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又扯上我了?”孫強鬱悶地苦笑道。 第二百四十一章 男人的苦

“我說大美女,你把我拉來就是讓我給你當搬運工的啊?”溫旭看着手裏大大小小的包包,不滿地抗議道。

“搬運工,這個定位不錯。”夏雨薇回頭朝溫旭笑道,“再怎麼說,我也是一個美女吧!你臨時客串一下我的搬運工,不會這麼苦着臉,感覺像我欠了你很多似的。”

我辛辛苦苦替你拿了這麼久的東西,你一分錢也沒有付,不是欠我很多東西是什麼,溫旭在心裏想道。

“好了,別愁眉苦臉了。來,笑一個,姐姐帶你去那邊吃東西,犒勞一下你受傷的心靈。”夏雨薇一邊朝溫旭笑道,一邊朝那邊的店子走了過去。

溫旭的臉上擠出一聲苦笑,跟着夏雨薇走了上去。

“梅梅,你說他會喜歡我買來的手機嗎?”顧安悅擔心地朝葉梅問道。

葉梅拍着顧安悅的肩膀笑道:“悅悅,你就算不相信自己的品味,也要相信上面的價格。三千塊的一個手機,我給猴子買都捨不得,你居然眼睛都不眨就買了下來,看來你對他還是好啊!”

“我……這不是給他道歉嗎,心自然要誠了。”顧安悅紅着臉辯解道,心裏卻隱隱地擔憂,“但願他能喜歡。”

“放心吧,他肯定會愛不釋手。”葉梅一邊說着,一邊拉起顧安悅朝外面走去,“我陪你逛了大半天,肚子早就餓了,你這個小富婆是不是應該請我吃午飯?”

顧安悅不是一個小氣的人,就算葉梅不說,她也會請客,此時聽葉梅這麼一說,連忙點頭道:“走吧!我記得前面的燒烤店不錯,我們今天就腐敗一下吧!”

“就在這裏了!”說來也奇,夏雨薇和顧安悅竟然同時選中了這家燒烤店。

“溫旭!”顧安悅意外地在燒烤店看到溫旭,臉上忍不住泛起了興奮的笑容。只是這個笑容沒有持續太久,立刻就因爲夏雨薇的出現而化成了一股愁容,淡淡地說道:“原來她也來了。”

夏雨薇正在裏面找到桌子,準備出來招呼溫旭進去,卻看見顧安悅在這兒,笑着對顧安悅打招呼道:“你們是溫旭的同學吧?我們上回在人民公園見過。你好,我叫夏雨薇。”

顧安悅此時就感覺自己一下子從雲端掉進了冰窟窿,哪裏還有心情迴應,只是輕輕地應了一聲,然後就將幽怨的目光投向了溫旭。

溫旭被顧安悅的目光盯得忍不住打了一個顫,感覺自己就像做了什麼對不起顧安悅的事兒一樣,尷尬得不知道說什麼好。

葉梅看到溫旭居然跟夏雨薇在一起,心裏也是一陣好去,自己辛辛苦苦地幫你勸顧安悅,你倒在這裏風流快活了,連忙給了溫旭兩個殺人的眼神。

夏雨薇看看臉色鐵青的葉梅和顧安悅,又看看一臉無辜的溫旭,不禁乾笑道:“你們這是……神馬情況?”

葉梅很想大罵夏雨薇不知廉恥,做了小三,居然還問發生什麼事了,但轉念一想,溫旭和顧安悅到現在還不是情侶,罵夏雨薇是小三不合適,所以只是瞪了溫旭兩眼,並沒有說話,默默地對溫旭表示抗議。

溫旭見顧安悅和葉梅都不說話,只好自己對夏雨薇說道:“沒什麼,可能是她們沒想到在這裏碰到我們了。”

“哦!”夏雨薇狡黠地看了溫旭一眼,明顯沒有相信溫旭的解釋,但她是一個聰明的人,很快便從空氣中聞到了一股淡淡的**味,連忙岔開話題道:“我在裏面訂了一張桌子,你請你的同學和我們一塊吃吧!”

