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一直隨戰暗聯作戰的賽爾衛兵被大卸八塊。

7個精靈可活動的範圍越來越小。

他們背靠背看著愈發逼近的黑魂和海盜。

海盜們膽怯地舉著槍,黑魂則蠢蠢欲動。

「格萊奧,帶卡修斯跑。」諾伊爾忽然抓住格萊奧的手腕,「等下我把你送出包圍圈。」

「不,你……」「3,2,1……」

諾伊爾一側身抱起格萊奧用力朝包圍圈外扔了出去,蓋亞隨即送出了卡修斯。

兩個精靈摔倒在雪地里。格萊奧背起卡修斯蹬地就跑,包圍圈內便又有了激烈的戰鬥聲。

「我去追兩個小孩兒。」落天霖轉身去追格萊奧。

伊奈斯陰森森地笑著。 格萊奧把卡修斯藏起來埋在雪裡,然後獨自去甩落天霖。

他畢竟在雪地里是跑不過冰系精靈的。

落天霖抱起雙臂陰森森地看著他笑,「卡修斯在哪兒。」

「我不知道。」格萊奧跑得咯血。

「那我就打到你說為止。」落天霖手裡凝聚起藍色的能量。

……

「你們回來了!怎麼……」安涼迎上蓋亞、伊蘭迪和諾伊爾,「其他精靈呢?」

「凱兮和繆斯被海盜帶走了!」伊蘭迪吼了一聲,然後忽然暈倒在地。

「喂,伊隊!?」

————————————————

格萊奧睜開眼睛的時候,只看到朦朦朧朧一片灰黑。他慢慢坐起身,扭頭看向身邊。

這裡是個山洞。

洞外在下暴雪。

洞里有個像邪靈組織的精靈的傢伙在烤火。

「你……」格萊奧皺了下眉。

「霓冰。」它回過頭來,嘴角揚起一抹冷笑,上半張臉戴著紫色的面具,看不出它的神色。

「……」格萊奧隱約記得自己差點被落天霖打死,其它的就沒印象了。「為什麼要救我。」


「救了你還那麼多廢話。」霓冰不男不女的聲音令格萊奧有些反感。

「我怎麼知道你到底懷了什麼心。」格萊奧一皺眉。

「你還是趕緊走人吧,省得我一時念起弄死你。」霓冰漫不經心地說道。

「你以為格萊奧怕死嗎。」他眯起眼睛。

「那我現在就弄死你。」霓冰站起身來俯視著格萊奧。

格萊奧閉上眼睛,一動不動,像是在等著它。

「……」霓冰沒打他。

格萊奧忽然睜開眼睛,扶著洞壁站起來往外跑。

「你想幹嘛?!」霓冰叫道。

「卡修斯會凍死的!」格萊奧說著便跑進了風雪中。

霓冰一聳肩,跟上。

海盜基地。

「你們把繆斯帶哪兒去了?!」凱兮一聲一聲尖叫著。

「行了行了。」伊奈斯抱起雙臂,「這不歸你管。」

「殷殤的殘兵敗將,你的戰友們是被海盜害死的而你還在和他們結盟。」凱兮冷笑著,滿臉的嘲諷。

「哼,休想挑撥我們之間的關係。」伊奈斯一臉嫌棄,「你們這點小伎倆難道我還看不出來?」

「哈哈哈哈哈!」凱兮尖銳地乾笑道,「洗腦!哈哈哈哈!」

「住嘴!死到臨頭還這麼猖狂!」伊奈斯吼道。

「你馬上就會步沉淵的後塵而你還不知道!你個腦殘!」凱兮紫色的眸子透出鋒利的目光,直扎在她身上,「伊奈斯,你還不知道海盜是什麼東西!」

「切!」伊奈斯撇了一眼凱兮「海盜可是答應我們,只要解決了你們,他們就會幫我們殷殤重新崛起!」

「他們說的話你也敢信……呵!」凱兮撇開頭不看她。

伊奈斯冷笑了一聲,離開。

……

落天霖的箭證明了艾辛格的清白。

賽爾們請求艾辛格的原諒,而他的要求很簡單:把雷伊也放了。

雷伊一臉頹廢地坐桌旁雙手撐頭,隨即又抬了下頭單手撐著臉另一手很輕很緩地叩擊著桌面,煩躁不安的動作顯示著亂麻也似的內心。

「雷伊?」蓋亞推開艙室門走了進來,看到他有些煩躁頹廢的樣子微微皺了皺眉隨手拉了把椅子在他身邊坐了下來,沉默了一下開口,「……還在想上次的事情嗎。」

「……不蓋亞。」雷伊抬頭看他,「那個我不在意。」他的眼神不安地看了看四周,「布萊克走了,米瑞斯走了。卡修斯失蹤了繆斯被捕……戰聯都快散了架了我卻什麼都做不了啊蓋亞!」他忽然站起身雙手撐著桌面,「……我算個什麼隊長……」

蓋亞被他突然激動起來的情緒不禁嚇了一跳,看著他無比自責的樣子才發覺自己從未見過如此失態的雷伊,抿唇同樣站了起來,猶豫了幾秒還是選擇抱住了他,「……那不是你的錯。」

