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面的晴香園裡的人都瞪大了眼,不知道發生了何事。隨後,便見一隊男子從安容園中走了出來,開始分散,每一家青樓都去了一個,隨後,這些青樓便都消失不見了。

晴兒從晴香園中衝出,尖聲叫道:”你們不能動我這裡,我是雷公的女人!”這還挖出了一條內幕,要是讓雷婆知道了。。。

“你是雷公的女人? 一念成魔,愛你成痴 ?”龍小小饒有興趣的問道。”自然知道,不過雷公說過,會休掉那個女人娶我為妻。”晴兒有些驕傲的說道。

“你說什麼?我那死鬼說要娶你?!”她身後傳來一個陰測測的女聲,晴兒頓時一個激靈,轉過身,見到了一個頭髮有些爆炸的漂亮女子,頓時結巴了:”雷。。。雷。。。雷婆。”雷婆點了點頭,面無表情道:”對,是我。”

晴兒自然知道雷婆的潑辣,剛剛的豪言壯語全都不見了。”我。。。我剛剛是開玩笑的。。。”晴兒陪笑道。”少對老娘笑,老娘不是我家那死鬼,不會上你的當!”

晴兒癱坐在地上,這個時候雷公都沒有出現,說明了什麼一目了然。最終,晴香園是由雷婆毀了。

“公主,謝謝你叫我來,這個人情算是我欠你的,以後有事只管說,我要回去收拾我那口子了。”雷婆沖著龍小小點點頭,隨即一道閃電劃過,她便消失不見了。

這晴兒是雷公的情人,這事還是南宮林告訴她的,晴兒之前對靈兒見死不救,如此,也是報應。


煙柳街終於消失了,眾人皆拍手稱快,女人道不再擔心自家男人會去那種地方了,男人則道褲腰裡的錢袋鼓起來了,窮人則道不用將自己的女兒賣去那種地方受苦了。

煙柳街消失,春香也跟著消失了,她許是知道自己會受到嚴重的懲罰,所以提前就離開了月下城,幾人將月下城翻了個便也沒有找到。

如今,月下城中,便只有醉香園一家娛樂性質的店鋪了,生意自然比以前好的多,算是天庭認證的娛樂場所。

鍾磊幾人見到龍小小,倒也不急著回去,幾人便定了醉香園的包廂吃午飯,靈兒在情緒穩定后告訴了幾人事情的經過,龍小小此時只慶幸她沒有事,同時將靈兒看的更緊了,上廁所也是同路的,靈兒倒是很高興,可判官不願意了,自己的女兒將他的福利時間完全剝奪了,他還不能抱怨,於是,判官大人的臉色更黑了。

“老大,這次尋找靈魂可需要俺們老鍾?”鍾磊在飯桌上道。龍小小搖了搖頭:”如今天庭與魔妖兩界戰爭一觸即發,正是需要你們的時候,你們可不能離開。””那你呢,老大,你啥時候回來。”鍾磊看著她的眼神亮了亮。”我。。。我不知道,我如今的靈力還不如從前的十分之一,這樣如何去帶兵打仗?”龍小小道,再加上,如今的她,一腔熱血已經被時間澆滅,不知再上戰場又是怎樣的光景。

鍾磊也沒有強求,只是說永遠等著她回來。

吃過飯,鍾磊幾人還得回到天庭,如今,天兵全部是由鍾磊管理。 龍小小望著幾人離去的方向,感慨頗多。”還看,嗯?”判官的聲音陰測測的響起,龍小小縮了縮脖子,轉過身討好的挽住判官的手臂:”不看了,不看了。”這是醋罈子又給打翻了。

“有時候我真想把你綁在我身邊!”判官嘆了口氣說道。龍小小笑了笑,依偎進他的懷中。

事情結束了,自然是要離開了,龍小小几人與南宮林和南宮宇告別,南宮宇卻支支吾吾的,說有東西要給她,所以單獨拉了她去一旁,龍小小還沒來得及支會判官,奈何南宮宇力氣太大,她無奈扶額,沒辦法了,醋罈子只能待會去哄了。

南宮宇從包里拿出了一個精緻的小盒子,龍小小打開一看,是一條很漂亮的項鏈,她的眉頭皺了皺,這是啥意思?

