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家裏還來了一個客人,說是找你的。”

一個林家子弟在林沐楓耳邊輕輕說道,然後用那種男人都懂的眼神滿含深意的笑了笑。

找我的?林沐楓一愣,然後怪怪的看了眼這名林家子弟,那是什麼眼神?會是什麼人?

在看到和鬱晴憂一起出來的天雪時,林沐楓算是明白了那個林家子弟爲什麼要用那樣的眼神了,感情是以爲自己在外面弄了風流債啊。

“你是?”

看着正偷偷打量自己的天雪,林沐楓一陣鬱悶,這妞長得是不耐,可是自己真不認識啊。

天雪以前一直都待在天山,就算下山見識了那麼多人情冷暖,可是也沒有被一個陌生男子這麼望着,頓時一陣臉紅,不由的低下了頭。

陪在天雪身邊的鬱晴憂看到林沐楓的樣子後頓時丟了個你混蛋的眼神,在她看來,八成是林沐楓在外面被了情債,然後這小丫頭又要面子,不好意思說,所以才故意說是別人讓她來的,現在又看到林沐楓色狼的模樣,她心裏就來氣,她自認自己還有林夕長得都不錯,可是林沐楓何時拿正眼望過?本來還以爲後者是正人君子,現在才知道這貨是喜歡在外面偷吃。

俗話說的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林沐楓本人當然不知道自己因爲一個很純潔的疑問眼神已經被鬱晴憂認爲是超級大色狼了,否則可以鬱悶死了,當然,現在他還是很鬱悶,心裏是一陣莫名其妙,這叫天雪的丫頭怎麼看到自己好好的就臉紅,自己可是穿了衣服的啊…………

“我……是傾魚姐姐讓我來找你的。”

終於,在林沐楓那說不出的眼神中,天雪崩潰了,完全忘記了蘇傾魚事先的交待,千萬不要把自己的名字說出來…………她現在想的只是林沐楓快點把那眼神移走……

說完後,天雪想了想,又補充道:“對了,傾魚姐姐說不可以把他名字告訴你的,你可不要告訴她啊……”


聽到天雪的話,林沐楓頓時滿臉黑線,得,碰到個極品了,這要是在前世,絕對是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的主。

不理會林沐楓的無語,一邊的鬱晴憂也同樣是滿臉黑線,這幾天,她嘗試着不斷的從天雪嘴裏套話,可是後者死都不說,結果今天一見到林沐楓她就什麼都說出來了,你早點告訴我和現在說有什麼區別嗎?

鬱晴憂滿臉幽怨的看着天雪,知道後者不自在的低下頭爲止。

“咳咳、、好了,那個…………”

林沐楓一時語塞,想着怎麼轉移話題,同時怎麼按頓這傻妞。

“傾魚姐姐。。。”

而天雪此時卻張大着嘴,不可思議的望着林沐楓身後。

林沐楓沒有回頭,只是鄙視的看了眼天雪,得,這傻妞想轉移話題也換個方式啊,這麼笨的方法隨信啊。

但是林沐楓很快發現不對勁了,似乎就自己一個人不相信,其他人貌似在聽到天雪的話後都是一靜,連鬱晴憂也不例外,就這麼愣愣的看着林沐楓的身後。 當回頭看到那朝思暮想的人影時,林沐楓腦海裏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這不科學!

和小姑娘待了那麼長時間,林沐楓自問自己也知道後者是什麼樣的脾氣,一個字,倔!

讓她來藍月鎮主動找自己,這顯然不可能,林沐楓想到了天雪,估計是來接天雪的吧,不過也不對,要是小姑娘打算不躲着自己,正大光明的來接人的話,當初又爲什麼要天雪幫她掩飾?不告訴自己?這一切,似乎有點奇怪,有點詭異。

“正邪兩道的高手都在山下,你小心點,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發現這裏了,或許我今天來會連累你。”

小姑娘那動聽輕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讓林沐楓一陣心顫,說不出的感覺,本來一直藏在心中的話,卻發現怎麼也說不出來,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這是怎麼了?林沐楓一肚子苦笑,臉上的笑容也比哭還難看。

“傾魚姐姐,你來接我啦?”

