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囂張的影魔,也不敢跟他們單挑,再加上,天使也是新物種,他們淚眼汪汪,總感覺最近他們比較倒黴啊!嘆口氣,還是離這隻貓遠一點比較好。

他們淚眼汪汪,只能往比較安全的人類身邊躲,只是,唉,很快,他們悲劇的發現,剩下的那些人,雖然沒有那個貓那麼誇張,但也沒一個是他們能隨意欺負的好吧。淚眼汪汪。


畢竟,能成聖人的,誰沒被心魔玩過,現在完全是進入暴走,報仇狀態,那羣幻魔被玩的,簡直是慘不忍睹的好吧。一羣人真的是往死裏玩,心魔什麼的最討厭啦!

在一羣天使的輔助下,一羣聖人玩的更加開心啦,天使BUFF技能之一,治療術。他們的治療術,在這裏,完全就是殺傷性武器好吧。

看着玩的很開心的衆人,夭夭也是無奈了,她現在好想睡覺啊有沒有。想睡她就睡,只是一瞬間,別說聖人呆住啦,就算是那些幻魔,也傻掉啦。

某隻貓,你說你睡覺睡,就在她進入夢鄉的時候,整個貓就憑空飛來起來,隨後,整個世界就開始進入到某貓的夢境。

看着周圍變成熙熙攘攘的城市,一羣人表示,這是什麼鬼?很快,一羣人就看到,一羣凡人,逐漸多了顏色,一羣天使指着一個開車的男人說:“屍王。”

一羣人看着天使,天使用最簡潔的方式解釋:“把我們丟過來的男人。”一羣人點點點,之後,就是九世串場一樣的插屏,看着一羣人表示略亂。

畢竟,她責怪串場,完全沒有規律好吧,隨後,場景就越來越亂,更是古今亂穿插,甚至一些不屬於她的記憶,也在這裏亂躥。

女媧很誠懇的表示:“難怪這些幻魔都慫,她的記憶也太亂啦!”

反倒是一個天使,上來補刀一句:“額,只是感覺,哪裏不對,她不會是受到命運反噬了吧?”一羣聖人頓時感覺那裏不對,各自用法術開始觀察。

另一邊,將臣也叫來瑤池聖母,開始研究有些不太多的雕像,瑤池聖母感覺一下說:“不是,貌似那個丫頭被命運反噬了吧,要不要幫一把?”

將臣大叔一臉的點點點,也不知道要怎麼才能幫助這個丫頭的樣子,他試着把那些信仰往回還,可明顯,對面連接收的能力都不能。

看到這種情況,他額只能用之前的紋身,試圖跟某隻不靠譜的孩子試圖達到心靈的鏈接,看看能不能叫醒這個孩子。

只是叫他有些鬱悶的是,現在兩人居然處於完全斷聯的狀態,這下他也有些擔心啦,畢竟,這個丫頭不靠譜起來,也是很叫人擔心的。

至於睡覺中的夭夭,完全沒感覺到周圍的變化,只是當自家大叔的雕像開始震動的時候,她才發現,自己貌似出來什麼岔子。


現在就跟夢魘住一樣,精神很清醒,但就是無法跟身體溝通,更氣人的是,她能看到,自己把外界搞的很混亂,貌似出了什麼岔子。

看着完全沒反應的神像,瑤池照着將臣的腦袋就是一個爆慄,沒好氣的說:“把命運反噬四個字,用雕像傳過去。”

將臣表示,從善如流,很快夭夭就看到將臣大叔的提示,知道問題出現在哪裏,那就好處理啦,既然是命運之力嗎?何有求那個貨?

就在夭夭想到這裏的時候,夭夭的眼睛突然變成一黑一白,一瞬間,外面圍觀的所有人,都發現,他們眼前的畫面,居然一頓,全部變成一個帥氣的男人,隨後,眼前的那個畫面跟打碎的玻璃。


隨後,那些輪迴的畫面,也逐漸返回到夭夭的身體中,當然,一起被帶着返回的,還有一大波倒黴的,被當養料的幻魔。

一羣人看的有些傻眼,總感覺這隻貓越來越不靠譜啦。只是,當某隻貓跟詐屍一樣站起來,所有聖人都是本能的後退了一步。不爲別的,眼前這隻貓,意外的詭異啊!眼睛完全是灰色的,中間的豎眼是一黑一白。 整個莫夭夭的身上,冒着一股奇怪的氣息,甚至還有一絲天道的味道。關鍵是,這個氣息不是貓身上,貓鈴的味道。

