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蚨對什麼門面問題倒絲毫不在意,但也有些不解,“你那裏還有不少五品靈石,怎麼還貪圖這些四品靈石?”

“你不懂,五品靈石裏的靈氣那麼充裕,花掉實在可惜,不如留着修煉,低於五品的靈石,纔是我要積攢的財富!”駱葉理由一堆,眼裏就只剩下靈石二字。

天際之上,又少了一人,看着滄寂寥落荒而逃的路線,屠霜哈哈大笑,“滄師弟的寶貝兒子實在是太可愛了!是吧鸞孽。”

“呃,這個,駱葉的行事風格,卻是不可揣測。”鸞孽不知怎麼接話,只好隨便搪塞過去。

武神對駱葉的評價頗高,“此子不拘小節,是成大器的材料。”

駱葉哪裏知道坐等靈石的自己正在被別人評頭論足,一副怡然不懼的樣子,理所當然的坐在那裏,擔心有人硬闖,索性把虎魄琴也拿了出來,以武示警!

~

“有人破霧了。”空星淡淡說道。

白熊已經倒地不支,但還有數股魔煞氣在苦苦支撐,同那大禪法印對峙,“管我屁事。”

“好像是西北方向。”空星一點不氣,自顧自道,“那裏好像是衛城和軒轅在爭鬥。”


白熊忽然一滯,“真的?”

“出家人不打誑語。”空星淡笑,深意十足。

魔煞氣彷彿受到刺激一般,徒然大盛,將大禪法印擊退數十丈遠,白熊竟堅持着站了起來,“你給我滾開,我還有事,別擋道!”

空星有些驚訝,沒有想到已經強弩之末的白熊竟然還有如此餘威,“若是我擋呢?”

“殺!”毫不猶豫吐出一字,白熊恍若戰神! 嘩啦嘩啦!

果然還是靈石碰撞的聲音最爲悅耳。

駱葉眉開眼笑,收靈石的手都已經收的發麻,而面前過去的都是些什麼人,他連看都不擡頭看一眼。

“原來破霧修者不過是位渾身匪氣的財迷,真讓人掃興。”類似的嘲諷不斷從經過的修者口中傳來,談笑間,有意無意對駱葉拋去一個鄙夷的目光。

小連燕嘟着小嘴,“駱葉哥哥你看他們,一點不知道感恩。”

“嗯?”被她一打斷,駱葉把視線從靈石上轉移過來,也聽清了這些人的對白,微微憤慨,但沒有說話,這些人從小衣食無憂,修行也是用大把靈石靈藥養起來的,自然不懂自己這些人的難處。

漸漸,人跡開始奚落,無論修爲高低,只要拿得出五顆四品靈石,均通過了霧野的考驗。

將靈石收進儲納戒,駱葉渾身輕鬆,伸了個大大愜意的懶腰,“咱們也走吧。”

忽然不遠處,隱約傳來一陣哭腔。給鳳凰示意個眼神,駱葉耐心等待。

片刻之後,鳳凰牽着一位嬌小的女童,雙眼還紅着,顯然哭的十分傷心。

“小妹妹,你怎麼了?”駱葉儘量將自己收靈石時那奸詐的嘴臉隱晦下去,微笑問道。

女童茫然的擡起頭,看清是駱葉之後,下意識向後撤了兩步,又覺得有些不禮貌,瞬間又湊近一點,才終於開口講話,“我、、、沒有靈石了。”

駱葉大窘,訕訕笑道:“原來是這樣啊,你也是參加伐邪甄選的修者?”

“嗯,可是我跟朋友們失散了,感覺到哥哥你成功破霧,才走到這裏。”

這女童生的十分可愛,比起小連燕的單純來,更多了一分嬌媚,幾人見她又有哭腔,頓時同情心大漲,寧雷更是搶先回答,“我們帶你過去。”

“真的?”女童喜悅的擡起頭,滿是期待,但看到這話出自寧雷之口,立馬又垂下頭來,時不時弱弱看駱葉一眼,不敢說話。

“喂,駱葉,你不會連這麼小的女孩都欺負吧。”寧雷說的不陰不陽,一臉獰笑。

駱葉搖搖頭,“自然不會,好吧,帶她走。”

