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外那些高手放棄,最起碼現在放棄,但不代表他黑暗之城的少城主放棄,所以朝身後一人打了個眼色。

那人很快就明白了什麼意思,於是趁嘯不注意,直接出手朝嘯攻去。

他聚魄六層的實力,嘯顯然會吃虧,不過好在他直接躲入了包裹洛神墓的光幕中,這才幸免於難。

這是誰都沒想到的,因為洛神墓畢竟沒有開啟,誰也沒想到嘯已經可以進入了。


嘯進入后惡狠狠的看著那黑暗之城的少城主,冷笑道:「別以為你你個小勢力的少主就厲害了,山外青山樓外樓,強中更有強中手,你們黑暗之城可以在冷月國作威作福,但在風靈洲卻什麼也不是!」

在臨進洛神墓深處時又留下一句話:「你給我記住了!路還長,別猖狂,指不定明日誰比誰輝煌!」

之後瀟洒而去,成了第一個大搖大擺的進入洛神墓之人。當然孫洛珊要除外。

好一句「路還長,別猖狂,指不定明日誰比誰輝煌!」這句話讓許多心懷志向之人都引起了共鳴。


這一刻人們才發現,那光幕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多了幾句詩,雖然很多人都急著進洛神墓,但還是有人念出聲來。

「三人爭鋒為何故,可憐望斷天涯路。

是非成敗轉頭空,莫忘天下眾蒼生。

我早已視你如命,此時我如何償命。」

「怎麼就這一首?不!不對,這是兩首,只不過很短罷了!」

..可惜無人再去深究了,不過有一個人的反應明顯不同,他就是夢天涯,現棲鳳樓樓主。

因為在嘯進入洛神墓那一刻他突然想起了孫洛珊交代過的一句話:『你要緊記!除了我之外,第一個進入洛神墓的人,肯定是幻兒無疑!』其實他在嘯吟唱出那天地合,乃敢與君絕時就已經想到了孫洛珊的另一句話:『幻兒現在應該叫嘯,而且那開啟洛神墓的玉簡也只有一人,能毫無壓力的說出其究竟,幻兒以前姓憶。』可當時那自稱叫楊紅超的男子出現后,他突然就消失了這一斷記憶,所以直到這一刻他才又全部重新想了起來。

雖然他發愣了一段時間,但很快就暗中安排了下去,很快他棲鳳樓本來除了幾位聚魄境的陪同左佑外,基本上沒有其它人進入落鳳山以及洛神墓,但在他暗中安排之後,竟然又出動了近百位,無一不是聚魄、凝魂境,這雖然讓得其餘勢力緊張,疑問,但也無人敢多說什麼,因為棲鳳樓有能力這樣。

不過這一刻人們也知道了棲鳳樓暗中發展的並不弱,本來棲鳳樓雖然不小,但總共也就數百人,但誰也沒有想到他會如此之強。

這也是夢天涯暗中發展的結果,再怎麼說,他守護這洛神墓六十多年了,其中肯定有不少資質不錯的人,雖然他不能收徒,也是那些人孫洛珊都看不上,也僅僅這左佑被孫洛珊誇獎過一句,這也是他一定要想辦法收下左佑為徒的原因,畢竟那麼多人,只有左佑被孫洛珊誇獎過一句罷了。

因為孫洛珊告訴過他,將來可以建立勢力,所以他暗中把那些人都培養了起來,之後那些人再培養一批,這才鑄就了現在的棲鳳樓。

是人都有野心嗎!他夢天涯雖然早就看透了世間的一切,但也有他自己的野心,所以才會那麼不遺餘力的培養勢力。

在嘯進入洛神墓后他就知道,那光幕已經維持不了多久了,他要儘快把洛神墓探測一番,因為洛神墓可以說已經開啟了,現在只是被他又布置了一些陣法,仍然維持運轉罷了。

就他在暗中不著聲色的開啟洛神墓,並且又布置出一些手段,就讓許多人對他刮目相看了。

畢竟在那麼多人面前來這樣的手段,其心機、能力,那可一樣也少不了。

想到這一點的所有人,都看向了夢天涯,因為他們所知的,嘯就是在棲鳳樓出現。

夢天涯卻冷著臉,一副無可奉告的樣子,不過心裡卻感嘆道:這忘情谷走出來的真是可怕。

不過也生出了疑問:他也知道小姐孫洛珊有了孩子,可也才十多歲啊!這是孫洛珊親口說過的,可這怎麼看也是十**歲的青年啊!否則他夢天涯也不會在嘯進入洛神墓后才認出來,而且深思了會才肯定下來。 這也怪不得他,因為當時孫洛珊急於尋找嘯天,畢竟得到嘯天的消息並不容易,所以忘了交代夢天涯,讓他所尋找的小公子現在看著,已經十七八歲了。

