師童淵的話。

“小云,記住武道一途只有堅持不懈纔會有所成就,不得半途而廢,否則前功盡棄。”童淵坐在蒲團上說道。

而年幼的趙雲則在一旁細心的聽着。


“不知老師如今如何了。”趙雲回想着學藝的時光,臉上出現了笑容。

“呵呵,我是不懂,不過趙雲你倒是勤奮,一晚上沒睡覺都這麼精神。”李易聽到人槍合一的境界,有些驚異,前世好像有個帖子說過,但是沒過幾天就被刪除了,不知那是什麼境界。

“呵呵。好了。每日擦拭一個時辰,時間已經到了。不知天哥怎麼來了。”趙雲將銀槍包裹起來,放到一邊,問道。

“哈哈,我來當然是有好事,公孫將軍已經答應如今你就是我的護衛了。”李易笑着說了出來。

“哦,也罷,也就我就保護天哥的安全。不知我的職務如何了?”趙雲聽到李易的話,有些驚訝,但是想想也就釋然了,如今李易是公孫瓚身邊的紅人,保護他也不算丟人,但是一向好不容易纔到什長,不知這一變故怎麼樣了。

“唉,這可是對不起子龍了,因爲保護我的原因,你的什長官職已經沒了。不過放心,哥哥我還有不少的士卒,可以任你指揮,只是實力十分弱小,可不要嫌棄。”李易這纔想到趙雲的官職沒了,連忙解釋道。

“也罷,官職都是雲煙,兩年纔不過什長,不要也罷。”趙雲搖了搖頭說道。

“呵呵,這就不對了。以前是和平年代,官職靠的是關係,如今亂世即將來臨,靠的的武藝軍功。不要灰心。”看到趙雲有些失望,連忙安慰道。

“啊,亂世要來臨了,那黎民百姓可怎麼辦。”趙雲聽到亂世即將到來,很是吃驚。

“子龍,這天下就是這樣,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誰也無力阻擋,我輩當乘風破浪,勇往直前,掃平這亂世,還天下一個朗朗乾坤。”怕趙雲擔心這天下,提前離開,不得已使出了大招。

“天哥真是志向遠大,子龍不如。”趙雲聽到李易的豪言壯語好像從新認識李易似得。

“叮。趙雲對你的好感度+1”

“天助我也,沒想到終於成功了,只要好感度上去,趙雲你是跑不了了。”

“罷了,如今那些離我們太遠,只有把握住眼前纔是真的,如今黃巾作亂,大軍即將出發平亂,但是子龍可要保護好我哦。”見時機差不多了,說出了目的。

“呵呵,天哥放心,想要傷害天哥先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 股神系統之無所不能

“哈哈,走,咱們去見公孫將軍去。”

李易和趙雲就想公孫瓚那裏走去,一路上兩人的心思大不一樣。

李易是興奮想着如何刷趙雲的好感度。

而趙雲則是爲亂世的到來憂心。

等到了公孫瓚的大營,遠遠的看去發現公孫瓚正在用膳,就不客氣的帶着趙雲進去了。

“公孫大人安好,一天前來拜見。”李易高興的說道。



“什長。不,白馬義從趙雲拜見將軍。”趙雲本來想說官職,但是一向如今已經是普通的士卒,也就換了個名字。

“哈哈,來一天,還沒吃早點吧,來一起吃點。”公孫瓚大笑着說道,看到趙雲被李易說動,如今已經沒有了官職,沒有絲毫威脅,也就沒有搭理趙雲。

“謝將軍。”說完拉着趙雲找了一個位置就吃了起來。

“來,子龍別客氣,這是將軍賞賜的。”看到趙雲有些鬱悶,就開解道。

“呵呵,謝謝將軍,天哥吃。”不愧是趙雲,心性十分之好。

過了一會就緩解過來,沒有了鬱悶之情,和李易吃了開來,餓了一晚,確實是有些餓了。

而一旁的公孫瓚看着趙雲,不知爲何看到他嫉妒之火就升騰起來,但是如今李易在旁,也不好打壓,反正如今沒了威脅,也就不管了。

而李易和趙雲時不時的說上幾句。

趙雲(字子龍)金色

年齡18

等級85

力量???

體質???

智力???