只是,但凡是長眼睛的,都看的出來,現在這個貓,明顯是不正常狀態。更叫一羣聖人感覺比較坑的是,這個貓居然樂呵呵的在屍變,看着原本尖尖的小貓牙,變成殭屍牙,一羣人就剩下點點點啦。

更叫一羣人點點點的是,原本黑白的貓眼,變成萬花筒的樣子,隨後,一羣人傻傻的看着天地之間,有一股銀色的力量,反補進某貓的身體中。

夭夭這種狀態持續了很久,隨後才一點點的褪去不正常的狀態,衆人看着她歪着腦袋,疑惑的“喵?”一聲,頓時有種槽點滿滿的感覺。

貓鈴很爽快的給這隻傻貓麻煩回放,某喵嘴角抽搐,用前爪撓撓頭,表示不關我事,一羣人聖人先汗一個。某貓拿出自己的神像,碎碎念:“大叔,沒事了昂,不小心被命運給補刀啦,哈哈,哈哈。”

將臣很無奈的說:“沒事就好。”之前,他還是真的擔心這隻貓,畢竟,能把他們整個盤古族,玩的就剩下三個的傢伙,小貓要是不小心,真有肯能被坑死。

不過事實證明,其實,還是他家貓最坑啊,命運這是被二波幹掉啦?丫頭沒事就好,剩下的事情,那邊的強者應該就能處理了吧?

反倒是某貓,疑惑的問一句:“大叔,爲毛在這邊,我還會屍變啊?這邊沒殭屍咬我啊?貌似我的眼睛,還是變成彩色的哦。”

將臣無語半天,過來半天,神像弱弱的回來幾個字:“然後呢?”

夭夭淡定的回答:“沒然後啊親。現在還是完整的,正常的喵一隻。不吸血,正常吃魚乾的喵。”

將臣點點點,愣是發出四個字:“習慣就好。”夭夭這邊也是難得一串點,什麼叫習慣就好?不過想想,自從被大叔咬後,貌似不就是習慣就好?

夭夭嘆口氣,那就先這麼着吧,等出現什麼意外,再諮詢也是趕趟的。反倒是這邊的一羣聖人,更加感覺奇怪,並且是各種擔心。

沒辦法啊,他們這邊,沒出過那種變異殭屍啊!更古怪的是,這丫頭變異後,那氣勢是個什麼鬼?現在的夭夭,完全不管圍觀羣衆的想法,反倒是跟大叔溝通完,就開始跟貓鈴溝通起來。

貓鈴給的答案也是很簡單明瞭:你就當自己返祖啦。

夭夭點點點,什麼跟什麼啊?她不覺得自家貓娘,和自家老爹,有這種奇怪的天賦。另一邊,女媧也把自家的貓娘拎過來,打量了半天,女媧嫌棄的問:“你家小貓這不是返祖?還是這個傢伙是你們撿回來的?”

貓娘一臉的黑線,夭夭也看到一臉蒙圈的自家貓娘,指着貓娘問:“鈴鐺,你確定這是返祖?”

貓鈴在自家貓娘,和自家貓崽腦袋上轉啦轉,直接改說詞:“你丫是變異啦!”夭夭點點點,白素點點點,周圍的人跟是一臉的無語。

白素也指着自家娃,很認真的衝着女媧說:“這貨是九尾變異的結果,跟返祖什麼的,沒關係好吧,她現在嚴格的說,算不算這個界面的傢伙,都是兩說好不好。”

一羣聖人點點點,變異變異成這樣,這是作弊嗎?反倒是女媧疑惑的問:“丫頭,你身上的那股氣勢是什麼鬼?”

夭夭很疑惑,貓鈴則負責反饋:“丫能搶我口糧,你們跟她比。”一羣人再次無語。不過這話也沒毛病,人家都能吃世界之心,有些天道之力,很正常。

夭夭則摸着下巴說:“我還有大叔的神力呢。”

貓鈴補一刀:“所以,現在的她,都不算是這個界面的傢伙,而是進化到,更高界面的傢伙。只是,這個傢伙修爲限制,短時間,還是沒上傳的機會的。”

看着這個小世界已經被清理的超級乾淨,周圍別說一個幻魔,就算正常的自己人,也都躲到遠遠的,他們都感覺,這隻喵很危險的樣子。

只是,這次貓鈴並沒有把這個小世界融入到大世界中,反倒是整個小空間縮小,縮入到夭夭的其中一個尾巴中,她抓過自己的尾巴,一臉茫然的撓撓尾巴,很想問一句:“什麼鬼?”

