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獅子更是兇猛,一爪子劈了過去,頓時將冰狼那藍色皮毛一爪撕裂,頓時,青色汁液流了出來,緊接着,小獅子又是一口吞了上去,將晶核吞了下去。

狼羣好像是殺不盡一番,龍陽真的有些乏力,手裏緊握着方天畫戟,大口大口喘着粗氣,用粗略的目光看着周圍。

整個冰川之上。狼山狼海,小獅子卻是十分強悍,一聲巨吼下去,又是一匹狼倒地。

”靠,怎麼這麼多?不行,必須像個辦法脫身,要不然,有時間收集晶核沒時間去賣錢。”龍陽看着狼羣心想。

看着周圍的地勢,全都是冰川,不過龍陽現在所站的地方卻是一片平原,平的有些詭異,這時,龍陽低下頭看了一下,喜悅也是涌上臉。

這時,龍陽暴喝一聲,陣陣威勢猶如驚濤一般滾滾而過,三色火焰洶涌而出,將龍陽全身都包裹起來。

頓時方天畫戟揮起,陣陣火焰飄灑,猶如流星火雨一般,向四周飄散。

以小獅子爲中心,龍陽着了魔一般的飛奔起來,方天畫戟插入地面,將自身魂力帶動着火焰順着方天畫戟而下。

這時,小獅子狂嘯一聲,全身毛猶如尖刀一般豎了起來。

這是魔獸之間的挑釁,也是龍陽拜託小獅子做的,有了御獸之道,龍陽和小獅子完全可以用靈魂來溝通。

頓時,那羣狼彷彿面子上掛不住了,紛紛就是衝了下來。

龍陽看到這,臉上浮現起笑意,頓時,全身用力就是一步跨上了小獅子的背部,頓時將全身魂力全都聚集在拳頭上。

“奔雷拳。”龍陽暴喝。拳頭上雷電滾滾,火焰熊熊燃燒。

轟一聲,只見龍陽一拳轟擊在地面之上,頓時,冰面顫抖起來,冰渣四處飛濺,整個冰面彷彿都要破碎起來。

“快走。”龍陽喊道,用手拍了拍小獅子的背部,頓時,小獅子也是狂嘯了一聲,身子猶如狸貓一般靈活,就是躍了出去。

頓時,噼裏啪啦的,剛纔龍陽所站立的地面都是盡數碎裂起來,冰面下的洪水都是洶涌起來,全都是向天空涌了起來。


只見撲來的狼羣都是被那冰水盡數帶下,全都掉入那冰窖之中。

龍陽坐在小獅子的背部,看到自己的計謀成功,笑了起來,可是卻有些悲觀,看到這麼多晶核全都掉了下去,還真是有點可惜啊。

“啪,啪,啪”

鼓掌聲在龍陽身後響起。

“很不錯啊,你確實是個人才啊,看來又要有個人才隕落了啊。還真是悲哀啊。”

龍陽聽到聲音,迅速轉身,看了眼來人,目光也是深沉起來,嘴角咧起,道:“你來了啊,看來不用費力去找你了。”

