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胖子不知道其中的緣由,但是宋青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這一去,北明老道士的生命也不長了,而北小煙以後只能是孤單的一人了,這對於北小煙來說,無疑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宋青不想寧胖子再去傷害北小煙。

寧胖子看到了宋青臉上的凝重,突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他也是一下變得嚴肅起來:「宋青,我發誓,我絕對不會辜負北小煙的,從此之後,我的眼裡只有北小煙,不在有其他的女人。」

宋青沉默了一會兒,寧胖子是自己的兄弟,曾經救過自己的命,雖然寧胖子平時有些不著調,但是宋青還是知道寧胖子的性情的。

「好吧,你不能辜負她,她是一個可憐的人……」

宋青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跟寧胖子說了起來,既然寧胖子喜歡上了北小煙,那麼宋青也只好把關於北小煙的事情告訴他。

不過宋青好像忘了一件事情,寧胖子的身世也是和北小煙差不多,宋青從來沒有聽寧胖子提到他的父母,只是知道寧胖子從小就沒有父母。

所以最能感同身受的人,反而是寧胖子,他也是從小沒有父母,他更能體會到沒有親人的痛楚。

聽完了北小煙的事情,寧胖子也是變得沉默了起來,他知道,北小煙正在經歷著失去親人的痛苦,而寧胖子卻是好想守護著北小煙,不讓她太過悲傷。

「洪城到了,看來真的是發生了大事,洪城的城門難道是被那名前輩直接給轟開的嗎?」陸大叔看著面前的城門說道。

商隊的人都能感受到,洪城正在發生著一件翻天覆地的事情,他們的心裡也隱隱約約感覺到肯定是那名斗境強者出手,但是是什麼事情使得一名斗境強者出手,他們也無從猜測。

「宋小子,看來洪城是發生了大事,我先回洪城的商會看一下,五天後,你們到風月商會來找我,我們一起上路。」陸大叔對著宋青說道。

「好,到時,我們再去找你,我們就在這裡暫時分手吧!」宋青說道。

宋青和商隊一起回越陽城,無疑是一件很好的事情,畢竟陸大叔是臨境五層的高手,一路上能夠多一個照應。 在房間之中,爐鼎中的火焰正在不停的跳躍著,宋青全神貫注的注視著爐鼎中翻滾的火焰,雖然煉藥是一件很消耗靈力的工作,但是對於宋青來說,這種事情還是沒有多大難度的。

煉藥靠的主要是靈魂控制力,消耗的是靈力,宋青的靈魂控制力當然是非常強的,他只要持續輸出靈力就可以,但煉藥無疑也是一種很好的修鍊方法。

這也是為什麼很多煉藥師都是高手的原因之一。

宋青這個時候已經回到了越陽城,他現在正在越陽城的某一件客棧之中,當初宋青和寧胖子更隨風月商會的商隊回到越陽城之後,宋青就找到了早已經到越陽城的陳長老。


陳長老是青元宗煉藥房的長老,自身的煉藥修為自然不會差。

而宋青在回到越陽城之後,就向陳長老開始學習煉藥,一般來說,煉藥師都不會輕易的教外人煉藥,但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畢竟陳長老有把柄在宋青的手裡。

雖然說宋青不能直接對陳長老怎麼樣,但是別忘記了那株魔食花可是臣服了宋青,而且陳長老被魔食花的魔氣影響多年,所以沒有辦法才能對宋青唯首是瞻。

陳長老這個時候也在宋青的旁邊,看著宋青煉藥,他的心中早已經起了波瀾。

他明明是一個新人,竟然可以把火候控制到這種程度,他煉藥的天賦真是恐怖!

陳長老從懷裡掏出儲物戒,將一道靈力輸入其中,儲物戒指上面便是一陣光芒閃動,然後陳長老拿出了藥材。

「這是我配製的回復散,能夠回復靈力,你先試著煉製。」陳長老隨後把*告訴了宋青,陳長老甚至把藥材都給宋青放在旁邊準備好了。

這可是小祖宗,得好好伺候!