稱號???

坐騎。

白龍馬???

武器。龍膽亮銀槍。???

裝備。白馬義從套裝???

技能。

???

???

???

好感度1

擦,世界這真是摳門,趙雲都成了我的護衛,如今連屬性都不給我看。傷心啊。

大約吃了一刻鐘,三人都吃好了,讓侍從撤去了飯食,並且招來了各大將領。

而吃完了早餐,趙雲就站了起來,站到了李易的身後。

李易看到了,想要說些什麼,但是看到公孫瓚在身旁,也就不說了。

不一會大帳內就坐滿了人。


等到人到齊了,公孫瓚開口道“如今聖上已經下令,剿滅黃巾叛逆,如今我等建功立業的時候到了。”

說完看着底下人的表情。

“哈哈。太好了,正是我輩建功的時候到了。”

“哈哈哈哈。”

下面的人聽到了公孫瓚的話,都十分的開心,但是公孫瓚卻是不開心,竟然沒有一個人對他表示中心。

“呵呵,這對虧將軍,不然我們如今還蒙在骨子裏呢。”李易一隻觀察這公孫瓚的表情,發現公孫瓚有些失望之色,但是一閃而過,捉住了機會說道。

“叮,公孫瓚對你的好感度+1,如今4點。” 自從那天之後,洛夢櫻很少出現在墨氏的了,想要和他們抗行就要掌握勢力。

立很快就成立了一間公司,如果不動用哪裡的勢力,是很難躋身在帝皇市前面。

「小姐,公司位置,人員都準備好了,公司名稱還沒有定奪,還是請小姐賜名。」

「就叫洛安集團吧」洛家沒有了,希望洛家安寧吧。

「如果我們沒有動用之前的勢力,想在這裡有影響力,就必須接下一個大項目,你也知道現在帝皇市各大世家盤根錯節,好的項目,所有人都想分一杯羹,如果我們這些新勢力太突出,就怕會成為他們攻擊的對象。」

「你放手去處理了,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們這些人不敢明目張胆的對付我們。」

「小姐,這樣確實能讓他們收斂,可是也會讓帝皇市的這些人對付我們呀」雪姐也是很擔心。

「樹大招風,我們只是小勢力沒有什麼可怕的,如若我們能讓他們畏懼我們未嘗不是好事,保護團這邊準備怎麼樣了,不怕他們來明的,可是暗地裡他們防不勝防呀。」

宙對人們進行考核,他現在忙著吃東西呢,優莎娜看著他,忍不住一腳踢了過去。

被打擾的宙怒火的說:「你幹什麼,打擾人家吃東西,要遭雷劈的,你看看這東西還掉地上了,你賠我。」

「這些東西都是小姐的,你就知道吃吃吃,小姐問你話了。」

「什麼事,幽姐姐,你有問我話嗎。」宙還沒有反應過來。

「你挑了多少人」洛夢櫻沒有想到當年那個娃娃這麼愛吃,以前哭著讓他們想法子哄著,現在都長大了。

「幽姐姐,我從哪裡挑了20人,明天他們就會到姐姐身邊,保護姐姐的安全。」

「不,明天開始把他們安排在你們身邊,保護你們的安全,我就不見他們了,希望他們能保護好你們。」

他們只想照顧好洛夢櫻,可是洛夢櫻卻想著他們的安全。

「娜娜,你這邊沒事回家吧,這些年你也在外面走了多年了」洛夢櫻看著優莎娜,她知道她對自己的好,可是也希望不想她因為自己而一個人生活。

「小姐,你知道的,我真的不想回去,我已經讓人保護那個孩子了,不管他是什麼身份,他們都會保護好他的,如果沒有什麼事情了,小姐我先走了。」優莎娜說完馬上跑路,她不想小姐自責。

洛夢櫻看著她匆忙離開也是無奈,心裡有刺,也不是說能放下就放下的。

「你們回去吧,把事情處理好,照顧好自己,以後也不方便在這裡見面了,有事情我們在外面見吧。」

宙不開心了,這樣就很難見到她了。

「姐姐,那我以後都不能過來這邊了嗎。」

「宙,你是幹什麼呢,小姐說得有理,我們確實不能隨意出現在這裡,小姐這邊有雪姐照顧,我們就不要給小姐添麻煩了。」 「秀秀!」

眼瞅秀秀猶如惡鬼一般,全身扭動著,張著血盆大口,不斷的向著四下瘋狂撕咬。而且在蠱毒恐怖的傳說下,那些山民們狂亂的動靜,撲進場內的木木一抹額頭的冷汗,腦海深處陡然生出一個念頭,莫名中有一股氣息自丹田生出,直衝喉頭,怒吼出秀秀的本名!

