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夢微笑道:「看樣子你什麼都不知道。」

木白一怔道:「我本來就什麼都不知道。」

幻夢道:「那你想知道什麼?可以儘管問我,在許可權之內的問題,我可以回答你。」

「許可權之內?是什麼意思?」

幻夢道:「鴻蒙圖有四十九層許可權,這四十九層許可權分為五大境界,神道奧義境、原始太初境、宇宙界主境、主宰神尊境、鴻蒙掌控境。換成你能理解的話說,神道奧義境指的是古神,原始太初境是虛神,宇宙界主境是界主神,主宰神尊境是主宰神,鴻蒙掌控境……」說到這裡,她沒接著講了。

木白內心卻是充滿震驚,問道:「最後一個境界鴻蒙掌控,是什麼?」

幻夢道:「是高於一切的鴻蒙至尊。不過這幾乎是不可能成功的,從鴻蒙初開至今,也沒有鴻蒙至尊誕生過。」

木白臉色一變,露出一絲苦笑。自己現在想要修鍊到古神,也不知道要花費多少時間,更別談鴻蒙至尊了,不過他對這鴻蒙至尊的身份卻是充滿好奇。

「告訴我,這鴻蒙世界是什麼?」

幻夢道:「這個你現在還無許可權知道。」 「……」木白一陣無語。

「那我進來這裡有什麼用?」木白鬱悶道。

幻夢道:「你可以在這裡尋找到進入神道奧義境的答案,我只能為你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

木白目光一亮,道:「那我要怎麼做?」

幻夢伸出一隻白皙指尖,虛空一劃,頓時閃現出一副畫面。

畫面中顯示的一個建築恢宏的巨大城市,這城市的建築風格木白從未見過,很是新鮮。

幻夢道:「如果你運氣好,可以得到神道奧義的傳承,這樣就可以縮短進入神道奧義境的時間,不過這個辦法有利也有弊,因為這神道奧義是別人創造出來的,想要往後期修鍊,就會充滿重重瓶頸和困難,我的建議是你自己領悟神道奧義。你現在看到的地方是奧斯卡大陸的巨騰城,生活在這裡的都是異族人,你在這裡修鍊,你也許有會有意外收穫。」