貓鈴再次解釋:“這個界面被你玩的等級有些高,所以只能收入到你身體中。你可以把鈴鐺中的空間,重新融入到你尾巴中的空間中,哪裏也可以重新建設一下,看你心情啦。”

貓鈴再次說明:“現在你就當系統維護中,我把商城的物品更新一下,這樣你想修大樓都沒問題,有現成的。”

夭夭感覺很無奈,不過既然要維護,那大家就找個沒事的地方,乖乖趴窩唄。當然最終趴窩的地方,自然就是猴哥的頭髮裏。畢竟,猴哥變大一點,她變小一點,剛剛好。

猴哥表示很無奈,他的頭,就這麼像窩嗎?像嗎?算了就算像吧,反正這個貓在頭上頂着,日子會變的比較寫意纔對。

看着某貓打算趴窩,沒打算閃的表現,一羣人也就樂呵呵的表示休息,休息一會兒。等夭夭再次精精神神的準備去下一個界面,去樂呵呵的打劫。

本着晶石還是要咬的,別的不說,這樣能加速不少貓鈴的吸收速度,當然,她這邊咬,那邊就發現,晶石裏的力量,貌似有不少的竄到她身體裏啦。

她疑惑的問貓鈴:“不是,啥情況,我什麼時候開始節流啦?”

貓鈴淡定的表示,自從她回來後,就開始節流啦。既然是這樣,夭夭也就不管啦,反正她節流玩,也沒感覺自己哪裏不舒服,那就這麼愉快的混下去吧。

發現某隻貓持續趴窩中,懶懶的樣子,一羣人表示,比較喜聞樂見的樣子。畢竟,某貓偷懶的時候,大家即安全,又能收入滿滿。再次進入到一個新的界面,這裏的魔都長的奇奇怪怪的,頭上一到五個角不等。 莫夭夭看着眼前,八成像人的魔族,女媧很開心的介紹,這些傢伙叫角魔,夭夭對這羣人唯一的感覺就是:醜,出奇的醜!


看着某貓一臉的嫌棄,她果斷選擇直接去嚼水晶。所有的人都看到,某貓一臉嫌棄的樣子,一羣聖人則果斷判定,趕緊砸,某貓是嚴控的事實,叫他們感覺有些淡淡的憂傷。

沒辦法啊,誰也管不起啊!他把水晶給啃成斷,讓貓鈴吸收,可某貓,舔舔嘴,居然很不滿的說:“爲啥還沒大叔的血味道好?”一羣聖人點點點,倒是同樣聽到這話的大叔,很豪爽的開始發零食。

雖然沒見小傢伙真去吸什麼人的血,可貌似吸他血的毛病,也是他自己培養出來的。好在,等級在哪裏擺着,每次被吸的血也沒多少。

看到送過來的血瓶,夭夭豪爽的開始幹瓶,不過依舊是兩三口的樣子,她也就留着下次嘴饞再說。通過血液裏的神力,她發現,原來大叔的神力,完全是能當調節劑的,把她那種吃的有些消化不良的感覺,給順利調節到舒服的程度。

所以,沒一會,將臣那邊收到一個開心的念頭,並且表示,他的血,那就是最好的胃藥啊!他一臉的無奈,總感覺自己娃貌似越來越奇怪的樣子。不過,也好,總算還是被惦記着他呢。

隨後,夭夭表示,這裏的傢伙太醜啦,喝點血,壓壓驚。衆人點點點,將臣也點點點,總感覺自己跟零食劃了等號。不過,丫頭開心就好。

夭夭雖然屬於偷懶中,其他的聖人卻忙活起來,他們發現,這羣傢伙別的不說,就光頭上的角,那就是好東西,堪比龍角啊!一羣人表示,值得擁有。

更重要的是,這些角魔最厲害的,就是那些角,其他的部分,基本也沒啥用啦。所以,一羣人就開啓斬首行動,反正,能用的只有頭啊!

