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嫂果然心動,她猶豫了一下說道:“過幾天吧,我可以幫你們看看。”

聶晨知道她是擔心凶宅的問題,首先得觀察一下是不是真的沒事了,否則那就是坑了別人,自己也無法做人了。

所以聶鋒不以爲意,說道:“好咧,到時候您直接找我就行了。”

不同於將信將疑的宋嫂,現在的聶晨對聶鋒有着百分百的信心,既然聶鋒說是改換了風水的吉宅,那肯定是沒有任何問題了。

跟宋嫂繼續聊了幾句之後,聶晨繼續張羅着卸貨。

而他跟宋嫂之間的對話,全都清清楚楚地落在了站在大門口的聶鋒耳朵裏。

聶鋒淡淡一笑,感覺這個小傢伙很有當管家的潛力,自己也算是撿了個漏。

其實在平民之中,有着很多很多有天賦有靈性的人,只不過因爲生活的境遇和運氣問題,沉淪於最下層無法脫穎而出。

以聶晨的聰慧和天賦,擱在好點的家族裏面,都足以成爲精英子弟。

心裏想着,聶鋒伸手將聶晨召喚了過來。


“少爺,您有什麼吩咐?”

聶鋒將早已準備好的幾張請柬遞給他,說道:“這些請柬你讓人送去,明天晚上在這裏辦場喬遷宴,也就幾個朋友吧,你記得再請幾位廚師和幫手來。”

聶晨恭恭敬敬接過請柬,問道:“公子,那鄰居請不請?”

“鄰居?”

聶鋒問道:“你說要不要請?”

聶晨說道:“喬遷之喜,浩元城裏的規矩都是要請鄰居的,來不來是另外一回事,也不用少爺您親自拜訪,小的帶着名帖上門就可以了。”

聶鋒想想居住隆武巷的大部分都是浩元武閣的人,於是點點頭說道:“那就一併請了,其它的事情由你來安排!”


聶晨領命而去。

—————- 隆武巷是條大巷,居住着幾十戶人家,大部分跟浩元武閣有着直接的關係,跟聶鋒前世地球上的職工小區差不多,跟普通的居民巷有很大的區別。

聶晨很聰明,他領了聶鋒的指派之後沒有貿貿然地上門遞送名帖,而是先向人打聽過規矩,又叫上兩位僱工購置了禮物,再拿上聶鋒的名帖逐一拜訪。

聶鋒初來咋到,跟左鄰右舍都不認識,他直接上門的話就有不少的顧慮,別人家未必願意待見,也很容易尷尬。

聶晨就沒有問題了,他的身份低,人家給不給面子都沒有關係。

而這些鄰居多半是好奇的,聶鋒購買下來的這座凶宅遠近聞名,居住在隆武巷裏面的人全都能說個三五一十五出來,對於它的新主自然很感興趣,不免跟上門送名帖的聶晨多聊了幾句。