這句話聽起來本來沒什麼格外的意思,但在敏感的顧安悅聽來,卻是一種女主人的口氣,就是夏雨薇對自己的一種挑釁,不禁轉頭看向溫旭。

“既然碰到了,我們就一起吃?”溫旭接着夏雨薇的話朝顧安悅和葉梅說道,本以爲她們不會答應,沒想到顧安悅卻立馬說道:“好啊,我們就一起吃吧。自從你上次陪我來這裏吃了一頓,我就沒有來過了。現在想起這個味道,心裏還真是蠻懷念的。”

顧安悅說到這裏,故意朝夏雨薇遞了一個不甘示弱的眼神。

“既然這麼懷念,那待會兒就多吃一點,反正是溫旭請客。”夏雨薇像是故意沒有聽懂顧安悅的意思,淡淡地說道。

“那就再好不過了。”說到這裏,顧安悅又看了溫旭一眼,眼睛裏的幽怨之色是有增無減啊!


燒烤店一下子來了兩個大美女,自是吸引了其他食客的目光。只是,他們更多的目光不是看向夏雨薇和顧安悅兩個大美女,而是投向了夾在她們中間的溫旭。


面對他們羨慕嫉妒恨的目光,溫旭在心裏不禁抱怨道:“你們這麼羨慕這個待遇,那老子跟你換好了,這羣色狼居然還以爲這是一個好位置。”

溫旭的腦海裏忽然想起了張宇的一首歌——《男人的好》。男人的好,只有他身邊的那個女人才知道。此時應該把這句話改成男人的苦,只有他身邊的那個女人才知道,那最合適不過了。

或許有美女的緣故,燒烤師傅上菜的速度也快了許多,一盤盤美味的燒烤很快就端了過來。

“大家吃,別客氣!”溫旭終於找到了一個轉移注意力的東西,急忙朝三個女孩兒喊道,自己也拿了一根吃了起來,然後故意說道:“這個味道還真是不錯。”

夏雨薇笑了笑,點頭道:“我也覺得味道不錯。”

“我倒覺得味道不咋的。”顧安悅這麼一開口,其他三人頓時把目光投向了她。

顧安悅不會跟夏雨薇扛上了吧,溫旭的嘴角泛起一絲苦笑,心裏不禁有些後悔,早知道就不留她們和自己一起吃東西了。

“悅悅,可我也覺得這燒烤的味道真不錯。”葉梅輕輕地拉了一下顧安悅,小聲地說道。

顧安悅沒有理會葉梅,看着溫旭說道:“溫旭,你還記得我們上次參加英語趣味賽的時候吃的那次燒烤嗎?雖然同樣是這家店,但味道卻沒有比以前好了。”

“是嗎?但我覺得差不多吧!”溫旭朝顧安悅乾笑道。

顧安悅執着地搖了搖頭,認真地說道:“味道肯定沒有上次好。我記得很清楚,我們上次都吃了很多,你還說有機會單獨請我吃一頓。”

有這事嗎,溫旭真的是一點印象都沒有了,但此時聽顧安悅這麼說,他也不好說沒有這件事,只是乾笑道:“我可能忘了。”


不說還好,這句話一說,顧安悅立馬抓住溫旭的話頭,幽怨地說道:“你把答應我的事情搞忘了,卻記得答應其他人的事情。”

顧安悅說着,還若有所指地望了望對面的夏雨薇,不禁讓溫旭感到頭大如鬥。還好夏雨薇沒有接話,溫旭這才微微地鬆了一口氣,然後立刻把頭埋了下去,不顧一切地吃起東西來。

半個小時之後,溫旭拍了拍飽鼓鼓的肚子,順勢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這頓心驚膽戰的燒烤終於有驚無險地結束了。

“你們吃飽了吧?我去結賬了。”溫旭見三個女孩兒朝他點頭,一個響指把老闆叫了過來,“老闆,結賬!”

老闆算了一下溫旭他們的東西,轉頭笑眯眯地對溫旭說道:“一共是214。”

溫旭掏了三張百元大鈔遞給老闆,只見老闆苦笑道:“帥哥,我可沒有零錢找你,你能不能給零錢啊?”

溫旭將錢包在老闆展示了一下,不好意思地說道:“我這裏除了一百塊的就沒有別的了。你要是沒零錢,那就收我兩百好了。”

老闆一聽,頓時苦笑道:“帥哥,我這是小本經營。一塊兩塊倒也算了,一下子給你便宜14塊,那我這生意算是白做了。”

老闆倒是人精,見溫旭沒有零錢,不禁把主意打到了三個女生的身上,朝她們說道:“三位美女,你們身上應該有零錢吧?”

