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見不少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瞳術可能現在已經不存在了,就算存在也沒有幾個能夠研究出其中的力量所在了。”

“爲什麼會不存在了,難道是瞳不能修煉了嗎?”

“主要是因爲修煉瞳術的那一個家族沒落了,所以瞳術也就此慢慢的沒落了。”一個修煉瞳術的家族竟然會沒落,這其中肯定有什麼原因。         “不要問我什麼原因,沒有人知道是什麼原因。”林瀟正想問苑青是怎麼回事,沒想到苑青也不知道。既然瞳術現在都已經沒落了林瀟也懶得了解更多了,不過那個瞳老還是林瀟非常關心的。

“不知道師傅認不認識瞳老這個人?”

“瞳老?不認識!”其實苑青是認識這個瞳老的,只是衆人根本就不知道瞳老這個名號。衆人只知道“天才神瞳宇智波瞳”,如果是說這個名號的話苑青肯定就會說認識了。

宇智波瞳在苑青那個時候就是一個小有名氣的強者了,甚至名氣已經超過了苑青。不因爲別的就因爲宇智波瞳修煉的瞳術,當時他的瞳術就達到了一個高度。

當然雖然不及宇智波家族的那位先組宇智波斑,但是宇智波瞳的造詣在當時稱第一沒有人敢稱第二。當年宇智波家族就已經開始沒落了,不過宇智波瞳並沒有放棄對瞳的研究。

最後也讓他研究出了一點名堂,他憑藉着自己研究的瞳術挫敗了很多強者。最後所有的人才承認了宇智波瞳的瞳術,衆人還送給了他這個“天才神瞳”的稱號。

雖然這麼多年過去了,那個時候剩下的強者並不多了。不過還是有很多人知道天才神瞳這個稱號的,至於瞳老是獵人學院內部的叫法,所以苑青自然就不知道。

況且自從那場上古大戰過後苑青也不知道這個天才神瞳有沒有隕落,苑青自然不會想到他。既然苑青也不知道林瀟就沒有再問了,不過這個瞳老他是記在心裏面了。 先前墨塵他們好像說是瞳老看上林瀟了,既然這樣以後肯定有見面的機會,所以現在林瀟也不急。還是先把眼前的事情解決,畢竟林瀟給自己定的目標沒有一個是簡單的。

況且墨塵那個層面的根本就不是現在的林瀟可以觸及的,還是先把實力提上去再說。林瀟正準備把剛到手的亢蟲有悔拿出來看看,如果能夠把這個先學會的話就爽了。

就單憑這一個玄階武技林瀟的實力就可以上一大截,不過玄階武技哪有那麼容易學會的,雖然是苑階低級武技。林瀟拿出了亢蟲有悔正準備仔細研究,“果然在這裏,不然我還不知道你找你。”

突然想起的聲音林瀟當然知道是誰,林瀟看了看後面站着的嚕倌。“嚕倌老師找我有事嗎?”

“不是我找你有事,是院長找你有事,你過去吧。”沒有從嚕倌的語氣中聽出一絲的興奮,看來應該不會是壞事。不會是說我爲西南分院爭光了要表揚我吧,可是我什麼也沒有做啊。

應該是爲了銘逸的事情來找我問罪了,不過那是靈界的人殺的,反正不管林瀟的事情。如果是找林瀟問罪的話恐怕嚕倌也不是這個表情,看來應該是表揚自己了。

“知道了老師,我這就去。”林瀟對着嚕倌行了一個禮,再怎麼說嚕倌可是自己的老師,最基本的禮數林瀟還是懂的。

“快去吧,不過你小子能耐了,竟然讓瞳老看上了。”看來他們都應該認識瞳老,不過林瀟也沒有多問什麼。反正以後肯定有機會認識這瞳老,說不定還是這個瞳老主動來找自己呢。

尋着院長的住處林瀟還是沒有找到,林瀟發現自己來獵人學院以後總共出來找過兩次人。第一次是安語帶着自己過去的,第二次好像是那個叫芷琪小丫頭帶自己去的。

不知道那小丫頭跑到哪裏去了,不過林瀟記得她還差自己一頓飯。全新獵人大賽的時候也沒有看到她,應該是第一輪就被刷下來了。

問了幾次林瀟才找到了院長的住處,原來林瀟還以爲院長住的地方應該是怎麼怎麼的牛逼。可是在林瀟面前的是一座再也普通不過的房子,跟那些老師住的根本就沒有什麼兩樣。

真不知道是天龍大陸的人不懂得享受還是怎麼的,一個分院每年不知道要賺多少錢,墨塵這個院長還住得這麼爛。其實林瀟早就看出來了這些老師學員住的沒什麼兩樣,這獵人學院的老師還真的是簡樸啊。