“龍姑娘,這條項鏈是我親自打磨設計的,希望你能戴上,就當留個念想。”南宮宇開始有些臉紅,說到最後一句話時眸子暗了暗。龍小小挑了挑眉,這下她可清楚了,這南宮宇估計是看上她了。


她將盒子連同項鏈都送還給了南宮宇:”對不起,這條項鏈我不能接受,你日後找到喜歡的姑娘,便拿給她吧。”南宮宇臉色有些頹敗,不過還是強顏歡笑:”好,既然如此,祝你幸福。”龍小小笑著點點頭,轉過身卻有些無奈,她不是故意要去招惹桃花的,不過她與南宮宇不過相處幾天,為何就喜歡上了她,她可是有丈夫有孩子的~龍小小如何也想不出來,最終也只有不想了。

四海龍宮都去過了,如今下個目的地便是龍族,白原的地盤,他便帶著眾人欣然前往。

幾人走到一片荒野之中,白原便停下了腳步。”這不會就是龍族吧?”青蘿詫異的問道。”自然不是。”白原神秘的笑了笑,隨手在空中一劃,一個門便憑空出現,他將門打開,對著眾人做出一個邀請的手勢:”請。”龍小小几人踏進門中,一陣刺眼的光線襲來,她們不由得閉了閉眼,隨後,適應之後才睜開了眼。

震撼,眼前的場景只能說是震撼,巨石,懸崖,大海,還有在天空翱翔的龍,龍小小隻想仰天長嘆:”真是太壯觀了~”

海水不停的擊打在石頭上,龍偶爾的長鳴,都衝擊著眾人的耳膜。

“眾位,這邊走。”白原的聲音傳來,一進了龍族,白原整個人的氣質便不同了,一股王者之氣瀰漫開來,導致天空上和停在石頭上的龍都俯首。

幾人隨著白原來到了石頭後面的一個宮殿中,宮殿很大,分為好幾個部分,外圍是龍族居住的地方,往裡走最中間,便是族長的地盤,族長這時已經將職務都交給了白原,不過按照禮儀,龍小小几人來,還是應該去探望一番的。

老族長躺在床上,閉著眼,外面的人通報之後,龍小小几人才允許前往。

“老族長,如今身子好些了嗎?”白原率先開口,少了嬉皮笑臉。老族長微微睜開眼,看到他笑了笑:”好多了,好多了,再過兩天,便能下地走了。””長公主還有我的未婚妻以及陰司的各位大人來看你了。”白原道。老族長有些艱難的轉了轉頭,努力看清了來人。

龍小小沒有想到老族長的病這樣重了,以前小時候她還總愛和老族長玩,聽他說故事,想去龍族,卻一直沒有機會去。

龍小小的事情想必老族長已經知道了,伸出手去,龍小小趕緊握住他的手:”白伯伯,我來看你了。”說完眼眶有些酸澀。老族長笑了笑:”哎喲,我的小龍兒都長得這樣大了。”龍小小的淚水奪眶而出,從小,老族長便喜歡這樣叫她,如今聽見,心中感慨萬分。

“好了,小龍兒,哭什麼,你白伯伯不還沒有死嗎?”龍小小趕緊擦了擦眼淚,笑了笑:”是,我只是看見您有些激動,您一定可以長命萬萬歲的。”老族長被逗的笑了,但隨即低低的咳了幾聲,龍小小的心都被揪了起來。

“你娘和你爹都來過了,向我說起了你,滿是欣慰,龍兒如今也長成了一個有擔當的大姑娘咯。”老族長眼裡有些追憶。龍小小趕緊將判官,還有靈兒與萌萌帶到他的面前。”白伯伯,這是我的丈夫和我的一雙兒女。”萌萌與靈兒甜甜的叫了一聲:”白爺爺。”老族長連聲答應,並讓白原去拿了兩瓶藍色的液體給了萌萌與靈兒。”也是龍族的血液,可治癒內傷外傷,爺爺沒什麼好東西,就將這個給了你們。””謝謝爺爺。”萌萌與靈兒懂事的道。

