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尹霜和葉川的關係使得他們原本認為自己在天武宗以後是混不下去了。

可是一切都是反過來了,葉川他們最終沒有留在天武宗,而他們卻在天武宗混的非常的不錯,原本不應該是這樣的。

這個就是柳劍鋒現在非常奇怪的一個原因,到底是為什麼?肖凌峰為何會如此的痛恨葉川?

夏金玉沉聲道:「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據我現在對肖凌峰的判斷,我覺得應該是葉川忤逆了他的意志吧!」

柳劍鋒還是有些不太理解的問道:「忤逆了他的意志?師尊,這個從何說起啊?」

夏金玉的表情有些奇怪,他輕輕的捋了捋自己的鬍鬚道:「葉川可是百宗盛宴的冠軍啊,而且這個冠軍還是在天武城得到的,現在的葉川卻已經是脫離了天武宗,如果你是宗主的話,你會怎麼想?」

柳劍鋒微眯著眼睛道:「現在我好像有些明白了,這葉川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不留在天武宗啊?要知道如果他留在天武宗的話,以他的天賦絕對是可以得到很好的資源的。」

柳劍鋒最為不理解的地方也就是在這個地方,他不知道為什麼葉川會好好的放棄這麼一個機會,離開了天武宗。

「人各有志,豈是我們可以強求的?不過肖凌峰肯定是懷恨在心,而且你有沒有發現尹霜城主最近不露面了?肖凌峰又娶了其他人,這些信息透入出來的東西你有沒有看得出來?」夏金玉看著柳劍鋒問道。

柳劍鋒點點頭道:「這件事情我也是聽說了,現在整個宗門相當的混亂,原本一些跟著尹霜的人,現在好像也都銷聲匿跡了。說句實話,現在的宗門的有些讓人看不太懂了,和蘇宗主在的時候完全是兩回事啊!」

夏金玉呵呵一笑道:「誰是誰非不是你我可以說了算的,劍鋒啊,明哲保身吧。現在這個情況還不知道要持續多久,但是對於天河宗,我的意思就是先和天河宗的高層談一談。」

柳劍鋒沉聲道:「這個我認為不妥,師尊,如果真的是和天河宗的人談一談,肯定消息就走漏了。到時候一旦傳入肖凌峰的耳中,以後我們還怎麼在天武宗立足呢?」

柳劍鋒說的意思也是非常的正確的,要是現在就這麼做的話,那到時候可就不太好弄了。

肖凌峰一旦知道了這件事情,對於他們是一個非常大的影響,甚至他會認為自己的師尊和自己對他已經是不忠心了。

夏金玉沉悶的嘆了一口氣道:「其實一開始我也是這麼想的,但是現在沒有任何的辦法,我們現在能夠做的就是盡量的將這個消息壓縮至最少的人知道。其實我也想過了,要是真的到時候出了什麼問題的話,天下之大,難不成還真的沒有你我師徒二人的容身之處么?」

夏金玉鐵了心的不想滅了天河宗也是有原因的,這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誰知道接下來到底是要發生什麼呢?

反正對於夏金玉來說,他覺得最大的潛在威脅其實還是葉川,為什麼?因為他看好葉川。

當然這件事情他一直都是沒有在柳劍鋒的面前提過,因為他害怕傷害了柳劍鋒的自尊心。

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柳劍鋒竟然主動的說出來了。

柳劍鋒沉聲道:「天下之大,自然有我們的容身之處,其實師尊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其實我最為擔心的就是葉川,以葉川目前的發展勢頭,他未必就比我差,如果當真是能夠有武尊境的強者撐腰的話,那肖凌峰恐怕日子也不好受啊!」

夏金玉看了看柳劍鋒問道:「劍鋒啊?你對葉川到底是怎麼個評價呢?」

「師尊為何好好的問起葉川呢?」柳劍鋒倒是露出了一絲笑容道:「其實我對葉川的評價還是比較的高的。他是見過的同齡人中最強的一個……」

「最強的一個?」夏金玉有些納悶的問道,顯然他覺得這個評價相當的高了。

柳劍鋒道:「曾經的我一度認為自己是天武宗所有年輕一輩中最強的。可是後來葉川顛覆了我的觀點,甚至有些時候我都感覺,我和他不是在同一個層次上的。」

「哈哈哈,劍鋒啊,你對自己也太沒有自信了吧?雖然我相信這個葉川的實力的確是非常的不錯,但是應該也沒有說的那麼誇張,如果現在葉川在出現的話,你覺得會是怎麼樣一番景象呢?你有信心戰勝他么?」夏金玉笑著道。

柳劍鋒道:「對自己我永遠都是有信心的,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不過對陣葉川,我還真的是說不好,此人雖然實力看上去不怎麼樣,但是他越級挑戰的能力真的是讓人嘆為觀止啊!」