林瀟正準備上前敲門,沒想到房門自己打開了。看着面前自動打開的房門林瀟只是輕輕擺了擺頭,這天龍大陸這點挺好,不用自己用手開門。        既然房門都打開了那墨塵應該就是在裏面了,林瀟走進了房間。林瀟剛走進房間房門就自動關了,不過林瀟並沒有半點擔心的。

墨塵又不會害林瀟有什麼擔心的,如果墨塵真的想害林瀟,自己就不可能活到現在了。墨塵就站在房間的中間,林瀟走了上去。

沒等林瀟開口墨塵倒是先說道:“來了”

“嗯,不知道院長找我有什麼事?”

“我們也不用藏着掖着,你跟靈界是什麼關係?”聽到墨塵這樣說林瀟就知道自己不用想辦法滿了,就算滿也肯定是滿不過的。就那個小小的林家恐怕早就被墨塵給查到了,墨塵連靈界都查到了。

“靈界是我的滅族仇人”九個字慢慢的從林瀟的嘴裏吐出,或許這只是很簡單的九個字。可是對林瀟的意義不同,對林家的意義不同。

“恐怕院長早就查到了這些吧,明天我就離開獵人學院,不會讓獵人學院受到牽連的。”林瀟知道靈界是一個怎樣的存在,所以他認爲獵人學院肯定不會爲了一個自己去得罪靈界的。

況且林瀟現在還並不屬於真正的獵人學院學員,爲了一個不是本院學員的人去得罪靈界,恐怕誰都知道這是一個不可爲的事情。說到離開林瀟確實還有不捨得,雖然林瀟只是在這裏呆了半個月。

而且殷賊那幾個人對自己還不錯,這幾個人可是林瀟來天龍大陸的第一批朋友。好像還有安語那個丫頭,對於安語那丫頭林瀟真的不知道兩人想在算什麼關係。

如果說只是朋友的話未免有點太過於曖昧了,如果說是一對的話似乎林瀟有點自戀了。兩個人之間始終隔着一張紙,只是遲遲沒有捅破而已。

正在林瀟處在有點依依不捨的時候,墨塵突然說到:“就你林家那點破事只要稍微打聽一下就可以了,林家被靈界滅族的那件事在當時也鬧得挺大的。不過聽說沒有人知道爲什麼靈界會對林家出手,林家在當時也是一個大家族。而且一夜之間林家全部不知所蹤,看來靈界應該出動了全部勢力。能夠一夜之間滅掉林家,靈界的實力確實恐怖。”

對於這些林瀟自然知道,他也想知道爲什麼靈界會突然對林家出手。而且還出動全部的實力進攻林家,不管是什麼原因這個仇是一定要報的。        而且就算林瀟不去找他們報仇,他們遲早會找上林家的。林家應該有他們想得到的東西,可是就連林家人也不知道靈界想要的是什麼。        “就算靈界的實力在恐怖我獵人學院也不會怕它,就它一個小小的靈界敢來獵人學院猖狂,保證他們一個都回去不了。還有我什麼時候說過讓你走了,就算你跟全天龍大陸的人有仇。只要你一天是獵人學院的學員,獵人學院就會保護你一天。獵人學院是不會拋棄任何一個人的,我找你來只是確認一下而已。”林瀟沒想到墨塵竟然會這麼說,這是林瀟第一次感覺有歸屬真好。

這種感覺就算林瀟在龍組也沒有過,說透點龍組就是一把Z國的武器。如果你犯了一點什麼錯,就算你地位在高立過再多的功勞。最後也只會落了一個軍法無情,然後就會被國家一腳踢開。

國家只會在你立功的時候站出來,如果你惹了麻煩國家也會站出來,只不過是站出來處置你而已。可是林瀟本來就跟獵人學院沒有多大的感情,可以說林瀟就是一個來了半個月的不知名的小子。