陳長老本來是對宋青懷有不好的想法的,甚至想把宋青當做魔食花的肥料,探尋出宋青身上不受魔氣的影響的秘密,但是在那次煉藥房的事情之後,陳長老可是見識了宋青的可怕。

他現在想的是要把這位小祖宗給伺候,那樣的話,自己身上的魔氣恐怕還有解決的時候,要是自己身上的魔氣被青元宗的那些長老們發現,自己肯定免不了要吃不了兜著走。

宋青按照陳長老*的*,拿過一株靈草,放進爐鼎之中,靈草一進入爐鼎,火焰卻是絲毫不為之所動,一株靈草開始逐漸的脫去草皮,靈草之中的汁液,也變成了淡白的粉末,靈草之中的精華藥力,被宋青成功的*了出來。

「簡直是妖孽,第一次煉藥就能做到這種地步,這樣的天才要是不學煉藥的話,簡直是浪費人才,要是被宗門的那一位知道了,還不得搶著宋青去當弟子。」陳長老砸了砸嘴巴,心中無比震撼。

宋青眯著眼睛看了一下自己*的白色粉末,說道:「陳長老,我煉製的回復散沒有什麼問題吧?」

陳長老拿起一個玉盒,小心的把爐鼎之中的粉末裝進裡面,陳長老仔細的看著玉盒之中的回復散,其中的白色粉末,幾乎達到了純白的顏色。

他小心瞥了一眼宋青,宋青煉藥的整個過程都顯得特別輕鬆,如今也是大有餘力的樣子,心頭不禁為宋青的靈魂能力而驚嘆。

「很好,這是我第一次看到色澤這麼好的回復散,甚至可以比得上我煉製的回復散。」陳長老拿起白色粉末嗅了嗅,一股葯香隨之而來。

雖然剛才陳長老給宋青的只不過是最簡單基礎的一種藥方,但就算如此,也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一般人要是學習煉藥,不失敗上百次,根本不可能成功,就算那些煉藥天才,第一次也會失敗,宋青簡直可是說是妖孽了。

「這個回復散比起城主府坊市*的聚靈散怎麼樣?」宋青問道。



陳長老想了想說道:「這個回復散還遠遠比不上聚靈散,聚靈散是秘制的*,這個回復散只是最基礎的煉藥,比聚靈散還差不少。」

煉藥師一共分為六階,而這些丹藥也是分為六階,而陳長老就是二階的煉藥師,剛才他教宋青只是最其本的*藥粉,不過很多人都做不到,但是在丹藥之中,只能算是最底層的存在了。

「竟然如此,那就把開始煉製更好的葯散……」宋青淡淡的說道,轉眼之間,他的精神又放在了鼎爐之中。


……

……

「不能這樣下去,只不過短短的一個月時間,我們宋寧倆家的坊市的收入損失了八成,要是繼續這樣,我們宋寧兩家的堂口都要關門了!」在宋家戰堂的議事大廳之中,宋白城憤怒的說道。

在宋家戰堂的儀式大廳,許多臨境高手,都是坐在這裡,不僅僅是宋家族人,而且還有寧家的族人,他們的臉上都是陰沉,氣氛相當詭異。

「現在的這個商會幾乎在城主府的控制之中,甚至連藥材都不肯給我們。」寧家家主吐了一口氣說道:「我們兩家的藥材都幾乎要用完了,而且我們宋寧兩家沒有煉藥師,這樣無疑處於劣勢,而且城主府請來的煉藥師是烈火門的弟子,我們根本惹不起。」

在場的人聽到寧家家主的話,都是沉默了一番,在城比之後,城主府就得到了烈火門的大力支持,甚至藍江倆家都歸於城主府的麾下,現在只有宋寧倆家還是和城主府作對。

幾次衝突之中,城主府都打算對宋寧倆家下死手,但是還是考慮到宋寧倆家也是和宗門有關係,不然早就動手了。

「寧家家主,有沒有去楚家問尋求楚家的幫助?楚家的楚思雨和宋青,還有寧俊哲都是青元宗的弟子,他們看在同門之誼上也應該會幫助我們的。」宋白城嘆了一口氣問道。

寧澤海翻了翻眼睛說道:「現在楚家的情況,和我們也差不多,本來楚家的煉器生意是很紅火的,但是現在也是遭受了不小的打擊,幸好還有一個楚家,我們才能和城主府僵持一下,現在這種情況只有靠宗門。」

這個寧澤海是寧家家主的弟弟,也是越陽城裡面最厲害的箭術高手,曾經在覆滅池家的時候,出過大力。

「宋青和寧俊哲在青元宗,石峰在碧雲門,不過他們都是最底層的弟子,還沒有到能夠動用宗門力量的地步,而現在的情況有些危險,我們還是暫避鋒芒,現在城主府實在是不好惹。」宋白城說道。

「忍、忍、忍,哪一次我們宋家不是在忍,自從家主失蹤之後,我們宋家就一直在忍,在座的各位明明就知道家主被城主府給囚禁了,這難道我們還能忍嗎?我們到底要忍到什麼時候?難道要等到城主府把我們這些人都逼上死路的時候嗎?!」宋白石一拍椅子,站起來說道。