夏金玉看了看前面即將到來的天河宗山門,他也是笑著道:「這件事情等等再談吧,我們還是先去天河宗將正事給辦了吧!」

柳劍鋒看著天河宗的山門前面密密麻麻的人群,他也是嘆了口一氣道:「好了,現在對於我們來說只有一個目的了,那就是滅了天河宗!」

兩個人有些飄然而至的出現在了陸天行等人的跟前,彷彿一切都是沒有任何的預兆。

看著人家這麼懂事的樣子,即便是想要找茬也是沒有辦法的。

陸天行看著夏金玉和柳劍鋒,他上前作揖道:「不知道兩位是否是天武宗特使?」

夏金玉看了一眼陸天行,那種強勢的樣子已經是證明了這一點,他沉聲道:「本座夏金玉,天武宗副宗主!這位是我的徒弟柳劍鋒,未來的天武南宗宗主!」

夏金玉的這一番解釋倒是非常的到位,柳劍鋒現在乃是天武宗的真傳弟子,但是這個稱呼似乎不夠響亮,夏金玉直接說了一句他是未來天武南宗的宗主,這個分量可就是不輕了。

陸天行身後一眾人等齊聲高呼道:「恭迎夏宗主!」

夏金玉冷然道:「你就是天河宗的宗主?」

陸天行沉聲道:「陸天行,天河宗宗主,恭請兩位特使移駕宗主府!」

夏金玉看也不看一眼陸天行,拂袖而前,柳劍鋒緊隨其後。

陸天行和臧天朔等人對望了一眼,他沉聲道:「我和臧天朔進去,其他人等現在該幹什麼就去幹什麼!」


眾人一應而是,轟然散開!

前面有人帶路,夏金玉等人走的速度自然也是非常的快。

身後的臧天朔看了一眼陸天行,又看了看遠去的夏金玉,他沉聲道:「來者不善啊!」

「恩,我也感覺出來了,當然也有一種可能性,就是夏宗主他們看不上我們這小小的宗門!」陸天行沉聲道。

顯然這兩種情況都是存在的,只不過這兩種情況看上去都是令人非常的無奈的。

現在對於陸天行來說他根本不在乎到底是怎麼回事?即便是真的是來找茬的,難不成還真的會滅宗不成?

在陸天行看來,天武宗絕對不可能幹出這種喪心病狂的事情出來的。

反正他是這麼想的,至於到底是不是這樣的,這個可就不得而知了。

臧天朔道:「宗主大人,我跟你一起進去是不是不太好啊?」

陸天行道:「這個沒有什麼好說的,他們兩個人,我一個人總感覺有些不妥,至少我們的的人數絕對不能夠比特使少吧?至於到時候應該怎麼樣就怎麼樣了吧!」

陸天行的內心也有著一絲不太好的感覺,從夏金玉的態度上,他是可以看得出來的。

進入宗主府之後,幾個人臉上的表情不一,陸天行始終帶著一絲微笑,而夏金玉則是一臉冷然,從開始到現在都沒有變過。

天河宗此刻已經是炸開了鍋,他們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其實他們也不知道這一次的十大宗門交流大賽的特使竟然是天武宗的副宗主。

這種高規則他們是沒有見識過的,雖然沒有見識過,但是他們還是議論紛紛。

很多人都是樂觀的認為,現在的他們已經是徹底的得到了天武宗的認同。

就連一次普通的十大宗門交流大賽,也已經是達到了這樣的高度。

宗主府內!

夏金玉沉聲道:「陸宗主,不知道現在有沒有葉川的消息?」

夏金玉也是直截了當,現在對於他來說,他首先需要問明白的就是葉川。


陸天行一聽到這個話,他也知道現在不是藏著掖著的時候了。

他沉聲道:「葉川已經前去東都城發展,估摸著這一陣就要回來了吧!」

其實陸天行根本不知道葉川現在到底在什麼地方,據說是在東都城,但是具體的在東都城到底混的怎麼樣?現在還沒有什麼發展?

這個都是他根本不知道的,雖然不知道,但是現在他們天河宗唯一能夠拿得出手的也就是葉川了,越是說的天馬行空,他們的危險性應該就是越小的!

