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小京指着最後兩行字,問道:“葉技術員,這個中草藥粉是什麼?”

葉超搖頭道:“我不清楚,是劉老闆交給我的,讓我添加到飼料中去。”

張小京沉默了一會兒,轉頭看着劉雪梅,“藥檢所是什麼時候來檢測廋肉精的?”

劉雪梅道:“9月5號。”

張小京盯着她道:“不會記錯吧?”

劉雪梅翻了翻白眼,嗔道:“這麼重要的日子,我怎麼記錯呢。”

葉超也點頭道:“沒錯,是9月5號。”


張小京沉吟片刻,道:“嗯,看來問題就出在中草藥粉裏面了。葉技術員,豬場還有這種中草藥粉嗎?”

葉超搖頭道:“劉老闆只給了我六包,囑咐我每次添加兩包,現在已經用完了。”

張小京嘆息了一聲,看着劉雪梅道:“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就只能問你爹了。”

劉雪梅滿臉憂鬱,“我爹被關在看守所裏,我去了幾次,都不讓看。”

張小京道:“一定要見到你爹才行。”

劉雪梅憂心忡忡的說道:“那怎麼辦?”

“我來想辦法。”

第二天,張小京和劉雪梅匆匆趕到了縣公安局。

站在公安局門口,劉雪梅頓住了腳步,拉着張小京的手,滿臉狐疑的問道:“混蛋,你是不是在騙我,你怎麼認識公安局局長?”

張小京拖着她往裏走,笑道:“雪梅,你別管那麼多,跟着我走就是了。”

“站住!”


就在張小京矇頭往大門裏闖的時候,一個派頭十足的老警察叫住了他。

張小京不得不停下來,轉身看着老警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

“你們找誰?”老警察冷冷的問道。老虎雖然年老體衰,但餘威仍在。

張小京看着他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心裏不爽,也不跟他客氣,嘴裏吐出了簡簡單單的三個字:“羅再旭。”

在公安局門口,還敢直呼羅局長的名字,這小子難道有什麼來頭?老警察驚訝的瞪圓了眼睛,仔細的打量着張小京。

“你……你有預約嗎?”

“什麼預約?”張小京一頭霧水。

老警察不由得老臉一寒,“對不起,沒有預約,不能見羅局長。”

這態度,立即就讓張小京感到更加的不爽。

這是以貌取人的節奏?

難道爲人民服務的人民警察,都是這種狗眼看人低的貨色?

於是,張小京拉着劉雪梅,走進了門衛室,“啪”的一聲,往唯一的一張椅子上一坐。張小京的舉動立即讓老警察傻眼了。

你丫的,究竟是何方聖神,老虎的凳子你也敢坐?

緊盯着老警察,張小京一字一句的說道:“你打個電話給羅再旭,就說一個叫張小京的找他。”

太目中無人了!老警察一下子怒了。“你神經病吧,敢在公安局撒野!”

“混蛋,我們還是走吧。”劉雪梅扯了扯張小京的衣角,不安的勸道。

張小京拍了拍劉雪梅的手,安慰了一下她,盯着老警察道:“你說什麼?”

老警察一臉輕蔑的說道:“羅局長可是日理萬機,每天要見他的人,排隊可以圍着縣城繞一圈,你以爲你是誰,你想見就見?”


如果對方不是個老頭,張小京真想一拳轟過去。

“怎麼回事?”就在這時,門口突然傳來一道柔柔的聲音。

順着聲音看去,張小京發現面前站着一位英姿颯爽的女警察,大約三十出頭成熟美女。

她衝着看過來的張小京笑了笑,接着將目光投向老警察。

老警察一臉鄙夷的瞪着張小京:“唐主任,這是個神經病,居然強行要求見羅局長。”

總監沒好氣的回罵道:“你他娘才神經病,我只是讓你打個電話,至於見不見隨便他,怎麼就叫強行了?”

“好了,別吵。”成熟美女制止了爭吵,笑容可掬的看向張小京:“這位先生,請問你找羅局長有事嗎?”

張小京看了一眼成熟美女,訕訕笑道:“想請他幫個忙。”

曰!請人幫忙你還這麼拽?老警察對面前這個無知男孩的鄙視達到了極點。

“幫忙?”成熟美女帶着懷疑的目光打量着張小京:“請問先生貴姓?”

來公安局找羅局長的,哪個不是求他幫忙的?但都是藏着、掖着的,怎麼會如此直接跟不認識的人說呢?

這人若不是大有來頭,就是傻帽一個。

“張小京。”

成熟美女考慮了一下,接着笑道:“先生,麻煩您稍等,我打個電話問一下。”

看着成熟美女摸出手機,張小京暗想,看來人民警察還是有善良的人。

成熟美女撥通了電話,衝着張小京做出一個不要出聲的手勢。

緊接着,她就轉身笑着說道:“羅局長嗎?有位自稱是張小京的大男孩,說是來找你有事。”

緊接着,成熟美女的笑容凝固了,猛的回頭看向張小京:“先生,您確定你叫張小京?”