可是墨塵的話深深的觸動了林瀟,“只要你一天是獵人學院的人獵人學院就會保護你,獵人學院不會拋棄任何一個人”。或許這纔是真正的組織吧。

組織就應該是不管你碰到了多大的拿到都不會拋棄你,就算是你惹的拿到組織也會出面幫你擺平,而不是想着怎麼把你給一腳踢開。這一刻林瀟已經把獵人學院給放在了心底,放在那裏的不多。

就只有林家一個,林家的人已經慢慢成了林瀟的逆鱗。只要誰觸犯了林家的人,林瀟肯定就不會讓你好過了。現在獵人學院也將慢慢的成爲林瀟的逆鱗,當然林寐等人就是林瀟這條空逆鱗裏面的逆鱗了。

如果你對這些人動手了那你就最好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實力,因爲下一刻你就會迎來瘋狗的騷擾,而且還將是致命的騷擾。每一個人都會有逆鱗,所以千萬不要輕易的去觸碰別人的逆鱗。

“我會永遠忠誠於獵人學院,只要獵人學院需要我,我隨時可以回來。”這是林瀟對墨塵說的話,也是林瀟對自己說的話。

聽到林瀟突然說的話墨塵微微一笑,“放心吧,只要你一天在獵人學院,我就保證靈界不會騷擾到你。”林瀟知道獵人學院絕對有那個實力,而林瀟根本就不用擔心林家。

靈界現在的目光可能都在林瀟的身上了,又是不除掉林瀟的話絕對會成爲他們心中的一大隱患。林瀟就像一條沉睡的毒蛇,只要靈界不趁他睡着的時候把他給殺死,那等他醒過來就會狠狠的咬住靈界。

“恐怕院長找我來應該不止這點是吧?”既然這件事已經處理好了,林瀟的心有一塊石頭也放了下來。看來林瀟是不用走了而且還找到了一個大的後臺,還不用就這樣跟安語他們說再見了。

“你想知道瞳老的身份嗎?”林瀟正愁不知道這個瞳老是什麼身份,沒想到墨塵倒是要告訴自己了。林瀟猜到這個瞳老身份肯定不簡單,不過不簡單到什麼地步林瀟就不知道了。 “之前一直聽你們再說什麼瞳老瞳老的,我確實對這個瞳老挺感興趣的。”如果不是跟自己扯上關係,林瀟纔不會感興趣。林瀟又不是搞基的,而且對方肯定也是一個老頭。

一說到瞳老墨塵就好像很高興的樣子,當然以前林瀟沒有察覺到。不過應該是在黑衣人說的那番話後,難道真的是這個瞳老看上了自己的天賦?

“瞳老,名字叫做宇智波瞳。他的實力我也不知道,不過他修煉的不是武士也不是術士。當然他雖然主修不是這些但是他也是一位武士強者,他主修的是瞳,也就是我們的眼睛。至於這個瞳術就是……”

“那個院長關於這個瞳術我知道點皮毛,你還是說說瞳老吧。”林瀟剛剛就聽苑青說過一次,所以現在我不用浪費時間在聽一次。

顯然林瀟說知道的時候墨塵一臉的不相信,不過也是,瞳術恐怕根本就沒有多少人知道。而林瀟又怎麼年輕,知道瞳術確實很匪夷所思。不過墨塵也沒有多問,畢竟那是別人的事情。

“這個瞳老恐怕是現在瞳術造詣最高的,就算不說第一,說他第二也沒有人敢稱第一。瞳老是什麼時候出現在獵人學院的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只知道我來的時候瞳老就已經是獵人學院老妖怪級別的存在了。當然跟瞳老這樣的人有幾個,這些人就是獵人學院最後的實力,也是最根本的實力。這樣說你應該就知道瞳老的身份了吧?”