女童連連道謝,跟隨幾人衝出霧野。

唰!一道刺目光芒映入眼簾,駱葉下意識閉住眼睛,許久才微眯睜開,頓時咋舌。

連綿不斷的山丘,蔥蔥生長的植被,生機勃然的生靈,所有能想象到的仙景,均出現在眼前。

斑烈山的高聳,魔煞境的蒼涼,跟眼前景象的雄奇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

“果然不愧爲正道領袖,氣勢就是高人一頭。”寧雷不禁感慨。

幾人紛紛點頭表示同意,但比起他們的驚歎,女童顯得格外淡然,視線恢復正常之後,就輕輕扯動一下駱葉的衣角,說道:“哥哥,謝謝你們帶我出來,其實我有些靈石,但都被別人搶走了,嘻嘻,能出來就好,在那裏面實在太難受了。”

駱葉一窒,旋即惱怒起來,“沒靈石就搶,哥最煩這種不懂規矩的傢伙了!”

看着磨牙霍霍的駱葉,女童有些害怕,但還是禮貌行了一禮,“哥哥,我得走了。”

說完,轉過頭去,一蹦一跳離開幾人,走到遠處,忽然又回過頭來,大聲叫道:“我叫青衣雪花、、、”

青衣、、、古怪至極的姓氏。


駱葉不作多想,帶着幾人徐徐前行,一路上看到諸多美景,因爲青衣雪花而生的悶氣,也頓時煙消雲散。

他們所途經的,是崑崙山上極爲有名的甬道,叫做烙痕道,甬道那頭就是首輪複賽的要點,撈月樓。


撈月樓是當年羲帝所留的樓閣,除了靈氣濃郁之外,亦有很多其他玄妙之處。在這修行的人,不但修爲進境奇快,更傳言有可能觸動羲帝仙靈,從而得到莫大機緣。

當然這些都是千百年來流傳的傳說,不足爲據。

整個東方神洲,不乏撈月樓這樣的洞天福地,但聲名最爲顯赫的,還當屬撈月樓。

西北方的修者是最早破霧的修者,所有人都安靜立在門外,好奇得打量這座福地洞天。但也有些人對此毫不在意,要麼一臉平靜,要麼就傲然鄙視其他人,渾身上下都寫滿了優越感。

這些自然都是些大家族大門派的紈絝子弟。

忽然,在撈月樓上方,慢慢出現兩根巨大棍棒,猛地朝兩側一拉,帶出一張顯影布,開始還看得出純白布幕,過了小會兒,布幕本身竟然慢慢透明,上面的影像卻是逐漸清晰。

如此罕見逼真的影像,平常裏自然難得一見,所有修者都興奮莫名,紛紛慶幸果真不虛此行,不但成功突破第一輪,還能見到如此大的手筆。

此時的影像中,赫然是整個霧野中的戰況。數以萬計的修者均在霧野中來回穿梭,蔚爲壯觀!

“哼哼,這些傻貨,還在裏面纏鬥不息,看看咱們,交點靈石就出來了,哈哈!”不知道誰挑的頭,一時間,所有人都開始狂笑。

“是啊,提前出來,看看那些人是如何出的醜!”

“你們看,就這些人,還想破霧?妄想,作夢,哈哈!”

шωш ▪тTk án ▪C O

駱葉幾人遠遠看着這一切,頗感無語。

“駱葉哥哥,這些人的臉皮實在也太厚了。”小連燕積鬱很久,見到如此多的渾人,頓時忿忿爲駱葉鳴不平。

寧雷卻是哼了一聲,不在意道:“這有什麼,誰讓他見靈石就眼開,怨不得這些人。”

駱葉簡單笑笑,不理會他,只要儲納戒裝的滿滿,這些無所謂的冷嘲,他還是可以無視的。

“哎,你們說,要是沒有靈石,咱們會不會被衛城的三公子攔在門外?”忽然有人高問一句,氣氛徒然一凜,所有人都陷入苦思。

“對了,擇濤,這次出來你不是沒帶着靈石麼,你是怎麼出霧野的?”

“不說我們都忘了,聽說衛城的三公子只認靈石跟朋友,其他不相干的,他根本就油鹽不進,你到底是怎麼出來的?”

……

這些修者的話題,全都針對住一個人。

站在這羣修者中間的,正是王澤濤。一身的四品靈甲,頭上戴着的飾物也非凡品,相比這些,他的表情實在把握的不怎麼好,神祕的壞笑道:“那會兒我見有個小女孩,就直接上去搶了唄。”


所有人同時解惑,開心不已。

卻又有人再問,“可是咱們還是不知道不交靈石的後果啊!”

