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這也太拼了吧!”

“我剛剛都沒注意到!”

“我的天啊……趕緊想辦法包紮一下!尤其是冷的時候受傷,我覺得痛苦加倍……”

……

而就在這時,烏拉也反應過來了,只見烏拉猛然間一把抓住了於樑的胳膊。

就這樣一臉震驚的盯着他。

於樑下意識轉過頭,直勾勾的盯着對面的烏拉,臉上的表情充斥着一絲不解的味道。

“你幹嘛呀?”

烏拉有些着急。

“你好意思說我幹嘛?你看看你都變成這樣子了!爲什麼你剛剛不告訴我呢?”

當烏拉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於樑連忙擺手。

“我這裏沒什麼問題的!只不過是一些皮外傷而已,你想的太多了,我告訴你……這些事情我心裏有數!只不過是受了一些小傷,毫無大礙。”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烏拉長嘆一口氣。

黃昏編年史 我看你真的是瘋了!”

當烏拉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於樑連連搖頭。

“真的沒有問題,而且我這次也沒有帶什麼藥物,總之現在沒辦法包紮,咱們還是走吧,先離開這個鬼地方再說!”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

兩個人又開始朝着山頂跑去。

這一次有了棍子,他們還真的就沒有在發生之前那種事情了。

大概過去了10多分鐘左右,兩個人終於有些潰不成軍。

一個個打在地上,一邊大口大口喘着粗氣,一邊轉過頭互相盯着對方。

於樑和烏拉兩個人互相對視了一起,接着全部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也不知道兩個人心裏到底在想些什麼。

“你有什麼好笑的呀?”

於樑說出這句話之後,烏拉也笑了起來。

“感覺就跟做夢一樣!我做夢都沒有想到,我自己之前生活的環境,現在竟然會變成我的職業,照你這麼說,那我之前到底錯過了多少次機會呀?”

於樑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說的不錯,不過我確實挺佩服你的,你比我厲害多了,而且現在天色也不早了, 第一寵婚,總裁大人請息怒 ,咱們兩個人速度得快點,必須得先找到食物!”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烏拉連忙點頭。

從烏拉臉上的表情就能看得出來,現在的烏拉還是非常擔憂的。

“我感覺這裏的資源比我們那裏要少很多!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問題?”

於樑有些無奈地笑了。

“這個也很正常的,畢竟你們那裏屬於絕對的無人區,這裏雖然說是自然保護區,但只要有了人類的足跡,絕對會對這裏的生態造成極其嚴重的影響!以至於這裏的山裏根本就不會有什麼大型野獸出沒,所以咱們相對於來說,食物的來源也就會少了很多。”

於樑就這樣冷淡地說出了這句話。

雖然現在這種情況都是兩人第一次碰到,但人家於樑卻能夠非常精準的說出這一道一道的。

對面的烏拉直接愣在了原地。


“爲什麼我感覺你不管什麼時候都能夠非常自信呢?尤其是這一點,我覺得真的難能可貴!”

當烏拉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撲哧一聲就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對着烏拉輕輕點頭。


其實他自己本人當然是不知道的,但是有那本百科全書。

主要還是系統做的到位。

以至於於樑現在只要碰到了一個新型體系,立馬就能說出來幾句了。

接着於樑拍了拍手。

“所以現在咱們的處境還是挺危險的!”

“鬧了半天樑爺說了這麼一大堆,還是沒有任何解決的辦法了,你倒是趕緊跟我們說說,接下來該怎麼辦呀?”

“就是就是,你能不能跟我們說說接下來到底該怎麼辦?樑爺……現在已經到這一地步了,你的速度得稍微加快一些了!”

於樑整個人長嘆了一口氣。

那樣子看起來別提多麼尷尬了。

“我說大家……你們能不能別說這些沒用的?開什麼玩笑啊?你們真以爲我是萬能的嗎?”

“可是接下來你如何生存下去纔是個最大的問題吧,要不然你說這件事情該怎麼整啊?”