楊坤一愣,很顯然沒有猜到龍陽會這麼說,臉色都是一變,他本以爲龍陽會怕的叫爸爸,可是沒想到龍陽居然是這般淡定,把他的節奏全都打斷了。

“靠,看你等會嘴還能不能硬,”楊坤暴喝,頓時手中一把血紅色猶如岩漿一般的細紅長劍出現,就是橫戳過來。

龍陽也是料到了,方天畫戟沒有收起,也是正面相迎。

一戟一劍,王者與霸主的對決。

突然,楊坤將劍輕搖了幾下,只聽到唰一聲,那劍居然是一分爲三,看起來妖異極了。

而龍陽手中長戟更是加快了速度,在數量失敗,那就在力量上駁回。

劍如飄血,詭異之極,戟如流水,竟是那樣流暢。

戟過,劍落。

哐當,兩人都是被反彈回去,都是向後退了幾步。

“沒想這傢伙這麼厲害,看那手中的武器應該也不是凡物吧,比我這飄血劍都高等級吧。”楊坤打量了方天畫戟,心中暗暗嘆道。

頓時,全身魂力爆發,紅色魂力猶如血氣一般,圍繞着楊坤。整個人看起來好像是血人。猙獰至極。

“血斬。”這時,楊坤居然是用劍割向自己的胳膊,頓時血液涌出,平添了幾分血腥味。

頓時,劍身上紅光翻起,猶如妖魅附身一般。

龍陽眼睛眯成一條線,也是猜出來這也算是一門修煉方法,可以讓魂力在某段時間內增添好多傷害。

只見,龍陽將方天畫戟放於胸前,以自身爲中心,猶如陀螺一般飛速旋轉起來,藍色魂力和火焰也是洶涌而出,頓時,龍陽看起來彷彿是一個漂浮着藍色火焰的球。

噗,猛然升起,面對着俯衝而來的楊坤,猛襲而去。

楊坤也是一愣,沒想到這傢伙居然是這麼強悍,此球看起來豪華,但其中有攻有防,這一招可謂是無敵啊。

楊坤緊咬着牙,又是將飄血劍狠狠的割向臂膀,這一次,楊坤真是下狠心了,若是不這樣,在這樣的強攻之下,楊坤可不敢保證他能活下去。

頓時,紅光大聲,楊坤的頭髮都是四處飄散,看起來猙獰至極,那飄血劍身上更是可怕,從遠處,彷彿有十幾個血劍漂浮在上面。

這時,距離楊坤越來越近,面前的這個人並不是夜修羅那樣的水貨,是貨真價實的魂痕二十六層,可是相當難對付的,龍陽揮舞方天畫戟的速度也是加快了幾分。

火球與劍影轟然相對。

哐當,哐當,

武器的碰撞聲不絕如耳,響動的速度十分快。

轟轟轟,爆炸聲不絕入耳,從圓球中射出的火焰更碰到那飄血劍上的血,居然是盡數爆裂起來。

龍陽見狀,牙關緊咬,心想:“這樣下去根本不是辦法,比魂力的話,龍陽肯定是要輸的,魂痕二十二層與二十六層是不能比的,更何況眼前的這個人是這般狡詐,特別難對付,”

龍陽靈機一動,頓時就是加大了魂力的輸出,猛然將楊坤逼緊,頓時,一戟落下,就是橫劈而下。

轟一聲,從楊坤的後背上,猛烈的爆炸沖天而起,頓時血腥味瀰漫。

楊坤看着龍陽,目光充斥着驚恐,沒有想到龍陽居然是看出了破綻。

曾經在符盟那塊靈田之中的修煉,龍陽也是知道了魂眼的重要性,可是卻看到剛纔楊坤的劍死死護住自己的胸前,心想那處便是這楊坤的魂眼。

於是便是在平衡一瞬間猛的加上一點力,將兩人對抗的節奏打斷,進而攻擊那魂眼部位。

這也是龍陽的最終目的,跟他想的一模一樣,最初的設想和最初的目標全都是實現了,

看來這符術士的精神力這樣強悍,真是戰鬥中的一大幫手,若是將這更加深一些修煉,那不是遇到敵手都可以越級挑戰了。

這時,楊坤的身體倒了下去,血水都是蓬勃而出,瞬間變成乾癟癟的一片。

此戰可是費了龍陽極大的魂力,他收起方天畫戟就是離開了此地。

這時,他找到了幻境的出口,頓時又是回到了東楚書院任務殿。

當龍陽的身體出現時候,那發佈任務的女人嚇了一大跳,看着龍陽彷彿有種不相信的感覺,不過礙於人多,也是迅速恢復了冷靜,不過可以看出來她臉色十分不對。

“你的積分我已經幫你記好了,這是你的金幣,拿好了。”

龍陽拿了金幣剛回來就準備回家,畢竟長時間的戰鬥已經令他失去了體力,現在他必須去補充。

“留步、”在龍陽身後,一陣清脆的聲音響起。 聽到聲音,龍陽迅速轉身,卻是發現在他身後,一灰色少年正微笑看着他。

龍陽一怔,剛纔聽到的明明是女子的聲音,可爲什麼現在居然是一個男子站在他的面前,一陣鬱悶,可是這人皮膚白嫩,猶如要滴水一般,看起來光潔至極。

“兄弟,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陣營。”


聽到這話,龍陽也確定了面前的這人是由女子扮的,但是人家這樣自有苦處,所以龍陽並沒有拆穿。

“沒興趣。”

寄人籬下,只有打工的命,要麼去建立一個陣營,打工一輩子只能做小弟。這是龍陽的想法。

女子沒想到龍陽會這般回答,就是湊近說道:“兄弟,我們陣營可是有這武榜二十三名的問天坐陣,難道,兄弟都不考慮下嗎?加入了陣營,你在這東楚學院也是有幾分面子的。”

龍陽完全不給女子面子,管你是美女還是醜女,冷冷道:“沒興趣。”就是要轉身離開,剛纔的戰鬥已經令他身體受了小傷,現在猶如烈火燃燒,若不是龍陽身體素質強悍,此刻早已暈了下去。

女子一聽,頓時就是嘟起小嘴,但瞬間又是鬆了下去,一個轉身,伸開手臂,堵在龍陽的面前道:“你這男的到底是怎麼想的?這麼大的好處幹嘛不要啊?”

