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完全肯定,沒有半分猶豫。

沒有人比自己更清楚煉器成與否,儘管這一次的煉製成功有太多運氣成份。虧得重生之火蛻變的一剎那天地之力降臨,讓的自己清晰感悟那一瞬間三維之火的奧秘,加上完美狀態,方才煉製成功。

冥冥中自有註定。

「嘩!~」光芒綻放后,徐徐黯淡下來。

林風凝視前方,心之感悟極盛,親手煉製出這個天階星寶『圂』,有著太多的感觸。而在煉製成功的那一瞬間,自己恍然間已是有些明白這天階寶物是為何等的存在。

圂!

林風眼眸炯亮。

前方。光芒退散后,所剩下的是一簇固體的火焰形態存在。

仔細看去,在那火焰中央處,有著一分微亮光芒在閃爍著,就好似一盞燈閃亮,極為奇特。儼然如活物一般,和地階的星寶完全不同,紅色的火焰有著淡淡的橙色之彩。顯然是天階橙級的先天寶物。

然……

「並非如此。」

「圂的品階,並非一成不變。」

「而是由『神獸精血』的品質而決定。」

林風雙眸粼粼閃動。

右手一探。便將煉製成功的星寶『圂』握入手中。並不算大,盈盈一握,看似火焰然火之元素力量僅僅只是一層『外衣』,星寶圂真正的力量,來源於神獸精血的強大。

「果然是這樣。」林風暗凜。

此刻,感悟清晰自如。

抬起頭。望著眼中流光溢彩的三人,林風不禁莞爾一笑。從南宮夫人三人眼中,自己完全看得見那期盼之色,帶著濃濃的希望,還有一種忐忑的心境。呼吸都是急促無比。

「喏!」林風將星寶圂拋了過去。

隨意的動作,卻是讓三人面色一變,王石手忙腳亂的連是接住,身體微微顫動。


這可是天階星寶!

只有在傳說中才有的存在!

如今,卻近在眼前。

而且,是由煉器師所煉製而成,創造了歷史!

望著圍聚在一起,興奮難耐的三人,林風並未參與其中,只是輕舒了一口氣,穩定下心神。確實,自己創造了一個奇迹,而此刻心亦是相當的喜悅,然……

這並不代表自己就這麼滿足。

天階寶物,誰會嫌多?

自己既然能成功煉製出一個,就能煉製出第二個,第三個,甚至無數個!

「星寶『圂』。」林風暗喃。

「天階寶物,聖級強者便能掌控,倘若能批量煉製,對我南方域武者來說……」

「這將是一個巨大契機!」

變強的契機!

林風心之涌動,難以平靜。

自己很清楚這星寶『圂』代表著什麼,天階的寶物,能將聖者力量硬生生拔高一籌。在這場滅世的巫妖之戰中,人族本就苟延殘喘,而自己所掌控的南方域如今雖無恙,然被牽扯入這場戰爭是遲早的事。

要扭轉命運,不能單靠自己一個人。

而如今,星寶『圂』的出世,將是一把極為重要的鑰匙!

扭轉命運的鑰匙!

「呼,吸~~」深呼吸,林風徐徐閉上眼。

剛是經歷一場完美的煉製,此刻對於『三維之火』的感悟,對於整個星寶『圂』煉製的過程,包括奧秘的感悟都是最深刻之時。好好利用這段時間,就算未能領悟奧秘,自己也必然受益匪淺。


這,不僅是自己的機會。

同樣是整個人族崛起的機會!

…(未完待續。。) 所幸女廁所里沒有人。

我推開一扇虛掩的門,側身鑽了進去。誰料……裡面居然有人!

我驚出一身冷汗,腦筋還沒來得及轉彎,身體已經先行拖動雙腳來到那個女生面前,在她還沒來得及發出尖叫聲之前,搶先一步捂住了她的嘴。

「唔唔……」對方掙扎著,發出幾個意義不明的音節。我從她的眼中看到恐懼,也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情況不對,事態緊急,我靠近她半步,把她的嘴捂得更緊了。

心情緊張之下,我呼吸急促,一秒鐘連吸兩三口氣,頓時感覺到了異樣。

本來廁所都是臭的,女廁和男廁都一樣,不同的只是一個是很臭,一個是非常臭。不過這個廁所因為有這個女生的存在,所以氣味變得清淡了許多,甚至還有一絲淡淡的清香往我鼻孔深處直鑽。

我呆了一呆,突然腦子進水,作了一個決定——我決定放開她。

「噓……」我壓低聲音對她說,「你別喊,外面很多人在追我,我躲一躲就出去了。我現在放開手,你不要叫,好嗎?同意的話你就點點頭。」

「唔唔……」對方再次發出幾個意義不明的音節,同時點了點頭。

我見對方同意,便也鬆開了我的手。當然,我的手沒有離開她的嘴太遠(這是彈吉他練出來的好習慣),萬一她說話不算話——畢竟她剛才沒有說話,我不得不防——要張口大叫,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對方確實沒有叫,因為她認識我,我也認識她——我們剛才還在外面見過一面。

