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傻丫頭,你老公可是神仙啊,這個世界上好象沒比你老公厲害的了,你還擔心什麼?就算把你改造成了超人,你依然還是我的小傻丫頭,咱們現在就做吧,我把你改造好了就可以幫助我了,我也就可以放心讓你出去玩了。”

許藍點了點頭,“可怎麼做啊?”

我貼在她的耳朵旁說:“當然是陰陽雙修了,你就完全防開心思,讓我來,等你飄上雲霄的時候就成了超人了。什麼也不要擔心,只要完全的放開自己就可以了。”

許藍羞紅了臉,輕輕錘了我一下,“討厭,就想欺負我。”

我微笑着將她推倒在牀墊上,其實還可以用什麼灌頂大法之類的辦法,只要身體能接觸上就可以將我的精神力傳導過去改造她的身體,可這樣的傳導有損失率的,接觸的面積越小損失越大。隔空傳功的話就更加浪費了,大部分都會消散掉,雖然我能量充足,可也不是這麼浪費的,何況對自己的老婆當然要用最好的辦法讓她得到最多的實惠。

親吻、愛撫,利用一切手段讓她迷失在愛的海洋裏,許藍完全的配合我,將心全部打開,讓自己的思想不去想愛我以外的事情,就在她是迷濛之中,我將精神力量緩緩的輸入進了她的腦海,沒有抵抗,我的精神力量就完全佔領了她的腦海,如果我是壞人,現在她的一切就完全是我的了,想將她的身體奪過來變成自己的第二分身也就是一個念頭的事情,可我是絕對不會那麼做的,她是我的愛人,讓她幸福是我的願望,哪怕以後她會離開我,我也一樣的會祝福她會更加幸福,當然在她變心之前我會將一切能勾引到她的力量全部消滅掉,我的愛人只能屬於我。

雲朵飄飄,許藍的心更在雲朵之上,一圈圈的無形力量在她的身體上散發出來,將身邊的一切都收集到她的腦海裏,幾千公里的範圍內一切都好象在眼前一樣的清晰,身體更有種飛躍起來的感覺,似乎只要感覺到的地方身體就隨時能到達一樣,她需要做的就只是給身體下達一個行動的命令而已。

天和地好象都小了很多,勉強能感覺到身體就處在一個巨大的圓球之上,只是全球感覺的時候,許多的東西就感覺不到那麼清晰了,好象在看一個老照片,都是模模糊糊的,而感覺一個東西的時候,其他的事情就不能再感覺到了,思想好象從一個扇面轉成了一條直線,直線上的東西都很清楚,可直線外的東西就很模糊了,而想知道更多的東西的時候,就只能將直線轉化成扇面,最大範圍的模糊搜索的時候,可以朦朧的感覺到全球上的大的變化,卻不能感覺那麼詳細,只有球型搜索、扇形搜索和直線搜索相互結合使用的時候才能知道的最詳細。

許藍將精神集中在一條直線上,沿着身邊的山脈越過幾條小河,翻越盆地、山谷、海洋、沙灘、城市、山脈,一直延伸到極遠的地方,沿途的風景讓許藍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就揚了起來,太神奇的感覺了,就象坐在一輛汽車上,飛快的行駛着,可路上的風景看的卻很清楚,一草一木都詳細地反映到了自己的腦袋裏,就象自己正在那草那樹前仔細觀察一樣的詳細。

我的力量現在只剩下了一半,除非我能完全恢復,不然這樣的灌注是不能再進行了,她的力量和我已經差不多了,灌不進去了。不過我依然將剩餘的力量跟隨着許藍的精神力量,陪着她到處亂逛。

“老公你看那隻小鹿,它在瞧我,好純淨的眼神啊,我喜歡,我能摸摸它嗎?”由於我們的精神力量彼此糾纏在一起,她的想法不用說出來我就能明白了。我含笑點點頭,精神力量的用途還是自己摸索才能掌握的牢靠。

許藍的精神力量凝結成一隻手,輕輕撫摩在那隻非洲跳羚的頭上。跳羚很自然地微微低下了頭,讓許藍摸的更舒服,它不能看見是什麼在撫摩自己,可那力量的強大和善良,以及十分想撫摩自己的想法,讓它不能拒絕,如同天地的神威,它只能接受。

