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說你知道是什麼原因?聽到花弦廖的話,花樓便是迫不及待的問道!對於自己的這個文武雙全的大孫子,花樓一直是很看好他,一直把他當作下任家族的接班人來培養!

可是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花樓對於自己的這個孫子第一次沒了信心!雖然心裏不願意承認,但是事實擺在眼前,無淵在文的方面確實是要比自己這個孫子更勝一籌!如果不是這樣,花樓也不會屈尊降貴地派人去請無淵!

花弦廖呵呵一笑,盡顯大家族子弟風範的說道:爺爺也許還不知道,就在前幾天冖鑫表弟和無淵幾人發生過沖突。或許正是因爲這件事,這無淵纔不會賣我們面子!

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但也正是因爲這件事我們可以知道無淵這個人心腸狹隘,不值得重用!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或許爺爺該慶幸沒有請到無淵回來,要不然到時候釀成什麼大禍還不知道呢!


花樓捋着鬍鬚沉思了一會兒,眼神閃爍不定。突然看向花天賜,那無淵當真是這個意思?

是!那無淵囂張跋扈,一點也沒有把我們花家看在眼裏。而且那無淵他還說……還說……花天賜深吸了一口氣,表情異常兇狠的說道!只不過說到這裏他欲言又止,看了看花弦廖,又轉頭看了看花樓,把頭埋得更低了!

花弦廖和花樓皆是眉頭一皺,花弦廖更是冷哼了一聲道:他還說了什麼,你只管說來便是!支支吾吾的成何體統?

他還說……還說……

嗯?

天賜,那無淵到底說了什麼?如果你在不說出來,休怪老夫家法伺候。這回不但是花弦廖不耐煩了,花樓更是兩條眉毛一挑,眼神冷冽的看着花天賜!

花天賜胃口可是把兩人給吊足了,花弦廖和花樓爺孫兩人的心中彷彿都有一隻貓兒!看到這爺孫倆的表情,花天賜不由得在心中暗道一聲,任你們在聰明,還不是照樣栽在我手中?

花天賜小心翼翼的看了這爺孫兩人一眼,眼神閃爍不定。隨即支支吾吾的說道:那無淵說……說……說花家算個什麼東西!那……那花樓又是什麼東西!那老不死的就算是……就算是給老子**趾頭都不配!

混賬!

無淵小兒,你真是欺人太甚!老夫若不把你碎屍萬段,老夫誓不爲人!花樓聽到這幾句話,怒吼了一聲。這聲音之大,就連整座花府的下人都聽到了!所有的人都是寒顫若驚,只是擡頭看了一下聲音的發源地,便是紛紛低下頭去做事了!

花樓臉色漲紅,下巴花白的鬍鬚都翹了起來,胸口極速起伏不定,一雙老眼迸射出兩道無形的殺氣。花弦廖也是臉若寒冰,一雙拳頭捏的咔咔響,一身的殺氣透體而出。花弦廖不斷的拍着花樓的背安慰道:他只不過是一具屍體而已,爺爺用不着跟他生氣!

花天賜看到這個情況,心裏暗喜。不過表面上卻是誠惶誠恐,撲通一聲的跪了下去!

屬下無能,請老爺降罪!

花樓花老爺子牙齒咬的咯咯響,在伸手去扶花天賜的時候。花樓突然看到了花天賜浮腫的右臉,頓時驚詫莫名。你的臉怎麼回事?

回老爺的話,是被那無淵打的。屬下因爲氣不過那無淵小二對老爺的侮辱便於他爭吵了起來,沒想到他竟然敢動手打我!屬下因爲疏於防備,不小心被無淵小二打了一拳!屬下也沒有想到,那無淵小二竟然敢在黑市動手!

好好好,無淵小二,你好得很。不但敢羞辱老夫,而且還敢在黑市動手打人。好……你很好……聽到這話,花樓怒及反笑,一雙眼睛射出攝人心魄的光芒!

爺爺,我們要不要……

花弦廖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眼裏狠辣之色盡顯無疑!原本花弦廖還打算結交一下無淵這個朋友,畢竟這麼有才的人可不多見。可是現在發生了這檔子事,花弦廖對於無淵是恨不得殺之而後快!

哼!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既然做不了朋友,那留你何用? 花樓沉吟了一下,擺了擺手,此事不急!當前最重要的就是三天之後的黑市祕境開啓的日子,他的小命就先留着,容他多活幾日!難道他還會飛了不成?

wWW¤тTk an¤C ○

花樓雖然是憤怒,但是並沒有被憤怒衝昏頭腦。自己已經不是那種血氣方剛的小年輕人了,知道什麼事重要,什麼事不重要!自己一個人的名譽不要緊,最重要的就是爲家族謀福利!

