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我問你,我是來幹什麼的嗎?”

一語驚人,拉着他的手跑,一邊跑一邊問“你把我兒子怎麼了?”

陳影梧“……”

想都沒想,算了,去了再說,就一把抱起他,衝……

到趙家大院後,到處叫,

“管家,管家!”

陳影梧在旁邊哼着歌,不想理這些事,想必有些事情不是旁人能涉及的。

沒有辦法了,就直接自己去叫了,趙天龍去把兒子趙雷叫來,在大院的他看着大院裏,突然想來一句古詩,

在他想的時候,倆父子已經到了,算了,這些都不重要。

“說吧,你給我兒子下了什麼毒藥?”

“對啊!我爲什麼老是拉肚子?”

陳影梧“……”

面對這個問題,是個豬都能想明白,沒想到活了大半輩子,就真的有這種人。

倆沒救了,算了,這麼簡單的都不懂,“本作者問你,你是不是現在感覺有點輕鬆了。”

趙雷感覺了一下,唉!還真是有,感覺有…! 都市之地獄至尊 ,是感覺沒有太多的壓力啦,轉眼問“只是爲什麼。”

陳影梧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到了真想在地上打滾。

過後,“我在你不注意的時候,給了點你經常使用左手食指弄瀉藥。”

“你怎麼知道。”

陳影梧嘴角一咧“你不知道的事多得去,只有利用這點,纔會計劃通。”

陳影梧淡定的說“這點瀉藥不算什麼的”

“吃瀉藥後腹瀉一定很正常。在目前的情況下,你應該服用一些腸粘膜保護劑,然後再服用一些止瀉藥物,使用後要注意不要吃太多油膩的食物。平時睡覺前可以適當的放鬆心情,不要和咖啡等還有興奮因素的東西。”

什麼咖啡?什麼保護劑?倆父子根本聽不懂他在說什麼?沒辦法了,就算是把醫學院的知識都搬出來也沒用。

好吧,其實我也不懂,我也不想在系統買醫學,還很貴!

倆父子對了對眼神,點頭,但這些陳影梧都看在眼裏,完全不用擔心。

果不其然,在他們談話中,有那麼一個問題?

陳影梧“???”

“小兔崽子,你爲什麼知道那麼多。”


雖然在一年前知道這小子有五行源根,但這些都不重要,爲什麼要對付葉家呢?如果是因爲葉家的實力強大過頭了,那爲什麼這小子說要把六個家族都滅絕?


在一旁思考的趙天龍緊眉一鎖,趙雷在一旁什麼都聽不懂,一臉懵逼的樣子。

“啪!”

“幹什麼無精打采的,活躍起來。”

對於這個計劃,陳影梧已經知道了全部,再怎麼說,他也是這個漫畫的作者,

雖然這會導致六氏鎮被剝削大部分的勢力,但這些對他一個作者又有何關係?

回想,如果系統說的是真的,那小蘿莉不就…,他,不再想這些。他這次在幻鏡要了解一些未知的情況再說。 在這個太陽正大的午後,仨人都無事可做,只好發呆,突然……..

“撲通!”

隨後一聲“哎呀!”陳影梧馬上隨着聲音跑了過去。

原來是小蘿莉啊,她的頭上插着兩枝樹枝,臉上髒兮兮的,想都知道是剛纔掉下來的時候弄成的。

他在走過去的時候,那倆父子就到了,陳影梧看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臉紅。

似乎在說不要再看了,好害羞!

“影梧哥,我只是來,看看你,我怕你出…”

系統,紙巾!

購買成功~扣除1裝逼值。

瞬間變到手裏,把它撲在她的臉上,把臉擦了一遍,她瞬間不好意思。

“要不……還..還是我來吧,影梧哥”她把他的手抓住,停了下來。

“還是我來吧,比較這裏沒有鏡子。”

“好….好吧!”

嘴角一咧,笑了一下,用手把那倆樹枝拿了下來,畢竟在這修靈界裏,不知道什麼是頭上一片草原…

當然,這只是形容一下,畢竟小蘿莉她很可愛。

“影梧哥,影梧哥!”

她把臉靠近,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感覺有一股騷氣,握住鼻子。

退後了幾步“影梧哥,你身上什麼味?