我淡淡的笑着,許藍還不知道怎麼收斂力量,這隻跳羚算是撿到大便宜了,幾秒鐘的純精神力量的撫摩,已經讓它的精神得到了天大的好處,如同我對許藍的灌功一樣,許藍也同樣地遙空對跳羚來了一次灌功,雖然給跳羚的精神力量不多,可也開啓了這隻幸運跳羚的智慧,在幾十年幾百年以後一隻跳羚修煉的妖精就會出現了,幾秒鐘的精神力量的強行灌入讓這隻羚羊現在就擁有了超越常人的智慧。再摸了一隻雄壯的雄獅以後,許藍感覺到了微微的疲憊。

“好累啊,老公,我的頭好暈,我想睡覺。”

我帶着她的精神飛快的回縮,這個小丫頭太興奮了,一夜的傳功,本來就讓身體接近了極限,她又滿世界亂轉,精神力量消耗太大,當然會覺得累了。我小心地保護着她的力量,讓她能輕鬆點,迴歸身體。

“呔,何妨妖類,竟敢探我隱派重地。”一個飽含真力的沉呵讓我的精神力一震。由於灌功之後的虛弱,而來者又是突然的全力出擊,竟然讓我受了點小傷。記住了那個位置以後,我急忙將精神力量回體,只覺得全身一震,一口鮮血就噴了出去。

“你怎麼樣?有沒有事?”許藍醒轉後見我吐了血,嚇的花容失色,急忙用手捧住我的臉,將臉上的血跡擦去,口裏連連追問我的傷勢如何。

“沒事,一點小傷。”我將她的手拉下來,手上都是血,愛惜地用我的衣服給她的手擦乾淨,緊急關頭我護住了許藍的精神體,所以她沒什麼事情,也怪我太大意了,這個世界或許沒有神級的強者,可弱些的可還有幾個,剛纔的那個人就是那片地區中最強的一個,我早就知道他的存在,可看在都是中華人的份上沒找他們的麻煩,再加上他們的修煉功法看上去和諸葛亮總能有點關係,不想一家人打一家人,沒想到今天倒讓他們佔了個便宜,害的我受了點小傷。精神力量的傷害恢復起來比較慢,雖然沒什麼大事,可這樣算起來真的將我的力量壓低了不少,目前只能先修復傷勢才能再恢復力量了。

這口氣我實在忍不下去,就算現在剩下不到一半的力量,也不能饒了對我不利的人。我的精神力量出行和靈魂出竅其實差不多,一個精神體會窺探你們什麼東西啊?只不過是經過就用能傷害精神力量的法術對付沒有惡意的人,這樣的行爲不但是可恥的,更可以說是卑鄙的。絕對不能原諒他們。現在先讓許藍恢復自己的力量,然後去找他們算帳。

玉頂山位於北極附近,山高六千四百一十二米,終年覆蓋着白雪,人跡罕至,鳥獸絕跡,是當世唯一的修真大派隱派的所在地。

山頂有一塊被陣法強行遮蓋住的區域,就算是衛星也探測不到這裏的情況,人們一直以爲這裏是一座沒有任何價值的空山,卻不知道在陣法保護之下,這裏不亞於世外桃源。 (剛剛纔發現我在首頁上也有推薦,太意外了,一直以爲我這個新人資歷淺,能上都市封推就不錯了,沒想到17k真的很有機會啊,太感謝了,今天怎麼也2章更新感謝一下。最後推薦朋友的好書,訂閱極高的《官場迷情》書號:27037作者: 橫刀一笑。)

一座青瓦紅牆,玉柱雕欄,仙氣飄渺的宮殿之中,幾個看不出準備年齡的青袍人聚集在一起正在商量事情,每個人都是看起來英俊瀟灑相貌堂堂的絕頂高人,可談論的事情卻俗不可耐,修道人的年齡很難看出來,大多都是保養有術,看起來和成熟的中年男人沒什麼區別。