拍了拍花天賜的肩膀,花樓緩緩的說道:這次辛苦你了,先去藥房找點藥搽搽吧!

等花天賜離開了,花樓這纔看着花弦廖邊走邊道:弦廖,對於黑市祕境你的準備工作做得怎麼樣了?這次進入有沒有信心?


提到這件事,花弦廖一臉的自豪。拍着胸脯對花樓說道:爺爺,這件事你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吧!對於這次進入黑市祕境,我不說有十成的把握,但至少有八成!

哼!不就是一個小小的黑市祕境嗎?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弦廖,這件事非同小可,萬萬不可大意!要知道黑市祕境不比在黑市,在那裏面動輒就是生死道消!你這種心態萬萬不可以有,如果進去了你要時時刻刻的都保持着警惕!看到花弦廖那隨意的表情,花樓頓時表情嚴肅的看着他呵斥道!

花弦廖越是怎麼說,花樓越是不放心!從古至今,進入黑市祕境的年輕俊傑也不是一個兩個了。可是又有幾人能夠安全活着出來?如果不是天王境界之上的修煉者不能進去,花樓也不會讓花弦廖去冒險!

花弦廖是花家年輕一輩的領頭人,是花家的未來。容不得花樓不擔心,萬一弦廖有個三長兩短,那自己如何向他九泉之下的父母交代?


哎,爺爺,我真的準備好了,你完全不用擔心!你孫兒的本事你還不知道嗎?從小到大咱們就在籌備着這件事情,這麼多年了什麼我都瞭解夠了!裏面的什麼機關陷阱我早已背得滾瓜爛熟了,就算裏面有隻螞蟻我也知道它會出現在什麼地方!聽到花樓的話,花弦廖頓時滿不在乎的說道。

天天就是背黑市祕境裏面的東西,天天就是了解裏面的什麼各種機關陷阱!這麼多年過去了,花弦廖自己已經受夠了,煩透了!就算是花樓還有性子,花弦廖的耐性早已被磨光了!

有誰試過天天就是死記硬背這些東西?

根據花弦廖自己回憶來看,自從自己記事起就過着這樣的日子!天天不是黑市祕境這樣,就是黑市祕境那樣的!

哦,對了,除了這些就是修煉了!當看到其他同齡的小孩子天天吃喝玩樂,鬥雞,打玻璃球,……花弦廖也想去玩!可是在看到爺爺那嚴厲的眼神的時候,花弦廖也只能百無聊賴,心不在焉的看着被編成冊的《黑市祕境錄》!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這些事留下了心理陰影,反正每次花弦廖只要一看到《黑市祕境錄》就是一陣頭大!現在這件事終於要來了,如果要說高興的人,花弦廖首當其衝!對於這件事花弦廖唯一的概念就是――這下終於可以解脫了!如果在對那本書看下去,花弦廖都會懷疑自己會不會得精神分裂症!

看到爺爺又想要在說什麼,花弦廖不用猜也知道。苦笑了一聲,便撒腿就跑!朝花樓揮了揮手道:爺爺,我先去修煉了!

看得自己孫子的背影,花樓一雙老眼裏滿是慈愛。搖了搖頭感嘆道:真是歲月不饒人,這麼一轉眼的功夫弦廖都長這麼大了!想到自己的兒子,花樓眼裏閃過一絲悲痛!緩緩的閉上眼睛,心裏呢喃着說道:定陵啊,弦廖已經長這麼大了,九泉之下你也可以安心了!

再過三天就是黑市祕境的再次開啓之日,你一定要保護他平安歸來啊!我已經損失了你一個兒子,我不想再看到我這個孫子也再次遠離我而去!

在淘寶閣內,凌霄的房間之中!敖厲一陣大驚小怪,眼珠子都要突出來了!

什麼?

你說你三天後要去黑市祕境?

凌霄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道:你小聲一點難道會死嗎?還是說你怕別人聽不叫?

嘿嘿,不好意思,我實在是太激動了!敖厲搓了搓手,不好意思地說道!

你激動個什麼,是我去,又不是你去!我讓你來,只不過是想讓你幫我照顧一下那兩個小丫頭幾天!凌霄哼了一聲,淡淡的說道!

照顧那兩個小丫頭?

這……我看就不必了吧?那兩個小丫頭天天跟着鐵綺心不知道有多快樂,你讓她們跟着我幹嘛?先前敖厲確實挺嫉妒凌霄的,但是現在今日不同往日了。有這麼好的事,有誰願意去帶着兩個乳臭未乾的小丫頭去玩?

難道你還沒有明白我的意思?凌霄像是看白癡一樣的看着敖厲!我不放心她!這你難道都不明白?