「家主的確是被城主府給囚禁了,我們最好想個辦法把他營救出來,實在不行,我們就聯合楚家和城主府拼了,大不了魚死網破,總比在這裡窩囊著受氣要好。」

宋白城閉上了眼睛,好像是在閉目養神,誰也不知道他心裡想的什麼東西,在宋白山閉關之前,就是他一直管理家族事務,宋白山出關之後就直接殺上城主府了。

當初宋青那件事也是,也是宋家忍氣吞聲,不過現在城主府已經有把他們往死路上逼的情況了,現在他們幾家都還有實力,要是等到幾個世家失勢的時候,事情就真的難辦了。

「好,我同意,我們已經沒有後退的路了,我們坊市的生意已經沒有多少了,再這樣下去,就沒有立足之地了,宋青眼睛被挖,家主被囚禁,無疑都是我們宋家的恥辱,這一次賭上我們宋家整個世家,拼個魚死網破。」宋白城緩緩說道。

烈火門給越陽城的城主府派遣了煉藥師,逼得他們不得不拚命,最重要的還是宋家的實力也是越來越不比從前,宋白山被城主府囚禁,也就意味著宋家失去了最強大的戰力,而且宋家的不作為,對於宋家的聲望也是到了最低點。

現在越陽城的修士越來越不把宋家放在眼裡了。

……

……

「城主,我們坊市這一個月來的利潤,整整多了五倍,要是這樣下去,我們城主府在越陽城境內就再沒有阻礙了,我看那些世家也差不多要垮了。」在城主府之中,狄豪對著城主說道。

現在的城主府算是如日中天,特別是林索進入烈火門之後,林索進入烈火門受到了宗門長老的大力栽培,主要是因為奇瞳的原因,奇瞳者無一不是絕世強者,所以烈火門才會對林索這麼重視。

城主看了一下天空,說道:「烈火門的那名煉藥師怎麼樣了?這名煉藥師對我們來說可是非常重要,要好吃好喝的招待著,而且要派高手去守護。」

「城主,放心吧!那名烈火門來的煉藥師,三當家在保護著,以三當家的實力,想必在越陽城之中,能夠傷害得了他的人也是鳳毛麟角。……」 夜晚,月亮高高的掛在天上,散發出淡淡的月光,越陽城陷入了一片的黑暗和寂靜。

在越陽城的某一次客棧之中,宋青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他總覺得有什麼事情沒有做一樣,心裡過意不去,在冥想了一下之後,他的身上卻是散發出了淡淡的殺氣。

宋青和寧胖子在洪城回來之後,就一直住在這間客棧,因為陳長老就一直在這裡,在青元宗的時候,宋青就先讓陳長老來到越陽城,為的就是預防城主府對宋寧倆家下殺手。

而回來之後,宋青也了解一下越陽城的情況,現在越陽城的大半生意都被城主府給搶走了,藍江兩家已經是歸附了城主府了,這對於他們來說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

畢竟藍江倆家並沒有子弟進入青元宗,因此再城主府略施壓力之後,便是臣服了,而宋寧倆家不同,宋寧兩家都有子弟進入宗門,因此對城主府還是略能夠承受住一點壓力,不過對於宋寧兩家來說,也是很不好過。

特別是烈火門來了一名煉藥師之後,宋寧兩家幾乎是無立足之地了,所以宋青這才想要學習煉藥的,煉藥無疑能夠很大程度上爭強自身的實力,現在宋青的父親和凝姨都被城主府給囚禁了,宋青在沒有了解情況的時候也不敢輕舉妄動,要是父親和凝姨有所閃失,這才是後悔莫及的事情。

想了一下之後,宋青還是躍下了床榻,取出了一套黑色的夜行裝,這是類似於緊身衣差不多的,在夜晚的時候便於行動,頓時宋青便穿上了黑色的夜行衣,臉上蒙著一層黑布。

宋青輕手輕腳的行至窗邊,做賊一樣看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然後飛身躍下,靈力頓時包裹住了宋青的身體,急降的身形輕輕的房頂上一踩,頓時隱秘在了夜色之中。

深夜的越陽城,一片黑暗和寂靜,街道上的房屋之中,宋青能夠聽到了男人的喘息聲和女人的呻吟聲,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誰也沒有想到,在房頂上還有一個人在靈敏的行走。