這一聲一喊出來,猶若春雷初綻,金剛怒叱,獅子怒吼,直叫周遭那些村民覺得,就像是冥冥中有那自九天垂降下的雷霆,在他們耳邊炸開一樣,叫他們半邊身子都麻了。

而伴隨著這轟鳴,疑問也從他們心中生出,怎麼著人的聲音可以轟鳴到這種地步?!

這毫無徵兆的一聲,不僅僅是這些圍觀的山民們呆愣愣站在一側,不知該做什麼好,就連那狀若瘋虎的秀秀,在這毫無徵兆的一聲之下,也是生生停住腳步,扭頭向諸人望去。

這一扭頭不當緊,恰好和那些想要奔逃的村民和木木打了個正對臉。這一對視,頓時叫那些山民們毛骨悚然,不自禁的就朝後退了一步。

只見此時秀秀的面龐已經猙獰得再沒有往昔的半點兒影子,而且從她面頰上那些血道子里,更是有些黑魆魆的髮絲生出,使得她的五官變得無比模糊。

不僅如此,秀秀嘴兩邊的牙齒居然生生從嘴唇下伸了出來,看上去簡直要比那些得了狂犬病的惡狗的犬齒還要鋒利許多。那模樣著實是說不出的恐怖,說不出的駭人。

「趕快退下!」見圍觀的那些山民還呆愣愣站在原地,木木眉頭微微一皺,沉聲呵斥道:「還站在這裡做什麼,難道是打算讓她再撲過來咬你們幾口么?」

聽到木木這話,場內那些呆愣在原地的山民,這才恍然大悟,朝四下奔逃而去,但因為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卻也沒有逃得太遠,只是遠遠躲起來,探頭探腦的看著這邊的動靜。

等到這些山民散去之後,木木緩緩轉頭,目光如電般,向秀秀望去。只見秀秀的眼神兇狠無比,眼眸中更是有著一股子嗜血的氣息,但在她眼神的深處,在木木那一聲如雷鳴般的怒吼下,卻是多了一絲絲迷惘,似乎有些不明白眼前這一幕的緣由。

還好,髮絲蠱還沒有徹底侵襲她的神智!看到那一絲迷惘后,不知為何,自木木腦海深處有一種慶幸感生出,而且莫名中更是有超強的信心自心底蔓延開來。

「吼!」就在此時,秀秀眼眸深處的那絲迷惘瞬間消散,她陡然抬頭,血紅的雙眼緊盯著木木,然後猛然一聲咆哮。那咆哮的聲音,簡直能跟木木剛才吼出的聲音一拼,震耳欲聾不說,而且裡面更是有一種不可言說的恐怖,似乎在恐嚇木木,又像是在警告他什麼!

這不是一般的髮絲蠱,似乎能夠覺察到我的想法,似乎感受到了我對它的威脅!聽到這吼聲,木木的神色頓時嚴肅了許多,心中更是有一種無比怪異的感覺升起。

就在此時,秀秀卻是陡然轉身,向著木木便急撲而來!那速度快的根本不像是人類所能夠擁有的,就像一陣風一樣,圍觀那些人只覺得眼前一花,便看到秀秀已經撲到木木身前。

這變故來得太突然,而且秀秀的速度又實在太快,木木只覺得一陣風吹到臉上,然後身體就像是被一塊飛速移動的炮彈撞了一下般,整個人頓時朝後倒飛而去。

「木木哥……」看到這異變,阿潤的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不禁驚呼出聲。

不僅僅是阿潤,就連那些圍觀的山民,也是完全驚呆了。看著秀秀的動靜,那些在他們記憶中存著的有關蠱毒的恐怖記憶,一時間悉數湧上心頭,更是駭得三魂出竅,七魄升天。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