天雪此時露出一臉的笑容走了過來,很自然的挽住那如玉的玉臂,兩個大小美人站在一起,給人視覺上照成強烈的衝擊。

蘇傾魚衝着天雪微微一笑,在看到林沐楓時,臉上的笑容再次全無,有的只是淡淡的嘲諷和冷漠,那眼神似乎在告訴林沐楓三個字,負心漢!

對此,林沐楓只能回以苦笑,心裏那千言萬語的說詞終究也沒有說出口,有時候,解釋多了也不是好事,還是順其自然的好。

林沐楓那苦澀的笑容自然也落入了蘇傾魚眼裏,小丫頭心裏閃過莫名的不忍,然後還是狠下心來,扭頭看了眼山下,那裏傳來許多股強烈的氣勢,估計人應該都快過來了。

“他們來了。”

看到蘇傾魚眼裏的不忍時,林沐楓心裏一喜,至少這丫頭對自己還是有情意的,哪怕嘴裏在怎麼說着恨自己。

“你進去躲躲吧,他們是不會發現你的。”

林沐楓心裏隱隱約約猜到天雪的身世,不過嘴上也沒有多說,而是指了指身後的瓦房。

“這裏?能躲過他們的搜捕?”

蘇傾魚玩味的看了眼林沐楓身後的瓦房,雖然比第一次見到的茅草屋好了不少,可是就拼這個破房子還想躲過一羣一品二品高手的搜捕,未免太過兒戲。

知道蘇傾魚不信,可是時間緊迫,林沐楓也管不了那麼多,急忙道:“相信我!”

相信我,簡單的三個字,對蘇傾魚來說,卻有着無比的含義,最終,她默默的點點頭一言不發的拉着天雪走了進去,只留給衆人一道美麗的倩影。

“她還真是愛你愛的深沉啊。”

鬱晴憂不知道何時走到林沐楓身邊,用着極爲幽怨的語氣說道。

林沐楓笑着摸了摸鼻子:“我怎麼感覺一陣醋味。”

鬱晴憂臉蛋頓時一紅,憋過頭,低罵道:“混蛋…………”

林沐楓笑了笑,然後嚴肅的看了眼山下,門樓傳來的信息告訴他,人來了!

人來了!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羣,一羣站在大陸最巔峯的人羣,隨便拉出一個人都可以讓整個大陸動盪不安。

“這天山聖女的誘惑裏還真大啊,莫非這羣老傢伙其實是想娶個小的?”

林沐楓惡意的猜想道,直到後面的林家子弟提醒道:“家主,有人來了。”

甩了甩頭,不敢在胡思亂想,林沐楓對身後的人羣輕聲說道:“等下都不要泄漏了,注意點。”

林沐楓心裏知道,自己提不提醒都一樣,有家主光環的存在,這些林家子弟絕對是忠心耿耿,不會出任何的意外。

短短一瞬間,不過微風拂面間,正邪兩道的高手已經站立在林沐楓面前。

一個老者不屑的打量了眼林沐楓一干人,然後用那居高臨下的語氣問道:“小子,有沒有看到一個女子和一隻鷹?”

老者在問這話的時候,一雙鷹眼死死的盯着林沐楓的眼睛,看看他是不是在說假話。

經歷了這麼多,哪怕面前的是一品高手,林沐楓也不怕,畢竟林家現在還隱藏着一個納蘭德,也同樣是一品高手。

“沒有看到。”

林沐楓面不改色的搖搖頭,似乎真的沒看到一樣。

在座的都是人精,當然不會因爲林沐楓一句話就相信了他,雖然從他臉上看不到什麼,可是老者還是說道:“我們剛纔都看到那女子是往這個方向過來的,這裏只有這一條路,你居然說沒看到?你可知道,在座的隨便一個人拉出來都可以把你這小家族給滅了,勸你最好不要隱瞞,否則後果自負。”

老者的威脅話就像家常便飯一樣從嘴裏噴出,林沐楓臉色不變,只是心裏一陣不爽,好久沒有被人這麼威脅過了,而且後者那居高臨下的語氣和臉色看着就一陣不爽,恨不得把這死老頭直接給活剁了。

心裏雖然這麼想,可林沐楓當然不會這麼說了,他滿臉笑容道:“這位前輩,您剛纔也說了,一個女子和一隻鷹,雖然我這裏只有一條道,可是相比那女子應該是坐在鷹上纔對,我們難道整天沒事就把頭對着天上望着,看看有沒有人路過?”

