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了,我姓程名川。”

程川微微一笑,心中卻是暗暗感嘆了一聲,遠古隱世家族果然名不虛傳,隨便遇到一個,手下都是皇級聖級的強者。


程川一說,銀髮男子頓時皺起了眉頭,不過他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在家族中,沒有見過程川,也沒有聽說過程川這個熱情。

也就是說,程川並非遠古隱世家族的一員,只是程川爲何會有這麼強勢的手下,這個恐怕要拿下程川之後,才能搞清楚。

“你並非程家之人?”程華君神情開始變得冷漠,再無優雅。

“我是世俗程家之人,卻並非你的那個遠古隱世程家之人。”

程川微微一笑,終於正面遇上隱世家族之人了,不知道這遠古隱世程家,是不是也跟藥神界一樣,在獨立的小世界之中。

“把你身邊的幾個女人讓給我,我保你一世榮華。”

一搞清楚程川的底細,程華君終於**裸的展示出了自己的慾望。

他經歷過的女人有多少,他記不清楚,但是像眼前這五個絕色佳人一樣的,可沒有過。

而這個程川竟然一人擁有五個,他決定自己必須仗義出手,幫程川消化一下。

“哈哈哈,程少是吧,你們程家已經入世了嗎?”

程川卻懶得理會他的話,他想了解程家的動態。

“哼,你也知道入世的事情?沒錯,末世即將來臨,只能靠我們程家來挽救,我已經給了一條最好的路給你走,希望你不要自誤。”

程華君看到程川毫無畏懼的樣子就不爽,做爲程家的這一代的天驕之一,他去到哪裏不是萬衆仰慕。

“你就是程家此次十位天驕的領頭人?”程川語出驚人道。

程華君沒有想到,程川連這個都知道,他自然不知道,程家之人,前往陳天星家中下達指令的時候,程川也在場。

“你到底是誰?快說,不然我只能對你不客氣了。”

程華君神情冰冷道。

“程少,別緊張,消消氣,說說我們家女人的問題吧。“

”不好意思,我們家的女人地位高,要不你問問她們自己的意見?沈夢,你去跟程少聊兩句。”

沈夢早已經通過神念告訴程川,這個程華君的實力乃是聖級巔峯的存在,而且是可以越階挑戰的存在。

以沈夢目前的實力,要搞定他,也需要十秒鐘。

所以程川才一直跟程華君瞎扯,爲沈夢爭取時間,剛剛沈夢已經給他打了招呼,準備完畢。

程華君眼中精芒一閃,嘴角掛起來冷冷的笑意,等到沈夢剛剛走到他的面前,程華君竟然率先出手了。

做爲遠古隱世家族的天驕,程華君還是有他的過人之處的。

他能清晰的在沈夢身上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氣息,加上剛剛程川的表現,他選擇了先下手爲強。

“大夢三千……”沈夢並未驚慌,雙手食指和中指相抵,一道道紫色的光圈罩向了程華君。

“幻境攻擊?”右掌幻化一條狂龍的程華君神色大駭,他其他攻擊都不怕,唯獨害怕幻境攻擊。

無他,只因爲他的靈魂修爲是短板,肉體和武技神通都是非常強悍。

因爲被沈夢的幻境攻擊困住,他右掌幻化的那條兇猛狂龍才飛出不到一釐米,便消散在半空之中。

程華君身後的黑髮男和黃髮疤臉男見狀,正欲撲上去給程華君解圍,但是隨着沈夢一個眼神掃過去,也同樣被定住了。

只要不是聖級巔峯,現在的沈夢要對的,簡直是易如反掌。

一臉不甘心的程華君瞬間被沈夢的幻境攻擊擊中,雙眼圓瞪的望着前方沈夢的臉龐。

努力想要握緊雙拳,但發現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連思維都開始慢慢僵化,再嘗試了幾次,程華君徹底放棄了。

他知道自己栽了,徹底栽了,而且這一次算是栽到姥姥家去了,他想不明白,爲何他剛剛入世,就遇到程川和他身邊的這麼多變態人物。

一臉賤笑的程川緩緩的走到程華君身前,把剛剛買的電影票根放在了他的手中。

“謝謝程少捧場……”哂笑一聲之後,程川帶着衆人離開了影院,他早已經定好了房間,要給衆女開個慶功宴。 慶功宴自然是在京都飯店,由史提芬周親自準備,所用的食材也都是最頂尖的食材。

加上主創團隊和程川在京都的精英團隊,足足有近五十人,坐滿了一個最大的宴會廳。

今天的主角自然是蘇雨、牧月、滄雲和周子溪四大美女,加上韓立手中的專業團隊。

別看韓立平時喜歡拈花惹草,吊兒郎當的樣子,做起電影來,絕對是頂尖高手。

如果不出意外,這部《明皇的女人》絕對可以問鼎今年的票房冠軍,衝擊百億票房。

“今天在場的人,每人一百萬紅包。”

等到衆人剛剛坐下,蘇雨大手一揮,壕氣無雙,五千萬就這麼送出去了,一時掌聲雷動。

饒是一旁的韓立早就見識過蘇雨的壕氣,依舊被她震驚到。


程川自然無所謂,按照這部電影的質量和票房,蘇雨之前砸下去收購的華誼傳媒,股票要大漲幾輪了。

“蘇雨,這個紅包我有份嗎?”等到蘇雨坐下,程川連忙拉着她低聲問道。

“……,用你的錢發的,自然會給你留一份的,主人。”