“小龍兒,你生了兩個好孩子啊。”龍小小微笑著看著兩小,她的孩子,確實省心又懂事。

幾人沒有呆上多久,老族長就該休息了,他們便離開了。”白原,老族長的病如何了?”龍小小皺著眉問道。白原搖了搖頭:”如今已是油盡燈枯,靈體已經快耗盡了。””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你爹不是很厲害的嗎?”龍小小追問。”再厲害也不能讓枯木逢春,我爹也想了許多辦法,只能保住肉體,靈魂也會毀滅。”

“到底是因為什麼?”紅雲也問道。”百年前大戰,傷了元氣,撐了百年,也已經很不錯了。”白原低低的嘆了一口氣。

判官攬住龍小小的肩,安慰道:”不要太擔心,人各有命,白伯伯此次或許也是命中一劫,而且他也可以重新投胎的。”龍族有一個說法,老族長死後,便會投胎到新族長夫人的肚子里,成為他的下一代。龍小小自然也聽過,於是對著判官笑了笑。示意自己沒事,但心情依舊沉重,這一世的自己好像變得越發的多愁善感了。

為了款待幾位,白原特意大擺宴席,不過來的人也只有他們幾人,席間自然有聞名於世的十大酒類之一的扇面酒,龍小小几人倒是十分的好奇,而紅雲已經見識過了,不過還是一臉的期待。


有幾名侍女走了進來,每人手中拿了一把扇子,扇子上還有這火焰,這倒是很稀奇的。侍女將隨身帶著的一個小小的酒壺拿了出來,將裡面的酒倒在了扇子上,扇子上的火焰突然就騰了起來,在空氣中化作了一個美人,此時美人正在跳舞,如果細看,還能看到美人手中的一團酒,此時如水珠一般在美人手中不住的飛舞。

眾人皆是十分的新奇,這扇面酒光是這開場,便足以震撼旁人了。

隨後,美人變回了扇子上的小火苗,侍女才將酒倒入了幾人的杯子里,看著扇子上沒有酒,卻還是能倒出許多杯。

酒入口溫熱,喝下去暖到胃裡,沒有辛辣的感覺,是一種細水長流的滋味,彷彿剛剛那個美人在輕撫你的胃,很舒服的感覺。

“好酒!”龍小小情不自禁贊道。白原笑了笑:”你喜歡就好,這酒還有一些藥用價值,能夠保護腸胃,你們只管喝,喝醉了我派人送你們回房。”

喝了幾口酒,身子也暖和了起來,菜色是很精緻的,龍小小嘗了嘗面前一盤看起來沒有絲毫調料的肉,卻發現入口即化,肉香濃郁,味道極好,她想給萌萌與靈兒夾菜,卻發現他們的盤中菜已經堆滿了,兩小此時還在與這些菜奮鬥,如此,她也不用照顧了。

吃飯間,白原還叫了樂師為他們彈奏曲子,這般享受使幾人卸下了心頭煩心事。

“白原哥哥!”一個清脆的女聲傳來,龍小小几人發現紅雲的臉色有些難看,而白原也異常的苦惱。隨後,一個可愛的女生從門外跑了進來,看見白原眼睛都在發亮,顯然沒有看到這幾個人。

小女生跑到白原的座位上,搖了搖他的手,撒嬌的說道:”白原哥哥,我一早聽說你要回來,便在等你,你為什麼不來找我。”說到最後嘴嘟起,可愛的讓人不忍心責怪。

白原將手抽了出來,看了看紅雲,握住她的手:”小白,我是同你嫂子一起回來的。”紅雲對著小白扯出了一絲僵硬的微笑。小白也不情不願的喊了一聲:”嫂子。”

龍小小發現,這如果不是情敵見面,那就是姑嫂不和,想不到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紅雲,還有這麼憋屈的時刻。

“白原哥哥, 諸天最強肉盾 ?”小白不依不饒。”什麼時候說了?”白原見紅雲的臉色又有些難看,脫口而出。”就你上次要走的時候啊,我叫你陪我玩,你說下次下次,這不就是下次么。”這小姑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太單純,這句話任誰聽,都能聽出其中的敷衍,可她偏偏當成了承諾。