不過好在孫洛珊交代也夠詳細,夢天涯也不愧是活了百多年的老人精,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嘯雖然進入了洛神墓,但在洛神墓那入口處,那本來指使屬下偷襲嘯的黑暗之城少主,已經怒極。

本來他是打算把左佑所說的六塊玉簡強到手,可嘯卻直接先進入了洛神墓,讓他的所有想法都落空了。

他見嘯進去了,於是指揮一部分屬下去配合攻擊那包裹洛神墓的光幕,因為看嘯進去后,就有人也要進入,可卻被攔下,這也使得有人開始攻擊那光幕。

他本人,帶著剩餘的人去吧左佑給圍了起來,他要殺人滅口,就連嘯他也不能放過,因為嘯那句:『路還長,別猖狂,指不定明日誰比誰輝煌。』讓他感覺到了嘯的志氣之高。

「少主!難道就這樣輕易的放他們走了?」那黑暗之城少主胡歸身後一個同樣年齡不大的青年不甘的問道。

胡歸卻轉身給了他一個耳把子,怒吼道:「那你還想怎麼樣?難道還想出去后,讓黑暗之城同時與華清宮和棲鳳樓開戰不成?」

之後看著正在離去的一群人,用自己才能聽到的話說道:「姚雲,今日之辱,他日我定會十倍奉還!」

原來本先打算找左佑麻煩的胡歸,不但被突然到來的華清宮最傑出的弟子姚雲打擾,而且還被一個對他來說的驚天消息所震驚。


那本來是店小二的左佑,他也是知道的,畢竟黑暗之城的少主,肯定會來過棲鳳樓的,更何況黑暗之城又臨近鳳吾城,他更是棲鳳樓的常客,這左佑還服侍過他呢!可現在已經是棲鳳樓樓主,夢天涯的唯一弟子,這次雖然還在入微後期的左佑,卻被近十位聚魄境的青年保衛著。

再加上洛神墓被完全攻破,所以因為這一系列的原因,胡歸想直接把左佑扼殺的想法,只有不了了之了。

雖然不甘,但胡歸還是果斷的帶人進入了洛神墓,因為他可不想在洛神墓內再落後於人了。

在胡歸剛進入洛神墓,那洛神墓的入口處又來了四波人,他們分別是冷月皇室的宋宇、法華門的林立、暗淵的周旋、斬劍門的斬煥帶隊。

這四人分別是冷月皇室、法華門、暗淵、斬劍門,四方冷月國一流勢力,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因為他們都還不到二十歲,但都已經有聚魄境的修為了,而且加上一些手段,就算聚魄巔峰的修真者也奈何不了他們。

霸道總裁任性寵 :「呵呵……看來剛才胡歸兄吃憋了啊!這可真是讓人意想不到的事啊!」

暗淵的周旋卻冷哼道:「怎麼?斬兄難道有膽氣獨自面對姚雲兄?」暗淵因為與黑暗之城關係很好,所以不滿斬煥諷刺黑暗之城的胡歸。

不過這也是實話,在場之人的帶隊之人雖然同為各方勢力的領軍人,但都非常忌殆華清宮的姚雲的。

因為姚雲在幾年前在濟世堂成立和塵緣國升帝大典時被宮主千靈子帶去了,雖然因為其年齡大,沒在嘯的邀請在內,但當時所得的機緣可不是他們所能比的。

因為當時的幻,現在的嘯把他師弟和師妹,龍天泉和雲天霞邀請到了忘情谷,還有在濟世拍賣時得到了不少好處,所以愛屋及烏,他們不但得到了不少好處,而且還得到了器塵子的誇獎,被賜予了許多好東西,再加上他可是經歷了濟世堂時,嘯與魯子復的戰鬥,回來后再與人戰鬥,其戰力明顯就提高了不少。

這是其餘冷月國弟子所沒有的,也使得姚雲在這一代的弟子中獨佔熬頭,同時也是眾人忌殆他的原因,因為沒有人知道姚雲現在的底氣。

現在代表冷月皇室的宋宇也知道這些,而且看著即將動武的暗淵和斬劍門兩方勢力,無奈的嘆息了一聲,之後建議道:「我們還是先別爭了吧!我認為還是先進入洛神墓,才是重要的,別讓好處都被別人得了啊!」

