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這個到來的狼妖蠻正是灰太狼。

灰太狼不單單是自己過來,他還帶著狼牙一起。

狼族總部,只有一些實力強大,或是天賦異稟者才能居住,這不是野狼鎮的狼族駐地可以相比的,雖然,狼牙曾居住在這裡過,但從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景,狼牙和灰太狼被上千強大的狼妖蠻同時盯著,那些狼妖蠻眼底都有著瘋狂。

如此情況,狼牙雙腿不由都有些打顫。

這不是他刻意的,他想要控制住,可是卻沒有辦法,所以,他有些羞愧,跟著灰太狼過來,卻是給灰太狼丟臉了。

灰太狼眉頭一皺,他也看到了狼牙的情況。

在這樣的注目禮中,灰太狼倒是沒有多大感覺,輪轉境級別的強者,已經是超脫了天地。

狼牙和灰太狼情況的不同,完全是由於實力方面的差距,狼牙在這群人中,不過是中等的實力,在被許多比他要強大的人這樣看著,自然有著一定的壓力,特別是許多人都有意或無意的釋放著氣息。

「哼!」灰太狼重哼一聲,一股磅礴的氣息衝天而起。

瞬間。那些刻意針對的狼妖蠻都臉色一白,倒退一步,眼底有著驚駭。

他們確定,灰太狼此刻爆發出來的氣息,是屬於輪轉境級別的。

灰太狼在使用血色火焰后,能夠短暫成為輪轉境強者,狼族高層是知道的,不過這一次,灰太狼的身上並沒有燃燒起血色火焰,也就是說。灰太狼已經突破了那一步。

「呼呼…」


狼牙大口喘氣著。總算,隨著灰太狼的爆發,狼牙得到喘息的機會。

「就是你吧,害死了族長…」

「一定是他。早就聽說。最後離開山谷的。裡面有著一個狼妖蠻…」

「灰太狼你也真夠可以的,竟然敢於勾結人類,害死族長和三個長老。讓我狼族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灰太狼,你該死…」

……

狼族總部中,滿是喧鬧聲,滿是怒罵聲,他們都指責灰太狼,除了有少部分的老人、智者,才都皺著眉頭,陷入思索中。

狼族族長是輪轉境級別的強者,灰太狼也是,而且,灰太狼可以殺死狼族族長,雖然說有著兩個人類的幫助,但那兩個人類肯幫助灰太狼,擊殺狼族族長和三個長老,一定有著不錯的關係…

沒有了狼族族長,卻也多了一個灰太狼…

在這些聲音下,灰太狼並沒有開口,他只是靜靜的站著,甚至都閉上了眼睛。

而那些狼妖蠻,卻也只是罵著,並不敢上前。

狼牙看著這一切,心底敬佩灰太狼,在這樣的情況下,灰太狼依舊能夠不受一絲影響,若是狼牙自己,肯定承受不了。


「咳咳…」

這時,一個老者咳嗽一聲,聲音雖小,卻都傳入所有人耳中,讓著罵人突然的一滯,而灰太狼也睜開了眼睛,他等的就是這一個聲音。

老者越過人群,走到了灰太狼身前,他的出現,讓得所有的狼妖蠻都停了下來。

老者的身份並不簡單,灰太狼曾經也見過,知道老者的身份。

老者的身體已經在萎縮,他的年歲太大,若是論起輩分,他是狼族族長的爺爺輩,他是從小看著狼族族長長大的。

年歲雖大,但老者實力並不強,不過九級武者的實力,大限將至,身體大不如前,甚至連八級武者都可以打倒他,不過,老者對狼族的影響力極大,他為著狼族奉獻了一生,所有人都尊重他。

老者開口,就算是狼族族長都得跌量一下。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智者!