王澤濤無所謂的聳聳肩,“等到比試完了之後,打聽一下那小女孩的下場不就完了?”

大家意見統一下來,又開始將注意力轉移到偌大的顯影布上。

沒有人注意到,一臉憤怒的駱葉,已經悄然站在他們身後。

“嘖嘖,看看這些人笨拙的動作,唉,看着讓人心涼啊。”王澤濤正一臉高深的對霧野中的修者進行點評。

忽然聽見一聲異樣的琴聲,心中一寒,反應也算不慢,但哪裏跑得過音速,瞬間之內,就被這可怖的顫音給傷到耳膜。

“誰!”痛苦的捂住雙耳,王澤濤惱羞成怒。

當他看見駱葉那冷冰冰的眼神時,雙腿徒然一軟,險些倒在地上,勉強笑道:“原來是衛城三公子,有、、、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剛纔你說你搶了一位小女孩的靈石?”駱葉將聲調猛地一提,簡單的升調擲地有聲,現場的氣氛忽然就嚴肅下來。

站在王澤濤身後的修者瞬間少了大半,剩下那些,顯然是他的親信好友,均護在他身旁,一臉虎視眈眈。

人多就有底氣,王澤濤也好像有了力氣,站直身板,“沒錯。”

“呵呵,那就好了,不用誤傷。”駱葉勾起一個冷笑。

王澤濤心中泛起一絲不安,但語氣依然強硬,“我可是嶺南王家的人,你考慮好了。”

嶺南王家。

有些圍觀的修者臉上已經有了懼怕的表情,適才抱着看王澤濤笑話的想法,片刻怡然不見。

在東方神州上,除去各大名門正宗,還有一些以修真爲主的名門望族,數百年來,經久不衰。這些望族的後世子弟,不但有相當富裕的家產做底,往往也都是天賦卓越。嶺南王家便是其中之一,雖然稱不上望族二字,但說是名門已經綽綽有餘。

單憑着嶺南王家四字,王澤濤就敢在這修者羣中橫衝直撞,還不帶道歉的。

但駱葉卻絲毫不買賬,翻個白眼,向後方投去了問題,“若猛,嶺南王家,聽過嗎?”

若猛咧嘴大笑,老實搖頭,“嶺南俺知道,盛產靈參,姓王的多了,俺哪裏記得清楚。”

這話說的無比樸實,但在王澤濤聽來卻是莫大的侮辱,一股熱血直衝腦海,不知從哪爆出來的力氣,他衝了上去,祭出三把飛劍,每把都寒氣逼人,一看就不少值錢。

斬國一掃,誰與爭鋒!

巨大的刀刃將三把飛劍齊齊砍落在地上,若猛把斬國刀往肩上一扛,“你以爲你是駱葉?用三把飛劍,在俺看來,你用三十把也不可怕。”

言下之意,駱葉能用三把飛劍!

王澤濤臉上一陣紅一陣白,身形一搖晃,險些就站不穩。

“你厲害又怎樣,我可是嶺南、、、”

駱葉不厭煩的打斷他,“嶺南王家是吧,扔了這個高帽,你還是什麼?跟我們一樣,都是普普通通的修者,王家的就比別人貴怎麼着,就知道吃祖本的傢伙。把你扔衛城裏,你就知道靈石有多難賺!”


修者羣中一片死寂,沒人敢吱聲。

半晌過後,駱葉發覺到氣氛的古怪,不好意思笑笑,說道:“大家接着看,接着看。”

彼岸花開之因果 ,心裏想的是同一件事情。

衛城三公子先得罪軒轅,再得罪嶺南王家,下一個要得罪的,會是哪個大人物?

半空上,屠霜越來越樂,拍着鸞孽的肩膀,讚賞道:“你教出來的這小鬼太有意思了,不驕不躁,修行駑鈍,最重要的他能正確的看待自己,有前途,不錯不錯。”

鸞孽卻不住苦笑,“西北方的厲害人物,全被他得罪了,這禍可闖大了。”

屠霜卻是持相反態度,“軒轅那邊,有老八帶着,諒他們不敢亂來,至於嶺南王家,呵呵,他們還是先考慮好自己的後路吧。”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