其餘幾位帶隊的人都沉思了會,可能是認為宋宇說的不錯,都點頭認同起來,就準備一起進入洛神墓。

不過卻突然被一個聲音打斷了。

「我說你這人咋能這樣啊!咱再打下去就進入不了洛神墓啦!」

「哼!既然出手了,又怎能不分出勝負?我冷哲還從來沒碰到過,不分出勝負,就兩罷甘休的。」

「俺不就是偷看了你妹子一眼嗎?至於和俺這樣打個不停嗎!」

……

聽到這聲音,本來準備進洛神墓的人都停了下來,因為他們都想看看是誰惹了冷月國的不倒翁。

因為就算是他們都忌殆的姚雲,也不敢與那人正面衝突,同是年輕一代的領軍人,姚雲雖然讓人忌殆,但他冷哲卻讓人害怕。

冷月國年輕一代的第一人,絕對是這冷月商會的冷哲無疑;這可不但是他實力強橫,十八歲,聚魄三層,修為不高,但戰力,就算一般的虛元境都奈何不了他。

如果就這樣,冷月國的年輕一代第一人還輪不到他,因為現在的姚雲已經聚魄五層了,但就在於只要他看準的對手,不把你打敗,你就別想安穩。

誰都沒想到今天竟然有人與他證面起了衝突,而且看樣子對方還不比他冷哲弱,他們還從來沒聽說過冷月國有這樣的人,不過讓人感覺與冷哲打鬥那人,絕對是個鄉巴佬,說話都沒水平。

沒多大會,他們所要等的人就都到了,不過卻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冷月商會冷哲帶隊,還有一十一二歲的少女,這少女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將來絕對是禍國殃民的主,因為才十一二歲就讓人*澎湃了。

這可不是他們震驚的源頭,他們震驚的是這兩波人,除了那少女外,無一不是凝魂、聚魄境的,而且人數都在百餘人左右。

冷月商會能拿出這樣的魄力他們還可以理解,畢竟冷月商會向來神秘無比,雖然其從不干預冷月國的紛爭,但能讓皇室宋家畢恭畢敬,肯定有其不凡之處。

他們就算皇室宋家才派出了五六十位凝魂、聚魄二境的人手,冷月商會給他們的感覺就是,肯定要有大動作了,就連山脈外圍那些高手也這樣認為,而且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冷月商會在落鳳山的主事者,但卻什麼也沒發現。

冷月商會能拿出這樣的實力,他們都還能理解,但另一方卻無人認識,卻也能拿出這樣的實力,冷月國的很多人都第一時間想到:這絕不是冷月國的本土勢力。

不過很快就被否定了這種想法,因為棲鳳樓的樓主,夢天涯開口呵斥起來。

「趙海! 特級廚師 ,趕快給我辦正事去,如果耽誤了了正事,你就給我等著受罰吧!」聲音中明顯有些急切。

本來還和冷哲對峙的那青年聽到夢天涯大聲呵斥過來的話,趕緊給那冷月商會中的那十一二的少女行禮道:「這位小姐,俺趙海不懂規矩,請你不要介意。」

又對冷哲道歉道:「冷小子,咱回來再打,我家老祖馬上就要怪俺了。」態度非常誠懇。


話音剛落就直接帶著身後的人進入了洛神墓,這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

看著他們進去了,夢天涯明顯鬆了口氣,這剛好被一些細心之人看在了眼裡。

特別是那少女,臉都羞紅了,不過也只是跺了跺腳,氣呼呼的看著離去的那群人。

冷哲卻大笑起來,他終於碰到同道中人了,能屈能伸、毫無心機、為人洒脫、修為和戰力不凡、加上又有些狂傲,這正是做他對手的標準。

可除了少數的幾人外,許多人都心驚起來,因為他們已經明白,那群不弱於冷月商會的人,竟然出自剛剛成立的棲鳳樓,這一刻很多人都感覺,他們還是小看了棲鳳樓樓主,夢天涯的手段了。

冷哲可不管這些,別說是他們這些這一代的年輕才俊,就算是他們老祖親自前來,他也不會給面子的,在冷月商會面前,這冷月國的其餘任何勢力,都還不夠看。

所以冷哲安慰了一下他妹妹,也就是那十一二的少女,也不搭理上來打招呼的宋宇等人,直接帶人進入了洛神墓。

宋宇等人雖然氣極,但也無可奈何,誰讓人家是冷月商會的人呢?而且他本人的實力也不是他們可以比的。

再怎麼氣,也得進洛神墓啊!到現在為止,洛神墓已經進入很多人了,他們也都不再猶豫,趕快帶人就進去了。

畢竟傳言洛神墓內,有著讓一般陰元境高手心動的東西啊!他們本就是沖著好東西來的,又怎肯落於人后?

