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拿錢辦事,我把你接到這個沙漠之後,然後再把這個東西給你,然後再提供你幾天食宿,再等幾天,自然而然會有人來接你的,至於是誰我不太清楚,他們多久來我也不太清楚。”

然後這個黑人輕輕地拍了拍寧無華的手,就回到他的房間去了,寧無華,看着黑人給自己的這一份通訊文件,這份文件上面是用英語寫的,好像是通向某個不應該去的地方一樣。

“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現在連自己的命運都不能掌握,難道有人在操控我,關注我,而且謀劃我的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寧無華緊緊的把這張紙捏在手裏,都把這張紙捏成一個球了,可是他還是把這個紙,塞在了自己的包裏面,然後寧無華就到一個人給自己安排的住處去休息了。

可是這個地方真的不咋地,因爲房間是不錯,比較通透,而且還能看到陽光,唯一的缺點就是,自己頭頂上沒有房頂,而且自己旁邊居然就是自己騎的那一頭駱駝。

看着四周只有牆壁,沒有房頂的在一個房子,寧無華真的覺得不知道他們修這個房子幹嘛?但是寧無華還是打算好好休息一下,只不過對這個黑人,寧無華是不放心的,所以寧無華在睡覺的時候還是捏住了這把刀。

接下來幾天,寧無華無非就是和這個黑人,聊聊天,然後在這個沙漠裏面到處轉悠一下,當然,這個黑人也不怕寧無華走丟,老馬識途,他這一頭老駱駝也會識路的。

所以他不怕寧無華走丟,當然他更不怕寧無華走出去,因爲這個沙漠,每天環境都在變,只有在這裏生活了很多年的人才知道,這個地方怎麼走?外人想從這裏走出去的話,很難。

寧無華每天就看着這個,黃沙漫漫的沙漠,每天就是感覺到自己這樣渾渾噩噩的過日子,這幾天寧無華上連鍛鍊都不想鍛鍊了,因爲黑人的食物它確實不會吃,也不習慣他們的飲食。

所以寧無華這幾天進食比較少,當寧無華再一次壯遊完了之後,他騎着駱駝回道這一個,黑衣人的小房間的時候,發現他們家的門口居然停了一輛吉普車,寧無華感覺到很奇怪,因爲這個地方吉普車要開起來特別的困難。

因爲沙漠裏面的沙比較軟,所以不能開車,只能騎駱駝,所以寧無華騎着駱駝來到這個吉普車的面前,看了一下,發現這個吉普車還比較乾淨,這下寧無華就感覺到很奇怪了。

按理說,就算他能開得進來,也不可能如此的乾淨,就像新的一樣,所以寧無華摸着自己手上的匕首,悄悄的潛到了,這個房間的門口,然後通過房間門往裏面看了一眼。

寧無華看到裏面居然出現了一個白人女人,而且這個金髮碧眼就像好萊塢女的女郎,非常的漂亮,非常的美麗。

看到這個女人之後,寧無華就在房子外面轉悠了幾圈,然後又到自己住的房間去看了一下,發現除了那個金髮碧眼的女郎以外,就沒有其他人了,所以寧無華直接把自己的匕首放回了原處。

然後來到房間裏面,看她寧無華回來了,那個黑人還是特別興奮的,她直接走到寧無華面前,抓住了寧無華的手,然後把寧無華帶到了這個金髮女郎的面前,金髮女人開了寧無華之後,微笑了一下。

黑人輕輕地拍了拍寧無華,然後就對寧無華說。

“這位美女就是讓我救你的人,也是他給我錢,讓我來救你,而且他也是來接你的人,美女,我已經把事情給辦好了,你應該付東西了吧。”