「哈哈,寶貝,我來了,讓你嘗嘗我大*的厲害。」城主府的一個房間之中,傳來了葉昊的聲音。

這個時候,葉昊緊盯著床上那名美貌女子,頓時像餓狼一樣撲了上去,手忙腳亂的扯著彼此身上的衣服。

葉昊當初的時候是煉體決九層的修為,現在也是達到了臨境一層的修為,不愧是城主府的四大弟子,修鍊速度絲毫不慢,不過比起宋青來還是差了許多。

現在宋青已經突破了臨境二層的修為,按照宋青的戰力,就算和臨境五層的高手爭鬥,也是絲毫不會落下風頭來,在臨境一層的時候,宋青和臨境四層的高手戰力就差不多了。

這就是宋青的恐怖之處。

在回到了越陽城之後,宋青總感覺睡不著覺,感覺還有什麼事情沒有做完一樣,當初宋青的眼睛被挖,可不只是林索的功勞,還有那個葉昊,正是這兩個人,不然宋青的奇瞳也不會被挖。

這口氣,宋青是怎麼都不可能咽下去的。

雖然說現在林索進入了烈火門,但宋青總有一天要拿回自己的東西,放在林索的身上,是因為還不到時候,但是不代表宋青就可以原諒葉昊。

房間之中的葉昊已經是被*上腦了,絲毫沒有感覺到房頂上有人,而宋青這個時候就在葉昊的房頂上,感受著葉昊在房間乾的事情,不過可惜的是,宋青看不見東西,所以這些東西對他絲毫沒有影響。

不過這是城主府之中,宋青也不敢輕易的動手,要是被城主府的人發現有人潛入了城主府,那麼宋青也是很難逃脫,畢竟城主府也是有很多的臨境高手,甚至還有臨境高層的修士。

不過在城主府之中,能夠威脅到宋青的人已經不多了。

就在葉昊拿出傢伙什準備狂插不射的時候,宋青動了,宋青取出自己的法劍,向著葉昊脖頸斬了下去,雖然有些動靜,不過動靜是很小的,宋青在房頂之上早就看準時機。

雖然葉昊成為了臨境高手,但無疑還是很難抵抗宋青法劍的威力。

就這麼一劍,把葉昊和那名女子一起斬殺了,雖然那個女人有些冤枉,不過能和葉昊這樣的人廝混在一起,肯定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而且還有一重原因就是,把兩人一起殺了省事。

宋青擊殺了葉昊之後並沒有停止,宋青此次潛進城主府,目標可不止是葉昊一人,城主府的三大弟子都是宋青的目標,不過讓宋青有些無奈的事情就是,這三人都是一個德行。

宋青在潛入他們房頂的時候,他們三人無一不是和女兒做著那種事情,不過這也是宋青有些大驚小怪了,畢竟這是晚上,晚上不做這種事情,還能幹什麼。

「這種事要是寧胖子來做的話,肯定是看得不肯離開眼睛,更別說叫他殺人了,幸好沒被人發現,還是先撤吧!」宋青想著今晚的事情也是做完了。

他的腳在房頂上輕輕的那麼一點,便是向著城主府出去了,只是這個時候,宋青經過的房頂,正是那名煉藥師的房間。

「什麼人?」楊堅白本來是守護在煉藥師的房間之中,可是突然感覺到房頂上有人行走,一時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楊堅白可是城主府的三當家,專門負責保護那名烈火門來的煉藥師,卻是沒想到有人潛入了城主府。

「不好!」宋青心頭一跳,他能夠感受到發現自己的不是泛泛之輩,他已經非常小心了,沒想到還是被人發現了。

楊堅白的速度很快,頓時就出現了在宋青的面前,只見自己面前的是一個全身黑衣的傢伙,按照楊堅白的判斷,眼前的這個人的年紀並不大,而且修為也不是很高,這樣的一個傢伙竟然敢潛入城主府,無疑是一件恥辱。

不過最重要的是這個人的目的何在?

他為什麼要潛入城主府?難道是想要在暗中擊殺煉藥師嗎?

這是很有可能事情,畢竟對於那些個世家來說,就是因為這名煉藥師的存在,所以才會落魄到這種地步,看這些世家的樣子,再過個一年半載,完全就會垮了。

但是宋青的目的和楊堅白想象的還是有很大的出入的,宋青只不過是因為殺了城主府的四大弟子解氣而已。

不過在這種時候宋青可不想和這個楊堅白過多交纏,卻是身形一掠。

可楊堅白怎麼會這麼容易放過宋青?

「小賊,哪裡跑!」楊堅白靈力迸發,向著宋青席捲而去,強大的靈力帶著呼嘯的風聲。

宋青回過頭來,也是向著楊堅白擊出一掌,轟!兩人的靈力頓時在空中爆炸消散。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