「葉川要回來?」柳劍鋒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也是有些興奮。


夏金玉沉聲道:「陸宗主,這位是?」

「臧天朔,天河宗副宗主!」陸天行在一旁介紹道。

夏金玉看了看臧天朔,他沉聲道:「我現在要和陸宗主說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陸天行看了看臧天朔,又看了看夏金玉道:「夏宗主儘管直言,老臧不用避諱的!」

「哦?」夏金玉疑惑了一下,不過顯然他看到了陸天行堅定的信心,他也是點點頭道:「既然你這麼說了,那我也就直截了當的跟你說一下吧。這一次來,我是受命於肖凌峰肖宗主!」

「宗主大人?」陸天行對於肖凌峰還是有著一些忌憚的,畢竟人家可是整個天武宗的掌權人,而且其實力也是非常的厲害的。

「不錯,正是宗主大人!陸宗主,我不知道你們天河宗到底有什麼地方得罪了宗主大人,這一次宗主大人給我的指示只有一個,那就是不希望在看到一個叫做天河宗的宗門!」

夏金玉的臉色一沉,陸天行和臧天朔兩個人瞬間戒備的看著夏金玉和柳劍鋒。

柳劍鋒微微一笑道:「陸宗主何必緊張?如若我們想要動手的話,你認為你現在還是我們的對手么?」

陸天行一愣,隨即也是笑了笑道:「的確是,如若兩位要動手的話,我們的確不是你們的對手。但是……但是我們絕對不會束手就擒!」

陸天行原本的笑容已經是變得微微有些冷,現在對於陸天行來說,他知道夏金玉既然把這個話說出來了,顯然就是他這一次來的目的了。

臧天朔在一旁感覺有些奇怪,雖然此刻他的內心是非常的混亂,畢竟一位天武境十重巔峰的高手和一位天武境九重巔峰的高手在此。

但是他們既然有著十足的把握,為什麼又會告訴自己這件事情呢?

「不知道兩位大人到底是什麼意思?」陸天行穩定了心神之後,他的腦海之中也是快速的盤旋著。

現在的他不知道下一步應該怎麼辦?夏金玉顯然現在還是沒有動手的意思,但是現在沒有動手的意思不代表他就沒有動手的意思。

夏金玉哈哈一笑道:「其實我也不想這麼做,所以我來問問陸宗主,怎麼樣才能夠做到更好?」

陸天行看了看夏金玉道:「夏宗主,我不明白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柳劍鋒沉聲道:「現在還不明白什麼意思?我們的意思就是既然我告訴你們了,那就是希望你能夠在天河宗挑選一些好的苗子離開這邊,不過這天河宗我們肯定是要動手的!」

「天河宗你要動手?你可知道這天河宗上上下下有幾萬人!」陸天行有些吃驚的看著夏金玉。

「死傷在所難免!」夏金玉也是嘆了一口氣道:「否則你覺得我們會有辦法向宗主大人交代?」

夏金玉說的話也是非常的誠懇,顯然如果真的是都放了的話,那還真的是沒有辦法向別人交代。

這一次肖凌峰主要的意思就是將天河宗剷除,不過他卻沒有規定到底是以什麼樣的方式剷除。

但是死傷一些人是在所難免的,全部殺了?這個夏金玉做不到,柳劍鋒也做不到。

畢竟他們只是兩個人,其實夏金玉真的不知道肖凌峰的意思么?顯然並不是這樣的,夏金玉他自然知道肖凌峰的意思。

就是將和葉川關係比較親密的一幫人給滅了就行了,至於天河宗到時候山門都不在了,其他人還不是灰溜溜的就走了?

現在夏金玉為什麼和陸天行溝通,他其實就是一個中庸的原則,他既不想得罪肖凌峰,也不想得罪未知的葉川。

或許這兩幫人他都是得罪不起的,到時候就看這兩幫人自己用力了,反正他是沒有辦法在說什麼了。

正是因為這樣,對於夏金玉來說現在才非常的困難。

假戲真做,那必須要付出代價的,否則一旦傳入了肖凌峰的耳中,到時候恐怕真的是非常的難辦的。

「死傷在所難免?」陸天行的臉色沉了下去,但是他這個是做給夏金玉看的。

雖然還不知道為什麼夏金玉要幫助自己,不過人家現在的確是在幫助自己,這個情誼不能夠不領。

臧天朔沉聲道:「兩位,這個命令是肖宗主所發?可是我們與他素未謀面……」

陸天行嘆了一口氣道:「或許這一切都是因為葉川吧,你可知道葉川乃是天武宗百宗盛宴的冠軍,卻脫離了天武宗。作為大氣量的宗主或許沒有什麼,但是氣量小的宗主絕對是會懷恨在心的!」

臧天朔聽完之後也是道:「原來如此,這樣就可以理解了。可是現在要讓天河宗突然消失,這是不是有些太過突然了?」

他們兩個也真的是一點點的心理準備都沒有,沒有想到竟然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是福不是禍,既然已經發生了,現在就想著怎麼去解決吧!」陸天行沉聲道。

其實他是最為心痛的,要知道天河宗這幾年發展的勢頭極為迅猛,誰希望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宗門被毀滅呢?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