聽到黑人這麼猴急,這個金髮女郎直接笑了一下,然後就從自己包裏面拿出了一張美元,放在這個黑人面前,這個黑人看到,一張一百元的美元。

那是特別的興奮,然後就把這個東西放到自己包裏面,然後帶着他的媳婦就離開了房間,把寧無華和這個金髮女郎留在了他們的房間裏面。

看到房間只有寧無華和他的之後,這個金髮女郎直接微笑的站了起來,然後擡起自己的手,想要和寧無華握手,面前的這個金髮女郎都已經這麼做了,寧無華也直接擡起自己的手,和他握了一下手,然後詢問道。

“我好像和你是第一次見面吧,爲什麼你要耗費這麼大的精力來救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我寧無華可不是一個,喜歡被別人矇在鼓裏面的人。”

金髮女郎直接笑了一下,然後搖了搖頭,就對寧無華說。

“雖然我想告訴你是怎麼回事兒,但是現在無法告訴你,因爲我也簽了保密協議,不能告訴你,如果你想知道答案的話,你就跟我走,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呢。”

聽到面前這個女人說出這樣的話,寧無華不知道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意思?

而且寧無華現在心裏面犯嘀咕了,俗話說的好,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這個傢伙,這麼幫助自己,寧無華覺得這個金髮女郎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

所以寧無華直接憤怒的把自己的手掌拍向桌子,讓桌子發出了一個劇烈的響聲,然後詢問面前這個金髮女郎。

“你愛說便說,不說的話,我也不和你們奉陪了,我現在喜歡田園風光,所以我還要去種地呢,讓我我就不打擾了,告辭。”

然後寧無華站起來就想走,可是這個女人叫住了他,然後這個女人就對寧無華說。

“寧無華,我相信你不是一個,喜歡當普通人的人, 天地神鼎 ,如果你能幫忙的話,我們可以送你回國,而且可以幫助你,消除你的那些麻煩,你覺得怎麼樣呢。”

寧無華回過頭來看着這個金髮女郎,這個金髮女郎,也笑了起來,她這一頭如黃金一般的金髮,再加上他這一個甜美的微笑,寧無華差一點都迷失在他這個微笑裏面了。

“不要以爲你使用美人計,我寧無華就會中你的奸計,我可以告訴你,我寧無華不吃這一套,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金髮女郎直接笑了起來,然後走到寧無華的面前,親自幫寧無華開門,然後走到他的吉普車的面前,又親自把吉普車的門給打開,然後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看到這個女人這麼熱情,寧無華卻停滯了,他一直站在這裏,根本就不動,看到寧無華就像一個木頭一樣,這個金髮女郎直接笑了起來,然後就對寧無華說。

“我一個女人,都幫你開門了,難道你就不給我一份面子,乖乖的坐在車裏面嗎?寧無華我相信你不是這樣一個無情的男人,請哦。”

寧無華看着這個金髮女郎,也看了一下週圍,沒有其他人之後,他也打算看一看這個傢伙到底有些什麼鬼花樣,所以寧無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就坐上了車。

這個女人看着寧無華坐上車了之後,他也坐到駕駛室,開始點燃,然後就開着這個車,告別了這一對黑人夫婦之後,就往一個小山坡上面開。

可是纔開了一半,由於沙漠裏面的沙太軟了,所以他們的車就陷入到沙漠裏面呢,根本就動彈不得。


這個女人,卻不打算放棄,不斷的加大油門,一定要把他的車給開出去,寧無華無奈的搖了搖頭,就像看傻子一樣的看着,這個女人,然後就對這個金髮女郎說。

“這裏是沙漠,你這個車子怎麼開得出去呢,而且就算想要開出去,你也不能往山坡上面開呀,你得走一些特別平整的地方。”

“好讓你的車不至於這麼快就陷入進去了,現在知道好了吧,白長這麼漂亮,看來你們的上帝賜予了你美麗,沒有賜予你相應的腦子。”

寧無華無奈的笑一笑,可是這個金髮女郎卻不打算放棄,他一次又一次的加大油門,車子的四個輪子不斷的努力旋轉着,可是就在原地打轉,根本沒有前進一步。

看着這個女人不斷的努力,寧無華反正也覺得無所謂,因爲車裏面有空調,而且還有水果,所以寧無華左手拿着水,右手拿着水果,他就相當於度假一樣,在這個車裏面看着這個女人開着個吉普車。