白原很是苦惱,他那時急著見媳婦兒,哪有心思陪這個小丫頭玩啊~紅雲瞪了他一眼,白原立刻露出忠犬可憐兮兮的表情,其餘人捂臉,你可是龍啊,大哥,這幅被遺棄的小狗模樣又是腫么回事~ 看見他這個樣子,紅雲也生不起氣來。隨後笑眯眯的對著小白道:”小白,改天嫂子陪你一起玩好不?”小白嘟了嘟嘴:”不好。”說完便一陣風似得跑了出去。

紅雲臉色有些不好看,但還是坐了下來。”白原,這是你妹妹?”龍小小問道。白原有些訕訕的笑了笑:”算是吧。””什麼算是啊,人可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哼!”紅雲帶著些怒氣的說道,”而且,兩人還有婚約呢。”

“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白原,有了紅雲,還和別的女孩有婚約。”龍小小皺著眉幫紅雲打抱不平。”哎呀,這婚約做不得數,小時候不懂事,玩遊戲,她扮新娘,我扮新郎,從此她就死活說我們有婚約,我可從來沒有承認過,再說,我的心目中只有我的小雲兒。”白原立刻表衷心,還將手舉到與眉齊平,一臉的虔誠,紅雲板著的臉也不由得破了功。

龍小小見兩人和好如初,也打心眼裡為他們高興。

吃過晚飯,白原便將幾人帶到了休息的寢殿,寢殿名為卧龍閣,整個裝潢恢弘大氣,到處都雕刻著龍,圖案復古而神秘,龍族不虧是十大神族之一,從前隱世,如今才被玉帝請了出來。

剛到了這裡,就見小白抱著一個枕頭可憐兮兮的走了過來:”白原哥哥,我害怕,我要和你一起睡。”這句話無疑是一個炸彈,炸響在眾人耳邊,龍小小下意識去看了看紅雲的臉色,只見她依舊保持微笑,只不過微笑有些僵硬,她見不得自己的朋友受委屈,當下走了出來:”小白姑娘,不知道你可聽說過男女授受不親?”龍小小說的很委婉。”知道啊,我和白原哥哥可不一樣,我們又不是沒有一起睡過。”

頓時,眾人都用譴責的目光看著白原,白原摸了摸鼻子,有些冤枉,也有些憤怒:”小白,你少瞎說,我們什麼時候一起睡過了?!”小白委屈的癟了癟嘴:”我們就是一起睡過嘛,小的時候,玩累了,不都一起睡的么。”白原用扇子抵住額頭:”小白,我都說了多少次了,小時候的事如今做不得數了,我如今有了未婚妻,你再這樣,我會很困擾的。”白原的語氣有些無奈,他畢竟將小白當做了妹妹,也狠不下心真的吼她。

小白眼裡盈滿淚水:”白原哥哥,以前你都不是這樣的,都是因為這個女子,你就如此對小白了么。。。”白原看著她的淚水微微的嘆了口氣,看了看紅雲,紅雲眼中滿是嘲諷,他狠了狠心:”這不是這個女子,是我的妻子。””那小白可以當妾。”小白道。”我此生只有這一個妻子。”白原說的很清楚了,轉過身不去看她。小白看著在場的人都以一種受委屈的表情看著紅雲,而沒有人在意她是不是受了委屈,當即一跺腳,離開了。

“小雲兒,媳婦兒~”白原轉過身便哄著紅雲,紅雲傲嬌了幾下也就沒有說什麼了,畢竟剛剛她聽的分明,白原說此生只有她一個妻子。這樣的承諾在這個場合聽起來特別正式,不論你的愛人如何花言巧語,不過他為了你能拒絕所有的曖昧,那麼便是極好的。

眾人見此,也就都離開了,不當電燈泡。

房間內是以暖黃色為主調,看起來溫馨舒適,房間內有一個很大的床,萌萌靈兒與判官龍小小便住在這裡,房間內還有一個浴池,浴池很大,上面還撒了些花瓣。


龍小小帶著靈兒泡澡,而判官則帶著萌萌在外面等著。”爹爹,我想和娘還有靈兒一起泡澡。”萌萌的聲音傳來,一會,判官才道:”不行,你和爹爹一起泡澡,你已經是大孩子了,不能同以前一樣。”隨後萌萌又說了一句什麼,便沒了聲響。

