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面的通難身體猛地一震,直接喊了出來,差點把江北的耳膜都給震穿了……

這尼瑪。

隨後,在江北一臉詫異的目光中,只聽得通難繼續道:“我通難,雖然不才,但是卻願意爲我們幽冥族鞠躬盡瘁!同樣的,我作爲萬魔宗的一員,也願意爲尊者分憂!”

“我只怪我通難太過貧窮……但是,尊者!我相信,在場的諸位定然是願意爲您分憂解難的!”通難聲色俱厲的說道,隨後,直接看向了下方在場的諸位。

下面的那些大佬們一個個那心裏可真是臥槽臥槽的……

前面剛說完,這就開始了?

拉屎撒尿警告了啊!

這特麼,騎着脖子的警告啊!


江北雙手合十,心裏默唸着,“這這這,這真不是我教的啊,這都是通難小兄弟自己悟性好!這是個人才!”

而下面的那些人更迷茫了,他們發現他們好像不認識這個世界了。

下一刻!只見站在臺上的幽冥尊者突然睜開雙眼,看向了他們!

“不知,諸位可真的和我這通難小兄弟說的一般?願意與本尊結緣?今日,若是諸位幫助了本尊,那日後……”

後面的話,他沒有說,剩下的,要交給在場的各位大佬們自行去腦補。


這是個機會,是你們一飛沖天的機會!

在場的人都意識到了這個機會,但是,他們明顯有些不願意相信,這個機會竟然來的這麼快!

尤其是站在最前面,最中央的石磊,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背脊發寒。

完了,報應來了!

這尼瑪!

“本尊已經說了,本尊此前乃是一階出家之人,最相信緣分……既然各位都不知道該怎麼辦的話,本尊也不爲難你們。”江北雙手合十,極爲道貌岸然,隨後,竟然直接將目光掃向了下方的石磊。

老小子,你別忘了,你之前嚇唬過本尊,沒想到吧,本尊成事兒了!

那石磊看到這一幕,當時心裏就就是一咯噔,完了犢子了,今天我這儲物戒指要空!

再看看一旁的通難,心裏更是直接發涼。

拉屎撒尿警告了啊!

“石護法……”

只聽得江北突然開口,目光直視那石磊。

而那石磊,更是趕忙上前一步,吞了口唾沫,沉聲答道:“幽冥尊者,屬下在!”


沒什麼辦法……不敢不答應,這幽冥尊者要是怒了,可就不是那麼簡單能處理得了的了。

只希望……大哥,您手下留情啊!

“不知,石護法,可願意珍惜一下我們這次的相遇?是否願意與本尊結緣?”江北牙一呲,露出了極爲和善的笑容,如沐春風一般。

當然,這是他自己的感覺。

在這石磊眼中看來,這笑容簡直就是吃人不吐骨頭那種!

再看看那通難……又警告了啊!

“屬,屬下願意!”石磊硬着頭皮喊了出來,之後,感覺自己周身的力氣瞬間被掏空了!

完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攢了點積蓄,估計這麼一下,都沒了!

而江北聽到這話,頓時心裏一喜!

“很好!本尊先在此多謝石護法的大度了!既然如此……本尊欠你一個人情,以後有事了,直接來我這幽冥峯找本尊便可!”江北一臉淡然的說道。

聽聞此話,那石磊目光明顯的一凝,欠自己一個人情?

“當然,若是石護法不要的話,那便算了,本尊一般不喜歡欠人家人情,無量壽佛!”

這你叫人家石磊怎麼辦?

前腳說欠個人情,後腳又特麼這麼說?畫個大餅,看都不給我看一眼的?

“不敢,屬下自然不敢讓幽冥尊者欠下人情,能與尊者結緣,是屬下的造化。”石磊如同是吃了老鼠屎一般,那叫一個難受,但是他還不得不這麼說。

畢竟他是那個打了頭陣的人……

“通難啊……”江北還是那副道貌岸然的樣子,瞥了一旁的通難一眼。

而通難,當時就懂了!露出一個我都懂的微笑,然後,“是!尊者!”

隨後,直接朝着下方大步走了過去!

“敢問石護法,這個緣,要結得多深?”江北再次問道。

“這……” 這緣分要結得多深?