聽到老闆的話,夏雨薇和顧安悅立刻拿出錢包,從裏面摸出一張二十的遞了上去:“給!”

“你們能不能再找一下,我身上的零錢也不夠補你們啊!”老闆看了看自己的錢包,確實沒有足夠的零錢,不禁無奈地笑道。

“你連這點零錢都沒有,不知道做的什麼生意。”溫旭不滿地說道。

老闆一個勁地賠笑道:“對不起,帥哥。我的零錢全都補給其他的客人了。”

“算了,我這兒有。”葉梅打斷溫旭的話,從錢包裏摸出十四塊錢遞給了老闆,“下回記得備足零錢。要不,我們下回不敢來你這兒吃東西了。”

老闆一邊接過葉梅的錢,一邊點頭道:“下回一定準備零錢,準備零錢。”

溫旭無奈地瞪了老闆一眼,轉頭對葉梅說道:“說好是我請的,怎麼讓你出錢。等回去,我把錢還給你。”

“不用!”葉梅搖頭道。

“那怎麼行呢?”溫旭堅持道。

葉梅見溫旭堅持,轉頭說道:“如果你要還錢,就再請悅悅吃一頓好了。” 第二百四十二章 眼神中的那串火花

“溫旭,悅悅有話和你說。”剛出燒烤店,葉梅就叫住了溫旭。

溫旭回頭朝顧安悅望去,只見顧安悅紅着臉把頭低了下去,卻用希冀的目光朝自己望了過來。

“有什麼事嗎?”溫旭走到顧安悅旁邊問道。

顧安悅猶豫了一下,終於鼓起勇氣把手裏的盒子交到了溫旭的手上,紅着臉對他說道:“溫旭,這個送給你。”

手機盒子裝飾得異常精美,溫旭雖然沒打開看裏面的手機,也能感受到這手機的價值,急忙退了回去,朝顧安悅問道:“你送我這麼貴重的手機幹什麼?”

顧安悅本想說葉梅交代的話,結果一緊張就忘了,只好如實地說道:“溫旭,我昨晚把你的手機打壞了,所以……賠你一個手機。”

溫旭笑道:“只有這些?”

顧安悅想了想,又補充道:“也方便我們聯繫。如果你沒有手機,以後班上有事,我也聯繫不上你啊!”

雖然這個理由有些撇腳,但溫旭還是更願意接受這個理由。畢竟,他心裏也沒有責怪顧安悅的意思。

“我還是不能要你這麼貴重的手機。手機摔壞了不關你的事,你沒必要算在自己的頭上,而且手機摔壞了,我也會自己去買一個。”溫旭說着就要把手機還給顧安悅,沒想到這個行爲卻激起了她的大小姐脾氣。

“既然你不要,我拿着也沒有什麼用,那我扔垃圾桶好了。”顧安悅從溫旭手裏接過手機,就要扔垃圾桶,幸好溫旭眼疾手快,及時把手機擋了下來。

“你不是不要嘛,幹嘛不讓我扔了?”顧安悅紅着眼朝溫旭問道。

是啊,我又不要,幹嘛接過來?老子現在也算是超級有錢人了,不就是一個手機嗎?溫旭想通這點之後,苦笑着對顧安悅問道:“我覺得這樣把這麼貴重的手機扔掉太可惜了。不過,你實在要扔,那就隨便你吧!”

溫旭說着就要把手機還給顧安悅,管她扔還是不扔呢。

顧安悅被溫旭這麼一激,也失去了僅剩的一點理智,舉起手就準備把手機扔進垃圾桶,絲毫沒有在意這個手機的價值。

這兩個敗家子,一旁的葉梅實在看不下去了,急忙把手機從顧安悅的手機奪了下來,拉着顧安悅沒好氣地說道:“你們這是怎麼,是不是有錢多得燒了?”

顧安悅委屈地低着頭,沒有答應葉梅的話,溫旭則聳了聳肩,表示自己很無辜。

葉梅瞪了兩人一眼,接着又說道:“你們是不是嫌今早鬧得還不夠,還要繼續鬧啊?”