龍小小幫靈兒洗著她的一頭黑髮,靈兒被鬼老養的很健康,龍小小異常的欣慰,自己遇到的都是好人。

“娘,我從前都是自己洗澡的,從沒有人幫我洗過澡,爺爺也只幫我洗過頭髮。”靈兒道,語氣中有種滿足感,龍小小心中愧疚油然而生。

“對不起,靈兒,娘一點也不稱職。”靈兒搖了搖頭:”不會,娘對靈兒很好,靈兒能與娘相認已經很滿足了,我們隔壁有個小胖,也是沒有爹沒有娘,連爺爺也沒有,一個人生活,靠撿垃圾為生,爺爺總是幫助他,給他錢,可他還是在一個冬天死了,爺爺說他是凍死的。”龍小小一時不知道還說什麼,心裡有些揪著,靈兒懂事的讓人心疼。

洗過澡出來,龍小小突然覺得眼前一黑,暈了過去,耳邊響起了誰焦急的聲音,可惜她已經聽不見了。

她醒來時外面已經天亮了,身邊判官眼底有著淡淡黑影,此時正在閉目養神,她伸出手握了握判官的手,觸手一片冰涼,她皺了皺眉,怎麼這麼冷?

判官醒來,趕忙問道:”小小,你醒了。”龍小小點了點頭:”我是怎麼了?”判官眼底有著笑意:”你懷孕了,我們又有孩子了。”龍小小有些驚訝,她有孩子了?

她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她怎麼就懷孕了呢?她又要有自己的孩子了嗎?龍小小此刻心中是高興的,判官眼中又是高興又是擔憂,糾結的不得了,龍小小見狀,安慰道:”我們有孩子了,這是好事,你幹嘛皺著眉。””我這不是怕你受苦么。”判官握著她的手。

“萌萌與靈兒呢?””昨夜你暈倒,我們都擔心的不得了,不過夜深了,便叫他們去睡了,此時在花尋那兒。”龍小小點點頭,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一抹微笑。

判官突然從懷中掏出一枚指環,指環看起來有些年頭了,上面的圖案神秘,還有一顆紅寶石,他單膝跪下,將戒指舉到龍小小的面前:”小小,原本我是想在我們找齊了靈魂之後才向你求婚,可我們的孩子不能沒有名分。你願意嫁給我嗎?我會負責你和孩子們今後的生活,讓你們衣食無憂。”一番話平淡無奇,但龍小小紅了眼眶,半晌,點了點頭。

隨後,門外傳來了一陣歡呼,紅雲幾人推門進來,皆是表示了祝賀,判官在朋友的祝福中將戒指為龍小小戴上,紅寶石在太陽下閃著耀眼的光芒。

知道懷孕后,龍小小自己倒沒有覺得什麼,但判官和紅雲幾人卻是小心翼翼,就連萌萌與靈兒都是將她看成了易碎品。

這讓龍小小有些哭笑不得,這一世雖沒生過孩子,但上一世可是生了兩個可愛的寶貝,多少也是有些經驗的。

幾人除了照顧龍小小便開始商量婚禮怎麼辦,如今都走了這麼遠了,再回去也是不妥的,所以決定就在龍族舉行婚禮,王母知道消息,第一個趕到了龍族。

“娘,你不用這麼急著趕來的。”龍小小道。”我不趕來怎麼行,你這可是這一世的頭胎,一定要小心。”王母一來便給龍小小灌輸了許多懷孕的注意事項。

“記得,不可以吃兔子,也不可以吃蜂蜜,不然娃娃以後的嘴唇不好,腦袋也很大,前三個月一定要特別注意。”龍小小耐心的聽著,雖然前世這些話已經聽的起繭子了。

“你與判官的婚禮準備怎麼辦?”王母問道。”都聽他的。””你前世為了生孩子最終魂飛魄散,我本是不想再讓你們在一起的。哎,可是你今生認定了他,我也不說什麼了,只要他好好對你,對孩子,你看,如今我們才相認不久,你就要嫁人了。。。”王母絮絮叨叨的說完,眼眶有些紅了。龍小小靠過去,在王母懷中撒嬌:”娘,我又不是嫁了人就不回來了,我和他有時間就會來看你的。”王母連連點頭:”好孩子,以後一定好好過,一定要幸福,不然,娘就算是拼上這把老骨頭,也要去找他要個說法。”龍小小聽著這句話,眼眶紅了,原來,真正嫁人的時候,才知道什麼是捨不得。