聶晨趁機將改換風水、凶宅變吉宅的事情宣揚了一遍。

鄰居們多半是將信將疑,但基本上都接下了聶鋒的名帖,有的沒要禮物,也有的表示願意參加明晚的喬遷喜宴。

經過這麼一番折騰,聶鋒的名字在隆武巷算是家喻戶曉了。

當晚,聶鋒和聶晨還有從臨湖客棧接回來的聶曦就住在了新宅裏面,連聶鋒那匹從南遠城帶過來的坐騎,也安頓於馬廄之中。

不但如此,還有三位白天請來的僱工同時留了下來,分別是一名僕役、一名侍女和一名馬伕。

浩元城裏的平民數量很多,居住在這座浩元星的主城裏面,生活相當的不容易,無數人每天都爲了溫飽苦苦奔波。

一份穩定的工作,對於大多數平民而言,是相當寶貴的。

而像聶鋒這樣的主家,更是難找。

聶鋒年紀輕輕孤身一人,上面沒有老爺太太,下面沒有少爺小姐,他又是前途無量的預備騎士,伺候他顯然比伺候一大家子人來得簡單容易得多。

最重要的是聶鋒出手相當大方,大家眼睛看得到,儘管知道了凶宅之名,卻又願意相信聶晨的話,見到內宅空曠就主動提出留下來當家僕長工。

這倒是省了聶鋒不少事,他挑選了三個看起來比較靠譜的家僕留下試用,也免得明天晚上舉辦喬遷宴又要去尋找人手。

如此一來,剛剛轉手過來的宅院,漸漸多了幾分人氣。

當夜,平安無事。

清晨,聶鋒一早就起來,到前院練拳。

他如今的修爲已經突破至頂級白銀階位,實力境界可謂是突飛猛進,但也出現了根基不夠穩固的問題。

因此現在的聶鋒不追求修爲上的提升,而是穩紮穩打地夯實根基,爲將來晉升黃金階位進行積累準備。

武士境的星武者,黑鐵、白銀和黃金,一階就是一個大坎,想要邁過去很不容易,尤其是像聶鋒這樣不靠丹藥來修煉的,更加需要足夠的積累。

聶鋒所練習的,還是真形虎拳。

這套拳法雖然位列高階,但屬於基礎星武技,是聶鋒的入門拳法,他已經修煉到了最高的入神境界,可以說失去了進步的空間。

但並不是說真形虎拳對聶鋒就沒用了,這套拳法是千年之前浩然宗的宗門傳承武學,往上還有真意狂虎拳、真聖怒虎拳和真尊獸王拳,分別位列黃階、玄階和地階,其精深博大之處哪怕聶鋒也沒有完全領悟出來。

所以作爲熱身的拳法,真形虎拳再合適不過。

他一招一式打得非常認真,出拳踏步沉穩有力,拳頭破空虎虎生威,表面上看起來氣勢不算有多麼驚人,但是勁力內斂拳意深藏,已然達到了返璞歸真層次。

打完十遍真形虎拳,聶鋒身上出了點汗。

“少爺…”

在一旁伺候的聶曦送上了溫熱乾淨的毛巾:“先擦把汗吧。”

從昨天晚上開始,小丫頭已經正式成爲了聶鋒的貼身侍女,不過因爲她的年齡還很小,所以在很多方面都要依賴於旁邊另外一名侍女小荷的幫助和指點。

小荷是昨天剛招募進來的侍女,她是浩元城本地人,自小在一戶大戶人家裏當丫鬟,由於姿色平平所以沒被主人收房,年齡大了就遣散了出來。

其實小荷今年不過二十多歲,因爲家境困難的緣故,她還沒有結婚成親,靠着打短工來維持生計。

聶鋒看她訓練有素伺候周到,所以不在意她的姿容和年齡,將她招入府中。

對此小荷非常感激,忙裏忙外非常的認真,也將聶曦當作自己的妹妹來看待。

小丫頭給聶鋒送上毛巾的時候,小荷就在旁邊端着銅盆,面帶笑意。

聶鋒接過毛巾擦了把汗,感覺很是舒暢,笑着點了點頭。

聶曦又說道:“少爺,小荷姐姐已經準備好了早餐,現在送上來嗎?”

聶鋒啞然失笑,沒想到自己現在居然過上了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說道:“再等等,等我練完這趟拳再說。”

小丫頭乖乖地說道:“是的,少爺。”

聶鋒見她乖巧得十分可愛,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臉蛋。

聶曦的小臉頓時羞紅一片,慌忙向後退了幾步。

聶鋒哈哈一笑,感覺很是有趣。

而小荷見狀放下銅盆,悄悄地將聶曦拉到一邊,在她耳邊低語了幾句,結果讓小丫頭的臉色更加羞紅。

其實她的聲音再輕,又哪裏能夠瞞得過聶鋒的耳目。

聶鋒對此很是無語,他純粹只是逗逗小丫頭而已,並沒有別的意思,但小荷顯然並不這樣認爲,現在就開始教小丫頭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聶鋒忍不住搖了搖頭,正要說小荷兩句,大門突然被人用力敲響。

砰!砰!砰!