雖然墨塵沒有直接說出來瞳老就是獵人學院的創始人一樣級別的人,但是林瀟自然懂瞳老的地方。林瀟開始還以爲這個瞳老只是獵人學院長老級別的人,沒想到這個瞳老竟然有着這樣的身份。

“瞳老的身份大致也就是這樣,我這次找你來最主要的事就是告訴你。一定要不惜一切代價,過得獵人學院的報名名額然後在獵人學院留下來。只要你能夠順利進入獵人學院,那你的一生將會就此改變。”顯然墨塵說的話有點重了,不惜一切代價那可是真的要付出代價的。

結合前面的話林瀟已經猜出來大致是什麼事了,肯定是這位瞳老看上了自己。當然作爲獵人學院老妖怪級別的瞳老肯定是一個超級強者,如果自己真的能夠成爲他的徒弟,或許也是一件好事。

看來進入獵人學院就是第一個考驗了,當然如果不能夠進入獵人學院人家自然不會輕易教你。不過林瀟又想到了自己還有苑青這個師傅,如果自己在拜這個瞳老爲師的話,似乎…………

不過這個瞳老好像是修煉瞳術的吧,應該不跟武士、術士衝突。如果是這樣的話,自己拜瞳老爲師應該不全是背叛師門吧。畢竟每一個人都可能是你的師傅,只不過是教不同東西的師傅而已。

算了算了先不想這個問題了,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不過這個獵人學院自己是一定要進的,就算不是爲了這個瞳老。林瀟在當初來的時候就不是爲了這個瞳老,當時林瀟還根本就不知道這個瞳老的存在。

林瀟來這裏就只是爲了單純的進入獵人學院,然後在獵人學院裏面戰鬥提升實力。又跟墨塵瞎聊了一會林瀟就離開了,雖然說五個月看起來很長

但是隻要當你認真做起事來,就會發現五個月怎麼那麼短。所以林瀟不能浪費一天甚至一個時辰的時間,林瀟在接下來的日子裏面必須要盡力提升自己。

剛剛墨塵說要給林瀟幾個黃階高級武技,不過林瀟還是拒絕了。原因有很多,第一林瀟不想要別人的贈與,這對林瀟來說就是一種侮辱。第二林瀟知道自己的實力,如果不能夠掌握就算再多的高級武技又能夠怎麼樣。

正所謂兵在於精不在於多,所以林瀟並不需要那麼多的武技。況且林瀟身上還有一個玄階武技,只要把那個給學會的話,那肯定比幾個黃階高級武技要強上很多。

經過了幾番波折這下子終於可以好好的看看這亢蟲有悔了,前面林瀟只是看了一下大致說明。這下面好像還有詳細的教程,“其招式爲左腿微屈,右臂內彎,右掌劃一圓圈,“呼”的一聲,向外推去”

看着上面的教程林瀟按着描述的動作做了幾次,可是一點效果也沒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動作不夠標準還是怎麼回事,林瀟反反覆覆做了幾次硬是沒有看到一點效果。

“我說你小子平時看起來那麼聰明,這個時候怎麼這麼笨,你不在你的手上集中靈氣,他怎麼會有效果。”一直在看着林瀟的苑青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林瀟立馬按着苑青的方法又做了一次。

這一次果然有了一點效果,當然玄階武技不可能是這麼簡單就能夠修煉成功的。林瀟又調整一下體內的靈氣,慢慢的靈氣從身體聚集在右手。

根據上面的教程林瀟左腳微屈,右臂慢慢的彎了一點。由於所有的靈氣都在慢慢的向右手聚集,右手每做的一個動作都很小心翼翼。等右手的靈氣差不多穩固了,林瀟又慢慢的帶動右手在面前劃一圓圈。

這一次林瀟有了點感覺,就在林瀟向外推出的一瞬間。林瀟感覺原本聚集在右手的靈氣就算是一瞬間被抽空了一樣,可是林瀟並沒有看到任何的效果。

靈氣是被抽空了沒有錯,可是被抽空的靈氣哪去了。這玄階武技既然有教程還是那麼難,林瀟想了想便放棄了這亢蟲有悔。

靈氣消失後沒有效果的唯一原因,應該就是因爲林瀟的實力還不夠。本身的實力不夠所以體內的靈氣也不夠,體內的靈氣不夠當然不會有什麼效果。看來還是先提升下實力,不然的話在怎麼練習都是徒勞的。        修煉自然是藉助丹藥修煉纔是最快的,不過林瀟看了看周圍發現並沒有什麼溫泉。而且即使有溫泉林瀟不敢泡,這裏可不是沒有人的地方。        這麼大的一個學院妹子那麼多,如果哪一個妹子不小心闖過來了。那林瀟就要被看個精光了,我們的林瀟的第一次絕對不能給陌生妹子是吧。        雖然說林瀟的第一次早就在地球丟了,可是重生到天龍大陸後還是第一次吧。人家擦擦嘴巴就又是初吻,洗洗丁丁又是第一次。況且我們的林瀟還是重生,林瀟還琢磨着第一次是給林寐還是菲利兒呢,要不雙飛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不過現在不是想那些東西的時候,身上的擔子沒有解決,林瀟真的不敢去喜歡任何一個女孩。雖然說愛美之心人人有,不過林瀟還是有自知之明的。之所以承認林寐跟菲利兒是自己的老婆後,林瀟也沒有碰他們一下。就是因爲林瀟不知道自己哪一天會突然死去,林瀟可不想她們兩個爲自己守寡。