“大哥,事情怎麼樣?抓沒抓住那個陰陽合體的妖怪?只要能吃了它,咱們就可以直接得道昇天了。”一個有點急噪的青袍人急切的說,他們的樣子都很象,反正很英俊的人都長的差不多,只能按照他們腰間的玉牌來分辨了,這個說話的人的腰間的玉牌上有兩個古篆字“玉虛”,是隱派*****玉家七兄弟中的老五。

“別急,大哥如果抓到它能不和咱們說嗎?看大哥的臉色這麼難看,恐怕沒那麼容易,好像大哥還吃了點虧。”另一個腰間玉牌是“玉清”的人搶先回答了,他是七兄弟中的老三。

“照我說,直接擺下南鬥劍陣,憑咱們七個的力量聯合,就算是那教皇和妖女艾達一起來也能留下他們幾條腿來,何必這麼麻煩。”一個玉牌叫“玉涼”的人表達了自己的意見,他是七兄弟中的老四。

“糊塗,咳咳,你們就知道殺啊殺啊,知道不知道什麼叫人外有人?早和你們說過要低調做人,老實辦事,可你們哪?天天就是吃喝玩樂,弟子沒教出幾個,貪心倒長了不少。該是你的你不拿不行,不該是你的拿了更不行。”玉泉咳嗽着訓斥着這幾個弟弟也是自己的師弟,勉強壓住了要吐出的一口血氣,沒想到那個妖精竟然這麼厲害,還只捱打沒還手只憑本身自然反抗的力量就震的玉泉頭痛欲裂。

“哥哥,這不是有你嗎?我們六個已經被你保護這麼多年了,早就習慣了,凡事您拿主意就行,我們絕對沒意見的。”玉水排行老二,一向是衆兄弟中智慧最高的一個,人比較陰險。老六叫玉空,老七叫玉靜,一向不愛多說話,可和他幾個哥哥一樣也是紅塵中打滾的俗人,只是機會好運氣好得到了高人的傳授,纔有了這一身的本事。本事之大絕對可以排在這個世界的前一百名裏,特別是他們的一套合擊的陣法,七人同使的時候,一直沒遇到過敵手,所以這個隱派才隱隱成爲了東方第一的強派,只因爲門派中的弟子人數太少,不過一千多點,所以沒成爲第一大派,不過現在也正在努力招收弟子擴張門派的力量。

“哎,我也不瞞你們,剛纔一時貪心想收了那個異類,卻不想對方實力很強,只是傷到了他的皮毛,恐怕日後會生禍端,還需及早準備纔是。”玉泉倒是很相信自己的這幾個兄弟,近乎全力的一擊只不過讓那個異類受傷了而已,自己也受到了反震,也傷了腦海,雖然傷的不重,可也說明了對方的本事很強大,這等異類的報復心理都很強,傷好以後恐怕會來報復,爲今之計最好將幾個親朋好友召集過來,一起應付。

“傳我的命令,大發喜貼,就說咱們七兄弟要過生日了,多叫點人來山上住下來,那個異類傷的不重,大概七天左右就能恢復,咱們就在七天後召開生日會,大擺宴席三天,他要是不來就罷了,當咱們聯絡感情了,只要他敢來,就讓他知道什麼叫螞蟻多了咬死象,他不動手就會死在咱們手裏,動手就讓那些來的人上去消耗他的力量,殺了人就會成爲修真界的公敵,不怕他不上當。”玉泉說完之後都佩服自己的腦筋竟然能轉的這麼快。

“得令!”六兄弟一起抱拳爲禮,接了命令以後都陰笑了起來,現在這個時代,誰還當好人啊,能得到便宜讓別人吃苦的事情爲什麼不幹啊?只要能拿下那個妖怪吃了,修爲一定會大漲的,日後,這個天下的主人恐怕要換玉家七兄弟來坐坐了,只是他們沒想到自己惹到的麻煩會有多大,竟然由此引發了日後的仙魔大戰。

勉強讓動盪的精神力量平靜下來,那隱約的傷痛的感覺讓我知道,幾天之內是別想去報仇了,我只好迎着初生的太陽和許藍一起走下了山坡。

一夜的忙碌讓我的身邊又多了一個近似神級的強者,只不過想真正成爲神級的強者還必須有自己獨特的戰鬥方式,我就算將自己的經驗都傳授給了許藍,她依然沒辦法領悟體會成爲自己的經驗,這都需要時間來完成了。

