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喝了一口酒,看着廖俊那邊認真的問道。

“我感覺應該是獵魔,”廖俊也認真的對着我這邊回答說道。

我聽到了廖俊的回答,那就證明玲瓏姐當初的猜測是對的,我老爸可能真的是那個京城大人物,閻魔。

正當我這樣想着的時候,廖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廖俊看了一眼手機之後,立刻便是對着我說道:“糟糕,被騙了。” 本來我因爲五月被人帶走,心情就不是很好,現在聽到廖俊說被騙了我的心頓時更加緊張了起來。

我連忙看着廖俊那邊問道:“出什麼事情了?”

廖俊這個時候的神情也十分的凝重,他看着我說道:“我們跟蹤的那個樑先生忽然不見了,我的人跟丟了。”

我聽到了廖俊的回答,立刻就想到了這個樑先生應該不是京城的人,不然怎麼可能會躲避?

“也就是說這個樑先生根本不是經常派來的人,對嗎?”

我連忙神色凝重地對着廖俊問道。

廖俊這個時候心中也沒有底,他看着我輕聲點了點頭說道:“看樣子應該不是京城的人,如果真的是京城的人,肯定不會甩掉我的人。”

我感覺這個可能性也很高,我立刻便是起身站了起來,然後看着廖俊說道:“那我們現在趕快把五月找回來吧。”

“好,我馬上叫熊大山他們準備,”玲瓏姐這個時候也起身站了起來,看着我這邊認真的說道。

我也看着玲瓏姐點了點頭,正當我和玲瓏姐要走的時候,廖俊連忙拉住了我,然後滿臉抱歉地對我說道:“實在抱歉,是我沒有察覺對方的身份有問題。”

我這個時候的心情雖然不太好,但我也知道廖俊應該是好心,連忙看着廖俊安慰着說道:“沒關係,有什麼事情等找回了五月再說。”

我這樣說完了之後,廖俊也看着我點了點頭,然後他立刻對着我說道:“我手下有幾條擅長找東西的狗,應該可以循着五月的氣味找到它。”

我聽到廖俊這麼回答,頓時我的心中放心了不少,因爲我也清楚有一些狗確實對氣味特別的敏感,只要有那些狗幫忙的話,肯定可以找到五月。

我們現在一切都準備好,便是按照各自的任務去分配工作了,我和熊大山帶着不少兄弟,只能到處找找看。

但是我們這樣四處轉着找,真的找到五月的可能性不是很高,可是現在出了這樣的辦法我們也沒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了。

一直到了半夜的時候,我們還是沒有找到五月,我們都感覺有些累了,便是找了一處餐廳休息了一下。

“你們說五月能被帶到哪裏去呢?”

我這個時候感覺有點不知所措的對着熊大山問道。

“想要找到五月的話,要看那個樑先生到底是誰的人,”熊哥也猛喝了一口水,然後對着我這邊說道。

我看着熊哥,仔細的思考了一下,的確需要先知道樑先生到底是誰的人,爲什麼要騙我?

我現在想了一下,樑先生只可能是李沁或者是蘇然背後老大的人。

因爲現在想要對付我的人也只有這兩個了,可是我現在還沒有證據確定樑先生到底是誰的人。

“要不然你先給李沁打一個電話試試,”熊哥看着我這邊說道。

我看着熊哥點了點頭,覺得也確實有這個必要試一下,畢竟當初我回來的時候,李沁就打聽過五月的下落。

我一邊想着一邊就拿出了手機,猶豫了一下之後,我還是撥通了李沁的電話。

“又給我打電話做什麼?想我了呀?”

李沁那邊通了電話之後,便是直接聲音嫵媚的對着我說了一句。

我聽到了李沁的這麼一句話,立刻便只猜到了,應該不是她帶走了五月,因爲如果是她的話,她肯定會直接告訴我。

畢竟李沁每次都是利用這樣的手段直接告訴我,然後要挾我從我這裏拿到好處。

不過爲了保險起見,我還是對着李沁那邊說道:“樑先生是不是你的人?”

“什麼?”


李沁疑惑的聲音直接在電話中說道。

“我的狗五月被一個叫樑先生的人帶走了,他是不是你的手下?”我沒有時間跟李沁繞圈兒,直接便是對着她問了出來。

“我說你是不是急傻了?”


李沁聽到了我的問題立刻,立刻就冷聲對着我這邊說道:“如果是我帶走了你的狗的話,你覺得我會不主動聯繫你嗎?”

我聽到李沁這麼說,跟我一開始的想法是一樣的,那個樑先生的確不是李沁的人。

不過我想了一下,還是對着李沁那邊說道:“誰讓你當初打聽過五月的下落。”

“呵呵!”


李沁立刻冰冷的聲音從電話中說道:“我那個時候打聽五月的下落,是因爲你不在,我想要利用五月逼你出來。”

我聽到李沁的回答立刻就明白了,她應該是折磨熊哥很久,但是我還沒有出現,所以纔想到了利用五月逼我出來。

那我現在就可以確定了,的確李沁沒有帶走五月,帶走五月的人另有其他人。

“好,我知道了。”

我深吸一口氣說,說了這麼一句話,之後便是直接掛斷了電話,雖然知道了不是李沁帶走了五月,但是事情更加麻煩了。

因爲如果是李沁帶走了五月,只要我跟她達成條件,她就能直接把五月還給我。可是如果是蘇然背後的老大帶走了五月,我現在想聯繫對方都聯繫不上。

“怎麼樣了?”