林沐楓的話聽在老者耳裏不下於一般諷刺,不過剛剛已經殺了那麼多普通人,如果在無緣無故的滅了一個小家族,恐怕對他的門派威望有很大的影響,高手雖然是無敵的,可是也不代表他能承受住整個大陸人的怒火,總不能把所有人都殺了吧。

老者心裏一肚子火,再也不看林沐楓,不過心裏還是準備報復一下,對着衆人說道:“我看這小子言辭閃若,八成心裏有鬼,衆位和我一起去屋子裏搜一搜。”

在座的都明白老者話裏的深意,如果林沐楓真有鬼的話,他早就出手把後者殺了,怎麼會這麼多廢話,這麼做的含義無非是讓他們藉着搜查的名義把這些房屋什麼的全部給破壞掉。

看着一大批不值錢的高手要往屋裏衝,林沐楓目瞪口呆,他怎麼也沒想到剛剛那老者連這麼一點氣量都沒有,睚眥必報啊,早知道就不逞口舌之利了,後悔啊! 緊張的自然不止林沐楓一人,還有其他林家子弟,他們何時見過這麼多高手,而且隨便拉一個都是一品二品的,特別是躲在屋內的蘇傾魚,她緊緊的拉着天雪的手,死死的憋着呼吸,雖然不明白爲什麼這個看似破舊的瓦房能夠遮掩她和天雪的氣息,可是現在危機就在眼前,如果那些人真的來了,她只能拼死抵抗了,先想辦法把天雪送走,然後扛下一切罪名,說自己不認識林沐楓等等,這些話都已經在她腦子裏打好草稿了。

看着那些高手已經衝進了一些瓦房收查,林沐楓整個心臟都不停的跳動起來,心裏不斷的訴說着,希望這些高手還要點臉皮,不會隨便闖入家主主屋。

在恆古大陸,不管大小家族,表面上的尊敬和禮儀還是需要的,特別是在不經過對方的准許下,是不能隨便闖入對方家族家主的主屋的。

“我進去看看,你沒意見吧。”

一個老者指了指林沐楓的主屋,昂着頭問道,那語氣那裏像是在詢問,好像是命令一樣。


林沐楓雖然心裏不爽,可是也不敢在逞口舌之利了,立刻一陣尷尬的笑了笑:“這個…………呵呵,恐怕不方便啊。”

明人眼裏都聽得出林沐楓話裏的意思,一般臉皮薄的都會識趣的離開,可是這個老者好像沒有聽到一樣,依舊頭也不回的往主屋走去。


你大爺的!你妹的!

站在老者身後,林沐楓目瞪口呆,只是心裏不斷大罵着,這死老頭臉皮還真不是一般的厚啊,都說不方便了他還往裏面走。

透過門縫,蘇傾魚自然也看的一清二楚,除了心裏罵着老頭臉皮厚以外,她已經做好隨時動手的準備了。

希望等下出其不意殺掉他吧。

蘇傾魚心裏一嘆,透過門縫細小的光線看了眼林沐楓,眼裏一片憂愁,或許今天就要死在這裏了,不過還好能看上他一眼,這一生,也值了…………

蘇傾魚握緊了手掌,內心深處莫名其妙的升起一股懼意,她怕了,確實怕了,怕死後會面臨一片黑暗,在也看不到他了…………

如果真的有來生,該多好啊!

拋開雜念,蘇傾魚渾身氣勢猛然一變,必死之心!