不碰她們如果自己真的哪一天突然死了,她們兩個還可以找別人繼續幸福的生活下去。可是林瀟似乎把這一切都想得太過於簡單了,如果真的林瀟在哪一天死了。恐怕這兩個女人也會跟着林瀟去,就算活下來也不會幸福的。

林瀟似乎把這一切都想得太過於簡單了,應該說是林瀟把她們的愛想得太過於簡單了。林瀟從空間腰帶裏面拿出了固氣散,當林瀟看到固氣散的時候才意思到固氣散只對武師以下的纔有效果。

也就是說固氣散已經對自己沒用了,看來又要煉製新的丹藥了。林瀟在拿固氣散的時候看到了旁邊的一個瓶子,這個瓶子是剛剛墨塵給自己的。

聽墨塵說裏面好像就是那個奇異液,奇異果的力量林瀟可是體驗到了的,實力蹭蹭的突破讓林瀟感覺十分的爽。不過煉化奇異果不僅風險大,後遺症也特別的大。

一般人都不敢輕易的煉化奇異果來突破,因爲誰也不能夠保證自己能不能夠找到下一次突破所需要的奇異果。如果一直都找不到的話那就表示自己一直都不能夠突破,這也是一般人承受不起的。

而且煉化奇異果的風險也很大,如果一個不小心那你就跟這奇異果一起消失了。奇異果的能量本來就是非常狂暴的,只要稍微一個不小心就會導致被反吞噬。


就拿林瀟第一次煉化奇異果來說,那一次如果不是林瀟幸運再加上苑青的丹藥,恐怕那一次林瀟就已經完了。總之林瀟能夠選擇煉化奇異果這般魄力也不是一般人有的,不過林瀟看了看手中的奇異液,不知道這奇異液煉化會不會有同樣的風險跟後遺症。

算了先不去管這奇異液了,還是問問苑青有沒有別的丹藥有助於修煉吧,不然這樣修煉實在是太慢了。 還沒等林瀟問苑青,苑青倒是自己出來了。看着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苑青,着實把林瀟下了一跳。這長時間沒有看到苑青了,突然出現林瀟還以爲碰到鬼了。

不知道爲什麼雖然林瀟來天龍大陸這麼久了,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也見到了。可是林瀟始終不能做到不怕鬼,可能是因爲作爲一個地球人印在骨子裏面的吧。

就算是那些無神論者還不是照樣怕鬼,地球有沒有鬼啊靈魂啊林瀟不知道。不過天龍大陸有沒有林瀟就很清楚了,因爲此刻在自己的面前就有一個靈魂。

“我說師傅啊你老人家怎麼出來了,那個你不擔心院長髮現你啊。”林瀟雖然知道苑青現在已經有仕階的實力了,不過林瀟根本就不知道墨塵的實力。從苑青一直不敢出來就可以看出來,這個墨塵的實力應該可以高興得到苑青。

“他現在不在院裏,不然我怎麼敢主動出來。再說我出來你好像挺害怕的樣子,怎麼你做了什麼虧心事啊。”難怪苑青敢這個時候出來,原來是墨塵不在院裏面。

不過在林瀟的印象裏墨塵好像一直都在院裏面沒有出去過,畢竟作爲一院之長肯定是要時刻待在學院的。如果碰到了什麼突發事件,也有人主持解決。


至於墨塵爲什麼突然出去林瀟纔不關心,除非是這個分完馬上就要毀滅了,不然跟林瀟都沒有關係。

“我怎麼可能做什麼虧心事,只是剛剛一時沒有注意,你突然出現把我嚇了一跳。”剛剛確實是由於苑青突然出現把林瀟嚇到了,不過林瀟纔不會說自己怕鬼。

如果林瀟真的那樣說了肯定會被苑青笑的,作爲天龍大陸的人竟然還怕鬼。這天龍大陸可到處都是靈魂體,那林瀟還不要嚇個半死。不過就算林瀟告訴苑青自己是地球人,恐怕苑青也聽不懂。