我的受傷並沒有瞞的過許藍。她的精神力量雖然還不能熟練運用,可對於我這個目前和她力量差不多的人,她甚至在總量上要高過我一點,我的情況她很快就瞭解了,這讓她愉快的心情打了個折扣,對我是呵護倍至,生怕我摔着了碰着了,小心翼翼的樣子讓我好笑。

“好了,你想高興就高興的笑好了,不用擔心我,真的,就算我現在受了點傷,那也是幾天就能痊癒的,沒什麼大不了的,你儘管放心好了。”

“可是,我真的很擔心你啊,都怪我,要不是爲了讓我變強,你也不會受傷了。”許藍的聲音有點顫抖,她的手緊緊挽扶着我的胳膊。

我笑着將她的手拉下來,用我的手握住,感受着她對我的心意,我的心裏全是感動。有個人陪在自己的身邊,真好,一直以來我就怕自己一個人呆着,哪怕有個聲音在身邊也會讓我覺得很安心,這或許是幽閉恐懼症吧!我覺得心理問題並不是力量的強弱就能改變的,哪怕我現在幾乎全無敵手了,可我依然害怕寂寞,怕黑,怕冷。

“謝謝你。”我深深望着許藍的眼睛,她有點驚訝,不知道我爲什麼這麼說,“感謝你這麼久一直陪伴着我,很多時候我不能給予你什麼,可你依然對我那麼好,真的很感謝你!”

許藍輕拍了我的胳膊一下。“傻瓜,說這些幹什麼,誰讓我是你老婆哪,嫁給你就要對你好啊,看你這麼說,弄得我直想哭。”她的眼睛裏滾動着晶瑩的淚水,就如同此時的我一樣。

將她拉入我的懷抱,她的身體就象上蒼特別爲我獨自打造的一樣,每一絲一點都那麼的合適,抱在懷裏就是一種舒爽的感覺。一滴淚水終於忍不住滾落了下去,掉在地上的時候凝結成一顆純淨的晶體,閃閃發亮,就如同我的心靈,安靜又輕鬆。

“成了神真的很無奈,連哭都和別人不一樣。”我貼近許藍的耳朵旁,輕輕咬着她的耳垂說。

許藍緊緊抱住我,身體一陣又一陣的顫抖,耳垂是她敏感的地方,被我輕咬以後,她的體溫上升的很快,她使勁的推開我,小聲的說:“別鬧了,有人來了。”

我扭頭一看,幾個早起的人正在遠方的自家門前聊天說話。

“他們看不到這裏的,讓我親一下,我就放開你。”

“無賴。”許藍閉上了眼睛。

我輕輕將我的嘴脣覆蓋到她的小嘴上,仔細地親吻着她的嘴脣的每一部分,上面、下面,左面、右面,“張開嘴,我要親裏面。”我說。

許藍瞪了我一眼,將小嘴微微分開,讓我的舌頭可以進入到她的嘴裏面。

一團火在我的身體裏燃燒着,我緊緊的抱着她,脣舌糾纏着她的脣舌,小腹摩擦着她的身體,衣服很少,她能感覺到我的火熱,但她沒有躲避,反而一直迎合着我的頂撞,一絲居心叵測的微笑展放在她紅潤的嘴角,我沒看見。

良久,終於脣分。

許藍笑咪咪地看着我,小聲地說:“你是不是很想要我啊,可惜天亮了,你該回家了。”

我愕然。

這個小女人,怪不得這麼配合我,將我的火勾了起來卻告訴我這麼個結果,我看了看天色,恨恨地指着她,氣死我了,我還要回家的,可……,我看了看褲子高高鼓起的地方,算了,晚點回家應該沒什麼問題的。