所有狼妖蠻都看著老者,想要聽聽,老者要說些什麼,就是灰太狼也如此。

「族長,他死了嗎?」老者顫顫巍巍地說出這句話。

雖然老者的輩分比狼族族長要高,而且,狼族族長几乎是老者帶大的,但老者依舊要尊稱一聲族長。

「他死了。」灰太狼並沒有隱瞞,淡淡的道,但這也算是變相的承認,狼族族長和三個長老是死在他們手裡。

老者眼眸變得灰暗,其他狼妖蠻眼底則滿是憤怒,他們原本只是懷疑,現在卻是確定了,狼族族長的死決定跟灰太狼有關係。

「果然,我們猜得沒錯,灰太狼你勾結外人,謀害族長…」

「灰太狼,你該死…」

……

辱罵間,一個九級的狼妖蠻沖了出來,猛地揮出拳頭,想要攻擊灰太狼,不過,灰太狼沒有絲毫反應,連眼睛都不眨一下,似乎並沒有看到這狼妖蠻的攻擊,或者,他知道這狼妖蠻不會打中自己。

「住手!」老者的聲音依舊,但樣貌卻像是蒼老了許多,他待狼族族長如孫兒,而現在,狼族族長卻是走在他的前頭,這無疑是白髮人送黑髮人,其中的心酸可想而知。

雖然實力並不強,甚至勝不了那狼妖蠻,可老者的威嚴還在,他的一聲令下,那狼妖蠻立即停了下來,拳頭距離灰太狼的鼻尖只有數厘米。

停下來的狼妖蠻不解地看著老者,不明白老者為何讓他停下。

老者並沒有跟那狼妖蠻解惑,他的心情很不好。

「你跟我進來…」老者淡淡地說了這句話,然後率先走進了房屋中。

灰太狼眉頭一挑,他事先所想到的情景並沒有發生,老者並沒有憤怒,反倒顯得平靜,老者似乎知道些什麼。

灰太狼跟隨著老者走入,那些狼妖蠻沒有攔著他,讓出了一條道路。

「我勸過他的,可是,他沒聽我的勸說,這是他第一次反駁我的意見,他跟我說,這可以讓狼族變得更強,他也會變得更強,可是,他現在卻是死了…」

進入屋中后,老者第一句話就是如此。


灰太狼舔了舔嘴唇,聽著老者述說,或許,老者會讓灰太狼知道,狼族族長轉變的原因。(未完待續。。) 「之前,他究竟發生了什麼,遇到了什麼,才導致性格大變,造成無窮殺戮的?」灰太狼詢問道。~≦

老者或許會知道一些,所以,灰太狼想要從他口中得知,感覺中,狼族族長的事情不會那麼簡單,或許裡面會牽扯更多。

「他所做的事情,我都知道。」

對於狼族族長的死,老者一開始確實有些傷心,但之後,他卻不會了,狼族族長的死,挽救了無數的生命,老者應該高興。


「自從那一天,他遇到一個全身包裹在黑袍中的人後,他就變了,他跟我說,他會變得最強,他會讓狼族超越虎族和獅族,甚至是猴族,成為最強的妖蠻種族。」

老者回憶著,他沒有想要隱瞞。

「然後,他所謂的變強,卻是不斷的殺戮…」說到這裡,老者話語中滿是寒意。

「確實,他真的變強了,就是其他的三個小傢伙也變強了。」

灰太狼知道,老者所說的三個小傢伙是誰,這三個小傢伙就是三大長老,在年歲方面,他們確實比不過老者,老者稱呼他們為小傢伙,倒也不為過。

「他並沒有隱瞞我,甚至連他一日捕獲多少俘虜,擊殺多少俘虜,我都知道。」

「你既然知道,但為什麼不阻止?」灰太狼有些不解,在他看來,若是老者出面,狼族族長多少會有收斂,可是。老者卻任由狼族族長發展下去。

老者苦笑道:「我是想阻止,也阻止過,可是,他卻性情大變,甚至曾對我出手。」


「暴漲的實力蒙蔽了他的內心,再沒有以往的謙遜,有的只是無窮的**…」

說話間,老者顯得很無奈。

確實,實力的暴漲讓得狼族族長無法再保持平常心。

沒有再糾結這個問題,灰太狼將注意力放在老者所說的。一個全身包裹在黑袍中的人。

「他的改變。是因為一個黑袍人,也就是說,他所做的一切,都可能是那個黑袍人指使的。」灰太狼說出自己的想法。

老者點了點頭。他也是這樣想的。「族長死了。這件事或許還不會完結,只是,那黑袍人隱藏得很好。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人類,或者是妖蠻。」