“好了好了,你可別哭了,當心肚子里的孩子。”王母趕緊勸到,在看不見的地方偷偷抹了抹眼淚。

婚禮籌備的很快,不過三天時間,便籌備好了,請帖也發了出去,龍族前所未有的熱鬧,就連病重的老族長也坐著輪椅出來看了看,看到龍小小與判官不住的點頭。

這三天,龍小小也去尋了自己的靈魂,不過沒有收穫,一些危險的地方龍小小也被攔住不準去。

三天後,婚禮。

一大早,龍小小便被拖起來盛裝打扮,穿上了大紅嫁衣,上了精緻的妝容,看著鏡子中無比嬌媚的自己,龍小小笑了笑,輕輕的掐了掐自己的臉,疼痛感襲來,是真的,真的要出嫁了,她想過無數種可能,但沒想過自己會在懷孕后嫁出去。

“哎喲,怎麼?還不相信自己就要出嫁了嗎?”紅雲的聲音傳來。 龍小小臉紅了紅:「你就知道打趣我。」「好了好了,來,讓我看看我們的新娘子。」紅雲將龍小小從座位上拉了起來,一襲鮮紅嫁衣隨著她的動作飛舞著,襯的整個人明媚嬌艷,都說新娘子是最美的,真是古人誠不欺我,紅雲看的有些呆了:「小小,你好美。」龍小小笑了笑:「都是兩個孩子的媽了,有什麼美不美的,你是不是思嫁了?」紅雲瞪了她一眼:「誰思嫁了,討厭。」

「紅雲,你還在這兒呢,快去外面,婚宴快開始了,還需要你呢。」王母走了進來,紅雲答應了一聲,趕緊朝外跑去,走之前還衝著龍小小眨了眨眼,龍小小回了一個笑容。

王母將龍小小的嫁衣理了理,嘆了口氣:「龍兒,你就要嫁人了,以後脾氣可得收斂一些,不要再像個小孩子,要好好的相夫教子,知道嗎?」說著說著,王母的眼眶紅了,龍小小喉嚨也有些發緊,想說的話哽在那裡出不來。「好了好了,大喜的日子,我們兩都不哭了啊。」王母為龍小小擦了擦眼淚,自己也背過身去抹了一把,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王母如今只是一個送女兒出嫁的母親。


吉時到,龍小小走出了房門,玉帝在門外等著,一臉慈祥的笑意,龍小小將手放到玉帝的手中,由玉帝牽著她往前,王母則先去了前面的賓客廳。「爹,你手中怎麼全是汗?」「咳咳,這個,爹最近手潮。。。」龍小小看了看自家老爹一眼,玉帝臉上綳不住:「好了好了,我緊張行了吧。」龍小小笑了笑,想不到還能看到爹爹這個樣子,真是值了。

走過一條走廊,便來到了宴會廳,宴會廳有一塊很大的露天草坪,婚禮便是在這裡進行的。草坪上鋪了一塊很長的紅毯,紅毯的盡頭,判官便在哪裡等著,他身著一身大紅新郎袍,頭髮用一根白玉簪子挽著,眉眼如畫,眼裡的柔情快將龍小小淹沒了。

玉帝挽著龍小小一步一步走向判官,龍小小原本平靜的心情也變得有些緊張,終於走到了他的身邊,熟悉的氣息將她包裹,才覺得心有了安放的地方。

「小判,我將龍兒就交給你了,你要好好對她,如果你對她不好,我是第一個不答應的。」最後一句話,玉帝的語氣微沉,判官放下了周身所有的驕傲,對著玉帝低下了頭:「是,請爹放心。」玉帝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將龍小小的手鄭重的放入了判官的手中。

判官接過後玉帝便轉身離開,看著他有些蒼老的背影,龍小小眼眶微微酸澀。「好了,媳婦兒,別難過了,成親之後,我們可以常常回去看爹娘的。」判官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龍小小點點頭,收拾好心情,轉過身,挽著判官,一步一步走向主台,主台上的人是青蘿,這活似乎他自己攬下的,他一直都將龍小小當作自己的妹妹,如今為她主持婚禮也是應該的。