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看起來似乎是在平復着自己的心情一樣。

“其實現在簡單的情況也沒有必要太過於複雜,是這樣子的……我大概看了一下,我們這裏雖然說沒有什麼特大型的生物,但是在冬季還是有可以吃的東西。”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

於樑直接往前走去。

“就不能稍微歇息一下嗎?我真的已經很累了!好歹我也是個姑娘啊,你得稍微迎合我一下吧。”

於樑突然之間笑得非常開心。

“哎呦……這樣一來的話,豈不是讓大家有點失望嗎?剛剛這些傢伙還想說你比我強了不止一點半點,怎麼現在突然之間就認了呢?”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冷不丁地來了這麼一句。

當於樑說完這句話之後,烏拉突然之間轉過頭看着他。

而此時此刻也能夠看得出來。


烏拉臉上的表情似乎瞬間就變了。

“你這個人啊……我從來都沒有跟你爭過什麼!”

“喲喲喲,你看人家樑爺還香起來了!鬧了半天,這也是個傲嬌的傢伙呀。”

“你們以爲呢?像樑爺這種人啊,多餘的咱們就不說了,主要這種人可沒安什麼好心。”

於樑長出了一口氣。

“我只不過是在鑑定我直播一哥的地位而已!你們能不能稍微收斂一點?這個樣子我真的很沒有面子的!難道就不能給我樹立一個稍微高大的形象嗎?”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走到了一棵大樹邊上。

這是一棵棕樹。

於樑拍了拍棕樹,轉過頭看着對面的烏拉。

“你知道這玩意兒有什麼用嗎?”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

烏拉突然之間就愣在了原地,一臉不解的看着眼前的這顆棕樹。

“你是想說什麼嗎?”

於樑直接就把棕樹皮揭了下來。

“好好看看!就算是在這種極其冷酷的環境之下,裏面棕樹汁也是可以喝的,雖然很苦而且難以下嚥,但是可以給我們提供很多糖分和熱量,而且這些棕樹皮晚上可以幫我們取暖。”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烏拉直接愣在了原地。


“這個我還真不知道。”

“還有烏拉不知道的事情呢!”

“我去……感覺樑爺的形象在我心裏突然之間又變得高大輝煌了不少!”

於樑撲哧一聲就笑了起來。

“你們少跟我來這一套!烏拉之所以不清楚是有原因的,那是因爲棕樹根本就沒有長在熱帶雨林!熱帶雨林可不適合這種樹生長。”

當於樑笑呵呵地說完了這句話之後,直播間直接一陣鄙視。

於樑先是扒下了一些棕樹皮,接下來便看到裏面的樹脂流了出來。

於樑連忙就趴在樹上開始舔了起來。

儘管他舔的時候,整個人的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從於樑的表情之中就能夠十分清楚的看得出來,他現在到底有多麼痛苦。

但沒有任何辦法。

因爲這是於樑自己選擇的!

他確實沒有任何辦法。

……

大概過去了半分鐘左右,於樑這才猛然間擡起頭,轉過頭看着烏拉。

腹黑老公乖乖就擒

“這個味道比我預想的要好一些,其實我也是第一次喝!以前就算再落魄,也不至於趴在棕樹上喝這些汁液,不過現在也是沒辦法。”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着烏拉指了指這棵棕樹。

“你可以先嚐試一下,這玩意兒聽說還可以減肥,不過對你應該沒有什麼作用。”

這句話絕對不是貶義詞。

因爲於樑也能用肉眼看的出來,烏拉的這個身材確實足夠完美。

沉默了許久之後,對面的烏拉這才點了點頭。

畢竟烏拉的心裏非常清楚,尤其是在這種情況下,自己確實沒有任何選擇的餘地。

“聽說這玩意兒還能減肥!我想要去網上看看有沒有購買的。”


“那你還真是想多了,這種應該會很難喝吧,難道你們都沒有看到剛剛樑爺的表情有多麼痛苦嗎?”

“爲了減肥,我連屎都願意吃!還在乎這些所謂的棕樹汁嗎?那根本就不是問題!我就想問問這玩意兒到底有用嗎?見效快不快呀?”

看看!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