隨手佈下了一個隱形隔音的結界,我笑嘻嘻地走了了許藍。

許藍白了我一眼,再看了看剛剛升起的太陽,好吧,給他解決下生理問題,省得他心情不愉快。

鎮子和樹林邊緣交界處,一道無形的力量將一塊空地遮蓋了起來,外人看過來,只能看見和平常沒什麼區別的景象,卻沒人知道在那裏有兩個男女正在熱烈地做着靈魂深處和肉體之間最美好的交流。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是一個小時,也許是兩個小時,反正開始的時候沒看錶,結束的時候也沒看。空氣輕微的波動的一下,我和許藍都容光煥發的出現在小鎮的一條街道上,兩旁都沒有人注意到我們的出現。

手拉手一起走,許藍含羞帶笑地走在我的身邊。好奇地打量着這個生我養我的故鄉。

“沒什麼好看的,都是普通的房子和街道,走快點,我帶你去看我爸爸媽媽。”我拉着許藍走向我的家,又或許該叫我父母的家了,我已經有自己的一個小家了。

幾個經過的鄉親看見我和許藍後都含笑點頭,我和許藍都點頭回禮。一向記不住別人的名字,我就沒說什麼客氣的話,帶着許藍走了過去。遠遠的聽見經過的人的聲音傳來,“那就是老木家的孩子吧?真出息了,看人家的媳婦,真夠漂亮的,就是怕養不住,現在漂亮的媳婦心都野的很。”另一個人笑着說:“你呀是不是吃不到葡萄就說酸啊,人家媳婦漂亮是人家小木有本事,能找來當媳婦就不怕別人能拐跑,你還是先回家盯着你媳婦吧,小心讓別人拐跑了。”頭一個人罵了一聲胡說八道,快步回家去了。

許藍的聽力和我差不多,自然也是聽見了,她輕撞了一下挨着的肩膀,對我說:“你怕不怕我跑了?”


我嘿嘿一笑,人都是我的了,我還怕什麼,這個世界上能入你眼的恐怕沒幾個了,“小寶貝,我當然怕了,所以我要把你天天捧在手心裏,含在嘴裏,摟在懷裏,壓住你的腿……”還沒等我說完,許藍就已經捂住了我的嘴。

“討厭,不許說了,我怎麼聽你說的都不是好話,你不會是黃色小說看多了,拿我往裏面套吧?”

“怎麼會哪,那都是我自己想出來的好詞啊,從沒發表在任何刊物上,只出我嘴入你的耳。”我的臉上全是正經鄭重。

許藍紅了臉,扭了一下我的胳膊,“不許亂說了,等晚上的時候我們再說。你只能說給我一個人聽,其他的姐姐妹妹你再想別的話哄她們,今天的話全屬於我。”

我的心一顫,雖然她們相處的非常融洽,就象親姐妹一樣,有時候甚至比親姐妹還親,可是她們依然是獨立的個體,想要的都是我的全部的愛,只是我不能將愛給其中的一個人,真象那些小說裏說的一樣,女人多了,心就散了,一個人一片愛,那還能叫愛嗎?會不會是我太自私了,完全沒有顧及到她們的感受,只是一味的讓她們圍繞在我的身邊,完全失去了自己的生活,想到她們現在的生活是那麼的無趣和單調,我搖了搖頭,心裏真的有些內疚,都是好女人,哪怕是高高在上的天使安娜,還有獨自生活好久的小惡魔沙莉葉也一樣的甘願爲了我的生活放棄了自己的生活,將自己完全融入了我的生活裏,我過的真的是很舒心很自在,有的時候真的以爲書裏的那些爭風吃醋的事情都是虛假的,可在許藍的這句話裏,我才明白她們都將委屈用對我的愛化解了,這樣的事情她們做的心甘情願,做的無怨無悔,怎麼能不讓我覺得自己的虛僞和自私哪?又怎麼能不去愛她們的任何一個哪?去他的分心分愛,我的女人一個也不能丟,管他自私不自私,我愛她們,比愛我自己的生命都愛,每一個愛人都是我好不容易拼死拼活得來的,哪怕天要我離開她們,我也不離開,如果真的有一天我會死去,我也要帶着對她們的愛再一次的活過來,只要她們的靈魂還在,哪怕將天翻過來,地翻過來也一樣要將她們都找回來,讓她們還回到我的身邊。