實力的增長是極其誘惑人的,狼族族長可以受到誘惑,其他人類或者妖蠻,自然也會如此。

若是那黑袍人不死,大陸上估計會掀起另外的血雨腥風。

「走吧,我們出去,現在就宣布,讓你接任族長之位,我想,老頭子我還是有一些話語權的。」老者走了出去,他已經沒什麼要了解的了。

灰太狼有些詫異,他沒有想到會這般簡單。

「不用想太多,現在的狼族已經內憂外患,若是沒有一個輪轉境級別的強者坐鎮,怕是不出數日,就會被毀滅,而且,大陸中暗流涌動,處處都是危機,只有你成為族長,才有機會帶領我們狼族脫離險境。」

老者的話解決了灰太狼所有困惑,確實,現在的狼族需要灰太狼。

若是站在情感的位置上,老者自然不會讓灰太狼當上族長之位,而若是站在大局觀上面,老者只能如此。

「為了狼族,我只能這樣…」老者心底滿是苦澀,或許,他的心底是不情願的,他雖然也不願狼族族長那樣下去,但也不願他死亡,在老者心底,狼族族長就像是他的孫兒。

「狼族不可一日無主,我認為,灰太狼是最為適合的那個人。」

站在一大群狼妖蠻前邊,老者沒有絲毫前兆的,直接說了出來,而灰太狼臉上沒有絲毫表情。

狼妖蠻們滿臉錯愕,隨後,他們都大聲吵鬧起來,顯然,他們不服氣。

老者臉色一板,聲音變得嚴厲,「難道,你們連我的話都不聽了嗎?」

此話一出,所有狼妖蠻都安靜下來,他們腦海中浮現起老者年輕時的模樣,當時的他是一個殺戮果斷的人,一言不合,都會痛下殺手,退隱之後,他才變得和藹。

沒有再說話,老者看向灰太狼,淡淡說了一句。

「希望,狼族在你的手中,在這場浩劫,能夠存活下來。」

說完,老者離開了,他的腳步有些顛簸,背也駝了,看起來像是蒼老是十來歲。

灰太狼知道,在心底沒有牽挂之後,老者會跟隨著狼族族長而去,這是他的宿命。

……

狼族的事情已經穩定下來,灰太狼將全權掌控狼族,就算有著一些宵小想要搗亂,也都是小事了,在灰太狼的實力之下,整個狼族會變得更加團結,以求度過這一場劫難。

天靈帝國皇城。

這裡是鷹妖蠻掌控著的,鷹妖蠻數量本就少,在現在的皇城中地位也就至高無上,所有的天靈帝國高層都巴結著他們,但也有一些特例。

他們就是原本天靈帝國的絕對高層們,他們的位置被鷹妖蠻們取代,也一直被打壓著,現在,他們更是成了過街老鼠。

不光是鷹妖蠻在捕捉他們,依靠鷹妖蠻們,逆襲起來,曾經被打壓的派系,他們也都如此。

「鷹習大人,昨日,小的捕捉到一個反叛分子,要如何處置呢?」

一個很是年輕的鷹妖蠻身後,跟隨著一個人類,那人類卑躬屈膝,滿臉笑容地說著。

現在,鷹妖蠻就是他們的祖宗,自然要拍盡馬屁,他恨不得給鷹習跪舔。

「反叛分子…」鷹習的話語滿是冰冷,「自然是殺!」

「小的立即叫人將其擊殺。」

「等一下。」鷹習突兀說道,他思索一下,嘴角露出一抹笑,轉過頭,對著那人類道:「把他綁到廣場上,三天之後,行刑,讓城裡所有人類都看看,敢於反抗我們鷹族的下場。」

「哈哈…」

想到可能發生的情景,想到那些恐懼的人類,鷹習大笑起來。

「咕嚕!」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