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間,蕭遠山想到了一個可能,也唯有這樣,才能解釋,今日老爺子的態度。

“喝個茶都喝不好!”

旁邊,蕭老佯怒了一句,下一刻,他的目光,又落回到了林峯的身上,一臉的期待。

“這個,我沒意見。”

關於這個條件,林峯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回答道,他本身就是一個孤兒,當年與藤二龍在一個福利院長大,甚至連自己的姓,林峯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此,在林峯的意識中,未來他的孩子,姓誰名誰,這並不重要。

當然,林峯之所以回答的這麼直接,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考慮到了蕭家,畢竟蕭雅是蕭家的唯一嫡系,作爲一個大家族,這一點血脈,都是希望,能夠流傳下來的。

“哈哈,好!”

聞言,蕭老一聲大笑,十分開懷。

然而,誰都不知道,這蕭老爺子提的這個條件,是所謂何? 蕭家出來後,林峯去了一趟市委大樓,與彭萬里進行了一番深聊,而從彭萬里的口中,林峯獲知,秦家有意想讓秦歡回京城,對此,林峯並沒有發表什麼意見,因爲,這種事情,林峯也不好干涉,一切,還得看秦歡怎麼選擇,當然,不論秦歡的選擇如何,林峯都是會站在秦歡的一方。

一個上午,可以說,林峯都是在奔波中度過,期間,林峯返回了一趟鳳凰軒,如今的佘山別墅,已經是固若金湯,嚴春雷所帶來的那些精英,林峯把他們全部留了下來,入住在佘山別墅內,當然,每一個人,林峯都是分配了任務。

另外,冷三這邊,將金海市的全部事宜,都交給了夜空,而夜空,應該也有這個能力,來做好這項工作。

將金海市的一切,安排妥當,下午林峯出現在了機場,不過,冷三、姜衛國他們早就已經到了,不出意外,夏宇、葉擎、李虎、黃小蠻也都在。

“你們怎麼都這麼早啊?”

林峯走近身去,開口問道,這距離登機可還有半個多小時呢,而且,看他們的樣子,似乎已經到了有一陣子了。

“嘻嘻,這不,怕堵車,所以,我們就提早了兩個小時。”

黃小蠻咧嘴一笑,這事兒,還是他提議的,可別說,昨晚回去,黃小蠻興奮的幾乎一晚沒睡着,就連老爹黃大治,也都高興了一晚上。

警衛員啊!想想,就激動,光宗耀祖啊!

“昨晚沒睡好吧?”

忽然,林峯問道了一句,心想,這小子,是不是興奮的有些過頭了,這一趟進京,可不是去旅遊、玩耍的。

“啊,老大,你連這都看的出來?”

聞言,黃小蠻一怔,疾呼道,一臉的不敢相信。

對此,姜衛國、冷三等人一陣無語,感情這貨早上起來都不洗臉、照鏡子的嗎?

“若是你昨晚睡的好,今天就不會頂着兩個熊貓眼了。”

林峯拍了拍黃小蠻的肩膀,開口道,說着,示意大家向着候機廳走去。

“熊貓眼,有嗎?哎呀,貌似今早忘記洗臉了!”

黃小蠻一拍腦袋,頓時,想起一件事情來。


……

林峯離開金海市時,沒有讓任何一人前來送行,因爲林峯不喜歡那種離別的悲傷,再說,他林峯又不是,不會再回來。

由於距離登機還有一會,一行六人,就在候機廳等候了起來。

林峯倒是隨意,身上穿着一套休閒服,提了一個黑色的旅行包,輕身簡裝,而黃小蠻他們,可就正規多了,一個個穿着黑色的西服,雖然沒有一致的打上領帶,但是,五個人同樣的裝束,依然是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特別是當衆人發現,這五人的存在,都以中間那位年輕的青年爲中心時,心中第一時間想到的可能,那便是保鏢,於是,那些目光,不由都落在了林峯的身上,打量了起來。

候機廳的某處,這裏並不起眼,然而,卻是端坐着三人。

中間一人,頭上戴着一頂棒球帽,將帽檐壓的很低,黑髮輕束於腦後,帽檐下,戴着一副墨鏡,墨鏡的框架很大,足以遮去半邊的臉頰,身上,一件米色的風衣,將整個身體都給包裹了起來,天藍色的牛仔褲下,踩着一雙半指來高的高跟鞋。

“語嫣,你就真不擔心被人發現?”

左邊一人開口,輕聲說道,此人的年紀約莫在四十歲左右,但是,保養的十分好,臉上看不出一點歲月的逝去,連一絲的皺紋都是沒有。

“小姨,你放心了,以前我們都是走VIP通道的,誰會想到,我們這一次會在候機廳呢?”