“兒子,你怎麼纔回來?這位姑娘是誰啊?”媽媽已經在門口等了好久了,兒子的安危始終是母親心中的第一位。

我笑着拉着許藍的手,對媽媽說:“看,漂亮不?她叫許藍,是我在縣城裏找的女朋友,讓你們過過目,就算你們不同意我也要娶的。”

許藍紅着臉叫了一聲阿姨好,我拍了拍她的小手,“不許叫阿姨,叫媽。”許藍的脖子都紅了起來,很想跑掉,可她知道現在可是一個好機會,爲了以後的家庭地位一定要努力。

“媽!”許藍好不容易平穩下了心跳,讓自己儘量叫的自然些。

“哎,哎,哎,好閨女,聲音真甜,媽的心都醉了,來,跟媽進家,讓他爸爸也看看這麼好的兒媳婦。”媽媽的臉上笑的象開了花,親熱地拉着許藍就進去了,把我丟在了大門外面。


“媽,還有我哪,我進不去了。”

“叫你自己帶鑰匙,偏偏不帶,不管你了,我去給兒媳婦做飯,自己想辦法進來,小藍啊,剛下火車吧,餓不餓?我那渾小子一定沒想給你做飯吃吧?媽給你做,媽做的菜,我那渾小子可愛吃了,你的手真嫩啊,平時用什麼保養的,這個腰真細,嘖嘖,看着屁股真大真圓,一定能生個大胖小子……”

媽媽絮叨的聲音漸漸遠去,我在門外苦笑不已,人家說媳婦娶進房,媒人丟過牆,可我這卻是媳婦進了房,兒子鎖門外,也不想想沒兒子哪來的媳婦啊?不公平,我揚天長嘯,正想擺出幾個英雄人物的經典造型,可一想也太過驚世駭俗了,沒辦法,用手一指門鎖,門自己就開了,“非得逼我用魔法,這個世界裏用魔法會讓老天爺不高興的。”我嘟囔着走了進去。 (今天的第二章,另外推薦兩本朋友的書《都市**》書號:28871和《用錢砸死你》書號:28652都是新書,潛力還是不錯的,有時間的話可以看看。)

金豐的這個夜晚註定是不能平靜的。那個人奪取了自己的心以後就一去不復返了,就算是父親的情報也只是知道他做出了很大的事情,竟然在澳大利亞成立了一個帝國,後來沒幾天就失蹤了,雖然在失蹤前將一切事物都委託給了中華國代管,可這一去就是整整兩年音訓全無了,難道他忘記了還有自己這個女人在一直等待着他嗎?

金豐將衣服脫下,站在臥室的鏡子前,看着自己傲人的身材,又摸摸自己的臉,臉上依然是那麼光滑細嫩,可眼角已經出現了細細的皺紋了,都怪他的那個破虛擬終端,裏面涉及到的東西真的很多很先進,短短兩年就讓國內的科技水平前進了一大步,終於在一些方面站立到了世界的前沿,連那美國也驚歎中華國的科技進步已經上了快車道,不知道父親在其中撈到了什麼好處,反正今年的國家領導人選舉他已經坐上了國家副主席的位置,大概五年後就能坐上****的位置了,連帶着自己也水漲船高成了國家重要媒體的主要負責人,天天忙的連睡覺的時間都少的可憐,這也好,能夠忘記了他不在身邊所帶來的寂寞傷心。

以前和他不熟悉的時候,天天見面也不覺得他有什麼好,反而對他拐走了最漂亮的甘萍姐姐而對他有點敵意,可後來的接觸漸多,瞭解也逐漸增加,才明白他的心真的很好,很體貼人,很真誠,又有本事又風趣,最重要的是感覺到他對自己也許是愛屋及烏比對別人要好上一點的時候,心裏竟然感到了一絲喜悅。那時侯起就將一顆心繫到了這個花心的男人的身上,直到現在也不肯放下。女人真的很傻,愛上了一個人就算他讓自己牽腸掛肚了足足兩年了,也不曾將他忘懷掉。