看到凌霄似乎是打定了主意讓自己帶那兩個小丫頭了,敖厲眼珠子不由得轉了轉,嘿嘿笑道:這裏就不懂了吧!你看那兩個小丫頭現在多快樂?如果讓她們跟着我,可能就沒這種效果了!

我一個大男人,整天帶着兩個小丫頭算是什麼事?但是鐵綺心就不同了,這裏她熟的很,可以帶着這兩個小丫頭進去的去玩!實在不行的話,還有一個離心!這樣難道你還不放心?

凌霄想了想,這確實是個不錯的辦法!狐疑的看着敖厲說道:對於這兩個小丫頭你先前不是挺樂意的嗎?怎麼現在又改變主意了?

聽到凌霄這麼問,敖厲有些不好意思,“嬌滴滴”的說道:無淵哥哥,人家也想跟你去!

凌霄腳下一個趔趄,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我去,這傢伙今天吃錯藥了麼?聽到這聲無淵哥哥,凌霄的雞皮疙瘩都掉了一地,節操也碎了一地!我了個去,還能不能再誇張點?

看到凌霄吃驚的樣子,敖厲大喜。隨即又再次“撒嬌”道:無淵哥哥,好不好嘛?

打住!

打住!

你趕緊給我打住!

凌霄一臉黑線,這一刻真是殺了這個傢伙的心都有了!好好的一個大男人,學什麼不好,偏偏要女人?凌霄發誓,這是自己迄今爲止聽到過最難聽的“女聲”了!

想要去?

我告訴你,這件事門都沒有!我看你還是回去做夢好了,隨你愛幹不幹!

無淵哥……

嗯?

這次凌霄真的按耐不住了,直接把凌霄劍拿出來架在了敖厲的脖子上,惡狠狠的說道:你再叫一句試試?看着散發着濃烈血腥味的凌霄劍,敖厲訕訕的笑了笑道:我只是開個玩笑,真的只是開個玩笑而已!大家又不是今天才認識,何必弄得這麼緊張啊?

收起了凌霄劍,凌霄緩緩的解釋道:不是我不願意帶你去,而是我也是要由別人帶的!旋即臉色凝重的看着敖厲說道:如果我有什麼三長兩短,這兩個小丫頭就麻煩你了!如果可能的話,就給我…………唉,算了吧!暫時就這件事吧!

聽到凌霄這麼說,敖厲也收起了笑容。黑市祕境很危險嗎?既然如此,那你爲何還要去?我知道你想要急着提升實力,可是也用不着如此冒險啊?天下之大,無奇不有!我就不相信只有黑市祕境可以提升實力,這種要以死亡作爲代價的實力,不要也罷!

還有,凌霄,我告訴你,這兩個小丫我是不會幫你照顧的,要來就是你自己照顧她們!人是你贖回來的,也應該由你來照顧!想要把這個麻煩事扔給我?你做夢去吧!

凌霄嘆了口氣,踱步走到窗戶邊上,看着外面的風景說道:敖厲,我的情況你也知道!離九州風雲會兩年的時間都沒有了,並且現在全天下都是追殺我的人……只要一個不小心,說不定還會連累你們!

我是一個男人,不可能一輩子龜縮在這裏,這不是我的風格。並且這裏也不是很安全,自從先前的三大家族覆滅就給我敲了一個警鐘,猶如當頭棒喝!

你想想看,強如馬牛羊三家那種家族都被人一夜之間覆滅了,我這點修爲境界又算得了什麼?可能現在還沒有人知道我在這裏,但是以後呢?難道我真的要一輩子龜縮在這裏?

聽到凌霄這番話,敖厲沉默了許久!是啊,如果換做是自己,自己願意過這種生活嗎?將心比心之下,敖厲頓時理解了凌霄的心情!是男人當遨遊九天,腳踏虛空,揮手排山倒海,覆手顛倒乾坤!特別是一個修煉者,有誰願意這樣平庸的過一輩子?

沒有!

但凡是踏上這條路的人,有哪個是甘於平凡的?如果真的甘於平凡,爲何還要修煉?

敖厲拍了拍凌霄的肩膀,鄭重的說道:我相信你!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活着回來!但那兩個小丫頭恕我無能爲力了,你自己的侍女你自己照顧!如果你不能活着回來,嘿嘿,那我就再次把那兩個小丫頭給賣了!

你敢!

如果到時候你死了,你知道個屁呀?如果你不想看到她們那種的結局,你就最好活着回來!說完這句話之後,敖厲不等凌霄反應,便是一溜煙的哈哈大笑着跑出去了!