唐語嫣回答道,聲如黃鶯,一珉一笑間,傾國傾城。

“哎,就你聰明,希望是這樣吧。”

被稱呼爲小姨的婦人,輕嘆一聲,不過,這時候,她的目光,卻是不由看向了某個方向。

“那不是葉擎嗎?”

婦人名叫唐紅,心中低喃了一聲,唐家在京城雖然不是什麼紅色家族,但是,卻也有着一番家底,因此,與不少家族之間,多少還是有些聯繫的,其中,葉家,就屬關係不錯。

而葉擎,唐紅見過,並且印象還十分的深刻,因爲當年唐紅還有意想要撮合唐語嫣與葉擎,可惜,兩人似乎並不來電,一個熱衷於影視音樂事業,一個則是迷戀於在軍,後來,這事,就不了了之。

這也是唐紅心中的一個遺憾,畢竟,若是唐家能夠與葉家聯姻,對於唐家而言,絕對是一股巨大的助力,畢竟,葉家在京城,那可是真正的大家族、是一流勢力的存在。

只是,眼前的一幕,讓唐紅有些不解,因爲此刻葉擎的樣子,有些兒像是一個跟班,更像是一個小弟。

“語嫣,你與葉擎,還有聯繫嗎?”

不由的,唐紅輕問了一句。

“葉擎?沒有聯繫。”

聞言,唐語嫣微微一怔,不知道自己的小姨怎麼忽然又問起了這個事情。

不過,下一刻,唐語嫣順着小姨的目光望去,便就知道了原因,因爲就在那邊,唐語嫣發現了葉擎的身影,只是,唐語嫣的目光,在葉擎的身上,停頓了片刻之後,便就落在了那一位,被簇擁的青年身上。

劍起風雲 是他!”

唐語嫣微微一愣,瞪大了眼睛,口中,更甚至發出了一聲驚咦。

“怎麼,你認識?”

唐紅問道,唐語嫣的這一聲驚咦,自然是引起了她的注意,因爲在唐紅的認知中,唐語嫣可從未對哪一個男性,如此的失態過。

當然,前提是唐紅知道,唐語嫣驚咦的對象,並不是葉擎,而是那一個被人簇擁的青年男子。

“我認識他,可他,卻不認識我……”

唐語嫣沒有直接回答小姨的問題,低喃道,不過,誰都沒有發現,此時的唐語嫣,墨鏡下,那一雙美眸中,隱隱有着淚花閃現,兩年了,終於再一次的,見到他了!

“此人名叫林峯,在金海市,現在是呼風喚雨的人物。”

這時,旁邊一位一直沉默不語的男子開口了道,他是唐家安排在唐語嫣身邊的保鏢,也是唐家之人。

“林峯,這個名字,有些熟悉。”

唐紅輕語,似乎在那裏,是聽過這個名字。

“他還有一個稱呼,峯少,這麼說,你應該明白了吧。”

男子再度開口,作爲保鏢,不僅要時刻保護好唐語嫣的人身安全,同時,對於其它的一些事情,也要了如指掌。

“峯少,他就峯少!”

唐紅一臉的驚訝,峯少的大名,在金海市可是如雷貫耳,他的崛起,如是神話一般,整合地下勢力,重組地方產業,建立龍虎集團,又是龍工集團的第二大股東,諸多種種光環,都籠罩在這個年輕人的身上,讓他耀眼無比,這樣的成績,哪怕是一些京城大家族的子弟,都無法睥睨。

“林峯、峯少!”

唐語嫣在心中默唸着,兩年了,終於第一次,知曉了他的名字,還記得那個夜晚,那時候,她還剛剛出道不久。

那一次,是唐語嫣去米國拍一個廣告,或許是有些水土不服,完工後回到酒店休息的時候,唐語嫣感覺身體有些不舒服,於是,便就出去想找個藥店買些中藥沖劑。

那時候,自己也還不出名,所以,唐語嫣就獨自一人離開了酒店,米國的夜晚,並沒有想象中的那種喧譁,也有比較安靜的地方,唐語嫣一個人,行走在寬敞的街道上,兩邊高樓林立,雖然有路燈,但是,夜風拂過,還是有着一些微微涼,特別當幾個魁梧的男子,將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的時候,唐語嫣不由緊了一緊衣襟,心裏不由的隱隱害怕了起來。

好在,對方只是瞥了幾眼,說了幾句聽不懂的話兒,便就離開了去。

藥店不是很遠,很順利,唐語嫣買到了自己需要的中藥沖劑,然而,就在回來的路上,剛纔離開而去的男子,卻是再度出現,只不過,此時的他們,卻是將她給圍住了。

那個時候,唐語嫣害怕極了,她剛想呼救,一個男子衝上前來,一個手刀就砍在了自己的脖頸之上。

在暈闕的那一瞬間,唐語嫣幾乎絕望了!