金豐幽幽的嘆了口氣,衝了個澡以後,鑽進了被窩,看着棚頂上親手鑲嵌的全息鏡框中的狠心人發呆。這個鏡框還是從甘萍姐姐那裏好不容易要來的,姐姐那時的笑容讓自己羞愧了好幾天,等自己想起來去找那個狠心的男人的時候,才發現已經人去樓空了,這張全息的相片就整整陪了自己兩年了,每看那個狠心人一眼就覺得心裏一陣陣酸楚,你這個壞人,走就走了,竟然一點話也不給我留下,完全好象沒了我這個人一樣,如果不是看到了一份機密文件上說他可能穿越到了另一個空間,真想就此罷手什麼也不管不顧了去找他問個明白。兩年的時光那裏是那麼好等待的,求親的人都踏破了門檻,自己通通都回絕了,就爲了他那年的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如果他還不回來,我就去做尼姑去,天天咒他睡不着覺,唉~就算恨他,也不捨得咒他狠的,他身邊的那幾個姐姐各個都美麗非凡,又聰明又賢惠,如果真讓自己給咒壞了,害的姐姐們沒了幸福,我的罪過就大了,那麼就小小地詛咒一下就好了。

胡思亂想,金豐終於將自己弄的很困了,閉上了眼睛,進入到了美夢中。

天空是粉紅色的,星星也是粉紅色的,只有身上的衣服是白色的,可是這樣的衣服很古怪,說是衣服不如說是幾塊小布料用幾根絲帶連接起來掛在身上來的確切,這樣的衣服那裏敢穿出門去,連內衣都沒有,稍微動彈一下就會走光了。金豐努力將身上的衣服拉平拉直,儘量遮蓋住自己的身體。

“別忙了,再遮也一樣的誘惑。”一個笑嘻嘻的討厭聲音突然出現在了自己的耳朵裏,金豐的眼淚立刻就流落了下來,怎麼能忘了他的聲音哪?天天想日日盼,卻一直沒有得到這樣的一個夢境,而現在這個聲音突然出現了,帶給金豐的震撼是無法詳細描述的,金豐努力地吸氣呼氣,想將他的出現而帶來的激動感覺抑制下來。

金豐想象過很多很多的見面的場景,不管是喜是怨,都想將他馴服,讓他將心只放在自己的身上。可是現在註定得不到他全部的愛了,金豐依然覺得很滿足,能在這麼多的競爭者之中殺出一條血路,脫穎而出,這個結果就已經很讓自己滿意了。金豐可沒想破壞他的家庭,只要他的心裏能有自己的一個位置就行了,很幸福了。

“你還知道回來啊?一丟就丟了我兩年,我能有幾個兩年啊,我最美好的時候已經過去了,我已經老的配不上你了,你還是將我忘記吧!”幽怨的語氣不捨的表情,雖然說的很絕情,可小手卻緊緊的拉住了那個負心的男人的衣角。

“嘿嘿,我知道也明白,雖然我在異界生活了很久,可我一直沒停止想念你,希望你能原諒我!”我笑着將她摟在懷裏,“再說了,傻丫頭,離開兩年而已,在我的心裏,你可是一直都很美麗的,是那個漂亮好奇的粉色精靈,還記得你第一次來我的家裏的時候,就想將我的家翻個底朝天的樣子嗎?好可愛啊。”我輕輕吻了一下她的額頭,細膩的皮膚,溫熱的觸感。

金豐將頭仰起,將嘴脣抵到我的嘴脣上,拼命的吻着那讓自己一直思念的人,她偷偷掐了自己一下,一點也不痛,這原來是一個夢,他只不過是夢裏人,雖然很真實,可依然是夢裏的人。

我笑了,“傻丫頭,你還不知道我的能力是什麼吧?我告訴你,我的能力就是讓人入夢啊,雖然你的身體由於沒進入過我的夢世界,使得我沒辦法直接將你收進我的夢世界裏,可我只要想見到你,我就能搜索到你的精神,讓你入夢,這裏雖然是一個虛幻的空間,可它卻是我們內心真實的反應,在這裏是不能撒謊的,謊言會破壞夢境的,你看,這裏依然很完整,這就說明我說的話是很真實的。”

金豐拍了我的胸口一下,“還說我,你一去那麼久,連個信都不給我,我擔心死了,你知道我這兩年是怎麼過的嗎?天天都在思念你這個壞蛋。”

