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林站在泥潭邊,笑嘻嘻的看着狼狽不堪的幾人。

這時那老大,也算是看清了張林的樣子,原來他們被哪吒耍了。

老大指着張林,氣的說不出話來,張林則是懶得理會這些小屁孩。

他還要去鎮子上看看熱鬧,張林離開之後,剛剛進入鎮子當中。

結果所有的村名,都像是見到了妖怪了一般,快速閃躲。

對於此,張林也很是無奈,他又沒做什麼,不就是魔丸附體嗎?

可那魔丸已經被太乙真人封印了,不用這麼害怕吧!

這些村名對於張林的敵視,張林也不在意,魔丸,真正的魔丸恐怕是大家的心魔吧!

人心的力量是恐怖的,你若不善,便覺得只要有一點侵犯利益的人,都覺得是妖魔。

久而久之,跟風現象嚴重,也造成了如今的局面。

不管村民,張林悠然自得的散步,不知不覺來到了一個小漁村。

每過一段時間,張林便會來這裏一趟,這是副本世界的劇情走向。

哪怕張林逃避,也避免不了一切的發生,那他還不如好好面對算了。

因此來這小漁村看看,是張林這段時間的習慣。

只要那個妖怪出現,那一切也就開始了,張林的準備時間,也算是徹底沒有了。


張林想着這些的時候,小漁村突然有了奇怪的動靜。

這動靜,讓得張林的神情一緊,那傢伙終於來了嗎? 張林一雙大眼睛,朝着出現動靜的地方看去。

那邊除了一些水缸之外,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可熟悉劇情的張林,卻是明白,那個出場的怪物,可是會變形的。

怪物若是變成水,藏在這水缸中,那可是很難找到的。

那怪物來自東海,可能是申公豹那傢伙安排的。

不多想這些,張林靠近水缸,一個個水缸查看起來,必須儘快確認那怪物在不在這裏。

那怪物,張林沒什麼想法對付,不過他的一些舉動,會讓得張林接下來有些麻煩。


如果能解決的話,那自然是儘快解決。

張林已經看完了水缸,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旺。”

這時候,一聲狗叫,突然吸引了張林的注意。

張林朝着狗叫的地方,快速奔去,絕不能讓這怪物跑掉了。

一個蹦跳,跳到了屋頂上,張林看到了那怪物。

怪物長的肥胖無比,頭上是一個魚頭,就跟個魚頭怪物一樣。

對於這魚頭怪的名字,張林也有點印象,似乎是叫什麼海夜叉。

張林打量這魚頭怪的時候,魚頭怪也在看着張林。

他只不過是來偷一隻狗,也沒做什麼,而且這還是龍王吩咐的。

至於龍王爲什麼要這麼做,魚頭怪想不明白,他則不怎麼愛思考,對於這些也懶得去想。

突然出現的張林,倒是嚇了魚頭怪一跳。

張林指着魚頭怪說道。

“妖怪,放開那條狗!”

魚頭怪無奈,好事被破壞,那就不吃狗了,這哪裏來的小孩,好大的膽子。

魚頭怪凶神惡煞的說道。

“小屁孩,哪裏來的,居然敢管本大爺的好事。”

張林沒有回答他,而且速度一腳踢了過去,正中魚頭怪的大肚子上。

魚頭怪被張林這一腳,踢的飛出去好遠,他好歹也是宗師中級的怪物,居然被張林一腳踢飛。

到了這時候,魚頭怪也明白,張林不好惹,這小孩實力不弱,這裏是人類的地盤,得趕緊撤退。

於是魚頭怪想也沒想,轉身就跑。

見到魚頭怪的動作,張林有些無語,這傢伙好歹也是宗師中級的實力,見到自己一個鑽石低級的,居然連打的勇氣都沒有。

現在狗已經得救了,那就解決了這魚頭怪。

張林快速追了上去,由於他的力量強大,無法控制,一不小心,便弄壞了幾堵圍牆,幾座房屋。

見到周圍的動靜,張林只能搖了搖頭,只能說古代的建築,實在是不行,都是泥巴房屋。

張林只是震動一下,房屋便坍塌了,張林想控制力量,也沒辦法。

魚頭怪走點飛快,不過張林的速度也不慢,他見短時間無法逃出去,只能想辦法先躲起來。

魚頭怪正好見到了前方,有幾個水缸,這倒是一個好藏身的地方。

於是魚頭怪,搖身一變,化做了一灘水,躲在了其中一個水缸當中。


張林緊跟其後,追到水缸這裏,便沒了動靜,他自然想到了,魚頭怪肯定躲在水缸中。

早知道是這樣,張林剛纔就應該把這些水缸給毀滅掉,私自損壞他人物品,雖然有些不好,不過張林這不是抓妖怪嗎?