然而,就在她即將倒地的瞬間,一個黑影,卻是躥了出來,將她扶住,同時,一腳將那襲擊她的魁梧男子給踹飛了出去。

藉着路燈,唐語嫣看清了這道黑影的面容,他很年輕,剛毅的面頰上,有着一雙明亮的眼睛,很清澈,微挺的鼻樑,不算十分英俊,但卻讓人有着一種發自於內心的安全感,漸漸的,唐語嫣緩緩閉上了雙眼,暈了過來,撲倒在這道黑影的懷中。


影后的總裁助理 ,她發現,自己已經躺在了酒店的房間內,衣着完好,而在自己的牀邊,似乎還衝好了一杯依然冒着熱氣的藥劑,那一刻,唐語嫣的心房,滿滿的都是萌動。

他輕輕的來,又輕輕的走,沒有帶走片片雲彩,帶走的,卻是那少女一份萌動而青澀的愛戀。 然而,就在唐語嫣失神的剎那間,林峯幾人,已經起身走向了登機通道,因爲此刻,登機的提示音已經響起。

“林……峯!”

見狀,唐語嫣情不自禁的一聲疾呼,只是,唐語嫣的這一道聲音,卻是被機場內一架起飛飛機的隆隆聲,所淹沒。

眨眼間,林峯已經沒入了那通道的盡頭,消失不見。

“語嫣!”

一旁,唐紅急忙提醒道,這裏可是公共場所,萬一被人認出來,場面可就不好控制。

“放心吧,剛纔我觀察了一下,他們應該是同我們一個班機,是去京城。”

此時,旁邊的男子,唐浩,開口了道,剛纔,在林峯他們起身離開的時候,他微微注意了一下他們手中的機票,再加上這個通道入口,是和他們同一個通道,那麼,答案很容易的,就呼之而出了。

“真的,表哥你沒騙我?”

聞言,唐語嫣驚喜道,剛纔臉上瞬間的失落,頓時消逝而去。

“請相信一個擁有八年偵查兵經驗的老兵!”

唐浩沉聲道,不過,這話確實不假,唐浩從過軍,而且,一干就是八年,而這,也是爲什麼家族把保護唐語嫣如此重任託付給他的原因。

“嗯,語嫣最相信唐浩表哥了。”

唐語嫣很開心,從沒有像今天這麼開心過,這一天,她盼了足足兩年,當年那件事,她也託人去那家酒店詢問過,想找到那個人,可哪知道,根本就查無此人,如今,再次讓她遇見,這一次,唐語嫣無論如何,都不願再錯過。

唐紅站在一旁,見到唐語嫣臉上那綻放出來的笑容,她怎麼不知,在這笑容下,所代表的是何種意思,可是,她實在想不明白,唐語嫣是什麼時候認識林峯的?

因爲在唐紅的印象中,自唐語嫣出道以來,她就一直以經紀人兼保姆一般的陪護在左右,哪怕是一些飯局、交際,她都是守護在一旁,可以說,唐語嫣接觸過的任何人,她唐紅,都是知道的。

一時間,唐紅忽然發現,在她心目中,乖巧聽話的語嫣,似乎,也是有着什麼祕密,隱瞞着自己。

“好了,那我們也去登機吧!”

唐語嫣站起身來,開口說道,滿臉的歡喜。

……

飛機的頭等艙內,夏宇、黃小蠻、李虎三人都很興奮,一想起就要跟着林峯去京城闖天下,心裏那個無比的激動,自屁股落下之後,三人窸窸窣窣的就沒停過嘴。

至於姜衛國、葉擎、冷三他們,排排坐着,顯得十分安靜,可以說,在艙內通道的左右兩邊,是一副截然不同的氣氛,其實,倒不是他們這邊三人,一點兒激動都是沒有,只是,每一個人的表現、處理方式不同。

林峯沒有想到,自己的位置很特殊,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座位居然在機艙的最後一排,最後的一個位置,不過,這樣也好,林峯準備好好的在飛機上打個盹。

於是,林峯整了整衣服,在膝蓋上蓋了一條毛毯後,便就閉上了眼眸。


約莫兩三分鐘後,林峯朦朦朧朧中, 葬元劫 ,這種味道,輕輕一嗅,很怡人,給人一種靜心空明、出塵脫俗的感覺。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