寧無華有幾次都是睡着了,可是就是因爲這個女人太過倔強,把這個吉普車弄出太大的聲音,又把寧無華吵醒了幾次,寧無華無奈的搖了搖頭,果然這個女人在美麗和腦子之間,他選擇了美麗。

到最後寧無華都看不下去了,他走到這個女人面前,看着這個女人,直接憤怒的用手打着方向盤,因爲他在這裏已經呆了很久了。

但他再一次用自己的手打方向盤的時候,寧無華抓住了她的手,然後就對這個金髮女郎說。

“這個東西是機器,又是動物,你不要以爲這麼打幾下它就能蹦起來,我可以告訴你,這是根本不可能的。” 可是這個女人,今天就是和這吉普車槓起來了,寧無華看到這個女人居然是這個樣子,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他放下了自己手上的水。

然後打開車門,到外面去看了一下,寧無華一到外面就發現,這輛吉普車的四個輪子已經陷入到沙漠裏面去了,而且寧無華也看了一下,因爲這個女人不斷的讓他的吉普車的四個輪子不斷的轉動。

所以他們的車是越陷越深,或者是把車子的輪子給陷入了進去,還陷入到了車子的底盤馬上就把整個車子慢慢的陷入進去,而且寧無華走近看了一下,發現這輛車在用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的往下移。

看到這一點,寧無華也覺得沒有辦法,只能走這架勢,把這個女人給拖了出來。這個女人憤怒的看着寧無華,寧無華指着車,然後對這個金髮女郎說。

“我勸你還是不要在裏面呆着吧,如果你還在裏面呆着,你這輛車馬上就陷入到沙漠裏面,到時你想出來就出不來了,因爲這個女人真是豬腦子啊,如果你想帶我出去的話,我們還是去騎駱駝吧。”

然後寧無華抓住這個金髮女郎,就想帶她走,可是這個金髮女郎直接甩開了寧無華的手,然後用自己的手指在寧無華的鼻子就對寧無華說。

“寧無華你這是看不起我,要不我們打一個賭,我今天就有辦法把這輛車給弄出來,然後給弄出去,你敢不敢和我打這個賭。”

寧無華覺得這個女人真是有點莫名其妙,都到這個時候了,他的嘴巴還這麼硬,所以寧無華無奈的搖了搖頭,就把手搭在這個女人的肩膀上,然後就對這個金髮女郎說。

“有些時候多動動腦子,你的車子可以用什麼辦法把它擡起來,我可以告訴你,我不是你們國家的綠巨人,還不起來,你也不是你們國家的女超人,擡得起來。”

然後寧無華不想管這個女人了,她轉身就想走,可是這個女人直接來到寧無華面前,用手繼續指着寧無華的鼻子,然後就對寧無華說。

“寧無華你敢不敢和我打這個賭,就今天把這個車給弄出來,然後給弄出去,如果你敢跟我打這個賭的話,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但是你輸了,我讓你做什麼也可以。”

寧無華看着這個女人的眼睛,那是一雙炙熱,而且不服輸的眼睛,他覺得如果自己不同意他的話,肯定這個女人要和自己沒完,而且還糾纏不清,寧無華沒辦法,只能點點頭,然後就對這個女人說。

“我可以和你打這個賭,但是我們必須約法三章,你不能讓我做一些違背天良的事情,你不能讓我自殘,傷害自己,破壞自己身體的完整性,你不能讓我幹些沒有仁義道德的事情,如果這樣的話,我就願意和你打這個賭。”

這個女人稍微想了一下就點了點頭,然後用這個手指着寧無華的鼻子就對寧無華說。

“既然如此,咱們就說定了,我今天就給你變個魔術,讓這輛車飛起來然後出去,你覺得怎麼樣。”

這個金髮女郎充滿期待的看着寧無華,寧無華疑惑的看着他,也只是點了點頭,然後這個女人,輕輕的拍了拍手,然後這個金髮女郎就微笑的看着寧無華,沒有說話,也沒有其他動作了。

寧無華感覺到這個女人真的是,腦子和美麗不成正比,轉身就想離開,然後找那個黑人要駱駝,好離開這個沙漠。

可就在寧無華轉身就走的時候,他突然聽到轟轟的聲音,聽到這個聲音,寧無華疑惑的看着這個女人,然後對這個女人說。

“你到底是什麼人?你到底要幹些什麼?”