”瞬間不好意思,“對不起,我不該怎麼說的。”

他摸了摸頭,有什麼事比她更重要呢?,只是覺得有點…說不出是什麼,感覺就是不一樣了。

咳咳咳…


倆人轉目到父子倆,陳影梧“呵呵”一聲,“怎麼,現在不准我和妹妹聊天啊。”

一聲只有“和妹妹聊天”瞬間讓她失落,這對其他人來說,表面上是,但心裏卻不是,也許她怎麼想。

就算是這樣,她和他沒有血緣關係,一直愛慕的她,只想着,美好的時光。

“小兔崽子,你倆跟我去客廳去,在這裏有什麼好的”趙天龍拍了拍兒子的肩膀。

陳影梧準備叫她的時候,她的情緒不太好,突然意識到,從小就和陳影梧長大,倆人是青梅竹馬,互相喜歡着對方,不敢告白。

但陳影梧在“藍月計劃”中,爲了保護葉倩死去了,最後她修到了“十級靈帝”想辦法把陳影梧的一絲魂魄配上“九生一魂漿”加入自己的【神凰血】配置。

再用傳說中“愛漫畫的全”大拿留在傳說中的靈山裏,找到一口靈泉,在靈泉上用“九生一魂漿”和【神凰血】一起,九九八十一天,可以把靈魂配置到第一個和其締約的戰靈上,通過後天的鍛鍊慢慢成長。

戰靈靈力在巔峯期時,把靈魂抽取出,找傳說中的“五靈容器”構造身體。

想想就可怕,那時還是人嗎?

情緒失落的她,沒有人關心她明明就在身邊啊。

可她又不敢說出來,陳影梧見她很…,但又不知道怎麼說?

輕輕地撩起右邊的頭髮,趁她不注意,親了一下她的臉頰,就跑向客廳。

葉倩馬上回過神來,捂着臉,感覺臉紅得冒煙了“影梧哥,大壞蛋!”她大聲的叫。

哈哈哈哈哈哈…

陳影梧跑慢下來,回了頭“再不快點不等你了。”

“影梧哥,大壞蛋,我…..我要……”一邊跑一邊叫。

在前面的趙天龍回頭看了一下“快點啊?你倆在幹啥?”

在他們笑得開開心心的時候,突然發現有什麼事要說,就問…

霸情總裁宅女妻 對了,兒子,管家他去哪?”

“不知道,我從昨晚就沒見他。”

兩個人就走了,聽不到任何的聲音,後面的在打翻…

在客廳上,還有三個長老,不知他們是不是保持沉默還是氣憤的表情,但他看了看周圍,倒吸一口冷氣。

原來剛纔是去叫幾個老頭開會啊,但爲什麼要叫上我?

剛纔折騰的小蘿莉變的無助起來,緊緊地抓住陳影梧的右胳膊,手似乎在瑟瑟發抖,慢慢地一步一步走…

陳影梧見狀,摸了摸她的頭,輕聲告訴她“小蘿莉,你都十五了,你怎麼這麼害怕啊?”,聽了這句的她,對他傲氣。

她像是在零下三度一樣穿着一件夏衣在瑟瑟發抖,似乎話都說不清楚“我…我只是覺得這裏的氣氛很嚴肅。”

確實,這裏擺設的如此恐怖,彷彿身在故宮,都不知道是那個設計師,是不是腦子瓦特了,這明明是修靈界,搞得好像是古代似的。

“小蘿莉你看,那個屏風像不像棺材板”他靠近她的耳邊小聲的說,呼出來的氣,癢癢的,搞得她有點忍不住,想笑。

突然想起,哎,不對,好像我就是這個設計師,因爲是我繪製的。

系統提示:智障!

我¥¥嗎…在心裏罵得,口吐芬芳。

看見有個空位,嗯?,拉着葉倩,把她按坐了上去,自己站在右邊…

咳咳咳……這小子,怎麼這麼不懂規矩?趙天龍的一聲咳嗽,並沒有引起陳影梧反應。

“影梧哥,要不我還是站着”原本想站起來的她,被他按住了“你坐着,我們那裏叫:女士優先。”

“小兔崽子,你現在可以告訴老夫你爲什麼知道“藍月計劃”了吧?”

除了葉倩和趙雷不懂得,其他人都像雷劈了一樣,嚇得動都不敢動。

葉倩越來越覺得自己對陳影梧的無知了,她現在懷疑他是不是假的,想把手縮回。

陳影梧一下察覺出來,用左手握住她的手,轉目到趙天龍的對面。

他嘴角一咧,葉倩發覺到,怎麼影梧哥他老是不當回事啊?還是說他有把握。

“那你先告訴我,你爲什麼這麼放心的帶我去【門】,你就不怕…..”

“啪!”

一位長老拍了一下桌子,“什麼?趙天龍,你竟然私自帶人去那裏,你知不知道….”

“啪!”

趙天龍拍一下桌子,“趙啓,你想幹什麼?”

“趙天龍,你以爲自己當家主了,就可以這麼爲所欲爲了?”

“你………”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