她是莫玉露。

莫玉露恐懼一去,馬上恢複本性,直接打了我一下,說:「死石磊,你嚇死我了!」

我苦笑:「我也不知道是你啊玉露……你……上廁所怎麼不關門?很危險的你知道嗎?」

莫玉露撇嘴說:「誰說我沒關門了?我剛把門打開準備出來,你就竄進來了,能怪我嗎?」

我向她道歉:「好吧,是我不對,我不該上女廁所的……」

「你本來就不該上女廁所!」莫玉露不客氣地說。

我說:「我知道啊,不過學校里太多人追我了,我也是走投無路了,這才鑽到女廁所來……」

「很多人追你?」莫玉露疑惑地問,「你的身份暴露了?」

我點頭:「因為手賤,扔了一封情書,結果被人認出來了……」

聽到居然是這麼個情況,莫玉露笑得直打跌:「你也真夠倒霉的……」

「也還好,還不算倒霉到家,起碼遇到了你。」我說著,心情也變好了些。

莫玉露追問:「遇到我又怎樣?」

我有些慶幸:「幸好遇到了你,如果是別人在這裡的話,那我就完蛋了!」

「對呀!說起來……你膽子也真夠大的,就不怕我假裝答應,然後出去叫人把你堵在廁所裡頭?」莫玉露側頭望著我,那模樣兒居然有幾分嫵媚。

我看得呆了,不自覺地說:「你要真這樣做的話,那我也認了……」

莫玉露「嘻嘻」一笑,沒有說話。

雖然她的模樣挺招人喜歡,可我也只是心動了兩三秒。想到現在被困在女廁所裡頭,我仍然不免發愁:「不知道他們走了沒有?也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才能出去……」

莫玉露說:「我出去幫你看一下吧。」說著開門走出去,又叮囑我說,「我走後,你把門關好,別人叫門,你不要輕易打開。」

我點頭說:「我知道,你快去快回!」

莫玉露鄭重地說:「我不會扔下你一個人不管的。」她說著就走了,而我,卻被她這句無意中說出口的話擊中,激動得不能自已。 「烀~」重生之火涌動。


自主的從身體中散發,簇起澤耀。

雙瞳精光閃爍,不斷重複模擬之前煉製成功一幕,以心來感應『三維之火』的深刻奧秘。那種感覺很短暫,卻很神奇,恰好因為重生之火的等階提升,使的整個身體與天地之間建立一種微妙聯繫。

奇迹,很難再複製。

星寶『圂』的煉製,並不能依樣畫葫蘆。

天琊晶,極火蠶,還有神獸精血,三種主材料每次構成都是不同,所結合而成的『感覺』,三維之火必然大不同。一丁點的細微差別,足以讓整個煉製完全改變。

然整個煉製過程,卻有許多能夠借鑒。

「碎片。」


「奧秘的根本,並不會改變。」

「其中,必有連繫。」

心中沉吟,林風深刻領悟。

失敗能帶來很多感悟,如一塊塊分散的奧秘碎片;而成功,哪怕只是『偶然』的成功,所帶來的奧秘碎片必然是一整塊的,或許散開來並不一定比失敗的奧秘碎片要多,但卻如藏寶圖一樣,是完整且正中心的碎片。

很重要!



一邊,林風感悟之中。

而另一邊,南宮夫人三人亦是研究著星寶『圂』,熱火朝天。

這不僅僅是他們見到的第一個天階寶物,最重要的是,圂並非在天地中誕生的『先天寶物』,而是在煉器師手中煉製而成的『後天寶物』!

天階先天寶物,雖然存在於傳說之中,但那是在人類地域。

在巫族境,在古域,乃至在妖族領域範圍之中,天階的先天寶物其實是存在的。

但天階的後天寶物,無論在斗靈世界哪一處都不曾擁有,哪怕是古籍記載中都沒有半字提及。這不僅是煉器師的奇迹,同樣是斗靈世界的奇迹。一個史實級的奇迹!

而此刻,這個奇迹就在他們眼前誕生。

尤其是南宮夫人更是臉蛋紅潤,頗是激動,因為她不僅親眼見證,更是親手締造。

何等的榮耀!

「形似火焰,但火之元素並不濃郁。」林羽墨美眸輕閃。

「對,就如武者所穿的星甲一樣,又或是構成『圂』的框架,已是成為其中一部分。」王石若有所思道。

「我感覺星寶『圂』就好像活的似的。」南宮夫人說道。

……

討論的不亦樂乎。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