木白沉吟片刻,點了點頭道:「那我下一步就按照你的指示前往奧斯卡大陸。」

幻夢道:「只要你擁有了神道奧義的許可權,我就可以賦予你更高級的能力,你明白了嗎?」

木白點點頭,心中一陣驚喜。看來這鴻蒙世界里隱藏的秘密可不少。

他道:「我到了那邊該做什麼呢?」

幻夢道:「時機到了的時候我會告訴你。」

「問了也是白問。」木白不滿的嘀咕一句。

幻夢道:「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等到擁有許可權的時候,自然就會明白。」

「好吧,我現在想要出去了。」木白鬱悶道。現在沒有許可權,待在這裡沒有任何意思。

幻夢道:「我提醒你一句,任何地方都沒有比鴻蒙世界更好的修鍊場所,這裡元素濃郁,如果你方便的話,最好留在這裡面修鍊。」

「是嗎?」木白倒是沒注意這些,仔細用神念感應整個世界,他驚喜的發現,這裡的各種元素含量不知比羅奧大陸豐富多少倍。

幻夢道:「鴻蒙世界的元素能量是無窮無盡的,你可以任意吸收。」

「那真是太好了!」

頓見木白身子上閃耀出一道彩光,旋即六個神分身便出現在了他身前。 木白道:「這樣吧,我把神分身留在這裡面修鍊可以嗎?」

幻夢點頭道:「可以。」

木白還沒來得及欣喜一會兒,大腦轟地一聲,他便失去了所有意識。

……

「這感覺真討厭。」

清醒過來的時候,他的身子已經躺在了原地,鴻蒙圖就靜靜擺放在他身前。

深吸口大口,他站起身子,回想起剛才的一切,就像是在做夢一樣。

「幻夢、幻夢,還真是一個奇怪的女人。」木白搖搖頭,試著用神念操控神分身,果然成功的感應到了鴻蒙世界中六個神分身的氣息。

旋即讓六個神分身盤坐下來修鍊,開始瘋狂吸取鴻蒙世界中的各種元素能量。

在鴻蒙世界中的修鍊速度,比在羅奧大陸上要快上數十倍不止。

按照這個修鍊速度,六個神分身進入偽神級也用不了多長時間。

「看來要儘快離開這羅奧大陸了。」


仰望著蒼穹星辰,木白的目光異常堅定。

不管這條路多難走下去,他也會堅持到底。

「鴻蒙至尊?這就是最後的歸宿么?」

理清了思路以後,木白將鴻蒙圖收好,身影便消失在原地,朝狂刀門的方向返回而去。

……

第二天。木白獨自一人進入狂刀的營帳中。

狂刀的桌案前,此時正放著一張域外戰場的地圖,地圖上將各大勢力的分佈情況都標準得很清楚。

他愁眉不展。天宇盟沉寂了一個月,最近在域外戰場又重新活躍起來,他手下不少高手都被天宇盟各大堂口勢力給擊殺了。

天宇盟現在對狂刀門可謂是恨之入骨,但又不敢明目張胆的進攻狂刀門,只能在戰場中圍剿狂刀門的力量,讓狂刀門損失頗重。

狂刀似乎還沒察覺到木白的到來。

「咳……」木白故作乾咳一聲。

狂刀神色動容,抬頭望去,這才發現木白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身前。

木白道:「看你樣子,煩心事好像很重。」

狂刀搖搖頭,嘆口氣道:「現在的局勢對我們狂刀門很不利,連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應對了。」

「哦?是這樣嗎?」木白道:「要不要我幫忙?」 這段日子,受到狂刀照顧頗多,現在他遇上了麻煩,自己就這麼一走了之,讓他感覺很不好意思。

狂刀聞言,心中一陣狂喜。

其實他很需要木白出手幫忙,只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而已,既然木白自己開口了,他正好求之不得,便道:「那就麻煩你了。我們狂刀門現在有一百多人被天宇盟的一個堂口圍攻,我正著急派誰去救援,那你就現在就帶一隊人去吧。」

木白道:「不用帶人,我自己去行,他們位置在哪兒?」

狂刀指了指身前地圖上一個畫了紅色圓圈的地方,道:「就是這裡。」

木白點點頭,轉身就朝營帳外走去。

狂刀連忙叮囑道:「要小心。」


「我知道了!」

木白都也不回的說道,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狂刀的視線中。

他剛從營帳內走出來,忽見迪拉已經站在那兒等自己了。

木白一怔道:「迪拉,你在這裡幹什麼?」

迪拉道:「木白哥哥,我是想問你,我們什麼時候可以離開這裡?」

繼續待在狂刀門已經沒有任何意義,只是浪費時間而已。況且他這次跟隨木白前來羅奧大陸是有任務在身的,必須儘快找到生命本源才行。

木白道:「可能還要等半個月。」

幫助狂刀門應對危機,確實需要不少時間,這也算是給狂刀門的一點兒補償,畢竟自己欠了狂刀不少人情。

「半個月?」迪拉點了點頭,木白答覆還算讓她滿意。

旋即她又問道:「你現在這是要去哪兒?」

木白道:「我要去救援狂刀門的高手,他們正被天宇盟的人圍攻。」

「啊?」迪拉吃驚道:「讓我跟你一去吧。」

木白猶豫了一會兒,便點頭答應了。

有迪拉在身邊,如果遇上實力高強的敵人,她可以幫到自己大忙。

上次在卑斯山和疾風劍神一戰,如果有迪拉幫忙的話,他對付疾風劍神也不會顯得那麼吃力了。

「我們走吧。」木白朝迪拉一點頭,兩人的身影瞬時衝上了半空。


……


連續飛行三個小時。

兩人此時進入了狂刀在地圖上所標示的伏擊地點。 那是一片坑坑窪窪的荒漠。

呼呼——

兩人身影降落在地面。

這四周空間內還殘留著各種混亂暴虐的元素氣流,隨處可見戰鬥留下的痕迹和橫七豎八的屍體,其中大多數屍體都是狂刀門的高手,沒有神格留下,看來都是被天宇盟的高手取走了。

畢竟神格是很寶貴的東西,吞噬一枚神格,就可以直接獲得神格中的神力。

迪拉有些不太習慣這樣的血腥地方,臉色一陣泛白,輕聲道:「怎麼人都不見了?」

木白也是驚訝不小,想要用神念查探,可是進入這片戰鬥地帶,神念好像受到一種神秘力量的干擾,只能查探到方圓上千米內的範圍。

「這地方好像有些詭異。」木白心頭一陣緊張。

重生俏軍媳

曾經有不少單獨執行任務的高手都在這戰場內部神秘失蹤了。

迪拉心頭噗通、噗通跳得厲害,不知道為什麼,很討厭這附近的氣氛。

木白將修羅劍從身後拔出來,對迪拉道:「跟緊我。」

旋即,就見他的身影疾速朝前方衝去。

迪拉也在同時召喚出女王權杖,後背上伸展出一雙潔白羽翼,緊隨木白其後。

兩人的移動速度很快,在沙漠中只能看到一串留下的殘影。

幾個轉眼間,兩人就奔行了五萬米左右。

倏忽——

木白停下腳步。

視線前方出現了一個大約長達萬米的巨坑,讓他臉色不禁一變。

「那裡面有打動的動靜。」木白指著巨坑道。

迪拉緊張的點點頭,跟隨木白一起快速移動到巨坑邊緣。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