這個女人,只是笑一笑,然後沒有回答,突然這個的聲音,就到了寧無華的上面,寧無華看了一下,居然是一輛碩大的直升飛機,然後從飛機上面下來了幾個繩子,然後順着繩子下來了兩個男人,這兩個男人把吉普車給綁了一下。

良辰佳妻,相愛恨晚 ,然後給運走了,寧無華看這裏啊,直升飛機和這輛吉普車消失在太陽底下之後,然後,就像看傻子一樣看着這個女人。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到底是什麼人?而且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啊?他們都走了我們現在,怎麼離開這個沙漠。”

女人只是得意的笑了一下,然後走到寧無華面前,捏住了寧無華的鼻子,就對寧無華說。

“我可以告訴你,這一切我早有準備,還有剛纔打賭你已經輸了,放心吧,你說的那些條件我會遵守,但是我也希望你乖乖的聽我的話,明白嗎?”

願賭服輸,寧無華點了點頭,然後這個金髮女郎就帶着寧無華,來到了這個黑人所在的這個小綠洲,寧無華一到,這個女的就看到這個黑人牽着兩頭駱駝,站在她綠洲面前。

看到寧無華和這個金髮女郎回來了,他直接把自己手裏的駱駝帶到了寧無華,還有這個金髮女郎的面前,然後就把這兩頭駱駝交給了寧無華和這個金髮女郎。

寧無華看着自己手上的這頭駱駝,雖然這頭駱駝,寧無華就是騎着它進來的,可是寧無華這個時候摸了一下這個駱駝之後,就感覺到很奇怪的問這個女人。

“你是不是神經病啊?剛纔坐直升飛機你不走,現在你跑回來騎駱駝,你到底想幹什麼啊,我是第一次見到你這樣的人,也是第一次見到張你這樣腦子的人。”

這個金髮女郎聽到寧無華髮牢騷,就回過頭來給寧無華做了一個鬼臉之後,就梳理着自己手上的這頭駱駝,然後他騎車子駱駝,就先跑了。

寧無華看到這個金髮女郎跑了,也無奈的騎上這頭駱駝跟在他的背後,他很奇怪,這個女人裏面到底是什麼身份?

可以調動這麼大的資源,卻要騎駱駝出去,如果不是因爲看到這個女人說話還清晰的話,寧無華都覺得自己遇到神經病了。

然後這個金髮女郎最後寧無華在這個沙漠裏面慢悠悠的走出去,走過這個沙漠的太陽,實在是太毒了,尤其是中午的太陽,寧無華感覺到自己身上都快燒着了。

這個金髮女郎,也感覺到這個太陽特別毒,所以走在路上的時候,他就不斷的給自己擦防曬霜,好讓她的皮膚不要被這個太陽給曬黑。

可是寧無華現在的皮膚已經曬得特別黑了,現在的寧無華都覺得自己就是一個黑人,只不過只是五官和他們不一樣罷了。

寧無華無奈,只能加快速度,把自己的落魄提到這個女人面前,然後很奇怪的問這個女人。

“這位姑奶奶,你能告訴我你到底是什麼意思,爲什麼直升飛機你不坐,卻要帶着我去駱駝,你到底想幹些什麼。”


寧無華真的覺得有點莫名其妙,可是這個女人,也毫不爲意,他直接把自己的衣服給脫了,露出她傲人的山峯,然後把防曬霜接在寧無華的手裏,然後他把他的後背,也放在寧無華面前。