青蘿看著手上的台詞,有些鬱悶,為何現代人結個婚這麼的肉麻,從前只要拜天拜地拜父母就完了,不過再肉麻的台詞他今兒也得念了。

龍小小與判官走到了青蘿的面前,青蘿難得的露出了一絲微笑:「兩位在神的旨意下結為夫婦,判官,你是否願意這個女人成為你的妻子與她締結婚約?無論疾病還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愛她,照顧她,尊重她,接納她,永遠對她忠貞不渝直至生命盡頭?」判官微微笑了笑:「我願意。」「好,那麼龍小小,你是否願意這個男子成為你的丈夫與他締結婚約?無論疾病還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愛他,照顧他,尊重他,接納他,永遠對他忠貞不渝直至生命盡頭?」龍小小安靜的聽完,然後道:「我願意。」這三個平常無奇的句子在此刻神聖無比。

青蘿接著從懷中掏出了一張紙,上面寫著結婚誓言:「現在,請兩位宣讀結婚誓言。」龍小小與判官湊在一起,看著紙上的字,笑了笑,隨即共同開口:「我們自願結為夫妻,從今天開始,我們將共同肩負起婚姻賦予我們的責任和義務:上孝父母,下教子女,互敬互愛,互信互勉,互諒互讓,相濡以沫,鍾愛一生!

今後,無論順境還是逆境,無論富有還是貧窮,無論健康還是疾病,無論青春還是年老,我們都風雨同舟,患難與共,同甘共苦,成為終生的伴侶!我們要堅守今天的誓言,我們一定能夠堅守今天的誓言。」

「好,我宣布,兩人正式結為夫妻。」青蘿的聲音響起,現場掌聲一片,王母倒在玉帝懷裡,偷偷的抹眼淚,而沒有看到天師,龍小小的眸子暗了暗,她送了請帖,天師只派人送了一箱金銀珠寶,留下話說是送給她的寶寶。

一天的婚禮結束,龍小小已經累得腰酸背痛了,判官趕忙將她扶到了床上休息,為她卸下身上沉重的衣服頭飾還有妝容,龍小小閉著眼,突然,臉上有冰涼的觸感,一睜眼,看到了一個鑽戒,造型很獨特,是兩片葉子托起中間淚滴般的鑽石。「我在人間聽說,結婚都要有鑽戒,便做主去給你買了一個。」判官笑了笑:「很襯你。」龍小小從懷中掏出一個盒子:「看來我們想到一起去了。」判官打開盒子,是一個造型簡單大氣的鑽戒。兩人相視而笑,為對方戴上戒指,之後,判官又拿了兩杯酒:「喝了這合巹酒,這個婚禮才算完整了。」龍小小因為懷著孩子,不能喝酒,便用溫水代替。仰頭喝下,便是締結了一生的約定,之後,因為太累,兩人便相擁而眠。

第二日一大早,兩人便起來了,走到外面迎接的便是眾人曖昧的眼神。「判官,如此良宵,你居然讓我們小小今日這麼精神的就起床了。。。」紅雲調笑道。龍小小瞪了她一眼:「難道你忘了我肚子里的孩子了嗎?」紅雲癟癟嘴,難得有一個可以調戲兩人的日子,居然不能盡興。「哦?原來你喜歡這種猛一點的調調,有機會,我會同白原說的。」判官面無表情道,眼中閃過一絲笑意。

紅雲趕忙向龍小小投去一個求救的眼神,龍小小直接無視,留下紅雲一個人在後面鬱悶不已。

「如今,你懷了孩子,我們這尋找靈魂還要加快腳步。」青蘿道,龍小小點點頭,如今她靈魂不完整,又懷了孩子,誰也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光景。

吃過早飯,幾人便立即拿著結魂燈在龍族內找了起來,白原也放下了手中的事物,陪著幾人找起來,實際上,就是陪自己的媳婦兒。眾人知道,卻也不點破,小兩口樂的有這樣忙裡偷閒的日子,可勁的黏糊。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