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兩人爭執的時候,車隊已然來到近前。果然清一色的越野摩托正徐徐而來,沒有規則可言,但是卻並不紛亂。經過改裝的前大燈亮瞎人眼,車隊所到之處猶如晴天一般。

方正和蛇仔亮立馬伸手擋在眼前。方正氣急之下一扭鑰匙,打開車燈,可是桑塔納的大燈和這些越野摩托的車燈相比卻只能是敗下陣來。根本看不清來人的樣子,足足有二十量之多。只聽到嘈雜的發動機轟鳴聲。

但他這個無意的舉動,卻引來了衆多越野摩托的圍攻。而這些車手挑釁最直接的表示就是圍着桑塔納團團打轉。

一圈一圈,夾雜着近乎瘋狂的怒吼!

哦哦!吼吼!

“來啊,小子,跟我們比試啊!”

“怕了吧!”

“… …”

不時的有幾聲更爲直接的挑釁的話從中間傳來。

見此情形,蛇仔亮整個人都僵住了,方正甚至不知道他是被這幫人氣到了,還是被自己這無意的舉動給氣蒙了!

方正想也沒想,只能將蛇仔亮拉倒副駕,自己再次鑽尖駕駛室,一踩油門,頓時,桑塔納那標誌性的轟鳴立刻響起!

讓人沒想到的是,他這來一下,倒是讓那銀河戰艦的人愣住了,紛紛停了下來。因爲他們沒有想到一輛這麼垃圾的桑塔納竟然能發出這麼逆天的轟鳴來。

面對一雙雙略帶玩味的眼神,方正心中的怒火被激起。

幾番撥弄下來,桑塔納發出怒吼。方正隨即雙腳同時動作,車子在大家不留神的情況下,照着前方的空隙就衝了出去。蛇仔亮還沒做好準備就被來了一個大後倒,接着被座椅反彈,差點撞上擋風玻璃。

“馬的,想死啊!”蛇仔亮怒道。

方正無暇顧及,眼看着那一輛輛回過神來的摩托已經追了上來,而且步步緊逼,半會的功夫已經將桑塔納再次圍了起來。

“靠,真是陰魂不散!”方正鬱悶的拍打着方向盤,可是面對這不下二十輛越野摩托,他又無能爲力。現在蛇仔亮也不說什麼了,因爲爲時已晚,剛剛如果早點下車好言相對的話,興許已經沒事了。

這些車手一個個都是小年輕,男女都有,平時就不是什麼省油的燈,方正這一下就激起了大傢伙的興致,而且觸及了他們的逆鱗。這次想要逃脫,恐怕難上加難了!

看着圍着打轉的摩托,蛇仔亮眼睛犯暈,只能是閉目祈禱着。

方正無奈之下,只能將車窗緊閉,防止這嗆人的灰塵侵入,但還是阻擋不了這一個個挑釁的車手們,更有甚者竟然衝着桑塔納飛奔而來,最後在方正的心提到嗓子眼的時候,車手突然一發力,竟然直接一躍而起,划着車頂堪堪飛了過去。

這動作就在一眨眼間,毫無停滯可言。

太厲害了!方正都不禁驚呼!可是看到蛇仔亮這傢伙竟然能閉目養神,瞬間來氣,直接將他推醒,怒道。“這都大難臨頭了,你還有心思睡覺?”

“那我有什麼辦法,我車技不行,再說這桑塔納和他們專業的越野摩托根本不是一個檔次,再說,人家人多勢衆,你又能拿他們怎麼辦。要不是你忍不住氣,也不會有這麼一出!”外面的發動機轟鳴聲很大,以至於兩人的對話很費勁。說了這麼多,蛇仔亮都有些氣急,“你看着辦!”說完一擺手接着閉目養神。


“靠,真不夠義氣!”方正鬱悶的不行,自己有有什麼辦法,難道非得下車和他們裝孫子?他可做不來!

