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陌川與宮野不約而同的看着兩個女人離開的背影。

“怎麼有一種被拋棄的感覺?”容陌川苦笑。


“我好像連被拋棄的資格都沒有。”宮野也苦笑。

容陌川收回視線,看向宮野,取笑他:“差勁!不是同居了嗎,怎麼還沒拿下她,不像你的風格。”

“我這是放長線釣大魚,事關我的終身幸福,必須謹慎!”宮野盯着陸漾遠去的背影,目光越發幽深。

“要我推你嗎?”容陌川又問。

“不用。”宮野淡淡回了兩個字,按下輪椅的前進鍵,靈活的穿人羣,往少人的地方開去。 容陌川與他並行着,回頭看了一眼宮燕誠,問:“你不去跟舅舅打個招呼?”

“沒必要!”宮野又淡淡的回了幾個字。

如果他主動上前跟宮燕誠打招呼,說不定別人會以爲他想回宮氏謀朝篡位呢,特別是宮允尊,該氣瘋了。

三個哥哥中,大哥宮允傲是最有能力的,所以宮燕誠很看重這個兒子,培養他做下一代的接班人。

二哥宮允尊,長期生活在大哥的光環下,內心極其自卑,敏感,所以,非常愛表現,有些急功近利,爲達目標不擇手段。

三哥宮允爵,應該是最無害的,他很小便搬離了宮家,潛心於醫學方面,卻只守着一個小診所度日,偶爾也去一些邊遠山區窮困地方義診,性格與世無爭,沒有野心。

在三個哥哥中,宮允爵算是對他最友善的一個了。

宮野收起了思緒,與容陌川來到了安靜的一角坐下,侍者送上了兩杯酒後,識趣的退離到一旁。

兩人碰了碰杯後,談起了生意場上的事情。

沒多久,宮燕誠竟然走了過來,但,喻翎沒跟他一起。

“舅舅!”容陌川站起來,禮貌打了聲招呼。

“陌川呀,對了,燕歌跟裕霆沒來嗎?”宮燕誠露出了和藹的笑容,對於這個出色的外甥很是欣賞。

“我跟品馨來了,他們不放心凡寶跟靈寶,所以留在家裏看着他們了。”提起兩個寶貝孩子,容陌川笑得一臉寵溺。

聞言,宮燕誠的神情劃過了落寞。

他四個兒子,卻沒有一個兒子結婚,一個個都不着急,看到身邊的朋友親戚都抱孫子了,他只能羨慕嫉妒恨!

“你小子,學學陌川,別老顧着忙事業,也該把終身大事提上日程了。”他隨口抱怨了宮野兩句。

宮野本來在宮允尊那裏受了氣,所以見到宮燕誠走來,他也沒吭聲。

現在,宮燕誠卻主動撞到他的槍口上,他冷冷的勾了勾脣,說:“我說,老頭,你不是很多兒子嗎,怎麼操心到我頭上了,按順序,怎麼也輪不到我呀。”

“你……這什麼話?我是你爸,我不操心你,誰操心你,再說,也老大不小了,還按什麼順序!”宮燕誠氣得瞪眼。

“舅舅,別急,阿野這傢伙你不用擔心的,他什麼都不多,就是女人多。”容陌川半開玩笑的說道。

“他身邊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別提了。”宮燕誠沒好氣的擺了擺手,似乎想起了什麼,轉頭看了看周圍,問:“對了,你那個小護士呢?今天沒來嗎?”

要說宮野的衆多女人中,就屬陸漾是他看得最順眼的。

他見過陸漾幾次,她給他的印象是很乾淨很有靈氣,雖然不是豪門出身,但,只要稍稍改造一下,氣質也比大家閨秀差。

宮野聽到父親提起陸漾,他下意識想保護她。

“這不是你關心的範圍,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離開一下。”

“你什麼態度?我過來找你,是想帶你認識幾個商業圈的大人物。”

“沒興趣!”宮野冷冷的撂下一句,按下了輪椅的前進鍵,離開了。

“你……”宮燕誠頓時氣結,他的好心成了熱臉蛋貼冷屁股了。

“舅舅,彆氣,阿野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這樣吧,我替你教訓教訓他。”容陌川連忙安撫宮燕誠,打圓場。

“要是阿野那小子學到你的一半,我就知足了!”宮燕誠失望的搖了搖頭,轉身離開了。

容陌川轉頭,看向宮野離開的方向,邁步走過去。

然而,剛走了兩步,手機響起。

他拿出了手機,看了一眼上邊的號碼,腳步換了個方向。

另一邊。

陸漾與唐品馨兩個吃貨在一起,自然的走向了食物區,拿了一堆好吃的食物後,找位置坐下,邊吃邊聊,完全沉醉在她們的世界裏了。

“唐小馨,你收到學長寄回來的禮物了嗎?”