“那個師傅啊你手上有沒有什麼可以加快修煉的丹藥,我現在已經是武師了,增氣散跟提氣丹已經沒有什麼效果了。”林瀟也怕苑青在問下去,在問下去林瀟就真的不知道怎麼回答了。

還是先把話題給轉移吧,還好林瀟這個問題提得好。不然被苑青這隻老狐狸發現林瀟在轉移話題,林瀟肯定又會被苑青調侃一番。

“確實現在增氣散跟提氣丹已經對你沒什麼效果了,不過能夠提升修煉速度的三品丹藥確實是沒有。而三品以上的丹藥還不是現在的你能夠承受的,所以你還是正規正劇的修煉吧。”聽到苑青說沒有能夠提升修煉速度的三品丹藥,林瀟滿懷期待一下子就焉了。

看來只有慢慢的修煉了,不過林瀟現在還只有二重武師的實力。要想突破到武王還不知道要到什麼,還是先提升一下術士的實力吧。

六重術者的實力已經跟不上潮流了,作爲一個靈術雙修的人。武士跟術士的實力不想相差太多,不然那樣就打不到一個協調了。

在武士的修煉上林瀟有奇異果這個作弊器,而術士方面就只有慢慢的提升了。這段時間自己是藉助奇異果才能夠這麼快突破到武師的,可是術士還是停留在術者。

這段時間林瀟一直在忙着修煉武技,所以根本就沒有花時間去修煉丹藥。林瀟早就感覺到自己要突破了,恐怕這一次又將會是一次大突破。       長久的操作已經讓林瀟的靈魂達到了一定的強度,術士的突破主要還是取決於靈魂。林瀟現在是靈魂足夠強大了,而突然跟不上。

這種情況要想突破非常的容易,所以林瀟也不急。“那師傅有沒有別的什麼三品丹藥,我得提升一下術士的實力。”

“別的三品丹藥當然有,而且我這裏正好有一種是你需要的。”從苑青的戒指裏面飛出了一個藥方,林瀟很好奇這是一種什麼丹藥。

苑青說是自己需要的,可是林瀟現在只需要能夠加快修煉速度的丹藥。苑青之前說過沒有所以肯定不是這種丹藥了,林瀟接過藥方看了看。         “聚靈丹,三品高級丹藥,能夠讓瞬間讓武師提升一重到二重的實力,丹藥並沒有任何的風險。每個人只能夠半年服用一次,如果半年內連着服用兩次。第二次不僅不會有任何的效果,而且還會給下一次突破帶來困難。”

當林瀟看到聚靈丹的作用時那叫一個高興,特別是林瀟看到沒有任何風險的時候。如果說真的沒有任何風險,那豈不是意味着林瀟可以靠這個丹藥瞬間提升到九重武師。

可是沒有風險的丹藥是不可能沒有限制的,不然的話那這種丹藥就可以直接把武師給帶過去了。而且也不會只是三品丹藥了,不過即使是這樣這顆丹藥也是屬於非常牛逼的那種。

能夠瞬間提升一重武師的實力,有些人半年還不能夠提升一重武師呢。所以說在天龍大陸丹藥永遠是一個不公平的東西,這也是有錢人跟沒錢人的差距。

不過這可是三品高級丹藥,林瀟現在的實力可還只有六重術者。讓一個六重術者來煉製三品高級丹藥,是不是有點勉強了。想了想林瀟還是看了看需要的材料,反正就算煉製失敗了也不過只是毀壞一副材料而已。         這也只是三品丹藥而已,所需要的材料也不是怎麼珍貴的材料。所以林瀟並不在乎,可是現在關鍵的是。就算這些只是一般的材料,一般的拍賣場都應該有。

可是問題來了,這裏是獵人學院哪裏來的拍賣場。讓林瀟現在回血淵之都去買那是不可能的,上次能夠在王有德的手中跑出來。下一次林瀟就不能夠保證了,林瀟再回去那就是羊入虎口。

在沒有可以跟王有德抗衡的實力之前林瀟是不可能回去的,林瀟還是打算先到學院去看看有沒有提供材料的地方。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