“寧無華我的後背我夠不着,你能不能給我擦一點防曬霜,如果你能幫助我的話,我就告訴你,爲什麼我只剩背記不住,然後帶着你,起駱駝。”

寧無華聽到這個女人都這麼說了,就把防曬霜倒在自己的手裏,然後就在他後背,把這個防曬霜抹勻了,做完這一切之後,這個女人穿上衣服就對寧無華說。

“其實這是上面安排的,到底是什麼原因?我也不太清楚,而且我不是讓你幫我一個忙嗎?這個忙就是出去之後不管什麼人,你見到的第一個人,你一定要把他給我打一頓,不知道,你可以辦到嗎?”

寧無華疑惑的看着這個女人,寧無華又回過頭看了一下這一片一望無際的撒哈拉大沙漠,然後就對這個女人說。

“萬一出去之後,我見到第一個人是小孩,或者第一個人是老人,寧願讓我打別人,我可以告訴你,我寧無華做事是有道德的,也是有底線的,有些人該動手,我自然會去動手解決他有些人,不該動手,就算你求我我也不會動手的。”

寧無華指了一下自己的胸膛,然後告訴這個女人自己是,不會突破自己的底線了,這個金髮女人直接笑了起來,然後就從自己的錢包裏面拿出了一張照片,放到寧無華手裏。

寧無華看着金髮女郎遞過來的照片,照片上面是一個強壯的男性,而且這個男性留着寸頭,身體肌肉特別的發達,眼神也特別的犀利,一看都是一個不好惹的傢伙。

寧無華把這個照片指了指,這個女人點了點頭,然後就對寧無華說。

“這個男人是我的未婚夫,只不過他在外面,找小三,出軌了,所以我已經和他解除婚約,不過這個傢伙不打算放棄我們這段感情,所以對我死纏爛打,所以我就拜託你出去之後能不能把他打一頓。”


寧無華看着這個金髮女郎,也看了一眼這個照片之後,稍微思考了一下,就點了點頭,然後就對這個女人說。

“一個背叛自己女人的男人,這個男人也不適合留在世界上面,你讓我替你解決一下,我也願意幫你除暴安良,讓他知道出軌是不好的。”

金髮女郎沒有想到寧無華答應的這麼爽快,然後直接來到寧無華面前,雖然它和寧無華之間的距離還有那麼一點點的遠,可是也擋不住他的熱情,他直接親了寧無華一口。

寧無華又可氣又好笑着,看着這個金髮女郎,然後她拿出衛生紙,把自己臉上的這一個金髮女人親的口紅印給擦掉,然後就對這個金髮女郎說。

“看來你還是有點不相信我呀,不然的話你不會在我的身上種草莓的,你放心,我寧無華答應的事情一定說到做到,說幫助你對付你的未婚夫,就幫助你對付你的未婚夫,你也不用給我玩兒這麼多鬼花樣,我寧無華不吃這一套。” 金髮女郎沒有想到寧無華版居然這麼大,只能做了一下鬼臉之後,然後乖乖的騎着自己的駱駝走在寧無華前面,寧無華看到這個女人,老實了很多之後,纔跟在他的後面。

然後他們兩個人一前一後就這樣,在這個沙漠裏面騎着這個駱駝,當然很快,他們頭上的天空就黑了,所以寧無華就支了個帳篷。

只不過這個帳篷只有一個,寧無華以前和這個黑人的時候,兩個人都是大老爺們,只是膚色不同,但我覺得有些什麼。

只不過現在他們兩個人性別不同啊,一個是男人,一個是女人,而且大家才認識沒有多久,如果就住在一個帳篷裏面的話,氣氛略顯尷尬呀,所以寧無華這個時候不好意思的看着這個女人,然後他就對這個女人說。

“要不你住這個帳篷吧,我寧無華身體比較好,我就在外面坐着,順便可以保護你的安全呢,你覺得怎麼樣。”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