想到這些,張林大力一拍,一個水缸飛了起來。

張林對着水缸吹了一口氣,一道火焰噴射了出來。

這是哪吒自帶的技能,掌控哪吒身體的張林,自然也會這個法術。

三味真火一出,水缸的水很快被蒸發。

張林如法炮製,一個個水缸摸索過去,眼看着就只剩下最後兩個水缸了。

化做一灘水的魚頭怪,見到張林的舉動,別提有多無語了,這傢伙是鐵了心要弄他。

現在躲下去是不行了,只能打了,於是魚頭怪從水缸中躥了出來。

魚頭怪剛剛化作形態,張林一拳打了過去,震的魚頭怪退出去好遠。

張林的力量雖然強大,一般的宗師低級強者,都有些承受不住。

哪怕是魚頭怪的實力是宗師中級,此時承受起來,也有些難受。

好在魚頭怪手段多,能化水,皮糙肉厚的,身上還有着其他法術。

魚頭怪被震退之後,剛剛穩住身形,張林便衝了過來。

魚頭怪見此,也不混亂,只是嘴巴一張,大量的泡泡,從他的口中冒了出來。

張林在見到這個泡泡的時候,飛速後退,知道劇情的張林,自然明白這泡泡的厲害。

只要這泡泡一但碰到人身上,便會把人變成了雕像。

魚頭怪吐出了許多泡泡之後,也沒有戀戰,頭也不回的開溜。

對於打敗哪吒,魚頭怪沒什麼興趣,如今老龍王吩咐的事情,他已經做好了,自然是趕緊離開這裏。

魚頭怪快速逃離,一下子就消失在了張林的視線當中。

張林見到這一幕,神情一緊,這魚頭怪實力也就一般,可手段太多了,要想抓住他,沒那麼簡單。

張林舉起一個水缸,拍散了四周的泡泡,飛速便前方追去。

魚頭怪這次來了,他就別想輕易逃離, 如果張林不追,導致劇情變動,那一切可就完了。

如今的副本世界,天罰已經讓得張林岌岌可危,若是劇情變動,那張林只會遇到更大的危險,因此他必須按照劇情的路線走。

張林驅散了泡泡之後,接着追了上去,不能讓魚頭怪溜了。

如果不出意外,海邊還有人在等着他呢?兩人聯手,魚頭怪跑不了。

張林剛追出去,化作水的魚頭怪便感受到了。

名為神諭的罪

“這陰魂不散的傢伙,既然你要追,那我也不客氣了。”

說着,魚頭怪在小漁村裏竄行了一陣之後,攜帶着一個小女孩快速離開。

對於這一幕,張林早就有所預料,一切都跟劇情一樣。

就目前來說,張林到是不用擔心什麼,那就按照劇情的來就行了。

張林接近了化形爲水的魚頭怪,兩人快速朝着東海奔去。

這時候,看起來就像是張林抓住那小女孩一樣。

路過的村民也看到了,紛紛認爲是張林綁架了小女孩。

張林知道如此,說了也只是狡辯,只有抓了魚頭怪,一切都好說。 張林對着魚頭怪喊道。

“現在投降,少受點苦。”

魚頭怪不理會,仍然朝着奔去,化作水形態的他,張林抓都抓不到他。

正是因爲有這一點保證,魚頭怪絲毫不驚呼,真要打起來,他或許不是張林的對手。

不過張林要想對他完成傷害,也沒那麼容易。

對於水形態的魚頭怪,張林眼神微微變化,這傢伙還挺奸詐的,知道自己對付不了他。

不過事實真的如此嗎?

要知道張林可是會三味真火的。

三味真火一出,直接把魚頭怪這水形態給蒸發了。

就算蒸發不了,魚頭怪也得受到一些傷害,到時候就得被三味真火燒回來。

張林大眼睛一轉,嘴巴一張,一口三味真火,直接噴了出去。

魚頭怪突然感覺身後火熱熱的,沒有回頭看,他也知道有危險降臨。

爲了化解危險,魚頭怪想也沒想,直接把小女孩託了起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