正準備推開主屋大門的老者也感覺到了屋內的殺氣,頓時渾身一抖,愣在了原地,右手也停在了門把上,遲遲沒有推開。

而林沐楓此時整個嗓子都提了起來,腦中靈光剛好閃過,大喊道:“慢!”

林沐楓這一聲罵用盡了渾身勁道,所有人都聽的清清楚楚,那準備開門的老者也暫時忘記了門裏的殺氣,疑惑的看了眼林沐楓,想不明白這個螻蟻居然敢這樣大呼小叫,屋內,蘇傾魚也在林沐楓這喊聲中頓了一下,如果後者在喊慢一秒,她已經出手了。


“小子,什麼事?心虛了?”

被一個螻蟻這樣大喊大叫的,老者臉上掛滿了不悅,要不是估計這裏是楚國,後者怎麼說也是一個家族的家主,他早就動手了。

不理會那噁心的嘴臉,林沐楓嘿嘿笑道:“各位,裏面住着一個前輩,脾氣不太好,我看這主屋還是不要收了吧…………”

聽完林沐楓的話,老者頓時笑了,然後諷刺的看着林沐楓:“前輩?脾氣不好?小子,如今正邪兩道的高手都在這裏,你讓你口中那個脾氣不好的前輩出來見見,我到看看他等下脾氣還好不好。”

老者說這話的時候充滿了自信,如果是平時,他還真吃不準裏面是什麼人,剛纔那氣勢他也感覺到了,不弱,說不定和自己不分上下,甚至是一品高手,可是今天正邪兩道的高手無數,都在這裏,豈會怕你這個所謂的脾氣不好的高手。

看着老頭那嘴臉,林沐楓心裏又是一陣喝罵,可是嘴裏還說道:“各位都是有身份的人,犯不着和我這個小家族計較吧。”

林沐楓說完後暗裏已經做好了準備,他把一切都寄託在了萬劍歸宗陣上,秒殺一品以下高手!重傷一品以上高手!

而且還有妖獸骸骨這張底牌,再加上出其不意,說不定到時候還真的可以搏上一搏。

這可是和正邪兩道爲敵啊!想到這裏,林沐楓心裏一陣激動和興奮,雖然這樣做的後果可能是讓林家從此無法在恆古大陸立足,可是爲了小姑娘,這一切,都值了!

“小家族?哼,你知道自己的身份最好,滾一邊去,別在這礙手礙腳的,我今天非要看看你嘴裏那所謂的脾氣不好的前輩有多大火氣,敢在我們正邪兩道面前放肆。”老頭一邊說着一邊毫不客氣的推了林沐楓一把,然後扭頭就去推門。

唉,拼了!

林沐楓眼裏閃過一陣無奈,心裏把這些正邪兩道的高手鄙視了一番,然後暗裏控制着啓動門派護山大陣。

“前輩,我攔不住了!”

林沐楓暗裏一邊啓動着陣法,臉上卻裝着換亂的表情喊道,好像真有什麼高人一樣。

看了眼林沐楓,在座的正邪兩道高手都不屑一笑,就好像在看一個螻蟻在自己面前充高手一樣。

萬劍歸宗陣!

隨着林沐楓心裏唸了一聲,無數長劍橫空而現,接着,在衆人還沒有反映這些劍從那裏冒出來的時候,一把巨劍呈現在林家上空,巨劍渾身光體透亮,四周更是不滿了五顏六色的小劍,一眼看出,無窮無盡!

天空中的劍陣排列整齊,含着沖天殺氣漂浮在衆人的頭頂,劍柄朝上,劍尖朝下,傲世着衆人。

這一出,即使是這些平時自詡不凡的高手們也慌了,按照他們的常識,不管是什麼高手,在發出這樣威力巨大的劍陣時,都應該提前有氣勢出現,這樣他們也好應付,可是這劍陣卻是突然出現,太離奇古怪了,難道對方的實力遠超他們?

可是在座的有不少都是一品高手,遠超一品高手,那是什麼樣的境界?莫非和妖帝墨晨一樣? 萬劍之下,一切皆如螻蟻!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