就在他心下焦慮不安的時候,突然發現世界差不多瞬間安靜下來了,這才一擡頭,纔看着車子周圍已經趴着了不少車手,有得已經在拍車窗!“下來,快開開!”

總共開始了,方正心下一急,準備陡然加速,但是面對車前不少的車手和摩托,他猶豫了。

就在此時,零點酒吧的音箱也停止了。這裏本來離酒吧不遠,加上已經開出來不遠的距離,雖然不是往酒吧開,卻能看到酒吧門口的情形。

只見酒吧門口幾盞大的太陽的嘭地一聲亮了,門前百十平方的場地猶如白天一般。

酒吧的玩客們已經悉數來到門前,猶如列隊歡迎的隊伍一般,正翹首以待的注視着這邊的一舉一動!銀河戰艦的車手們可是這家酒吧的常客,所以認識的人不少。

聽着外面的響動就知道他們來了,更有人看着他們在和一兩桑塔納鬥法,這纔有了所有人出來觀戰這一出。

“這是要鬧哪樣啊!”方正鬱悶的不行,乾脆拔鑰匙熄火,最後愛咋咋地!

而酒吧客們的圍觀更是激起了車手們骨子裏的傲性,一時間攻勢加劇,有的人已經開始踹門了。

“給老子出來,別當縮頭烏龜!”

方正索性堵住耳朵,心道就是你們喊破天了也不出去!力氣大的沒地使就使勁踹吧,反正這車不是自己的,踹壞了請刑警隊派車來拉走就是。 方正打算死磕到底,心想等着這幫車手們玩膩了就該一鬨而散了。可誰成想,他還沒堅持兩分鐘,就被外面發生的變故氣得不行。

石國平這惟恐天下不亂的傢伙走了過來。由於和車隊的人很熟,所以來的很輕鬆,還和大家打招呼,並詢問他們在做什麼之類的。

車手們依言回答,石國平笑說着就湊到桑塔納邊上,朝着裏面打量起來。


由於摩托車燈光聚集在桑塔納上,所以車內的情況簡直就是一覽無遺,方正躲也沒法躲,只能鬱悶的怒視着俯身的石國平。

“喲,這不是大名鼎鼎的龍虎幫老大方正麼!”不知道石國平是故意的還是有意的,這廝竟然扯着嗓子驚呼起來。

方正聽了恨得直咬牙。但是轉念一想,這或許是好事,只要這幫車手看過網上的消息,一定有所忌憚,那樣還真就可以脫身了。

只是他萬萬沒想到,這幫車手非但沒有顧慮,反而起鬨似的吼了起來。

“龍虎是吧,是龍給我們潛着,是虎給趴着!”

歡呼聲此起彼伏,沒有絲毫的懼色。反而是被石國平的這一番驚呼給刺激的挑起了心中的那一絲躁動。

“膽小鬼,原來就是龍蛇幫啊!”

石國平投來鄙夷的目光,依舊振臂高呼,那幫車手們一個個隨即應喝着,外面喊聲震天,車內方正鬱悶的夠嗆,蛇仔亮竟然還無動於衷!

“喂,醒醒,你真的睡的着啊,還不想辦法!”方正推搡着蛇仔亮。

“那有什麼辦法。”蛇仔亮翻了一個身,接着養神。“辦法有兩個,第一棄車逃跑,第二派人出去談判!”

“有沒有第三個選擇!”

“沒有,勸你還是選第二個,第一個行不通,兩條腿根本跑不過兩隻輪子的摩托。”蛇仔亮說完,不再說話。這意思就是讓方正出去談判了。

方正心下別提多來氣,好歹兩人是一路的,現在有問題了就直讓他一個人來抗,這什麼世道麼?

外面的呼聲未減反增,方正心下的波瀾再次蕩起,看樣子只能拼了!

眼看着石國平指着車內吹鼻子瞪眼的罵個不停,他的這副嘴臉在方正看來,比那潑婦罵街還招人煩!