“如假包換。”張小京笑了笑。

成熟美女立即轉身說道:“是的,確定,他就是張小京……噢,好,好。”

掛掉手機,成熟美女轉過身笑着說道:“張小京先生,麻煩您稍等一下,羅局長將親自下來接您。”

說完,成熟美女打量張小京的眼神就變了。

唐嬋是辦公室主任,正好路過這裏,看到有人和門衛發生爭執,特意來一看究竟。這段時間,公安局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動,王有爲因爲貪污、受賄等原因已經撤職查辦,羅再旭以第一副局長的身份主持日常工作,她這個辦公室主任不得不小心應付。

老警察頓時傻眼了,除非是來了上級領導,他還沒見過有哪位局長親自到大門外來迎接一位普通的老百姓!

這小子真是大有來頭啊!老警察忽然感到了一陣寒意。

不一會兒,一身警服的羅再旭出現在大門口,意氣風發的模樣。

站在門衛室門口張望的唐嬋,立即笑咪咪的走上前去迎接。

“小京,真的是你啊。”剛剛走進門衛室的羅再旭,笑容可掬,主動握着張小京的手。 羅再旭出身貧苦家庭,上面沒有靠山,連他自己想都沒有想到,能夠有朝一日主持公安局的日常工作,而這一切全是拜一個叫“張小京”的人所賜。


所以,他怎麼可能忘記“張小京”這三個字,以及那張靦腆的臉蛋呢?

上回在審訊室裏,羅再旭親眼目睹了十幾個警察瞬間被張小京彈飛的情景,幸虧他那時沒有動手。

還有,爲了救這小子,連1538部隊的盧師長、縣委書記高天平都親自出馬了,這是一尊什麼樣的大神?

這小子簡直就是一個令他又愛又怕的魔神!

羅再旭心裏還有個小九九,指望能找個機會巴結張小京一下,更上一層樓,把副局長前面個“副”去掉。

今天,這尊魔神竟主動找上門來,這樣的機會,他怎麼會讓它溜走呢?

“羅局長,你們公安局的大門還真是難進啊!”張小京搭着羅再旭的肩膀,回頭看了看正傻眼的老警察,“剛纔還有人罵我神經病呢。”

“誰?”羅再旭立即變臉了。

老警察頓時嚇得老臉煞白,冷汗直冒。

唐嬋急忙湊過來笑道:“哎呀,都是玩笑,玩笑。”

“玩笑?”張小京撇了撇嘴,“好吧,就當是個玩笑。”

他也沒想過要計較。和那些狐假虎威,狗眼看人低的人計較,他還真沒這樂趣。

可是,樹欲靜而風不止。羅再旭板着臉看向唐嬋:“唐主任,誰冒犯了小京,我希望你處理好。”

唐嬋身子一顫,急忙陪笑着點頭應是。

羅再旭也把手搭在張小京的肩膀,笑着道:“小京,到我辦公室喝茶去。”

張小京訕笑着推辭道:“喝茶就不必了,羅局長,我求你一件事。”

羅再旭毫無遲疑的說道:“什麼求不求的,你說,我照辦就是。”

“我想去看守所看望一個人,求你行個方便。”

“看守所?”羅再旭愣了一下,“你有親戚關在裏面?”

張小京點了點頭,“嗯。”

羅再旭立即緊張起來,“誰啊?”

“劉原濤。”

“他?濫用廋肉精的那位?”

對於“劉原濤”這個名字,羅再旭並不陌生。這段時間,全國都在進行食品安全治理活動,打擊濫用廋肉精是這次活動的重點。

張小京又點了點頭,“他可能是被人陷害的,有些事我想找他澄清一下。”

羅再旭緊張兮兮的問道:“小京,劉原濤是你什麼人?”

“我女朋友的爹。”

羅再旭臉色一變,這小子未來的岳父啊,這關係很不一般,要是處理不妥的話,自己的指望可就要落空了。

張小京見他舉棋不定,笑着道:“羅局長,不方便?”

羅再旭回過神來,連忙道:“方便,這有什麼不方便的。”

頓了頓,接着道:“他真是被陷害的?”

張小京道:“從我們目前掌握的證據來看,極有可能是被人陷害的。”

“這樣啊。”羅再旭想了想,“那你等我一下吧。”

說完後,羅再旭放開張小京,疾步往公安局大樓走去。

唐嬋看到自己的局長都主動的跟眼前這個大男孩勾肩搭背,親熱的跟親兄弟似的,除了好奇之外,也生出一絲攀附之心。

等到羅再旭走後,唐嬋主動將妖嬈的身軀挨着張小京,笑得跟朵鮮花一般,“小京,你這點小事,其實不必驚動羅局長的,姐姐給你打個招呼就可以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