“來了來了!”

剛剛過來的聶晨趕緊跑過去打開了院門,頓時驚住了。

只見門前黑壓壓地站了十幾個人,不少人還挑着蓋有紅紙的貨擔子,前面還停着輛裝貨的馬車。

“聶鋒兄弟!”

伴隨着一聲爽朗的笑聲,一位粗豪大漢邁步走了進來:“恭喜你喬遷新禧!”

赫然正是彭毅!

而跟在他身後走進院子的,還有洪九等等戰隊成員。

他們全都來了!

—————- 見到彭毅等人,聶鋒是又驚又喜。

他昨天派遣聶晨去送請柬,首先邀請的正是這些與自己同生共死過的戰友,沒想到彭毅居然一大早就帶人過來了,而且還帶上了很多的禮物。

這完全出了他的意料之外,同時也非常的高興。

“謝謝!”

聶鋒將大夥迎了進來,笑着說道:“你們來就來吧,帶這麼多東西幹什麼?”

“那我們也不能空手上門吧?”

彭毅笑道:“今天可是你的喬遷之喜,我們尋思着也沒有什麼東西好送的,就叫了酒館的一班人過來幫你操持一下宴席,免得你自己搞麻煩。”

說話間,一擔擔的食材和餐具被酒館夥計擱在了院子裏。

肉食、蔬菜、米麪、水果以及一罈罈的好酒,雖然加起來的價值也不是很高,卻是代表着彭毅等人的一番心意。

彭毅請來幫忙的當然是野牛酒館的人,野牛酒館的老闆娘是他戰友的遺孀,彭毅經常帶着一幫兄弟去照顧她的生意,聶鋒也去過不止一回了。


今天酒館老闆娘也來了,她笑着對聶鋒說道:“聶少,我們酒館裏存貨不是很多,能帶來的都帶來了,還有大廚也在,您需要什麼,奴家現在就帶人購買。”

聶鋒點點頭說道:“老闆娘有心了。”

還別說,他們的到來真的替聶鋒省了不少的事情,原本聶鋒想着去找家酒樓請人幫廚擺宴,現在有熟人主動上門自然是最理想的。


起碼很放心。

想了想,聶鋒心裏面有主意了,說道:“那就麻煩你幫我去多買點肉食,牛肉、羊肉都行,一定要選好的,錢不是問題!”

說着,他從懷裏掏出了一張金票遞給對方:“你先拿去用,不夠再找我。”

酒館老闆娘接過金票一看,居然是一千面額的,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未免也太多了吧?能買多少肉啊!”

浩元城的物價雖然很貴,但也沒有貴到離譜的程度,一千金幣能夠購買到的肉那起碼能堆成一座小山,足夠幾百個人吃的。

聶鋒笑道:“也不多,再買點蠻獸或者荒獸肉,反正你看着辦吧,晚上的客人都是食量大的,至少要按百人份來算!”

武者都是大肚漢,除非是天天有丹藥補着,否則在很大程度上都依賴食物補充身體每天的修煉所需,吃得多再正常不過。

而蠻荒獸的獸肉價格就沒底了,不要說一千金幣,在某些高端的筵席上,一頓吃掉幾千上萬金幣都非常正常。

酒館老闆娘暗暗咂舌,喜滋滋地叫上夥計去購買新的食材。

她不但帶了人和材料過來,還僱了一輛馬車,因此再去購置食材很方便。

打發老闆娘離開之後,聶鋒對彭毅等人說道:“來的都是兄弟,今天你們就將我家當大家的家,我們喝個痛快,不醉不休!”


大夥轟然笑道:“不醉不休!”

聶鋒真的很高興,繼續說道:“這場喬遷宴,我們不但要吃飽吃好,還得吃得有意思,大家就等着瞧吧!”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