至此,冷月國,所有大勢力的年輕一代,都進入了洛神墓之內。 在那些人進入洛神墓后,這次洛神墓真正開啟,已經到了一個真正的*,畢竟是按生元境進行,下葬的,加上沒有人真正知道裡面是怎麼一個樣,所以任何人都非常期待,因為以前都是在外圍尋找一些機緣罷了,但這次卻可以真正進入。

同時散修更加高興,雖然那些大勢力也參與了進來,但他們主要是為了歷練年輕一代,因為進入的幾大勢力的人,沒有一個年齡超過三十歲的,這也是黑暗之城等勢力心驚棲鳳樓強大的原因之一,不過就因為如此,所以他們這些小勢力和散修,還是可以分一杯羹的。

看著那些冷月國的青年才俊都進去后,冷月國本來的勢力主事之人,除冷月商會的外,都圍上了夢天涯。

黑暗之城的夜力子不滿的質問道:「夢樓主這是何意?不是說你棲鳳樓不會過多參與這洛神墓嗎?為何又派出那麼多人?」其餘幾位圍著他的人也都露出同樣的意思,畢竟洛神墓機緣有限,參與的人越多,他們後輩得到的機緣也就越少。

夢天涯也不解釋,只是不屑的看了他們一眼,他肯定不會說他這樣做,是為了小公子,畢竟那可是嘯天一脈的真正傳人,他可不敢泄漏絲毫消息。

冷月商會的主事者卻冷哼道:「沒腦子的東西,夢老的想法豈會輕易告訴你們?更何況誰也不知道洛神墓到底怎麼樣,還是耐心等待吧,畢竟冷月國年輕一代的眾秀齊聚,你們這些老東西是想讓小輩們看笑話不成?」

無人反駁,而且也都回去了,一是他說的有理,二就是他在冷月國威望不低,冷月商會三位主事之一,准陰元境巔峰的實力,那可是之要渡過五行劫就是真正的高手了,誰都要給些面子的。

夢天涯也沒想到冷月商會的人會為自己說話,於是抱之一笑,就等待這次冷月國眾秀的最終表現了。

洛神墓,說白了就是落鳳山內三座完全封閉的小山頭罷了。

雖然很多人都知道那裡葬的就是孫洛珊的娘親,塵緣國現在強勢報復,但卻無人敢來打這洛神墓的主意,因為以前有一個擁有三位陰元境高手坐鎮的勢力,因為與塵緣國有過節,所以要抹平這洛神墓,卻沒想到被近十位五行境的帶頭攔了下來。

那次死了很多人,之後孫洛珊趕來,直接把那個勢力殺的雞犬不留。

從此再無人這樣做了,畢竟塵緣國也只是攻佔那些勢力,只要低頭,還是有活路的,但如果打這洛神墓的主意,那肯定意味著,要被抹除的危險,誰也不會傻到這樣。

本來守護洛神墓的那六位活死人,就是在那場爭鬥中戰死,之後被孫洛珊煉製成傀儡,用執念守護洛神墓。

可以說以前除了孫洛珊,從來沒有人進入洛神墓的內部,從前那些三年一次的機緣,也不過是可以去的那三座小山上尋些靈藥什麼的,雖說如此,但還是很吸引人的,因為雖說是小山,但其面積卻也有方圓近十里,靈藥什麼的也是不少。

但現在進入洛神墓內部的所有人都震驚了,因為那完全就是一座高手的洞府。

其內部的面積不下於方圓三百里,而且那天地元氣也是非常濃厚,足有法華門這些冷月國一流勢力的宗門所在之地。

那些小勢力或散修,都有種不願離去的感覺。

但他們也知道,這隻能是想想罷了,因為那些大勢力肯定不允許他們在此修鍊的。

這時那些大勢力的年輕一輩都已經在慢慢深入探索了,因為這裡絕對有人生活過,否則也不會有許多建築,這完全就是一保存完好的宗門遺址,只不過很多地方都還被陣法保護著,而且還有許多未開靈智的妖獸,一階至五階的都存在,這讓得所有人的速度都限制了下來。

但也正是因為如此,給那些散修和小勢力,提供了更多的機會。

此時嘯在這裡就如魚得水了,因為他知道,他娘親孫洛珊肯定在這裡費了很大的心思,很有可能在十年前他娘親就一直生活在這裡,只不過很少有人知道罷了,畢竟十年之前,近三十年,忘情谷就一直是丹塵子三人打理。

這洛神墓的一切布局,都和嘯所聽說的,十多年前的忘情谷差不多,而且這些都是他娘親孫洛珊布置出來的,對他來說,肯定要簡單一些,所以現在的他也快走到了整個洛神墓的中心所在。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