看着血流滿地的狀況,夭夭表示一臉嫌棄,等衆人打掃完這裏,他們發現,旁邊居然還有一個小世界,進入看來看,這個世界沒什麼特殊的東西,全部是各種礦石,草藥,像是完全被開發的,生命倉庫的感覺。

一羣聖人直接開分,只是有些紅紅的石頭,被夭夭當作禮物送給將臣那邊啦,因爲她感覺到,石頭上血氣很足啊!

別說,大叔就是講究,用一堆其他的礦石,把這波的紅石頭全部換了過去,裏面甚至有一些空間類的石頭,一羣聖人歡樂就把礦石兌換啦。


只是,當把這個空間全部搬空後,這個小世界居然就跟鏡子面一下,逐漸的坍塌掉。融合掉滿地血的空間後,他們重新返回,進入到下一個空間。

進入到這個空間,衆人看的有些蒙,除去顏色不太對外,這個新世界的畫風就是一個超級大森林的感覺,只是森林中,除去一些昆蟲,小動物都是比較少的,反倒是花花草草,那是滿世界的隨便找。

只是,這些花花草草都是黑不垃圾的樣子,至於能吃不能吃這個問題,那就是女媧研究的事情,不過看着某貓沒事往嘴裏送一株的樣子,女媧趕緊警告:“不要跟着那隻貓吃,她死不了,你們就不一定啦。”

衆仙無語,果然是隻不靠譜的貓啊!沒過多久,就看到某貓嘴裏的不明彩色液體,感覺還是信女媧比較靠譜。只是看着一邊吃,一邊尾巴變黑的某隻貓,不用解釋就知道,這隻貓的尾巴,是毒尾。

好吧,好吧,某貓是不值得信任的,等吃飽喝足,她開始旁若無人的往中間走,不知道是之前吃的草的緣故,還是,某貓現在一邊喝血,一邊吃草的行爲,總之,這裏的樹魔,都很自覺的讓路。

看着原本的森林,刷的讓出一條道,看着這麼慫的樹魔,一羣聖人有些不好下手的感覺,只是,看着某些躍躍欲試的樹,夭夭很淡定變成貓妖的樣子,手裏一甩馬家特質降魔棒,直接刷出一招,火神借法。

看着一瞬間燒起來的世界,一羣聖人齊齊一捂臉,他們很想同情的衝着樹魔說:“叫你們得瑟,這貓啥時候按常理玩過?”

燒完似乎某貓還不解氣,從身後掏出一本書,淡定的寫着:我所在的世界,打雷,把所有的植物,劈一邊,洗地。

寫完,她開心的擡頭看着天,一羣聖人也齊齊的擡頭看天,看着逐漸聚集的雷電,一羣聖人果斷閃,這個丫頭這是要玩死人的節奏啊!

很快雷劫降世,噼裏啪啦的就是一頓劈,夭夭則對着羣裏,很開心的說:“等下,但凡他們還剩下的草,全都給我收起來,這邊沒人要的話,我倒賣到別處去,那邊有要的哦。”

一羣聖人點點點,總感覺這羣傢伙死於貪婪的樣子,其實,完全是走到中間的時候,那顆最高的樹,故意的挑釁她,然後,然後就悲劇啦。

某貓表示,從來不慣着,走到哪裏,都是別人慣着她。所以,燒,劈,貌似雷擊木是很值錢的玩意兒,一羣樹,還敢跟她開玩笑,切。一羣殭屍,也沒人敢跟她開玩笑好吧。

一羣殭屍淚流滿面,跟這隻貓面前,就算他們是殭屍,也只能說一句:“沒屍權啊!”甚至,他們論輩份,都要叫前輩呢好不。

等雷劈完,一羣聖人開始撿木頭,之後自然是將臣大叔負責找陶弘景過來判斷一下,這些東西能用不。陶弘景很慷慨的表示:“有多少,我們這邊要多少,免費加工也是沒問題的。”

聖人們收東西還是很快的,東西兩邊算是對半分,當然只是大概是對半,畢竟,每個聖人隨便收一點,就多出不少的數目。讓陶弘景給他們加工一半,剩下是他們的。

陶弘景那邊自然是開心工作,反倒是將臣大叔,很好奇的問:“你那裏來的那麼多雷擊木?”