凌霄心裏只覺得暖洋洋的,人生得一知己朋友,死又何懼?敖厲雖然沒有表達什麼關心自己的話,但是這已經夠了!如果自己真的死了,凌霄相信敖厲一定會幫自己照顧好了兩個小丫頭的!沒有爲什麼,這是一種無理由的相信!

苦笑着搖了搖頭,這傢伙就不會說點好聽的麼?左一句死,右一句賣的。哼!等我從裏面出來了,看我不好好的教訓教訓你這個傢伙!

招來一個侍衛,凌霄對他吩咐了一下說自己要閉關,讓他給鐵中棠幾人說。做完了這件事之後,凌霄就禁閉着房門,專心去研究黑市的的資料了!

不得不說,這嚴老做事還挺周密的!把黑市祕境和黑市的資料全部都是收集齊了,大事小事一應俱全,毫無紕漏!光陰似劍,歲月流逝,三天的時間在凌霄看資料的時候,就這麼一晃而過!

嘎吱……

早晨的太陽纔剛剛起牀,凌霄就已經輕輕推開房門伸了一個懶腰。凌霄一手擋住太陽,打了個哈欠!這三天在屋子裏埋頭苦讀,只有外面的光亮一時半會兒還適應不了!

想到今天就是進入黑市祕境的日子了,凌霄深深的吸了口空氣!此去生死兩茫茫,是生是死一切都得聽天由命!爲了不驚動所有人,凌霄打算悄悄地離開!眼神掃視了一眼淘寶閣,凌霄眼神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敖厲的房間!


等凌霄離去之後,敖厲這纔打開房門。看着凌霄離去的地方,久久不語!心裏默默的替凌霄祈禱,希望你一路平安,咱們以後還有喝酒的機會!

嚴府之內!

嚴老,咱們可以出發了嗎?

凌霄早早的到來,而令凌霄錯愕的是嚴老竟然還沒有起牀!這是凌霄沒有想到的,不是說老人的瞌睡很少麼?那這是怎麼回事?

嚴老睡眼惺忪的打了個哈欠,看着自己面前的這個年輕不由得嘀咕一聲道:年輕人果然不一樣啊,比我們這些老頭子強多了!

不急不急,現在時間還早。先吃個早餐再說吧,萬事先把肚子填飽再說!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年輕人有這個壞習慣可不行啊。你還沒吃飯吧?來,先坐下吃飯,吃了飯咱們再走! 聽到這些話,凌霄一臉的無奈。敢情是自己來早了?但是嚴老的話還是要聽的,吃飯就吃飯吧,反正又不會死人!再說了,如果沒有嚴老自己怎麼去黑市祕境?

等凌霄在嚴府陪嚴老吃完了早餐,太陽已經升的老高了!而嚴老則是一臉的平靜,彷彿是把黑市祕境這件事給忘記了一般!但是那天嚴老說的那麼嚴肅,凌霄可不相信他真的把這件事給忘記了!

凌霄幾次欲言又止,只能不停的喝着茶。最後凌霄索性也就放開了,既然嚴老都不急,自己着急什麼?一老一少就這麼喝着茶,誰也沒有開口說話!

過了一會兒,嚴老輕輕的放下了茶杯。眼神滿是讚賞的看着凌霄,呵呵一笑道:這就對了嘛,太着急可不是一件好事!年輕人要沉得住氣,這樣才能夠立於不敗之地!太浮躁了可不行,這是年輕人的通病,而你居然能夠克服。不錯!不錯!

聽到嚴老的話,凌霄這才恍然大悟。凌霄頓時站了起來,對着嚴老深深的鞠了一躬說道:小子多謝嚴老教誨,小子日後一定銘記於心!

嗯,孺子可教也!嚴老捋着鬍鬚,對於凌霄的態度很是滿意!畢竟這麼謙虛的年輕人不多見了,特別是能聽取前輩意見的,更可以說是鳳毛麟角!而特別是年輕的修煉者往往都是心高氣傲,不可一世!

走吧,時辰也應該到了!呵呵,估計現在他們都等着急了吧?嚴老忽然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對凌霄呵呵笑道!嚴老說完就自己起身走了,凌霄頓時也起身跟在嚴老的背後!

等嚴老跟凌霄到達黑市祕境的時候,那裏已經可以用人山人海來形容了。到處是修煉者,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不像是黑市祕境,倒是像菜市場一般!

而此地羣山環繞,四面八方盡是一片綠,完全找不到一點異樣!唯獨奇怪的就是這些修煉者頭上的天空一片陰沉之色,彷彿隨時有狂風曝雨來臨一般!凌霄看到這裏,心下頓時疑惑叢生!要知道來的時候可是晴空萬里,潔淨如許,而這裏居然跟其他地方截然相反!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