“嗯,收到了。”

“唉,好想學長呀,我們這鐵三角突然少了一角,真有些不習慣。”

“是不習慣,但,也要去習慣,畢竟學長也要追求他的幸福。”唐品馨點了點頭,拿起果汁喝了一口。

“希望下次見到學長時,能看到他身邊有一位美麗善良的女人。”陸漾露出了樂觀的笑容。

“那你身邊什麼時候有一位高大帥氣的王子呀?”唐品馨揶揄的斜眼瞥着他。

“去,怎麼說到我身上來了?”陸漾沒好氣的瞪了好友一眼。

“你真的不打算接受宮野?”唐品馨又問。

陸漾的神情閃過了一絲不自然,眼神閃爍了一下,說:“我不明白你說什麼。”

“行,你就逃避吧,瞎子都能看出宮野對你的用心了。”唐品馨恨鐵不成鋼的咬了咬牙。

陸漾不語,低頭吸着果汁。

她心裏出現了猶豫!

以前,她是堅定的拒絕宮野的,但,此時此刻,她卻猶豫了,似乎狠不下心來拒絕他。

甚至,想起平日裏與他相處的點點滴滴,她心裏劃過了悸動!


“陸小漾,發什麼呆呢?”唐品馨低頭湊近看陸漾。

陸漾回神,臉上閃過不自然,爲了掩飾不自然,她轉了話題。

“好想我的乾兒子乾女兒呀,拿手機出來,我要看看他們的視頻來解解相思之苦。”

聽到陸漾要看自己的孩子,唐品馨臉上立馬綻放出溫柔的笑容,拿出了手機,點開了視頻。

“拿着,好好解你的相思之苦。”她把手機遞給了陸漾。

“哎呀,我的小靈寶,真是可愛呀……”陸漾一看到屏幕裏又萌又可愛的小靈寶,心都融化了。

“纔多久沒見呀,感覺長大了好多呀。”

“你看,這凡寶多正經呀,跟你家總裁大人簡直一樣一樣的。”

“……”

陸漾一邊看一邊碎碎念着,所有喜愛之色都躍於臉上。

殮妝師 ,看着一對兒女,滿臉都是溫柔與寵愛。

“唐小馨,你真是太幸福了,有疼你愛你寵你的老公,還有這麼可愛漂亮的一對兒女,簡直人生贏家呀!” 替天行盜 ,充滿了羨慕。 “你也可以的。”唐品馨轉頭看着好友。

頓了一下,又說:“我相信宮野也能給你幸福,跟他認識也有一段時間了,其實他並不像表現出來那麼花心,玩世不恭只不過是他掩飾脆弱的面具而已。”

陸漾聞言,神情僵了僵。

幾秒後,她笑了笑,說:“他給你好處了?怎麼幫他說起好話來了?”

“我不是幫他說好話,我是不想你錯過幸福。”唐品馨認真的說道。


“勇敢點吧,陸小漾!”她又說道。

陸漾清亮的眸子閃着星星般的波光,似乎在認真考慮唐品馨的話。

“鈴鈴鈴……”忽而,她握在手裏的手機響了起事,把她的思緒打斷。

她把手機給回唐品馨,說:“你家總裁找你。”

唐品馨接過手機,接聽電話。

“喂。”

“馨兒,你在哪裏?靈寶發燒了,爸媽正送她去醫院,我們得過去看看。”電話裏,容陌川低沉的聲音充滿心疼與擔憂。

“什麼?靈寶發燒了?你在哪裏?我去找你。”唐品馨也着急了起來。

陸漾聽了她的話,也露出了着急神色。

“這樣吧,我們都走到出口處等。”

“好。”唐品馨點了點頭,掛斷了電話後看向陸漾。

“陸小漾,我……”

“別說了,快去吧。”陸漾明白唐品馨的意思。

“嗯。”唐品馨應了一聲,匆匆離開。

陸漾一直盯着唐品馨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出口處,她才轉頭在人羣中搜尋着宮野的身影。

但,整個宴會廳很大,她能看到的地方都沒有宮野的身影。

低頭,從小包包裏拿起手機,正想撥打宮野的電話,身後卻忽而伸來一隻手,冷不防把她的手機奪走。

她驚了一下,回身,對上了範虹嫉妒而陰森的眼神。

“說,接近宮野到底有什麼目的?”範虹一副妒婦的嘴臉,咄咄逼人的逼問着陸漾。

陸漾蹙了蹙眉,目光落在範虹手裏的手機,眸底閃過了不悅。

總裁霸愛 真是奇怪了,我接近宮野關你什麼事?他又不是你的誰!”

一句話,懟得範虹怒氣噌噌往上冒。

“他是我的男人,我警告你,識趣的話,最好給我離開他,要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你的男人?他承認了嗎?”陸漾冷笑着反問。

她真是看不慣範虹這副傲慢無禮的樣子。

“手機還我。”她向範虹伸出手,怒焰在清亮的眸子裏跳躍。


“如果不還呢?”範虹壞壞的勾脣,眸光淡淡的瞥了一眼桌面大半杯子的果汁,閃過了陰險,拿着手機的手移到了果汁上方,手一鬆,手機就掉進了果汁裏。

“你幹嘛?”陸漾憤怒低吼,急忙撲去搶救手機,但已經遲了。

她連忙把手機從果汁裏拿出,拿起桌面的餐巾擦乾手機上的果汁,然後按了幾下按鍵,手機完全沒有反應,一直黑屏着。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