那禿頭頂上還泛着光,不知道的還以爲是得道成仙的和尚。實際上就一幸災樂禍,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痛苦之上的禿驢。可惡的禿驢!

“還不出去?”方正心下天人交戰,不可收拾,蛇仔亮竟然在一邊不腰疼的說風涼話。“再不出去這覺就沒法睡了!還讓不讓人活了!”

“靠,你能啊!”方正一拍方向盤,打開車門衝了出去。

“別吵了,吵什麼吵,一個個閒的?”方正一把衝上發動機蓋,指着這幫車手大呼起來,以此發泄心中的不滿。

所有人只是暫時一驚,現場陷入短暫的死寂。隨即再次喧鬧起來,一個個嘰嘰喳喳的吵得要死,有得要方正賠禮道歉的,有得要和方正比試的,還有的要他滾着回去的!

總之就是要看方正的笑話。


石國平更是在一邊起鬨,將車手們的情緒調動起來,一起對方正發動圍攻!

車手中始終有兩位‘無動於衷’的。

在大家激情四射的吶喊的時候,她們分靠在在一輛紅色和一輛黑白相間的摩托上。兩人在交談着什麼,不時的朝這邊投來目光,還指指點點的。

“月路飛,這就是那個龍虎幫的方正,穿的玄乎得很,不知道實力怎樣!”雷火兒穿着依舊火爆,說話的時候,眼中冒出一縷欣羨的目光。


“這有什麼,不就是炒作麼,只要你想,我也可以把雷大美女炒作成雷炸美女,信不?”月路飛長髮束在後邊,一身黑色緊身皮衣庫,表情嚴峻,看得出一貫的不苟言笑。

“纔不要呢,我又不是什麼美女,充其量就是身材好點,哪裏想你,又有內涵,又有修養,還讓人捉摸不透!”雷火兒忿忿道。

“找打啊你,是不是被K的不過癮?”月路飛擡起手,做出PK的架勢,衝着雷火兒揮了揮。

這時方正卻突然做出了驚人的的舉動,趁着石國平一個勁的大肆叫囂的空檔,他一個箭步從車上躍下,石國平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方正拿槍頂着腰部。“別吵吵,再說一句,老子崩了你!”

所有人都沒看出來是怎麼一回事,都是盯着方正蛇石國平看去。

“操,有本事你開槍啊,老子怕死就不出來混了!”石國平不懼反怒,指着車手們笑說道。“大家給我做個見證,看着初出茅的小子敢不敢朝我開槍!”

“少特麼的羅嗦,你怎麼比唐僧還煩人呢?”方正手上一緊,頂在石國平腰間的槍口往裏靠近一步,直抵皮肉。

即便是如此,石國平的話已經在人羣中引發了不小的騷動。

畢竟大家都是玩車的不假,但是動不動就動槍還是鮮見。不少人已經有了退意,正在尋思着怎麼收場,這要是一不留神響槍了,可是要流血出人命的。

也就是在這時候,酒吧的安保人員衝了過來,一個個手裏都拿着鋼棍或者大***之類的硬傢伙。一上來就將方正和石國平團團圍住。

“把老大放了,饒你一命。”其中一名打手喝道。

方正看清楚此人就是他們當中有異樣的那位。說話的時候還對着方正使眼色。其他人也是揮舞着手中的武器叫囂着,看樣子方正膽敢有什麼出格舉動,一定亂刀砍倒。

自己的小弟來了,石國平底氣有足了,還假惺惺的對着大夥擺手,“沒事,你們退後,他不會開槍的!”

這幫真正的打手已出現,銀河戰艦的車手們一骨碌讓到了一邊,誰也不想被這幫派的紛爭給禍及。但是他們沒有離開,而是遠遠的在一邊觀看着這一場現場直播,不時的輕聲議論着。

“誒,你說這小子能堅持到最後麼?”