忽然被抱住,雷伊不禁怔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並把蓋亞推開,「不,我是隊長。」他轉過身去低下頭掩飾住自己的表情卻藏不住顫抖的聲音,「都是我沒照顧好他們……都怪我。」他的兩肩微微發顫。

「雷伊。」蓋亞有些強硬的打斷了他,伸手抓住對方微微發顫的肩膀並加重了語氣,「那不是你的錯。過去的千年裡我們經歷過比這要糟糕的多的情況,一定會有解決的辦法的。」

「這不一樣,不一樣!」雷伊推開他的手,「以前我沒有這麼多這麼好的戰友……可我現在正在漸漸地失去他們啊蓋亞!蓋亞!你沒發現嗎!」他突然回過頭來看著蓋亞,忘記繼續掩飾滿臉的淚水,然後猛地想起了什麼,垂下眼瞼,「……我不應該吼你的。」雷伊轉過頭去單手捂住了臉,喉結上下滑動了一下。

「我知道你很自責。」蓋亞咬了咬下唇開口,看到對方滿臉的淚水不禁有些驚愕,過去的千年中的自己從未見過雷伊他這樣的失態,即便是站在赫爾卡的廢墟之上,即便是站在師傅失去生命的身體前。他嘆了口氣上前了一步再次抱住了雷伊。「但是你這樣解決不了任何事啊,既然他們都是我們同生共死的戰友,更應該想辦法救出他們而不是在這裡自責啊。」

雷伊在他懷裡顫抖著。「我能做什麼呢。……我不是個好隊長。」他抹去臉上的幾顆晶瑩,抬頭看了看天花板上白得慘兮兮的燈,又回頭去看蓋亞。蓋亞赤色的眸子倒映出自己悵然無措的神情,和像燈一樣白慘的臉色。

「不,」蓋亞輕咧嘴角揚起一個略帶安慰意味的笑,「你是我們最好的隊長。」他輕拍了拍雷伊微微顫抖的肩膀,「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把卡修斯他們都救回來。」

「……」雷伊啞然了幾秒,靠在他肩頭沉默著。很久之後才點了下頭,「我知道了。……謝謝。」他慢慢推開蓋亞,「沒事了。」然後慢慢踱出門。

蓋亞不追,只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面前。 ……


凱兮帶著繆斯,格萊奧帶著卡修斯。

四個精靈沒等救援,自己回來了。

霓冰確是幫了大忙,把海盜基地攪了個底朝天。

只是它不願意跟他們一起回賽爾號,不知道為什麼。

「回來了?!發生什麼了?!」雷伊迎上,先接過昏迷的繆斯,繼而轉向其他精靈。

卡修斯的胳膊搭在格萊奧肩上,「我們遇見了霓冰。它帶著我們把凱兮和繆斯救了。」

「……它為什麼要這麼做?」雷伊一皺眉。

「誰知道!」凱兮揉著酸痛的胳膊,「我們三個都沒事不用擔心,趕快把繆斯送去檢查一下,她被海盜注射了東西!」

雷伊瞳孔一縮,轉身跑進了賽爾號。

卡修斯、格萊奧和凱兮跟上。

被集體無視的一起被救出來的蘭特一臉無奈地追上去。

……

「這是一種海盜的最新病毒,他們將其命名為葦苜派爾,大概是中了這種病毒的精靈會脆弱得像葦苜一樣吧……」小琳研究著。

「那怎麼治療?」蓋亞著急地看著她。其他戰友亦然。

「目前沒有方案……」

一片哀嘆。

「這病毒會傳染,先隔離吧……」小琳略帶安慰的語氣。

走出了醫務室大家都很頹然無措。

蘭特細細的小身影映入眼帘。

「你什麼時候來的?!」雷伊睜大了眼睛。

蘭特滿頭黑線。

雙方介紹完情況,蘭特難受地窩在諾伊爾肩膀上哭。

諾伊爾心疼地揉揉他的腦袋,「好啦好啦蘭特。嗯……現在格雷斯誰看著?」

「嗚。」(朱雀。)蘭特小聲回答道。

「嗯……大家一定都會沒事的。」卡修斯拍拍蘭特。

蘭特點點頭,眨巴眨巴黑綠色的眼睛。


集中檢查了一下大家的傷勢以後,雷伊開始整理關於霓冰的線索。

凱兮還按照印象畫了霓冰的樣子。

然而並不能看太懂。

雷伊的手指摩挲著下巴,「它不願意來賽爾號?」

卡修斯搖頭,「上次它把我送回來的時候先把賽爾號的監控遠程破壞,然後才把我放在賽爾號附近的。它好像很討厭別的誰看見它的樣子。」

「可能有病。」蓋亞斜了斜眼。

「繆斯醒了。」凱兮靠在門口。

「她怎麼樣?」「不怎麼樣。」「她在哪兒?」「你們不能去。」

凱兮抱起雙臂,「病毒傳染性很強。只對光系精靈無效。」

「我不怕傳染,讓我去看看。」蓋亞站起身。

凱兮搖頭,「那些賽爾們做的隔離措施恐怕不是那麼容易打開。他們規定一天只允許一個精靈去看望繆斯一個小時。」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