龍陽一擺手,冷冷道:“給我走開,我說過我沒興趣。”說完,一臂掃過。

砰一聲。

那女子好像沒猜到龍陽居然是會動手,也是沒有躲閃,只見龍陽的手臂猛的一下就是擦向女子的髮簪,頓時,女子的頭髮猶如流水一般流淌下來。

頓時,任務殿所有的人都是驚呼起來。


女子的秀麗長髮居然是那般柔滑至極。

可是,卻發生了另龍陽更爲吃驚的事,他的瞳孔睜大,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樣看着面前的女子,嘴巴也是輕微顫抖起來。

“喂,你怎麼搞得,你要陪我,我出門的時候紮了那麼久的頭髮。“女子抱怨說道。

“真像啊。”龍陽喃喃說道。

若是有旁人在此,會發現眼前這女子與那龍舞縱然有着萬般相似之處。

思想飄絮在龍陽腦海,看着面前的女子,龍陽呆住了,昔日的傷感又是飄上心頭。

“你叫什麼名字?”

女子一怔,沒想到龍陽居然是會這麼說,頓時想要張開,可是想到龍陽剛纔將她的頭髮搞亂,嬉皮笑臉的表情瞬間凝固,吐出舌頭,道:“就不告訴你,今天姑奶奶沒興趣讓你加入我們陣營了,你可以走了。”說完就是扭頭便走。

龍陽看着女子離去的背影,無奈的搖了搖頭。也是離開,迅速回到符盟,求周楓治療。

符盟之內,周楓看着龍陽的身體,罵罵咧咧道:“你小子真牛逼啊,居然是能跟別人這樣拼啊,你的魂力根本沒有別人的多啊,你這樣是找死啊,”

魂力的碾壓就如同力量碾壓一樣, 魂力決定了你身體的強悍,所以龍陽的身體根本不足於楊坤魂痕二十六層的魂力碾壓,此時,全身早已是精疲力盡。

“好了,我剛纔去藥盟那混蛋老頭那裏,幫你拿了一枚丹藥,你吃了我估計馬上就好了。”

龍陽拿起的丹藥,看了看,就是張嘴,一口吞了下去,那圓溜溜的東西入肚即化,頓時一股暖流出現,在龍陽的肚子流竄。


這時,龍陽的皮膚上一陣汗水流出,不時還有污血涌出,可是龍陽的身體卻是舒服至極。

“那混蛋老頭果然沒有騙我,看來下次該去請他喝幾杯了。”

而此時,龍陽心想的卻是剛纔的丹藥,這丹藥這般強悍,若是能學點皮毛在融會貫通,那麼在以後受傷之後,一個丹藥就能恢復,這豈不是更好啊。

“老師,這丹藥是怎麼來的?我想去學。”龍陽說道。

周楓一聽這話,急了,頓時就是假裝不知道,胡亂答道:“這個嘛,…..哦,對了,那個混蛋老頭他不收徒弟的。”說完這話,周楓一抹頭上的汗啊,心想:“這小子怎麼啥都想學,這下可糟了,若是讓那混蛋老頭知道這小子有火之本源,那還不是來和我搶人嗎?不行,好不容易有了這麼一個好徒弟,怎麼也要抓緊,不能讓他跑了。”

龍陽身體慢慢的恢復了,也是回到自己的宿舍,一打開門,就是看到武大興致勃勃的在那呼啦啦的唱着歌。

“陽哥,你回來了啊?”

“對啊,”龍陽很累一股腦子就是睡了下去。

第二天,天色正好,任務殿就是出現了一個人影,猶如鬼魅一般的接了所有的B級以下的任務,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之勢的速度將它完成。


此人就是龍陽,現在的龍陽太缺錢了,在這個世界上,錢和實力是兩大主宰,所以龍陽必須努力的賺錢。

經過一個多月的拼搏,龍陽和小獅子行走於各大祕境之中,殺了不知道多少頭魔獸,而小獅子也不知道是吞了多少晶核,現在龍陽也是看開了這些晶核根本沒啥用啊,倒不如讓自家的兄弟吃了最好,這樣在戰鬥之中也能起到很大的作用啊。

就這樣,小獅子居然是隱隱約約有了突破三階的跡象。

這可是一大好事啊,龍陽現在出去帶着一個三階魔獸,這可比帶着美女拉風多了。

而龍陽也沒有忘記自己的修煉,魂力也是越來越強,奔雷拳這等低階武技居然是被他使用的爐火純青啊,將在龍淵底部得到的逆天功法又是重溫了一遍,頓時想起不是達到魂痕三十層才能吞噬火嗎?可是爲什麼那滅火居然是會被他吞噬,又或許,是滅火臣服了他。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