葉梅一句話頓時把顧安悅和溫旭說得啞口無言。 火影之不是世界的錯 ,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


葉梅見自己鎮住了兩人,接着又說道:“溫旭,既然悅悅把手機都買了,你就拿着用吧!如果你覺得貴重,你可以先將就一段時間,等你買了手機之後,再把手機還給悅悅。”


到時候,我都把手機用舊了,怎麼好意思再還回去,溫旭無奈地搖了搖頭,對顧安悅說道:“謝謝你的好意,不過你真的不用這樣。這樣吧,我收下這個手機,等會兒把錢給你。”

顧安悅聽到溫旭肯收下手機,正要高興的時候,卻聽溫旭說要把錢還給自己,那這手機到底是自己送給他的還是強賣給他的啊?顧安悅頓時不樂意了。

“咳咳!”葉梅見顧安悅的臉色不好看,急忙乾咳提醒她,讓她見好即收。

顧安悅想了想對溫旭說道:“我不缺錢,你把錢給我也不能給我帶來一點好處,這好像與我把手機送給你,爲你提供方便的初衷相違背吧?”

“可是,我總不能不還你錢吧?”溫旭朝顧安悅苦笑道。

顧安悅說道:“你不是要把買手機的錢還給我嗎?這樣好了, 最强兵王在都市 。”

溫旭再次搖了搖頭,對顧安悅苦笑道:“這個手機至少得三千塊,請你吃一頓也用不了這麼多錢啊!”

“那你就多請我幾次,直到夠了手機錢爲止。”顧安悅淡淡地說道。

聽到顧安悅的方案,葉梅不禁偷偷地向顧安悅豎起了大拇指。這樣,不僅能讓溫旭收下手機,還能賺得幾次吃飯的機會,真可謂是一舉兩得。

溫旭怎麼看不出顧安悅的打算,但現在似乎沒有比這更好的解決辦法了,只好點頭,認同了顧安悅這個方案。

耶!顧安悅得意地朝葉梅笑了笑,剛纔的鬱悶之色頓時化成了一縷燦爛的彩虹,心裏有說不出的高興。

夏雨薇上廁所回來,雖然只聽到顧安悅的最後幾個字,但聯想顧安悅陰轉晴的表情,還是多少猜出了一些眉目,似笑非笑地看了溫旭一眼,故意向溫旭問道:“這手機真好看,是誰送給你的?”

溫旭翻了翻白眼,對夏雨薇說道:“是顧安悅剛剛送我的。”

“哦!”夏雨薇輕輕地點了點頭,忽然開口說道,“溫旭,我也有件東西送你。”

“啊!”在溫旭驚訝聲中,夏雨薇將其中一個手提袋打開,取出一個盒子遞了過去,“給你!記得下回出門的時候,刮一下鬍子。明明是一個有爲青年,非要裝成一個滄桑的大叔。難道是想騙小蘿莉啊?”

夏雨薇在打趣溫旭的時候,餘光故意瞟了瞟顧安悅,好像是在告訴衆人,她嘴裏的小蘿莉就是顧安悅。

顧安悅可不是善男信女,見夏雨薇影射自己幼稚,立刻開口反駁道:“夏學姐,你這刮鬍刀雖然好看,但好像不太適合溫旭吧?我聽我爸說,男人的鬍鬚越刮它,它長得就越快,而且還會變粗,所以沒事千萬不能亂刮鬍子。”

夏雨薇不以爲然地說道:“就算因爲這樣,你也不能放任這鬍子亂長吧!我相信鬍子生長得速度再快,也比不上刮鬍子的速度。只要溫旭每次出門之前記得刮鬍子,那鬍子也長不起來。所以,我覺得我這個禮物還是很適合他。當然!和顧學妹不惜血本買來的手機,我這個剃鬚刀就沒那麼昂貴了,也就算幾百塊。就算溫旭想以吃飯的辦法還我的錢,也請不了我這頓,我還是羨慕顧學妹啊!”

夏雨薇的口才本就了得,雖然自己是後發制人,但辯論起來絲毫不處於下風,反而還微微地贏了一點。

“哼!”顧安悅不服氣地冷哼了一下,心情說不出的鬱悶。

聽着兩個美女喋喋不休的爭論,溫旭自己也覺得難受。爲了不讓夏雨薇和顧安悅就這個無聊的話題——“刮與不刮”繼續糾纏下去,溫旭只好先收下夏雨薇的剃鬚刀。

“飯也吃了,禮物也收了,我們是不是該各奔東西了?”溫旭笑着問道。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