夭夭很是淡定的回答:“一羣樹,敢挑釁我,不能慣着。” 將臣一捂臉,自行腦補掉這羣倒黴的傢伙,女媧弱弱的問:“什麼情況,這些應該是魔樹纔對。”

將臣無奈的說:“不知道這些樹作了什麼,被小傢伙判定成挑釁,然後估計是給他們降下雷劫,之後就是採集的工作啦。”一羣圍觀的人,聽到這裏都是一個踉蹌,果然某個變異殭屍,那是從來不按照規矩來的。

將臣內心很是質疑,丫頭判定的挑釁,是不是有什麼誤會的感覺。看着神像上,難道一臉質疑表情,夭夭撓頭開始反思,是不是真出現什麼誤會的說。

這邊的聖人們,看着某貓一臉撓頭歪頭反思的樣子,也弱弱的想到一個可能,是不是,這貓真的誤會什麼啦?只是看着都燒乾淨的世界,這喵的,有什麼誤會也晚了吧?

貓鈴都放棄開導啦,就當某隻小貓,間接性腦抽就好,反正,毀掉就毀掉吧,反正他們也沒多大損失的說。這邊夭夭一邊聊天一邊啃水晶,當然這樣直接導致,某些殘渣,被神像吸收掉啦。

貓鈴表示,額,感覺這個貓越來越不靠譜的說。不過,本着無所謂的原則,兩邊的雕像都藉助着這些水晶碎片,全部再次升級,另一邊的將臣大叔,表示:這貓又做了什麼?

反倒是,因爲這邊頻頻出事故的原則,自然有僵族的人在哪裏守候着,看到這個情況,他們研究一下說:“這個雕像被融入世界之心碎片,你那個變異殭屍,到底在幹什麼?”

將臣大叔把問題反饋過去,夭夭淡定回答:“我們這邊清理入侵小世界,這個石頭有很多,我也能吃的說,大多數都給我的鈴鐺吃了。”將臣大叔很無語,總感覺那裏變的奇怪了呢。

還好,大叔的神經已經被這個不靠譜的女孩給**的,已經是什麼奇怪的事情都能接受,就算碰到這樣的事情,他也表示,淡定就好。

反倒是這個雕像,現在當法寶用都沒什麼問題啦,這個玩意兒用好了,能做出小世界也不是什麼難事兒。

女媧更是老實不客氣的表示,叫小丫頭快遞過來一些碎片,給她用唄。夭夭跟詢問一下貓鈴,貓鈴很不情願的,傳過去一大塊,誰叫小丫頭一臉的要磕它的樣子,只能小損失一些,保全自己。

收到這麼一大塊女媧表示,可以快樂的分享給大家,畢竟這一塊,對他們這個小世界,都是很美味的一塊大蛋糕,只是,這塊蛋糕還真沒人敢搶,畢竟倒黴這個屬性,不是什麼人都能抗的住的。

所以,他們也只能跟女媧商量着蹭的問題。倒是貓鈴,送過去的時候,就很體貼的給切塊了,方便販賣的說。夭夭很滿意,另一邊,女媧等人也很滿意。

當然,這些東西,還是被那邊的天道,蹭了一小部分,貓鈴的解釋是,你就當上交手續費唄。夭夭很無語,等大家吃飽,小世界被回收後,他們就準備去最後一個被發現的小世界。

可某貓爪子一指說:“那邊。”一羣聖人果斷行動,他們自從跟這隻貓混,就開始習慣各種意外,意外少了,那隻能表示,這個世界足夠窮。

走了沒多久,果然是發現一個類似傳送陣的玩意兒,一羣人繼續傳送,再次來到一片樹的地方,幾乎就他們之前小世界的翻版,同樣是翻版的,還有被劈壞的殘渣。

很顯然,她的命運之書表示,都是一個系統,那就一波溜帶走好啦!一羣聖人不用吩咐,麻利的收拾戰利品,夭夭更是把其中一部分,倒賣給陶弘景去再加工,她也想的開,等加工完,依舊是留下一半。

至於這邊,她有理由相信,這邊那些聖人,造個假什麼的,還是沒毛病的,就算真的弄不出來,剩下的東西,還是能送給陶弘景繼續加工的,至於爲啥不一波送,她需要跟那個傢伙多說嗎?

一羣聖人撿完寶物,陶弘景那邊第一波的加工完的物件,已經回來啦。一羣聖人開始比較開心的研究起來,很快,一羣人就證明了,果然東方盜版,那是必備技能啊喂。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