“我看夠嗆,頂多就是三分鐘先生,激情一時,要不了多久就焉了。”

“贊成,石國平是誰啊,他看得場子至今沒有出現過任何問題。”

衆人不停議論着,但是卻被雷火兒喝退,她倒是饒有興致的指着方正問一邊一直沒說話的月路飛。“喂,月路飛,要不要不這麼冷酷啊,說句話。我敢保證,這傢伙肯定要憑藉這一仗打出威風,一戰成名,替他的龍虎幫樹立在江洲的地位,信不?”

“你愛信不信,他愛死不死,與我無關!”月路飛依舊冷淡出奇,說着跨上車戴上頭盔,隨即一招手,“咱們走,別在這摻和。”

車隊大部分是女孩子,也有不少男生,但是月路飛的這個決定倒是引來了大家的一致抗議。其中要數雷火兒呼聲最大。他們很想見證一下接下來可能發生的奇蹟逆襲。

無奈之下,月路飛只能將車停在一邊遠遠的看着這一幫兄弟姐妹。

蛇仔亮被外面的情況嚇到了。一下子出現這麼多人,而且一個個手裏都拎着武器,不由得讓他心裏一咯噔,這要是除了問題,就不是難以交差這麼簡單了。他會後悔的。

於是他一咬牙,開門下車,準備進行協調。哪知一下車,就被石國平的小弟們拿刀控制在了一邊。

方正被這一幕嚇得很無語,心道你不是在裏面好好的睡覺麼,閒的沒事出來逞能幹嘛。現在好了,要死死一對了!哥們不怕黃泉路上寂寞啊!用不着你陪。


“小子,你不是有兩把刷子麼,還敢威脅我,”石國平硬聲道,“現在給你機會,十秒內開槍殺了我,我保證讓小弟們不找你報仇,怎樣?”

“鬼才信你!”方正喝道,但是不禁看到一邊被控制的蛇仔亮,他的心軟了,加上那個小弟還在焦急的使眼色。

最後方正不得不選擇妥協。舉起了手槍,將**退出,在石國平面前晃了晃,“大哥,開個玩笑,別介意啊!”

“很好!”石國平一拍手,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那些小弟們一下子涌了上來。“往死裏揍,讓你裝大,敢嚇唬老大!”

接着就是一陣拳打腳踢,外加棍棒相加。方正雙手抱頭,蜷縮在桑塔納保險槓附近。“別打臉,哥們還靠這個吃飯呢!”

哪知他不說話還好,一說這話小弟們揍的更起勁!“最恨小白臉了,把他的資本給毀了!”

蛇仔亮不由得捂住臉,根本不敢多看。他本想着方正應該有些手段,卻不想只能裝逼。沒兩把刷子裝什麼逼啊,裝逼遭雷劈這道理都不懂?

空氣中本就有着躁動不安的因子,加上方正有一陣沒一陣的哭嚎,整個場面真應該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隨着一聲一聲的哭嚎,觀衆們不時的配合着發出一聲聲驚呼。就像是看美國大片一樣,**迭起那般讓人激動不已。

毒打歷經三分鐘,還有要繼續的趨勢,這時石國平手臂一揮,大有揮斥方遒的意味。“好了,給亮哥一點面子,教訓下就夠了!”

衆人依舊不依不饒,最後還不忘多補幾拳。打過癮了,這才收手。

“老大,就不能便宜了這小子。”衆人虎視眈眈的看着方正,其中那位小弟更是恨得直咬牙。說話的時候還跑回來衝着方正的腹部來了幾腳。“釀的,讓你裝逼!”

方正頓時兩眼放花,有些頭暈目眩的了。“靠,還來啊,”

“歐文,算了,我們走!”石國平喝住了,歐文的才悻悻的收手,只是臨了還指着方正警告一番。只不過卻是一臉的苦色,外加些許歉意和擔憂。

方正怒視着他,緩緩的擡手摸了一下火辣的生疼的臉頰。感覺膩膩的,定睛一看,竟然是血。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