蘇雨白了程川一眼,程川怕是不知道自己現在多有錢吧,竟然還在關心一百萬的紅包。

“啊啊啊,用我的錢啊,我還以爲是你的錢,嘿嘿。”

程川這才醒悟過來。

“你的還不是我的,我的還不是你的。”蘇雨再度白了程川一眼,不過這話卻是讓程川心中暗喜。

“嗯,我們都是一家人,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

程川對着蘇雨眨了眨眼睛,蘇雨簡直無語了,別過頭去,不再看程川。


程川望着蘇雨,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酒過三巡之後,韓立告訴程川,他們已經在籌備第二部的大電影和安排衆女上綜藝節目,保證四大美女的強曝光度。

程川自然不會插手,不過也是暗暗爲衆女開心,起碼她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且還有這麼專業的團隊在背後支持,想不火都難。

宵夜之後,衆人紛紛離開,喝多的程川在衆女的簇擁下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沈夢和滄雲並沒有真的打算一起留下了陪程川,而是把這個機會留給了牧月,蘇雨和周子溪更是第一時間回各自房間去了。

待到衆女離開之後,牧月望了望躺在牀上的程川,心情莫名的緊張和糾結。

本來以爲早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沒想到真正一個人面對程川的時候,還是怯場。

躺在牀上一直裝醉的程川等了很久,還是沒等到牧月過來,只能坐了起來,走向了牧月。

趁着牧月望着窗外愣神的機會,從後面一把抱住了她。

“牧月……”程川咬了咬牧月的耳朵,溫柔的說道。

牧月瞬間感到身體一陣**,兩臉瞬間紅刷刷一片。

程川把牧月緩緩轉過身來,望着滿臉嬌羞,雙目緊閉的牧月,輕輕的吻了上去。

牧月的大腦瞬間空白,徹底淪陷,一番熱吻過後,程川抱着全身發軟發燙的牧月,走進來浴室。

是夜滿室春光,激情無限。

牧月做爲特工出身,身體素質強悍之極,加上程川此刻的身體素質也是非常強。


兩個簡直就在天雷勾動地火,大戰了三百回合,直到凌晨。

第二天,程川抱着牧月一直睡到大中午,才依依不捨的爬了起來。

洗漱完畢之後,程川帶着牧月回到了頂層的會議室,牧月很快被沈夢和滄雲拉過去了,不用說,肯定是女人之間的那些八卦。


“川子,你要不要體驗一下游戲啊,做爲大老闆,竟然不支持一下自己家的產品,這也太說不過去了。”

肖秋石湊過來問道。

“好啊,我也早就想玩了。”程川被肖秋石這麼一說,頓時來了興趣。

挑了個遊戲倉,程川舒舒服服的躺了下去,帶上了全息頭盔。

“轟……”

進入遊戲的過程,讓程川想起來之前進入藥神界的那種傳送陣。

遊戲的畫面和真實感差點讓程川以爲這裏是真實的世界,怪不得那麼多人沉迷,這簡直就是跟現實沒啥區別。

程川活動了一下手腳,試着跳躍了一下,真的跟真實生活一模一樣。

“嘿嘿,真是有意思,沒想到三馬組合加上幻境服務器,竟然可以把遊戲做到這種地步。”

體驗到這裏,程川已經絲毫不懷疑,這個遊戲有近四十億深度體驗玩家了,擱誰都很難拒絕這樣一款遊戲。

按照耳邊傳來的遊戲提示,程川開始真正體驗遊戲。

誰料這一玩就是大半天,直到他被人拉出來吃完飯,程川才發現,自己竟然不知不覺中玩了六個多小時。

依依不捨的望了一眼遊戲倉,程川看着把他拉起來的蘇雨,真誠開口道,“蘇雨,你們去吃吧,給我打包一份就行。”

“不行,人是鐵飯是鋼,再說了,遊戲雖好,難道還能比得上跟我們這些家人一起吃飯嗎?”

蘇雨義正言辭的拒絕了程川的申請。

衆女之中,只有蘇雨能管程川,其餘衆女對程川都是百依百順,程川把眼光望向了滄雲,滄雲笑了笑,搖了搖頭。

無奈之下,程川只能乖乖的跟着蘇雨身後,前往宴會廳吃飯。

吃過飯之後,程川第一時間跑回了會議室,再次躺入了遊戲倉,完全忽略了飯桌上沈夢和滄雲嫵媚的眼神。

簡直就是有遊戲,無女人。

一出新手村,程川便遇上了一羣比水桶還要粗的巨蟒,實力低微的他只能躲在一個狹小的石縫中,才勉強逃過一劫。

誰料剛剛躲過巨蟒羣,程川又遇上了一羣金色巨峯,沒過幾秒,便被蟄成了馬蜂窩,死的不能再死。

“哇靠,一出新手村,難度爲何突然提升這麼大。”

程川暗叫不爽,復活之後,直接跑到新手村的村長那裏投訴。

“年輕人啊,世界末日即將降臨,只有強者才能存活,你好自爲之吧。”

新手村村長兩眼望天,故作神祕道。

“嘿嘿,有意思……”程川暗暗誇讚了一番三馬組合的遊戲腳本。

這跟很多哄着玩家玩遊戲的遊戲不一樣,這個大道征途一開始就直接給出新手村的玩家們來了個地獄難度。 不服輸的程川轉身再度衝向了新手村外,這一次,他要爭取撐久一點再死。

他已經知道,這個遊戲對於他來說,就是體驗無數完全想象不到的死法。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