我苦笑着說:“小美女,你想想看,我上天堂去了,天堂能和人間自由通信嗎?我也想和你說話,可那裏和這裏隔了一層空間屏障啊,我自己穿越倒還可以做到,可將幾句話送過來真的很難。這裏還有我的父母和朋友,我也想回來,只是那時候能力不夠啊。”現在我能穿越空間也是依靠魔法的方法才行,耗費的力量多,還不安全,不知道準確的落地點,只能勉強不讓自己落在半空中或海洋裏而已。

我將這兩年的經歷簡單地向金豐說了一遍,上天堂,戰天使,戰強者,穿空間,殺魔獸,救上帝,戰空間規則掌控者,每一場戰鬥都是生死之間的冒險,如果不是有小天使和小惡魔的幫助,我早就死掉了。

金豐輕輕撫摩着我的胸口,咬着牙說:“好啊,你這個花心的傢伙,連天使和惡魔都騙到手了,我不管,我也要當大老婆,現在都把我排到老七的位置了,我不幹,我先認識你的,最少也應該排老五。”

我啞然失笑,這老五和老七有什麼區別嗎?真搞不懂她的腦袋裏想什麼哪,有什麼好爭的。

“小美女,在我的心裏你們都是我的老婆,叫法不同只代表一個符號,專屬於你們自己的特別符號,你們的分量在我的心裏都是一樣的重要,不應該分誰大誰小的,如果非要排,也只能說誰先將身體給了我而已,許藍是第一個在夢裏將身體給了我的,甘萍是第一個在現實中將身體給了我的,呂惠和陳靜由於身體的本質是鬼魂,雖然有了實質的感覺,她們和我的關係更傾向於精神上的滿足,小天使和小惡魔和我也是戰鬥中產生的感情,誰讓你老想隱藏自己的感情的哪!如果不是我的能力有可以探察人心的功能,我可能就錯過你了。”我憐惜地拂弄她的短髮,爲了工作,她現在的打扮和女強人一樣的精簡幹練。

金豐沉默了下來,許久都不說話。

我擔心地看着她,不知道她在想什麼,爲了表示對愛人的尊重我沒有使用探察人心的能力,那樣雖然會知道了她的想法,可那樣也代表了我對她的不信任。

粉色的世界光暗變化很快很明顯,以我和她之間爲界線,我的一半時明時暗,我在擔心,怕她會做出什麼決絕的決定,又在相信她對我的愛,已經經歷了兩年的考驗,足夠證明她對我的愛的堅定了。許久我的一半終於確定下來,散發出柔和明亮的光線,照着我微笑的臉龐,我知道我愛她就行了,不管她的決定是什麼,我都會堅持自己的信念。

幾乎與我下定決心的同時,金豐的那一半的變化也停止了,她掃看了我的那一半的顏色,她微笑了起來。

“謝謝你對我的信任,這讓我也決定了自己的決心,我要象她們一樣將自己給你。”她的話聲剛落,她那一半的光線變成了粉紅色,將我這面的一切都吞食掉了。整個世界充滿了曖昧的氣息。有些事情正在慢慢的發生着。

我費力地吞嚥了一口口水。遲疑地開口問她:“你真的想好了?有些事情一旦發生就沒後悔的機會了!”

金豐微笑着瞄了我一眼,“別當我不知道你的鬼心眼,你剛剛回來就施展這種能力招我入夢,爲的不就是讓我下定決心,從了你嗎?現在我答應了,你怎麼又裝出那麼一副好象是我在逼你的樣子,你也說過了,在這個世界裏面,內心的想法是可以看出來的,你看你的背後,已經露出一條狐狸尾巴了。”

我扭頭一看,哪裏有什麼狐狸尾巴!

金豐看我真的去找那狐狸尾巴,笑的都直不起腰來,“你個傻瓜,就算你想那些事情,也不可能出現狐狸尾巴啊,是你的心跳告訴我的。”她的小手摸到了我的胸口,那裏傳來的強烈心跳震動着她的手,也震動着她的心。


我嘿嘿笑着,這點小心思只要肯猜一定是瞞不過人的,何況金豐這麼個聰明的女人,我乾脆就直接來了個默認。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