而江北,很顯然也明白,大家現在都在糾結着……

但是這個時候,他得給大家來個指標。

“咳咳……”江北輕咳兩聲,打破一下這尷尬的氛圍,繼續道:“按照常理來講,本尊結緣,都是十萬靈石起步的,但是,鑑於我和諸位實在太過有緣,咱們就五萬起步,五萬就是零牌,六萬是對子,七萬就是同花,八萬就是三條……以此類推,十萬那就是順子,十五萬就是四條,二十萬,就是同花順!”


在場的諸位大佬:“???”

這特麼是什麼路數?

而一見到在場這些大佬疑惑地目光,江北心裏當時就是咯噔一聲。

不好!

看來自己的南北賭場還是沒打開這萬魔宗的市場!

他們竟然連德州撲克都不會玩!

“諸位,這只是一個緣分深淺的問題……若是不想與本尊結緣的,本尊……也自然不會勉強諸位,只是,我這幽冥峯山有點高,諸位下去的時候一定要記得慢點走啊。”江北還是那如沐春風的笑容,依舊是他自己才這麼認爲。

在場的人看到這一笑容,那真是背脊發寒!

怪不得這幽冥尊者能讓位高權重的冥神尊者甘心讓出來這萬魔宗掌舵人的大位,好狠的一人啊!

怒氣值+100+100+100……

“石護法,你先來表個態?你覺得咱們之間的緣分,值多少?該結多少的緣分呢?”江北牙一呲,笑的那叫一個開心,彷彿已經見到大把大把的靈石朝着自己鋪面而來了。

來吧!砸死我!拿你們的靈石砸死我吧!

石磊的冷汗唰的一下就下來了。


這是一個歷史性的難題。

給靈石給得少了吧,結緣結得太淺,自己這個表率作用沒做好,要是給得太多了吧,他讓其他的那些大佬們怎麼辦?別人且不說,自家那刑律堂的堂主回去了之後就得第一個把他幹翻。

兩邊都得罪不起……

這個時候,靈石不靈石的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這特麼怎麼辦啊!

等等!既然這幽冥尊者說的是從五萬靈石打底,而且還是看在緣分上,直接給打了個對摺,那他……

再看看那通難,持着刀就站在一旁,拉屎撒尿警告來了!

“幽冥尊者!小人刑律堂護法長老石磊,願意與尊者結緣!這個緣!我先結個順子!”石磊一臉莊重的說道。

江北當時就驚了,這是個老手啊!看來之前在南北峯玩過?

而且,這麼財大氣粗的?上來就是十萬?

都不帶講價的?

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開門紅?

嘖。

失策失策啊,看來這個定價還是少了點,這幫宗門的蛀蟲,這些年不知道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呢,很可能比當初他爹都過分。

隨後,只見那石磊,一臉難受的又看向那通難……

“瞅啥瞅,四條是十萬!”通難挑了挑眉毛,肆意妄爲。

賊尼瑪。

石磊要罵娘了。

偏偏他還沒什麼辦法,深吸一口氣,閉上了眼睛,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中又取出了一個儲物戒指,一臉難受的遞給了通難。

“通難護法,這是十萬靈石,與尊者結緣用的,希望能爲尊者排憂解難。”

怒氣值+222

江北很享受這一刻。

一邊拿着人家的靈石,一邊還能吸收着他的怒氣值,這簡直就是人生巔峯啊!

問題不大。

“很好,繼續,那麼爲了防止大家有看不起本尊的,嗯……也就是不想和本尊結緣的,請站出來,本尊想好好認識認識這種勇武之輩。”江北覺得他說的很真誠。

是的,他在很認真的刷這些人。

果然。

怒氣值+100+100+100……

你特麼這麼說了,我們還怎麼站出去!我們不敢啊!要是你說想結緣的舉一下手,那我們可能就不舉手了,矇混過關一下……

而且,勇武之輩?

不解緣就要打一架還是咋的?

再看看那站在他們面前,那個左護法通難,好像……背後藏着個什麼東西?

嗯?大哥,你刀露出來了你知道嗎?

“誒?沒人看不起本尊?很好很好,看來諸位都想與本尊結緣。”江北笑的更真誠了,隨後直接一屁股坐在那。

“咱們也得按部就班的來,這位兄弟,是李晟吧?”江北一指宗門長老那一排的第一個。

“是!尊者!屬下乃萬魔宗大長老,李晟!”李晟心裏還激動,他覺得這個緣,結得算是值了!

幽冥尊者竟然跟他叫兄弟!

這特麼……值啊!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