熊哥這個時候看我掛斷了電話,也對着我輕聲問道。


我看着熊哥那邊搖了搖頭,然後說道:“不是她!”

熊哥聽到我的回答,神情也是凝重了幾分,然後他就看着我這邊說道:“那現在看來的話,只能你給你的女朋友打電話問一下。”

我知道熊哥的意思,他的意思是?蘇然可能還是他背後老大的人。

可是我現在跟蘇然的關係已經很不一般了,我真的不願意相信蘇然還是背叛了我。

不過我現在還是很擔心五月的情況,畢竟時間已經過去這麼久了,五月被帶到哪裏我都不知道。

我連忙拿出手機撥通了蘇然的電話。

“喂,親愛的?”

雖然接通了電話之後便是直接語氣輕鬆地對着我這邊說了一句。

我聽到雖然對我的稱呼,現在真的不願意向他追問關於他背後老大的事情,可是爲了五月的安危,我不得不問一下。

“蘇然,你背後的老大是不是又對我出手了?”

我沉聲對着電話中問道。

“啊?”

雖然聽到了我的問題,立刻便是驚訝了一聲,然後便是急忙說道:“沒有啊,我背後的老大現在沒有對你出手的打算,他只是想要你跟李沁互相爭鬥而已。”


“好,我知道了。”

我沒有繼續對蘇然追問,因爲我覺得我現在可以相信蘇然。

“出什麼事情了?”

蘇然那邊也十分着急的對着我這邊問道。

“是五月被一個叫樑先生的人帶走了,現在還沒有找到。”

我有些失落的對着肅然那邊說道。

“那肯定不是我背後老大做的事情,”蘇然十分堅定地說道。

“我知道了,我一定會找到五月的,你放心好了。”

我一邊說着一邊就掛斷了蘇然的電話。

熊哥看到我這麼簡單就掛斷了電話,也沒有追問,蘇然立刻就有些疑惑的表情看向了我。

“你怎麼不繼續問的詳細一點,萬一她在騙你呢?”

熊哥還是有些不放心的對着我這邊說道。

我看着熊哥搖了搖頭,然後說道:“我現在應該可以相信她的話,因爲她是真的在乎我的。”

熊哥聽到了我的回答,也沒有繼續追問什麼,那是說道:“那你現在覺得會怎麼樣呢?是誰帶走了五月?”

我現在是真的一點兒頭緒都沒有,不是李沁帶走的,也不可能是蘇然背後的老大,那還有誰想對付我呢?

熊哥看到我這個樣子,也沒有繼續說什麼,估計也在思考着,還有誰會這樣對付我?

正當我們這樣想着的時候,我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我看了一眼來電號碼,正是廖俊給我來的電話。

我連忙便是接通了電話問道:“怎麼樣?找到五月了嗎?”

廖俊那邊也輕聲說道:“實在抱歉沒有找到,對方好像把五月的氣味兒掩蓋了,所以我手下的犬也沒有找到五月的氣味。”

我聽到廖俊的話,頓時原本就有些失落的心情更加失落了,其實想想也可以理解,對方是想要把五月帶走的,肯定會想到掩蓋它的氣味而不被找到。

“你那邊也沒有任何消息嗎?”

廖俊這個時候也對着我這邊問道。

“沒有。”

我無奈的深呼吸了一下,然後便是對着電話中說道:“你再幫我四處找找看吧。”

“好!”

廖俊那邊也知道這個時候再多說什麼道歉的話也沒有意義,所以他也沒有跟我道歉,而是掛斷了電話。

我看着已經被掛斷的手機,心中真是充滿了無奈,陪伴了我那麼多年的五月,就這樣輕易地被人帶走了。

現在我想要找也找不到,甚至我連背後是誰想要對付我,我都不知道。

“好了,彆着急了,肯定會找到五月的。”

熊哥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着對着我說道。

我也看着熊哥點了點頭,說道:“好啦,我們繼續去找一下吧。”

熊哥答應着站得起來,正當我們準備繼續出發的時候,玲瓏姐給我打來了電話。

我連忙接聽的電話便是聽到玲瓏姐在電話那邊說道:“五月找到了。” 原本我的心還沉浸在谷底,因爲我感覺沒有找到五月的希望了,畢竟這麼多人都說沒有對五月出手。

甚至廖俊那邊說沒有找到五月的氣味,這樣一來的話,想要找到五月的希望就更加渺茫了。

可是我沒有想到玲瓏姐竟然跟我說找到五月了,我的心中立刻便是激動的起來。

“玲瓏姐你說的是真的?”

我連忙激動地在電話中問道,不過我剛剛這樣問完之後,我立刻就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五月到底還活着嗎?

“五月沒有出什麼事情吧?”




Leave Reply